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資深人士越洋對話:從全球視角探討區塊鏈行業發展


10 月 26 日,第七屆區塊鏈全球峰會邀請到鏈聞總編輯劉鋒、新躍社科大學教授李國權、以太坊法國總裁 Jerome de Tychey、Harmony 中國社羣負責人 Yu Yi 帶來主題為「全球區塊鏈的發展」的圓桌討論分享。劉鋒是本場論壇的主持人,李國權教授和 Jerome 因為人在國外,通過線上接入的方式加入討論。以下是本次圓桌討論的文字內容整理:


劉鋒:本次圓桌探討的主題是《全球區塊鏈的發展》,從全球視角進行討論。今天邀請到了三位圓桌嘉賓,兩位線上上,一位線上下。我叫劉鋒,是鏈聞的總編輯,我來自於媒體界。首先請各位嘉賓先做自我介紹,介紹下自己的背景,以及所從事的專案。

Yu Yi:我在中文社羣,就以中文跟大家討論。我目前在 Harmony 擔任中文社羣的管理負責人,主要負責 Harmony 在中文社羣的組建、維護和生態方面的發展。如果在場各位有想要在 Harmony 上構建應用的想法和打算,歡迎隨時與我們聯絡。就需要進行申請,就可以加入我們的鏈上生態了。

李國權:非常感謝萬向的邀請,我在新加坡,由於疫情的原因,沒有辦法到上海。我主要在新躍社科大學的教授,研究範圍是區塊鏈和金融科技,我也是新加坡區塊鏈協會的創辦者。最近也創立了一所全球金融學院,我最近在忙這方面的業務。同時我也是新加坡經濟學會的會長,研究了半年,跟不同的國際機構交流。

Jerome de Tychey:首先要跟大家道個歉,我的中文不太好,要努力提高我的中文能力,希望有一天能到中國學中文。

我的名字是 Jerome de Tychey,我在巴黎,我是一個 Cmos (音)區塊鏈應用的創始人,我主要負責賬本和共識。我也是以太坊的法國總裁,希望大家明年參與以太坊在法國 2011 年些活動,謝謝大家!

劉鋒:今天我們的主題是區塊鏈的發展,從全球的視角進行探討。第一個問題,希望各位和我們分享一下各位的觀察。各位覺得您所在的領域,讓您印象深刻的進展和變化是什麼?各位是否看到了某些研究和技術方面的突破呢?或者從監管的角度,從監管一個整體狀況的變化等等各方面,請各位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真知灼見。

Jerome de Tychey:我認為存在歐洲三大型別的突破。

第一,VC 的投資。今年對於歐洲的初創企業來說環境非常好,比如法國區塊鏈領域的初創企業募資比較成功,比如足球和遊戲 NFT 公司,得到了很大的募資。還有 Mazo (音),這個公司是我的前東家,它成功地獲得了幾輪投資。除了 VC 外,還有企業方面的突破,也就是一些主流公司進入到區塊鏈行業,而且他們的態度很堅決,比如路易威登。LV 的就有幾個專案,希望有一個可信的區塊鏈解決方案,一切都是基於 NFT,為他們的客戶打造一個全新的體驗。

延伸閱讀  如何追蹤 Uniswap V3 LP 策略的歷史表現?這裡有回測方法

劉鋒:請李教授從新加坡角度,探討一下。

李國權:我同意剛剛的看法,在新加坡也是出現了類似的發展。我們從未向過去兩年這麼忙,尤其是過去 12 個月。很多區塊鏈企業來到了新加坡,同時還有一些金融企業來到了新加坡,我們看到很多資管機構、家族辦公室,將自己的基金在新加坡設立了一些相關的機構。所以對新加坡來說,它是自上而下相結合的方法。從自上而下的角度,政府是大量投資於這個行業,政府投資了大量的區塊鏈專案。從去中心化的身份到晶片的設計,再到其他的專案。政府都是不斷參與和介入,如果你從監管的視角來看的話,其實新加坡在監管方面可以說是極具創新性的。

除此之外政府也擒了很多的監管檔案,主要是和阿泰地區相關的檔案。要求自上而下的監管方面的協作,同時新加坡政府和中國在推動地區性的 RECEP 的協議,這對區塊鏈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涉及到了資料的儲存。而資料的儲存和隱私的保護,只能通過政府之間的對話來實現,這些是我們在過去一年中看到的進展。尤其是亞太地區和中國,已經出現落地成型,已經結出果實的成果。大膽地說一下,如果大家參與到區塊鏈的話,但是你在新加坡沒有任何的代表,對你來說是一件遺憾事情。因為整個國際社會,在這個小小的島國逐漸實現了匯合。哪怕存在新冠疫情,但不同的企業有各種各樣的面對面會議,也就是說大家客戶可以在新加坡見到和區塊鏈相關的企業。雖然是貪玩之地,但是新加坡的國際化程度非常高,另外新加坡的社羣也是指數級的發展。我們可以在新加坡見到很多企業家企業的代表,不需要新加坡就可以實現這些溝通。我看到很多企業逐漸將總部轉到新加坡,它來自世界各地,來自歐洲、泰國、美國其他地方,決定將總部轉移到新加坡,並且決定在新加坡生耕。另外很多辦公室已經轉移到了新加坡。

就技術來講,新加坡的大學也獲得了政府很多棒寬和資金,對於區塊鏈進行研究,這代表了新的發展趨勢。另外很多區塊鏈公司給大學提供了一些資助,這就是我的觀察。

劉鋒:我這樣總結一下,新加坡當前是區塊鏈、Fintech 和加密,是亞太地區的樞紐,我的總結對不對?原因的話,首先是合資環境非常好,而且新加坡也是誠意歡迎外國的人才進入到新加坡。和數字技術相關的人才,尤其是誠摯地歡迎。新加坡覺得數字經濟對於只有 500 萬人口的國家來說,會進行極大的推動。也就是物理實體沒有太大的發展空間,但是數字的潛力是非常巨大的。

我們是否可以認為,在區塊鏈上,巴黎是歐洲的新樞紐呢?

Jerome de Tychey:對,這個觀察是對的,在區塊鏈領域,巴黎就相當於歐洲的舊金山,原因有兩點。

這裡的陽光非常好,環境非常好,不久我在里斯本,它的發展非常好。另外里斯本和蘇黎士非常近,這是一個利好因素。另外和倫敦的時區一樣,和倫敦也有這種關係,和紐約的距離相對於柏林來說是最好的。我們現在一直說的是里斯本,里斯本是歐洲一個很好的加密中心的樞紐。除此之外像巴黎、柏林和倫敦非常關注品牌的影響力,但是大部分還是去了里斯本。

Yu Yi:我講一下 Harmony 在美國的發展,區塊鏈這項事物真正開始深入,並影響人們的現實生活。區塊鏈領域的技術和賽道的相互交叉,共同形成一個越來越繁榮的區塊鏈生態。接下來我從兩個顯著的點,講一下它的影響。

第一,NFT。NFT1.0 時代的 CryptoPunks,這是非常基礎的圖片型別的 NFT,逐漸進化到 NFT2.0,也就是文藝復興時代的 NFT,代表就是、NBA TOP Shot、加密貓。人們從 Opensea 上買到的 NFT 作為自己的個人頭像。隨著 NBA TOP Shot 的開發上線,NFT 和一些超級名人聯動,NFT 被熟知,甚至成功收藏品收藏起來。現在的 Web3.0,都在開始探索一種卡牌類的 NFT,以及多鏈 NFT 的發展。更多層次的深入影響到人們的現實生活。第二是遊戲,傳統領域的遊戲市場非常龐大木,全球遊戲的市場份額每年千億美金以上,玩家在十億以上。傳統領域的遊戲缺點非常顯著,遊戲裡的資產玩家沒有自主權,也沒有很好的流動性。並且遊戲內部的資產供應相當不透明,更壞的結局是,現在大部分的遊戲市場份額的利潤,被少數幾個巨頭平臺,像谷歌壟斷了。除了職業主播外,普通玩家並不能獲得太多的收益。區塊鏈遊戲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區塊鏈遊戲依靠區塊鏈本身去中心化,它的透明度、分散式治理和多方面的顯著優點,解決了傳統遊戲存在的諸多問題。不僅確保了玩家資產的自主權,資產在公平公正的平臺上進行交易,而且有很好的透明度。

延伸閱讀  讀懂以太坊域間互操作性的不可能三角

以區塊鏈為首的遊戲類專案,讓遊戲的利潤走向大家,而不是像之前,利潤被少數人得走。

劉鋒:下面我們討論一下這個行業的玩家,比如這個行業的一些開發者。從需求的角度來看,企業需要技術進行轉型,各位跟我們聊一下這個話題吧。比如你有沒有看到非常聰明的開發者或一些大學的學生,以及一些研究者和企業,他們進入到區塊鏈的領域。李教授,分享一下。

李國權:我看到一些銀行家或開發者進入到這個領域,我們新加坡是以金融,以及財富管理,以及我們的商業環境所出民,我們有許多職業,比如律師、審計師等等。你會看到有一些專業人士,以及監管人士,他們進入到了這個領域。因為他們看到了監管領域的一些漏洞,對於監管環境來說,需要進一步去完善。另外一方面,許多的大學研究者,以及一些大學的學生,也開始進入到這個領域。還有就是我們講的貿易,他們會參與到這個區塊鏈領域的各個行業。對於我們來說,大學有一些專案,我們在非常熱情地參與。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進入到區塊鏈領域,但是我覺得目前還是主要依賴於開發者。無論是洛杉磯,還是中國,以及在歐洲。有很多開發者,致力於區塊鏈,他們也幫忙開發一些數字銀行。我相信很多開發者也會來到新加坡做這樣的研究。所有這些人都是非常高階的國際人才,他們會經常來新加坡參觀,他們有一部分人會居住在新加坡。

劉鋒:當我們談到加密類創新,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在說美國或矽谷。正如你所講,我們已經觀察到有一些非常著名的歐洲公司,以及歐洲品牌,開始在這個領域發力。你有沒有看到在歐洲有一些相關的變化,比如說它們的開發者的社羣在不斷髮展。

Jerome de Tychey:當然了,以太坊協議開發者大部分來自於歐洲,包括法國、得到了保加利亞。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關於這個加密行業的主要的參與者,他們主要是基於 B2B 的加密市場,還有就是 B2C 的加密市場。在加密學的基礎研究上,都是來源於歐洲。我們可以看到通過進行這樣的研究,它們可以更好地支援區塊鏈的發展,他們未必能從中獲取很多利益。我們也是看到歐洲一些研究者,他們越是非常類似進行這些研究。另外一方面,是一些非常出名的法國大學、英國大學和德國大學非常出色的學生,他們也是開始加入區塊鏈領域。可能在過去他們會成功這些大的科技公司,以及傳統公司的一些目標。但是他們現在開始意識到,區塊鏈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領域,所以他們希望從區塊鏈開始,開啟他們的職業生涯。

這些都可以幫助區塊鏈來更好地發展,另外一方面,你跟這些人聊的話,會發現他們有非常棒的想法,也會成為區塊鏈發展的重要一分子。他們也是看到了一些傳統企業的弊端,所以有這樣的一些遠見和雄心壯志,進行一些改變。

最後一點,非常重要的是,我們也是希望致力於,希望年輕的一代可以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好平臺。我們看到中國的一些 VC,他們開始關注歐洲的一些創業公司,因為他們看重年輕人的活力,以及他們的創新能力。

Yu Yi:我講一下 Harmony 團隊在美國的情況。隨著區塊鏈在美國的興起,為整個美國的科技界帶來了一場的驅動力。正是因為這樣,才吸引了美國各個領域的頂尖人才,投身於區塊鏈的領域中。從我個人來看,區塊鏈領域的核心創新,並不在於產品,而是與區塊鏈的公平、開放和可相容性、可組合性,和各種各樣的組織性,以及分散式治理相關的創新機制,也就是這種創新機制,才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頂尖人才,投身於這個行業,使區塊鏈領域的很多創新理念真正落到了實處,讓美國興起一場真正的數字革命。
劉鋒:下一個問題,區塊鏈是這樣的一種全球技術,它的市場也是全球性的,但是我們必須意識到在不同的地區和國家之間,它的發展可能會有一些差距。

Jerome de Tychey:剛剛我試圖在理解李教授的看法,就我而言,我不認為中國參與者有任何建議需要我給到,如果說看一看法國的情況,我們贊助了萬向區塊鏈峰會,因為覺得通過這樣的峰會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對我們來說,對於發展以及對於區塊鏈的市場體量,中國都是非常領先的,有些時候希望更多跟中國區塊鏈玩家進行互動。市場是全球性的,可以通過全球性的市場充分利用資源,比如說工程師、開發者、社羣,更好地相互協作,同時也需要了解在市場所面臨的問題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我不認為中國跟其他國家相比有任何落後的問題,在中國有些公司的發展已經非常快速了,比歐洲、美國相關公司還要快。

Yu Yi:對於中國區塊鏈技術而言,更多還是聚焦在應用層次這一層面上,從商品追溯,上午有嘉賓講到了普洱茶的產地追溯,以及發票的真偽鑑定,微信發票就用到了區塊鏈的技術。發現更多的社會應用場景,讓區塊鏈技術越來越深入人心。

對於中國玩家而言,剛剛幾位嘉賓都講到了,中國市場非常龐大,作為中國玩家還是要發覺自身的優勢,從小的地方開始尋找區塊鏈切入的契機,比如說水電煤及生活中用到的很多東西都可以通過區塊鏈的方式進行重塑。

從小到大,到城市裡的路燈控制,以及整個大智型城市的發展,都可以用到區塊鏈技術。只有從真正實際應用層次的方向進行深入瞭解、發現、探索,才能不斷利用區塊鏈的邊界效應,共享到區塊鏈領域的發展優勢。

劉鋒:謝謝大家,非常感謝你們剛剛的精彩分享,希望可以盡力彌補相互之間的差距,使得區塊鏈獲得更好的發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