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金融”的跨界組合正在成為印尼的新興產業


原標題:“教育+金融”的跨界組合,正在成為印尼的新興產業

作者:Volanews

教育科技(Edutech)+金融科技(Fintech)=?

在新冠疫情席捲全球的2020 年,印尼蓬勃發展的教育金融科技(Edufintech)產業給出了清晰的答案。

讓我們先來看一個小例子。

Annisa 是雅加達一所頂級私立學校傳播學的在讀本科生。 2020 年的新冠疫情,給她的家庭造成了巨大衝擊,家庭收入嚴重下滑,使得她即將無法為新學期支付學費。

一旦輟學,Annisa 將很難在當前的印尼勞動力市場上找到合適而體面的工作,她未來的職業發展也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Annisa 通過朋友介紹和社交媒體上的信息了解,發現她所在讀的大學正在與一家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這家公司將為她提供貸款以供其支付學費。在完整經歷完全數字化的申請流程後,Annisa 獲得了一筆貸款,也得以繼續自己的學業。

印尼總統Joko Widodo 曾在其2019 年8 月的公開演講中強調,人力資源是一個國家在激烈國際競爭中獲勝的關鍵。

但事實現狀卻表明,在印尼,種種阻礙正在限制人力資源的發展。

首先,普遍匱乏的經濟負擔能力,正阻礙著人們受教育的機會。世界銀行近期發布的一份有關印尼教育產業的報告表明,經濟負擔能力不足是16-18 歲印尼青少年不再繼續學業的最主要原因。

印尼高等教育的收費平均為每年1000-5000 美元,而印尼平均家庭年收入僅為2700 美元。這使得受高等教育人群銳減的現象,不足為奇。統計數據表明,甚至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相比,印尼學生從高中轉入高等教育的入學率,也呈明顯下降趨勢。

在6.webp.jpg

其次,根據Google、淡馬錫與貝恩公司聯合發布的《2019 東南亞數字經濟報告》顯示,印尼有77% 的成年人(年滿18 歲)難以獲得繼續教育的資金。

在信用卡滲透率僅為3% 的印尼,儘管政府一再敦促銀行發放教育貸款,但銀行也因將教育貸款視為“高風險業務”而始終拒絕全面落地。

與在歐美等發達國家,高等教育貸款盛行的現象相比,在印尼,這類貸款的發放總量大約只能“支付總體受教育成本的3%”。

第三,印尼的教育基礎設施質量低下。在印尼全境,有超過15 萬間教室處於年久失修狀態,近25% 的學校沒有圖書館。

儘管印尼政府已經將國家預算的20% 投入發展教育產業,與馬來西亞(21%)和新加坡(18%)幾乎相當,但由於印尼的總體國家預算相對較低,這項支出的總額僅佔印尼國內生產總值的3%,僅為馬來西亞和越南(分別佔6%)的一半。

新冠疫情的襲擊所帶來的經濟危機,更是讓印尼政府對於在短期內增加教育投入有心無力。

教育金融科技,融入教育產業生態

從另一個維度來看,上述種種阻礙,也給教育金融科技在印尼創造了蓬勃發展的空間。除去提供教育貸款的泛金融科技公司KoinWorks 之外,專注於教育金融科技領域的企業包括Cicil,Danacita,Danadidk 和Pintek。

這些新興的創業公司,將貸款受益者、貸款人與貸款所需支付給的機構聯繫在一起。

“學生絕不會直接收到他們所需借的任何款項。”

Danacita 的創始人Ketty Lie 表示,他們與學校緊密合作,以確保整個貸款過程的無縫銜接。在這個民間自發形成的教育金融生態體系中,一個最重要的特徵即為貸款平台將直接向學校或出售學習類產品服務的機構賣方付款,學生或者家長均不會收到貸款。

這種做法大大降低了貸款欺詐的風險,增強了貸款出借方的信心,也擴大了學生貸款者的獲資助渠道。

在7.png

在現有的主流教育金融科技公司中,Cicil 和Pintek 允許貸款者以購買教輔產品,如教材、筆記本電腦,為目的申請貸款;而Danacita 和Danadidk 則只專注於針對學費的貸款。並且,一旦貸款總額超過一定金額,學生貸款者還需要提供監護人作為其貸款的共同借款人或擔保者來申請貸款。

目前來看,大部分的學生貸款者來自大專或職業培訓教育機構,如護理、編程等,包括本科生與研究生。貸款平台所提供的還款週期通常為兩到三年,KoinWorks 也正在試行還款期為10 年的教育貸款項目。

技術是關鍵,但不是全部

教育金融科技公司的技術投入重點,在於貸款生命週期的風險管理、信用評分與貸款回收。

Cicil 的聯合創始人Edward Widjonarko 表示,欺詐識別是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將原本在銀行那里通過人工完成的工作自動化的一個代表性環節。

在Cicil,平台可以通過分析貸款申請者的GPS 數據來驗證其申請的真實性。比如,貸款申請者住在南坦格朗,並在德波的一所大學就讀,則平台會驗證其是否在對應時間段分別出現在這兩個地區。

相比銀行通常會派出調查人員人工驗證,這種方式的好處是可能低成本地處理小額貸款。

技術能力在對貸款者的信用評分中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Cicil 通過分析貸款申請者的手機使用情況來描繪他們的消費畫像,KoinWorks 則甚至聘請心理學家來分析貸款申請者的社交媒體情況。通過這些數據與分析,教育金融科技公司對貸款申請者的信用評分進行完善。

在8.png

一旦發生貸款者逾期無法償還貸款,則平台將收取一定比例的滯納金。以Cicil 為例,每週的滯納金金額為5 萬印尼盾(約合3.55 美元)。考慮到貸款者一旦發生逾期行為,將他們訴諸公堂可能會影響到他們後續的職業發展,大多數教育金融科技公司會選擇替代性解決方案(如重組貸款)來解決。當然,嚴重者也會被貸款平台向信用局提交負面報告,來作為警告與提醒。

KoinWorks 的CMO Jonathan Bryan 表示,他們還在嘗試與一些教育機構達成共識,如果學生貸款者無法完成學業,則學校將把學費退還給平台,並承擔學生不繳納學費的責任。

正如前文所述,除學生有可能因為缺乏經濟負擔能力而交不起學費外,教育基礎設施質量的低下,也使得學校成為了另一類貸款申請者。

Cicil,Danadidk 和Pintek 均為學校提供貸款。以Pintek 為例,其每月為學校提供的貸款低於其整體貸款量的1%,且不需要抵押。

Cicil 聯合創始人Leslie Lim 表示,為學校提供貸款符合Cicil 的主要目標,即為印尼的學生提供更高質量的教育。 “學校需要資金來升級其基礎設施,從而讓學生享用到更好的設備與設施”。

Edward Widjonarko 補充道,我們已經組建了專門的團隊與教育機構建立更穩固的關係,為什麼不能同時為學校提供貸款服務呢?

Danadidk 則是從2020 年9 月開始向大學提供貸款,對Danadidk 來說,此舉同時能夠平衡因僅向學生提供貸款所導致的貸款量存在周期性波動的現象。

出資方來自何處?

大多數教育金融貸款平台上的出資方,來自機構放款方,包括金融機構、家族企業以及高淨值個人。

Edward Widjonarko 表示,首先,由於教育類貸款在印尼是新興的貸款業務,可查的歷史風險數據有限,因此更適合機構投資者,“他們的專業性更高,且能夠投入的資金更充沛”。

其次,從貸款者角度來說,因為每個人都面臨著嚴格的學費支付期限,假設一個學生需要3000 萬印尼盾用以支付學費,他很難一下子找到10 個願意借出300 萬印尼盾的個人投資者,因此機構投資者也能夠更好的解決這一問題。

在藉貸雙方的匹配上,Cicil 允許借款人選擇學生進行資助,Danacita 則僅向投資者開放學生貸款池,KoinWorks 則同時提供以上兩種方式。

在通常情況下,放款方的年化收益率約在18% 到20% 左右。但印尼的教育金融科技機構同時表示,這一收益率雖然相比發達市場要高出許多,但印尼本身的資金成本也很高。可參考的是印尼的信用卡費率,最高利率可收取到每月2%,即年化近27%。

當前9.webp.jpg

儘管如此,在印尼,即便申請者希望擁有信用卡,也很難如願。 Danadidk 透露,如果沒有教育類的金融貸款平台,印尼學生唯二的選擇就是要么通過高利貸借款,要么輟學。

同時,正因為近年來教育金融科技產業在印尼的蓬勃發展,印尼金融服務機構OJK 也正在修訂其針對在線貸款的規定。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措施是提議將金融貸款機構的最低實收資本從原本的25 億印尼盾(約合17.7 萬美元)提升到150 億印尼盾(約合106 萬美元)。

在印尼監管方看來,考慮到之前在線貸款在印尼所引發的一系列惡性事件,更強的監管力度,將有希望讓貸款者重拾信心,並開始使用這些更合規的貸款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