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數字銀行Nubank或赴美上市:螞蟻帶動大象的故事


本文由36氪出海(ID:wow36krchuhai) 撰寫/授權提供,轉載請註明原出處。

原標題:全球最大數字銀行Nubank或赴美上市:螞蟻帶動大象的故事

作者:李宇飛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36氪出海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全球最大數字銀行Nubank 要上市了。

據路透社獨家消息稱,來自巴西的Nubank 已啟動赴美IPO 準備工作,最早或於今年在美掛牌上市。

消息在市場上流傳開來,引發了不同的揣測。有分析師稱,Nubank 放出這個信號的舉動,與其說是對公司進入公開市場的預告,不如說是通過造勢對拉美如今愈演愈烈的數字銀行創業追逐者進行打擊。

未正式遞交招股書前,公司上市的虛實真假往往撲朔迷離。但無論如何,Nubank 作為巴西銀行業裡“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從巴西第一家發放信用卡的創業公司,到全球最大的數字銀行(從用戶數量和APP 下載量的角度看), Nubank 的崛起之路值得被關注。

Nubank 在這條路上走了八年。過往八年裡,其業務範圍從發放信用卡、到能為用戶開設銀行賬戶、再到提供銀行貸款和上線保險業務;市場覆蓋從巴西擴張到阿根廷、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募集數額達12 億美金;現如今,Nubank 已有用戶3400 萬,估值已達250 億美金。

Nubank 的成長聽起來頗像一個勵志故事。在路透社披露Nubank 上市消息兩週前,福布斯刊發了一篇題為“David Velez 如何打造全世界最值錢的數字銀行”的文章,不惜筆墨地描繪了其掌舵者David Velez 的畫像。

David 是哥倫比亞人,本科畢業於斯坦福,職業生涯始於摩根斯坦利,在泛大西洋資產期間帶領發展拉美業務,而後回到斯坦福攻讀MBA,2011 年去巴西轉戰紅杉拉美,因為當時拉美投資時機並不成熟,紅杉關閉了巴西辦公室,繼而David 開始下場創業。對於其數字銀行的創業點子,其中引述了當時拉美投資人的看法:

“沒門,螞蟻打不過大象,大象可以吃了你。”

Nubank 是用一意孤行對抗了眾人勸阻。時至今日,Nubank 不僅證明了螞蟻能成功在大象眼皮底下活下來,而且還帶領起一眾仿效者,巴西已經成為拉美最大的fintech 公司聚集地。

為什麼是巴西?為什麼是Nubank?

Nubank 何以長成

五大巨頭控制的卡特爾格局、極高的ROE、偏低的用戶覆蓋率、名目繁多的收費和多槽點的服務,是巴西銀行業的典型特徵。

巴西五大行Itaú、Bradesco、Santander、Banco do Brasil 和Caixa 控制全國80%-90% 的吸儲。不僅如此,銀行ROE 高達18%,是美國和亞太地區的兩倍,歐洲的三倍。

相映成趣的是,銀行對於普羅大眾的覆蓋率不高。相關數據顯示,巴西有5500 萬人“沒有任何銀行業務”,這些游離於金融體系外的人幾乎佔巴西總人口的1/4。相鄰的墨西哥和阿根廷情況類似,墨西哥這一比例為1/3,阿根廷則高達一半。即使是整個拉美,這些不跟銀行掛鉤的人佔比要超過1/3。

普通人跟銀行打不上交道,必然事出有因。收費多且高、服務效率低下都把潛在用戶拒之門外。例如銀行會有固定10 美元的賬戶月費,ATM 取款等服務也需要收費,300%-400% 的信用卡利率高到令人咂舌。 David 則曾在受訪闡述創業動機時表明,去銀行有“排隊兩小時、開戶五個月”的經歷。

如此種種都給了Nubank 可乘之機。 Nubank 從2014 年開始發信用卡,發卡門檻不高因為不需要牌照限制。信用卡沒有任何年費,並且全程都可以用手機APP 控制,每月利率在2.75% 到14% 不等。相較於傳統銀行,這些便捷和便宜的服務自然受到用戶歡迎。

讓Nubank 引以為傲的是零顧客獲取成本,儘管這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靠著“口口相傳”, Nubank 的巴西用戶80% 是通過沒有任何付費的推薦而來。在風控的把握上,Nubank 會將用戶使用的首月將額度設置為10 美元左右,如果按時還款,額度則會相應增加。 2017 年,Nubank 的發卡業務開始盈利,同年巴西放開了銀行牌照的申請限制,Nubank 獲得了銀行牌照開始上線儲蓄和貸款業務。

疫情讓Nubank 的業務搭上了順風車,2020 年Nubank 營收9.63 億美金,相較2019 年幾近翻番;虧損4400 萬美金,同比收窄近乎一倍。

Nubank 同樣是中國投資人眼中的好標的。 2018 年,騰訊向Nubank 下注1.8 億美金成為Nubank 的股東之一。

David 顯然對能從騰訊獲取經驗和技術輸出頗感興趣。據Techcrunch 報導,David 曾稱自己“去過中國,並看到了未來”。從騰訊身上,Nubank 看到了數據科學和機器學習的重要性,但是由於巴西技術人才匱乏,工程師緊缺倒成為了發展瓶頸。 David 稱整個巴西每年培育的開發者只有5 萬,遠遠跟不上市場將近2 倍的人才需求。因此,Nubank 已經在墨西哥城和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建立了自己的工程師中心。

Nubank 的野心當然不止於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和哥倫比亞類似的情況讓Nubank 看到了可複制的希望。

螞蟻帶動大象的進程

就在上個月,Nubank 宣布撒幣1.35 億美金加註墨西哥,這是自兩年前Nubank 正式進入墨西哥以來的又一次加碼。

除了發卡之外,這一次Nubank 彷彿更想針對墨西哥做些本土化且不一樣的動作。大舉招募本地的開發者和營銷團隊,以及不排除嘗試收購的機會,通過併購墨西哥本土公司以提高Nubank 在當地的業務普及度和用戶覆蓋率。

看好墨西哥的背後是因為在成熟度上,這個市場沒有掉隊。墨西哥的金融科技起飛期和巴西幾近同步。 2018 年墨西哥誕生了125 家金融科技創業公司,成為拉美第二大金融科技系統。

作為超過60% 的交易依賴現金的“重現金”社會,儘管類似公司不少,但是足夠大的市場空間意味著Nubank 仍然大有可為。據公司稱,Nubank 在墨西哥當地新發行的信用卡申請者人數已經超過150 萬,但並未披露符合標準的成功申請率。

就在Nubank 大舉擴張的同時,巴西本土的數字銀行和金融科技創業公司,正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和成長。據統計,巴西大大小小的金融科技公司超過600 家,主營信用和支付業務的公司佔比35%。就在5 月初,alt.bank 完成了550 萬美金A 輪融資,和Nubank 類似,alt.bank 打開市場的產品是一張“小黃卡”,通過和一些商家合作,用戶使用可以獲得5%- 30% 的折扣。

這些創業公司如同一條條鯰魚,攪動了銀行這個古老和亟待革新的行業,它們正讓遊戲規則重新制定成為可能。

監管機構開始進行自我革命,封閉和守舊的傳統銀行也放下高傲姿態,走下神壇。 2019 年,巴西央行製定相應條例推動開放式銀行(Open Banking),從今年起分四個階段試行實施,大中型銀行的參與被規定成為必須。

據金融時報報導,去年巴西的傳統銀行關閉了線下1500 個分支機構,削減了13000 個工作崗位。這幾年下來,巴西五大行紛紛開闢了自己的數字銀行業務。巴西參議院還通過相關法案,將信用卡利率的天花板設定在30%,當本身擁有雄厚經濟實力和資源的巨頭不得不接受改變,創業公司的生存空間或被壓縮。

這個市場正越來越多元和復雜。在業內公司之外,本身並不主營金融業務的公司也對此蠢蠢欲動。 Nubank 進入哥倫比亞不久之後,號稱“拉美Deliveroo ”的配送平台Rappi 和哥倫比亞的銀行 Davivienda、Visa 合作,在哥倫比亞發出自己的信用卡,用戶可以在Rappi 上實時查看信用卡的餘額和流水等信息。為了更快普及,Rappi 還提供用卡返現的優惠。

Nubank 也正不斷擴展自己的邊界,瞄準各個能被看見未被滿足的金融業務需求,擁有盡可能多和全面的產品,畢竟不管哪一條線都不乏競爭對手,而做的慢和形不成足夠大的規模都將可能使公司喪失優勢。

除了個人用戶,Nubank 已經面向中小企業提供開設數字銀行賬戶。在巴西,小微企業的貸款仍然是難題。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 數據表明,和發達國家市場平均高達95% 的企業貸款覆蓋率不同,能在傳統大銀行獲得貸款的巴西企業貸款覆蓋率為59%,小微企業更是在貸款過程裡面臨著更複雜的申請標準和費用。

從開荒到豐收,Nubank 同樣帶動和見證了市場的演變和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