定了,亞馬遜創始人要造首個“太空樂園”


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變成外星人時,很多人都沒發現。

太空艙門開啟,他全身佈滿青色山丘版的溝壑,右手從一位粉色面板的外星人臉上滑下,遲疑片刻,轉身離開。


右邊為傑夫·貝索斯,圖片來自:《星際迷航》

——作為星際艦隊官員在《星際迷航》電影裡客串,可能是他離幻想的太空世界最近的一次。

為了讓更多幻想成真,三個月前,他卸任了亞馬遜 CEO,專注於他的私人航空航天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並乘坐著自己的火箭飛往太空,打破了首次太空載人飛行的記錄。

這次,他要再搞點大事情——在太空建一個商業空間站。


首個「太空樂園」要來了

之前,空間站都是在太空中作為「中間站」,供航天員長期工作生活,以及進行各種空間實驗及應用。

現在,藍色起源要打造首個在近地軌道的大型多功能商業空間站。

這個空間站名為「軌道礁」(Orbital Reef)。它依然有空間站的基礎用途,但它同時又成了一個漂浮在太空中的小型樂園。


在藍色銀河公佈的方案裡,空間站的基礎配置包括電源系統、核心模組、生命棲息所、科學模組和宇宙飛船。

它會帶你飛到距離地球 500 公里的太空中,這裡面積約 850 平方米,和國際空間站差不多大,官方稱裡面最多可以容納 10 人。


人數雖不多,但這裡作為一個商業園區,有著多種混合用途:

可以進行可持續的太空運輸和自動化物流,降低傳統太空運營商的成本和複雜度。


可以進行前沿的科學實驗以及裝置製造,裡面甚至能種「太空蔬菜」。


它也是一個遙遠的度假勝地,有著大視野的窗戶,極具未來主義色彩,藍色起源說,空間站的人每天可以看 32 次日落和日出。

據說住在 B612 星球上的小王子,一天也可以看 44 次日落,藍色起源的空間站開始有點童話感了。


藍色起源也把人們在此的日常生活,作為了方案的重心。

這裡還將包括由多個客人共享的基礎設施和服務,例如辦公空間、太空花園、車輛港口、公用設施和其他生活便利空間。


聽起來,就跟「太空豪華酒店」差不多。

甚至,這裡還可以拍攝「微重力環境」的太空電影。


平民宇航員練習漂浮在微重力環境中. 圖片來自:約翰克勞斯 / Netflix

它不像現有的太空旅行一樣,只是讓你上太空遊一圈,然後回到地球。

「軌道礁」作為一個商業空間站的不同之處,真的能讓你在太空生活一陣子。

藍色起源設想的客戶,包括了各國政府、太空機構、企業家和投資者、科技公司、媒體和旅遊公司以及普通遊客等等,可以說非常多元化了。


圖片來自:Inc. Magazine

當然,這個大型專案,需要很多資金和能力支援,不是藍色起源獨立就可以完成。

他們和商業航天公司 Sierra Space 合資開發運營了這個大型專案。

藍色起源自己負責其中的核心模組與系統、和可重複使用的新格倫號火箭發射系統。該運載火箭計劃 2022 年末首次升空,將運送建設空間站所需的硬體上太空。

Sierra Space 則負責大型綜合靈活環境模組 (LIFE) ,作為空間站主要生活區,並通過其追夢者航天器運輸貨物,協助全球的機組人員往返空間站。


另外,這個空間站還得到了包括波音、Redwire Space、Genesis Engineering Solutions 在內的航空航天合作方支援。

延伸閱讀  HarmonyOS 3.0 全新發布!

他們將在自己擅長的版塊各司其職。

比如波音就負責科學模組,以及空間站的運營和維護工程,並利用 Starliner 載人宇宙飛船將機組人員和貨物運送到空間站。

不過他們的飛船近期遇到了很多問題,預計 2022 年中期才能進行關鍵試飛。


Redwire Space 將在此進行微重力研究、開發和製造,帶來新的科研成果。因為微重力下的生物物理現象不會受到地球引力的影響,所以這些新的研究成果將具有珍貴的價值。

另外,Redwire Space 還將執行該空間站的有效載荷操作和可部署結構。

Genesis Engineering Solutions 則主要負責空間站內的日常操作,以及旅遊的單人航天器,讓更多消費者能體驗太空行走的感覺。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則會提供相關的研究諮詢服務,並進行空間站的公共宣傳。

與這些航天領域重量級公司或平臺的合作,讓他們展現經過驗證的能力和技術,讓「軌道礁」有了更多落地的可能性。

藍色起源還表示,隨著未來規模擴大,會增加更多模組,提供更多新的服務,包括空間租賃、硬體技術援助、機器人服務等。


它的背後有著廣闊的商業潛力和機會。

只是現在除了提案和宣傳視訊、CGI 模型等,藍色起源沒有透露太多具體資訊,尤其價格方面。

而且,這個空間站耗資巨大,成本和風險也很高,需要多次安全發射才能讓人類前往。

「軌道礁」預計部署時間倒是有點眉目,官方稱是在 2025 年至 2030 年間,離我們並不遙遠。

相比之下,「軌道礁」仍是目前最有商業化可能的空間站方案。


空間站,也是「空間戰」

私人空間站的競爭持續在加劇。

就在上月,就有旅行者太空公司(Voyager Space)、奈米拉克公司(Nanoracks)、洛克希德-馬丁三家公司表示,他們將合作建立「有史以來第一個自由飛行的商業空間站」——Starlab。

比起藍色起源的「軌道礁」,它的體積只有 340 立方米,比現在的國際空間站也小得多,可以容納 4 人,計劃於 2027 年開始運營。


開展太空商業,是人類進入太空生活的第一步。

而空間站是太空商業的極佳載體,也會帶動周邊產業的快速發展。

早在 1869 年,《大西洋月刊》就撰寫了一則關於「用磚搭建的月球」的文章,提出了空間站的概念,後來多個科學家也提出了空間站的構想。

但空間站的發展可以說是在幻想中沸騰,又在技術上消沉。


1951 年,沃納·馮·布勞恩在礦工週刊中刊登了他帶有環狀結構的空間站設計

100 年過去了。

直到阿波羅 11 號飛船在 1969 年搶先登陸月球,蘇聯在與美國登月的太空競賽中落敗,因此,蘇聯才轉向了新的方向來展現他們的航天實力——空間站。

1971 年,蘇聯的首個太空站「禮炮 1 號」成功發射升空,這也是人類歷史上首個空間站。

延伸閱讀  鏡面廣告機的成功應用場景

遺憾的是,3 名航天員 10 月 11 日返回地球時,由於返回艙上平衡閥異常開啟,造成返回艙失壓,成員全部死亡。


而後美國在 1973 年發射了天空實驗室號空間站,並在空間站進行了一系列關於醫藥、地質、天文等方面的科學實驗。


圖片來自:NASA

蘇聯在 1986 年也跟了上來,發射了和平號空間站的核心艙,接著持續發射不同模組在太空組裝,1996 年建成了和平號空間站,一直工作到 2001 年。


最具有全球性意義的太空站,還是現在仍在執行的國際空間站。

它在 1998 年 11 月發射第一個模組「曙光號功能貨艙」升空,接著國家分工建造、聯合運用,對它進行擴充和完善,國際空間站也成了國際合作進行太空開發的標誌,由 16 個國家共同建造、執行和使用。

2010 年,國際空間站正式轉入實用階段,它是在軌執行最大的空間平臺,也是一個具有現代化科研裝置,可進行大規模多學科研究的空間實驗室。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但是,國際空間站的壽命也將盡,預計將於 2028 年至 2030 年退役。

這些航天航空機構百年來的的研究和探索,也為當下太空商業化打下了足夠的技術基礎。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一直在鼓勵一個商業化的繼任者,來取代老化的國際空間站,他們也會為此提供資金。

據悉,53 家公司和組織已表示對商業近地軌道空間站計劃感興趣。


圖片來自:REUTERS/Isaiah J. Downing

空間站熱潮,讓我們離太空更近了

多個研究分析表明,私人空間站很難在不久的將來實現收支平衡,但當下的太空經濟發展太快了。

因此,政府和眾多私人航天航空公司各方協作和聯手,讓更完善的未來空間站儘快面世。

藍色起源的「軌道礁」空間空間站,就是接任國際太空站的潛在候選者之一。

訊息公佈後,聯合方 Redwire Space 的股票也迅速飆升,兩度熔斷,漲幅最高達到 32%,可見人們對此的關注與期待。


圖片來自:Redwire Space

當然,它眼前的競爭物件也不少,除了前面提到的三家航天航空公司合作建立的 Starlab,還有 Axiom Space 已獲准啟動建造一個自由飛行基地。


圖片來自:Axiom Space

延伸閱讀  Adobe推出網頁版修圖工具,還要追趕NFT和“元宇宙”潮流網頁版Photoshop在公開測試中,Illustrator則處於封閉測試狀態,兩款工具均面向Adobe Creative Cloud訂閱使用者。

該基地將首先連線到國際空間站,後面發展新的空間站就順風順水了。


圖片來自:Phillipe Starck 設計的 AxStation 內部效果圖

另外一個勢如破竹的空間站製造者,就是中國的「天宮號」空間站。

今年 4 月份,長征五號 B 火箭點火升空,將我國的「天和」號核心艙成功送入軌道,標誌著我國進入獨立自主建設空間站階段。10 月 16 日,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與空間站組合體完成自主對接,3 位中國航天員進入天和核心艙,中國空間站開啟有人長期駐留時代。

按照空間站建造任務規劃,2021 年和 2022 年我國將接續實施 11 次飛行任務,2022 年就可以完成空間站在軌建造。


美國宇航局(NASA)曾在一份宣告中,將當前時刻描述為「載人航天的復興」。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飛往太空,並在太空飛行中做更多事情,這也吸引了更多人前往近地軌道上開展更多活動,市場也正不斷增長。

政府和眾多私人航天航空公司都參與進來,將讓「空間站之路」變得更熱鬧,也讓商業化的空間站更快速發展和落地。

當然不可忽視的問題,比起資金,更大的障礙可能是執行。

我們需要所有航天航空裝置真實落地、安全可靠,需要它們可以常規且更經濟地飛上太空,需要構造更成熟的商業消費空間……


軌道組裝公司 OAC 的太空酒店「旅行者」(Voyager Station)

而且現在,我們還在快速探索火星和月球的路上。

近地軌道的空間站,是我們和宇宙萬物連線的關鍵點,是太空探索的一切開始的地方。

它讓我們的技術和未來能穩定向太空延展,也揭示了我們在地球上肉眼可見的侷限性。

好的一面是,它正前所未有地被重視起來。

畢竟,我們需要一個離家更近的太空目的地,也需要這個地方從科幻走向現實,走到每個人身邊。

題圖來自:Inc. Magazin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