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irclo|印尼版“有贊”的疫情期增長之路


原標題:專訪Sirclo|印尼版“有贊”的疫情期增長之路

作者:Rachel Yeh

發2.png

(從左至右)Leontius Adhika Pradhana(CPO),Brian Marshal(CEO)和Andreas Thamrin(CCO)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雖然讓不少產業受到衝擊減薪裁員,但也推動了網絡購物的新一波爆發式增長。根據美國萬事達卡經濟研究所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與前兩年相較,2020 年全球消費者在線上購物金額大增了9000 億美元,其中僅印尼一國,2020 年電商交易量增長高達400%。

近期,印尼綜合電子商務服務提供平台Sirclo 高級傳播經理(Senior Communications Manager)Rini Hapsoro 跟我們聊了聊Sirclo 在疫情期間的增長策略。這家專注於印尼市場的電商服務商在剛剛過去的2020 年裡,不僅完成了與另一家電商解決方案企業ICUBE 的合併,收購了印尼育兒平台Orami,還在去年8 月完成了B 輪600 萬美元的融資。

伴隨著巨頭成長的數字化服務需求

Sirclo 由Brian Marshal (CEO)、Leontius Adhika Pradhana (CPO)和Andreas Thamrin (CCO)於2013 年在印尼建立,其中Sirclo 的CCO Andreas Thamrin 作為連續創業者,曾在2013 年創立過印尼運動類電子商務平台Sportdeca.com,CPO Leontius Adhika Pradhana 為IT 背景出身,同樣擁有資深IT 背景的CEO Brian Marshal 則曾在普華永道從事顧問工作。

在成立之初,Sirclo 作為一個SaaS 平台,主要服務是為中小企業創建基於模板的在線商店,該服務被稱為Sirclo Store。

據Rini Hapsoro 介紹,Sirclo 成立的當年,印尼數字經濟領域的發展空前高漲,出現了大量電商平台,包括旅遊類的Tokopedia 和出行領域中的Gojek,隨之也伴生了大量中小企業與品牌商對數字化解決方案的需求。 Rini Hapsoro 表示:“在此期間,許多印尼中小企業和品牌商在擴大在線業務時遇到了包括開發費用昂貴、缺乏專業技術與運營知識等種種問題。”這便成了Sirclo 最初創立時希望解決的問題。

發3.png

此外,Rini Hapsoro 還補充道:“早在2013 年,我們觀察到許多初創零售企業——無論是出售服裝、鞋子還是包包,大多通過社交媒體(如BlackBerry Messenger 和Facebook)銷售商品,而Facebook 當時並沒有為這些創業者提供一個可靠的平台來銷售他們的產品,並在網上管理自身業務。於是,提供一個網店建設平台,幫助這些初創零售企業集中管理商品,還可以讓他們的客戶隨時訪問網絡商店,就成了Sirclo 的價值。”

2017 年,Sirclo 推出Sirclo Commerce,希望幫助零售品牌通過Tokopedia 和Shopee 等交易平台促進其產品銷售,到了2019 年,Sirclo 再度推出Sirclo Connexi 作為統一後台,幫助零售品牌管理來自各種電商渠道的銷售,並在2020 年推出商務聊天平台Sirclo Chat。

疫情之下獨特的“買買買”策略

2020 年疫情期間,當其他行業的創業公司都在生死線上掙扎之時,Sirclo 決定與電商解決方案初創公司ICUBE 合併,以擴大服務範圍與專業優勢。 ICUBE 是一家為零售業提供技術和電子商務解決方案的機構,它還推出了SWIFT 產品,以滿足中型企業電商全渠道發展需求。

發4.png

Sirclo 與ICUBE 合併

目前,Sirclo 提供的電商解決方案分為兩大類:個人創業解決方案和企業級解決方案。在個人創業解決方案中,包含了Sirclo Store、Sirclo Connexi 和Sirclo Chat 模塊,幫助個人創業者管理商品、業務與客戶網絡,收費模式則主要為月度和年度訂閱付費。而企業級解決方案,則提供端到端的電商服務,包括Sirclo Commerc、定制化的技術開發、ICUBE 諮詢服務,以及SWIFT(ICUBE 原有產品),靈活適配不同零售品牌的電商與網絡全渠道發展需求。收費模式也在訂閱的基礎上增加了定制化的費用。 ”

發5.png

Sirclo 還在2020 年4 月收購了印尼母嬰類在線購物平台Orami,Rini Hapsoro 表示:“Orami 非常認可我們提供的全渠道戰略,包括通過它的大型社區網絡提升社群商業潛力。”

此次收購後,Sirclo 的團隊規模增長至1000 多人,還實現了超過十萬個新品牌接入Sirclo 的在線業務,包括ATS The Label、Benscrub、Namaste Organic、This Is April dan Heytimmy Kidswear、Unilever、 Reckitt Benckiser、KAO、L’Oréal Indonesia、Levi’s。

發6.png

Sirclo 收購Orami

2020 年8 月,Sirclo 完成600 萬美元B 輪融資,由East Ventures、OCBC NISP Ventura、Skystar Capital、Sinar Mas Land 等公司領投。 Rini Hapsoro 同時透露,“到2020 年底,Sirclo 的年度總營業額已達到3.3 萬億盧比,並已開始實現盈利。”

專注印尼+做深服務,不斷擴大區域化競爭優勢

隨著東南亞整個電商產業在近年來的高速發展,電商解決方案提供商的競爭也日漸激烈,Sirclo 是如何制定差異化的競爭策略的呢?

在Rini Hapsoro 看來,Sirclo 作為一家專注於印尼市場的印尼公司,擁有更為本地化的專業知識,以滿足當地市場不同規模企業的差異化需求,同時,在產品側又建立起了統一互通的平台化產品體系,允許零售品牌商通過各種渠道(品牌網站、交易平台、社交平台等)進入印尼電商市場。

在順利完成B 輪融資後,Sirclo 的短期目標是在2021 年實現與2020 年相比至少兩到三倍的業務增長,並專注於印尼市場,增強印尼本土品牌在印尼市場的銷售能力。

“COVID-19 進一步凸顯了Sirclo 作為品牌和消費者之間的服務商橋樑的價值。”Rini Hapsoro 表示。

而由此帶來的消費群體購物習慣的改變,將為Sirclo 在後疫情時代提供持續的增長動力。

與其他同類型競爭者相比,Sirclo 更專注於印尼本地市場,通過本身對印尼市場的熟悉度致力於將Sirclo 做成印尼市場的龍頭,跟其他同類競爭者在短期內就擴大到好幾個國家和市場的電商平台比起來,其對本地市場的專業競爭度不容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