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和蘋果激烈爭論:究竟什麼是遊戲?


原標題:Epic和蘋果激烈爭論:究竟什麼是遊戲?

如果你想看一群科技公司大佬辯論究竟什麼是“遊戲”,請別錯過Epic 與蘋果的庭審。

按照蘋果公司市場經理Trystan Kosmynka 的說法,“應用程序”和“遊戲”是有區別的。遊戲擁開局、結束,玩家在遊玩過程中會遇到很多挑戰,在這種定義下,《Roblox》就不算是一款遊戲。 “我們不會將《Roblox》的某些體驗視為遊戲。”不過,蘋果認同《我的世界》是一款遊戲。

有趣的是如果你在App Store 查看《Roblox》,會發現它確實被歸入了“遊戲”類別。

當前3.webp.jpg

Epic 律師Lauren Moskowitz 快速提出了一連串反問,例如:“聊天軟件Snapchat 的兔耳特效也是’遊戲’嗎?TikTok(抖音海外版)上的挑戰呢?”在這一輪問答環節中,Kosmynka 承認玩過《堡壘之夜》,但他從來沒有在遊戲裡參加過演唱會。

“《堡壘之夜》是個你可以在裡面創建屬於自己的角色的虛擬世界,對嗎?”

“不,我從來不會將《堡壘之夜》比作一個世界,我始終覺得它只是個遊戲。”Kosmynka 答道。根據Kosmynka 的說法,他在《堡壘之夜》裡玩過吃雞模式,但沒有接觸過Party Royale 和創造模式;他知道《堡壘之夜》舉辦過演唱會,卻不知道它還能播放電影. …..

當前4.webp.jpg

庭審過程中,法官岡薩雷斯·羅傑斯表達了她的疑惑:她不明白為什麼《我的世界》是一款遊戲,《Roblox》卻不是。她要求Kosmynka 解釋行業內對於遊戲的定義。但對於究竟什麼是遊戲,整個行業並沒有任何標准定義。

Epic Games 市場副總裁Matthew Weissinger 解釋說,《堡壘之夜》是一個元宇宙(metaverse)。 “通過《堡壘之夜》,我們正在構建一個叫做元宇宙的社交場所。這類場所能夠幫助人們保持社交聯繫,與朋友和家人歡聚。”

“我們還發現與《堡壘之夜》類似,《Roblox》也有一個’戰術競技’模式。老實說,我認為與《Roblox》是否是一款遊戲相比,它是否屬於元宇宙這個問題更加重要。 ”

當前5.webp.jpg

在一系列言論交鋒中,Epic 似乎想要證明蘋果公司的立場前後不一致,並且試圖推卸責任。 Kosmynka 在證詞中說,開發團隊(而非蘋果)可以選擇產品屬於哪個類別……另外,他對App Store 審核流程的描述似乎也沒能幫蘋果挽回分數。

Kosmynka 證實,全球各地的開發者每週都會向App Store 提交10 萬份待審核的應用,整個審核流程相當枯燥。只有大約500 人進行“人工審核”,其餘的大部分工作都是自動化完成的。

但這種審核流程的效果究竟怎麼樣? Epic 方面稱,蘋果曾經錯誤地允許一些產品登陸App Store,例如帶有惡意廣告欺詐代碼的應用、抄襲Headspace 的山寨產品,以及一款“校園屠殺遊戲”等。 Kosmynka 曾經在電子郵件中承認:“我們犯了重大錯誤……為什麼會放過那款(校園屠殺)遊戲?這令我震驚。”

法官岡薩雷斯·羅傑斯想知道,是否有人在應用商店的內容審核方面做得比蘋果更好。 “限制競爭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你無法主動創新。”她說,“我擔心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你們不讓其他公司在這些話題上參與競爭,情況就不會有所改觀。”羅傑斯問Kosmynka 蘋果是否僱傭了第三方內容審核團隊,答案是沒有。

在6.webp.jpg

這種情況與Epic 遊戲商城形成了鮮明對比。 Epic 商城總經理兼副總裁史蒂夫·阿利松(Steve Allison)作證說,Epic 商城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已知的惡意軟件或盜版內容。

有意思的是,似乎是為了證明阿利松說謊,蘋果的律師想盡辦法要他承認Epic 商城有色情內容。這位律師特別提到了今年4 月份在Epic 商城上架應用的獨立遊戲商店Itch.io。 “你有沒有意識到,itch.io 包含了一些所謂的成人遊戲,例如《姐妹慾望》(Sisterly Lust)?某些遊戲的介紹裡包含很多性癖詞彙,這些詞甚至不適合我們在法庭上講出來。”

當然,蘋果App Store 和Epic 商城之間的最大差異是面向遊戲開發者的分成比。阿利松表示,三七分成的“傳統”始於零售業——在過去,玩家只能到沃爾瑪或GameStop 等商店購買盒裝遊戲。隨著零售商將產品重心從PC 遊戲轉向主機遊戲,Valve 創建Steam 商店,繼續採用三七分成的比例,當時開發者普遍將這視為一種進步,因為他們無需支付刻錄光盤和包裝費用。

直到開發商自主發行的《我的世界》收穫巨大成功,有人認為V 社30% 的抽成比例實在太高了……2018 年,Epic 上線Epic 商城,只向開發者收取12%的收入分成。更重要的是,開發者並不是非得使用Epic 的應用內付款系統,這意味著從理論上講,Epic 有可能無法從某些遊戲的內購交易中獲得任何收益。在Epic 商城,威世智的《萬智牌競技場》和育碧的幾款遊戲都使用自己的支付系統。

回到Epic 與蘋果公司上週五庭審開始的問題:遊戲究竟是什麼?令人驚訝的是,許多研究應用程序和遊戲的專業人士都無法真正回答這個問題。但從某種意義上講,你可以將這次庭審想像成一個遊戲,因為它有開頭、中間部分和結局,會出現贏家和輸家。另外,當敗訴方對法院的判決提出上訴時(這幾乎肯定會發生),我們就能“玩”到續作了。

Epic 今天表現不錯,但要想獲得勝利,只打好一局比賽還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