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蘭州尿毒症患者:定期透析面臨不便 需更多綠色通道


家住蘭州市七里河區某鎮的譚展(化名)是一名尿毒症患者,一週要去醫院做三次透析,疫情期間,這對她來說並不容易。

甘肅本輪疫情出現後,蘭州各小區分類加強管理。去醫院前,譚展需要拿醫院出示的病情證明和社羣證明到鎮政府報備;因附近的公交停運,私家車也無法出行,她要步行近一個半小時才能坐上去醫院的公交車;進醫院,則需持48小時核心酸陰性檢測報告。

實際上,針對尿毒症患者等病人,蘭州市也做了特殊安排。


本文圖片來源:蘭州日報

10月31日,蘭州市衛健系統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處於封控小區的透析病人,在市上報備後會被接到醫院進行統一透析,再送回小區進行封控管理;未封控小區裡的患者,應該可以自行前往醫院。

按照當地政策,蘭州將居民小區劃分為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像譚展一樣居住在管控區和封控區的患者依然面臨種種不便。

當地多名受訪醫護人員認為,應意識到透析患者須經常去醫院,為他們提供更多的“綠色通道”。社羣執行防控政策時應更為人性化、有彈性,“比如社羣能夠對尿毒症患者進行特殊管理,統一安排車輛外出、核酸檢測,解決他們的難題。”

就醫遇諸多不便,尿毒症患者能否有更多綠色通道

疫情突然而至。

自10月18日甘肅本輪疫情出現首例核酸檢測陽性人員,截至11月1日24時,甘肅省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113例。其中,蘭州市68例。

為防控疫情,蘭州部分公交、計程車停運,私家車上路受限。目前,蘭州所有社羣居民小區被劃分為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三類。

其中,封控區為新冠肺炎病例居住小區或活動頻繁的周邊區域(已封控的區域);管控區為新冠肺炎病例工作、活動地有一定傳播風險的已管控區域;防範區為封控區、管控區以外的區域。

根據當地政策,封控區實行“區域封閉、足不出戶、服務上門”管理。管控區每戶每2-3天可安排1人做好個人防護外出就近購買生活物資,防範區則是每人每天只能外出一次。

延伸閱讀  美媒報道:疫情之下,美國醫護人員面臨暴力威脅

疫情期間,對於尿毒症患者等特殊人群,蘭州官方也在關注。

據《蘭州晨報》10月27日報道,蘭州市指定7家醫院開設綠色通道,加強社羣衛生服務中心定向服務,保障封控小區孕產婦、透析患者、腫瘤患者等特殊人群基本醫療需要。當地媒體報道稱,蘭州市一院10月25日接到上級部門“接收封控小區透析患者”的任務後,建立了臨時獨立透析室,截至10月31日,完成了38人次的血液透析治療。

蘭州市衛健系統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關於透析病人患者,蘭州市一級確有統一部署。“處於封控小區的透析病人患者,在市上報備了以後都會接到市醫院進行統一透析,再送回小區進行封控管理,如果沒有處在封控小區裡的患者,應該都可以自行前往醫院。”該工作人員稱。

蘭州多名尿毒症患者和醫護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處於封控區內的透析患者,會被送往定點醫院,而管控區、防範區的患者,仍面臨就醫不便問題。

家在防範區的譚展患尿毒症已經十三年,她告訴澎湃新聞,疫情發生以後,社羣封閉管理,家附近的公交停運,私家車也無法出行,他從家到做透析的蘭石醫院距離將近九公里,步行到能坐上公交車的站點要將近一個半小時。


“醫院固定早上七點半透析,我五點鐘就得從家裡出門走過去。”譚展稱,此外,按照當地規定,前往醫院透析需要醫院給出的病情證明和社羣給出的證明,有了這些證明後,還需要到鎮政府報備。

11月1日,又一個“透析日”。因私家車無法上路,蘭州安寧區的尿毒症患者陳女士和病友拼單喊了一輛計程車。“計程車停運了不少,但還有。”陳女士說,當天其認識的病友大多設法趕到了醫院,不過也有一名住在遠郊的患者,因到市區的公交停運,無法趕到醫院,“計劃第二天包車去”。

醫院也實施了嚴格的管理措施。一名醫護人員向澎湃新聞介紹,目前蘭州市衛健委對醫院的要求是,醫護人員進入醫院,需提供24小時核心酸檢測陰性報告,患者是48小時內。也有患者接受採訪時反映,有醫院要求,患者就醫也需要24小時內的核酸檢測報告。

“疫情剛暴發不久時,她常去的醫院要求提供48小時之內的核酸檢測報告,社羣那時檢測頻率較高,到醫院去透析,總有報告在有效期內。但現在醫院要求提供24小時之內的,這讓人困擾。”蘭州城關區尿毒症患者張女士稱,以11月1日週一透析治療為例,她需在前一天完成核酸檢測,次日拿到報告結果,然後才能出入醫院,“有效期過了幾分鐘都不行。”

前述安寧區患者陳女士提到,10月29日早上5點半,她搭乘病友車到了常去的醫院,卻被保安告知,社羣出具的核酸檢測報告不再被認可,“必須是醫院做的。”於是,她和十多個病友在醫院排隊等待核酸檢測,但隊伍過長,一些患者排隊時有些“站不住了”,他們找到保安反映,最終,對方安排尿毒症患者單獨排隊。

醫患交涉中,醫院也在改善。

陳女士說,經病友們和他們常去的醫院溝通後,院方同意在透析治療當天為患者免費提供核酸檢測服務,待隔一天再來透析時,檢測報告尚在有效期內,“出入醫院都很方便。”

另一名患者告訴澎湃新聞,其居住地樓下就有一處核酸檢測點,頗為方便,但他認識的部分病友住在遠郊,難以做到及時核酸檢測。“醫院在做核酸檢測時,能否給這部分患者開通綠色通道,提高一下效率?這樣,檢測當天就能讓大家拿到報告,不耽誤接下來的透析治療。”他建議。

醫護建議基層執行政策時應有彈性

延伸閱讀  空腹不能喝牛奶、豆漿?真正不能幹的是這 4 件事

“如果不能及時透析,對患者來說,就意味著死亡。”蘭州一傢俬營血透中心護士長王瑜(化名)告訴澎湃新聞,尿毒症患者隔一天就需要接受透析治療,一週三次,若治療不及時,患者會出現水腫、心衰,體內毒素無法排出,也會危及生命,特別是一些老年患者,極易誘發其他疾病。

王瑜稱,定期到其所在血透中心治療的患者有130多人,蘭州此輪疫情暴發之初,她就要求患者向所在社羣報備病情。“中心一直有專車接送患者,現在管理更為嚴格了,不讓他們和外界有任何接觸。”王瑜稱,根據疫情防控政策,患者須提供核酸檢測陰性報告、健康碼、行程碼以及出入證等。

“對於核酸檢測,我們會全力配合患者在社羣做,而倘若所在社羣無法檢測,我們中心也會提供檢測服務。對於體溫不正常的,或健康碼是黃碼的,則會被送到定點醫院去。”王瑜說,一些患者面臨的問題是,因部分公交和計程車停運,私家車無法上路,若無接送服務,到達醫院會費一番周折。

另一家醫院血透淨化室的醫護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一些基層防疫工作人員和志願者,“沒有辦法理解透析病人的難處。”上述安寧區的尿毒症患者陳女士稱,其所在小區為防範區,每戶發放了一個出入證,每天允許一人外出,10月29日,其在醫院接受透析治療後,回家時被小區保安和志願者攔住了,“覺得我去醫院了,不讓進門,”她耐心向對方解釋一番後,最終回了家。

對於患者的出行難題,這名醫護人員也深有感受。“住在市區的還好,而距離蘭州市區較遠的區、縣病人,或許要走一兩個小時的路,方能坐上車,或者乾脆走路到醫院。”她告訴澎湃新聞,患者透析治療原本間隔一天,但有患者因出行難,“隔了三天才做上透析。”為了順利到達醫院,有患者甚至花錢叫救護車。


蘭州市區一家公立醫院負責血液透析的醫護人員也告訴澎湃新聞,此前蘭州市衛健委曾下發相關檔案,要求保障病情重大患者的治療,“不能耽誤,”但到了基層,“或有落實不到位的情況。”

“政策是有的。”她認為,基層防疫工作人員“也挺辛苦”,但對於相關政策,部分人的理解存在偏差。“政策下達後,還是要對具體執行的社羣人員進行相關培訓,尤其是對待特殊的透析病人時,應意識到他們必須要經常去醫院,還是得給留一條綠色通道。”該醫護人員建議。

前述私營血液透析中心護士長王瑜也認為,特殊時期,出於安全考慮,相關疫情防控政策確有必要,但尿毒症患者也是弱勢群體,政策執行時應更為人性化,要有彈性。“比如社羣能夠對尿毒症患者進行特殊管理,對於他們的外出需求,統一安排車輛外出、核酸檢測,解決他們的難題。”王瑜說。

事實上,疫情之下,對於有血透需求的患者,如何保障他們的醫療,對疫情防控部門而言均是考驗。

澎湃新聞注意到,此輪疫情中已確診10例本土新冠病例的山東省日照市五蓮縣,11月1日釋出《關於當前群眾就醫買藥的公告》,專門提及了透析病人就診流程。五蓮縣指定兩家醫院分別負責一般病人和重點病人的透析治療,接送和核酸檢測均有保障。

該公告稱,一般病人中,城區患者由所在小區包聯部門單位出具出入證明,落實包聯責任人,協助患者前往醫院;而農村患者,由所在鄉鎮(街道)負責協調進出城區事宜,落實包聯責任人,協助患者前往醫院。進入透析室前,病人也需要提供核酸檢測證明——當天到達醫院後,統一接受檢測,兩三個小時後就能拿到結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