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新晉獨角獸智慧芽的艱辛歷程


原標題:東南亞新晉獨角獸智慧芽的艱辛歷程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前段時間新加坡跑出一位新的獨角獸玩家,專注科技創新和知識產權領域的SaaS 公司PatSnap。這家公司在今年3 月獲得由騰訊和軟銀願景基金領投的3 億美元投資,老股東紅杉中國、順為資本和祥峰投資也在這一輪融資繼續加持。

這也是近期Saas 領域最大的一筆融資。傳聞孫正義在Zoom 視頻會議上,僅僅與PatSnap 創始人張濟徽、聯合創始人關典聊了30 分鐘就敲定了這筆投資。不知道大家和當年馬老師傳說的6 分鐘怎麼比較,不過忙著孵化鵝蛋的孫老師30 分鐘決定一個項目也沒什麼特別的啊。

目前.webp.jpg

左:張濟徽 右:關典

從默默無聞到頭部玩家

創立14 年的PatSnap 早年有過很多艱辛。早期拿到了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孵化支持和新加坡政府5.5 萬新幣(約合26.6 萬人民幣)的補助,投資人很長一段時間並不看好這樣一個項目。為了縮減成本,PatSnap 在2010 年入駐中新兩國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取名智慧芽。

墨騰的一位同事在2016 年初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蘇州研究院看到了PatSnap 這樣的介紹,當時印像很深的是為了省電沒開取暖,凍得骨頭疼。

在2.png

隨著近些年SaaS 得了資本的重視,從金融科技、教育、醫療、等行業切入的玩家也越來越多,但是專注於科技創新和知識產權領域的則是少之又少,一方面是專利、知識產領域權對於部分企業而言是一個高門檻,低需求的存在,同時這一領域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來積累和建立完善的數據體系。

當前3.webp.jpg

如今PatSnap 的1 萬多個客戶遍布40 多個國家,手握1.5 億多個全球專利數據。在過去的13 年裡,智慧芽在研發方面投入了上億元,才打造出覆蓋生物醫藥、金融科技、新材料、汽車等行業的龐大數據庫,並圍繞研發創新與知識產權構建起豐富而成熟的產品組合,針對不同行業的客戶也就延伸出豐富的應用場景。

比如說通過智慧芽系統幫助汽車品牌設計座椅等內部裝飾,對相關產品和設計進行實體關聯、領域關聯、特徵選擇等方面的數據治理完善AI 模型,對產品進行賦能。針對高校等學術科研機構和技術型的初創企業,可以幫助他們了解到所研究內容相類似的專利和文獻,並提供包括交易記錄、價格、買家等市場信息,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研究成果市場化的效率,也可以幫助中小型的技術型企業實現創新。

多數客戶支付2-3 萬美金一年的訂閱費用,而一些特定場景的客戶一年可以花上百萬美金訂閱PatSnap 的服務。迪士尼、好時、戴森、喜力、特斯拉、美國航天局等都是PatSnap 的客戶。

創始人的經驗

其實對於一家在創新和知識產權領域深耕了14 年的公司而言,對比起其它熱門賽道的初創企業,成為獨角獸的時間似乎稍微久了一點,不過也從側面也反應了創始人張濟徽對於該領域的前瞻性和(更重要的)執著。

在度過早期的艱難、業務稍微跑順了之後,張濟徽曾經一度力邀大型跨國公司的高管來加入智慧芽,然而就結果來看,近90% 來自大型公司的高管都不適合當時正處於積累階段的智慧芽。

其實這也是很多創業公司會遇到的問題,大型企業的高管並不一定適合新興的初創企業。雖然這些高管們在大型公司裡游刃有餘,但那是在成熟的業務模式和完善的運營體系的前提下,創業公司往往缺少這樣的條件,而一部分在大公司條條框框體系下的高管也很難在瞬息萬變的創業環境下有擼起袖子的干勁。

不過事後看來道理誰都懂,但是創業者往往必須要自己踏過這樣的坑才能夠知道。這裡優秀創業者的快速學習能力就變得非常重要。

在2019 財年根據公開的數據,PatSnap 的營收達到了6420 萬美元,而員工成本達到了6780 萬美元,公司淨虧損2420 萬美元。

PatSnap 已經建立了很高的門檻。張濟徽對新加坡本地媒體透露希望公司能夠在幾年後上市。但是他也表示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