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納、騰訊都重註的虛擬演出,正在成熟市場融合破圈


文章來源:東西文娛

作者:東西泛娛樂組| 東西日本組

近期,北美虛擬娛樂公司Wave 完成了一輪最新的融資,投資方是近期在虛擬娛樂領域進行產業鏈積極佈局的華納音樂集團。

image.png

由虛擬空間聯結而成元宇宙,正驅動著“大廠”加註。而巨頭的參與,進一步拓寬了虛擬賽道整體的想像力。

雖然在不同的市場,虛擬娛樂的表現模式有所不同,但基於基礎的虛擬演出場景的虛擬娛樂,已開始在全球範圍內流行。

在虛擬偶像發軔的日本,2020 年以來,受疫情影響,日本的虛擬偶像一方面成批出道、另一方麵線下藝術活動紛紛轉移到虛擬空間線上演出。

借用日本虛擬演出頭部上市公司Cluster 的創始人加藤直人的話,“2015 年創立Cluster 時覺得是創造了一個原本沒有的東西,成型以及盈利可能要花費10 年,但沒想到因為疫情,這一天提前了4-5 年到來,未來一定還會有更多發展的想像。”

總而言之,真實與虛擬的邊界在進一步模糊,在這一趨勢下,虛擬世界真實的消費習慣在被養成,虛擬娛樂的想像空間正在被進一步被打開。

日本市場·疫情讓虛擬演出盈利提前五年

日本數字營銷商riclink 的統計顯示,截止2020 年,日本虛擬偶像已經超過了1 萬人。這其中,誕生了許多頭部虛擬偶像經紀公司,比如運營虛擬偶像絆愛的Activ8、Cover 旗下的hololive、彩虹社等。

目前,日本對虛擬偶像的商業化上,已經有了相對成型的思路。虛擬偶像的商業化開發上,經紀公司整體形成了三大思路,一是發行單曲;二是舉辦線上演唱會;三是販賣偶像周邊。

从中可见,“从音乐出发”仍是虚拟偶像集聚粉丝和人气的主要策略,以歌手或团体成名出道后,再进行其它领域的拓展,比如担任品牌形象代言人,或者参与游戏直播解说等。与此同时,疫情之中最为显著的变现便是来自于虚拟演出。

創造了絆愛的株式會社Activ8 創始人大坂武史就說,受疫情影響,線下演出停擺,實景娛樂出現了在線化、活用VR 空間來演出化的趨勢。

對這一市場的變化,虛擬演出市場的領頭公司Cluster 創始人加藤直人感受尤其深。他說:“2015年創立Cluster 時覺得是創造了一個原本沒有的東西,成型以及盈利可能要花費10 年,但沒想到因為疫情,這一天提前了4-5 年到來。”

成立於2015 年的Cluster,主要為用戶提供VR 空間多人聚會的虛擬活動服務,目前已落地的活動包括虛擬偶像大型VR 演唱會、粉絲見面會、雜談會、生日會、講座、跨年敲鐘活動等。用戶可以以虛擬分身出現在虛擬空間裡,以發表文字評論、表情和使用虛擬物品來進行互動。

image.png

他回顧了虛擬演出在市場上的發展節點。

“2017 年的後半年,我當時還在想Cluster 要怎麼辦,但進入2018 年,虛擬偶像的人氣已經有了。從音樂會到粉絲會,圍繞虛擬偶像各種各樣的活動多了起來,就是在那一年確立了虛擬偶像日後活動的基本盤。2020 年,因為疫情,人們幽閉在家,人們對虛擬娛樂的消費需求更旺了,到線上看虛擬演出成為更多人的選擇。”

創投市場也非常看好Cluster 的發展。成立6 年來,Cluster 已經累計實現融資14.6 億日元(約合8628 萬人民幣)。

今年3 月底,Cluster 發布了2020 年7 月- 12 月的業績報告,營業利潤達到了1.5 億日元( 886 萬人民幣),已經實現了可同時滿足10 萬人在虛擬空間觀看演出的技術。

除了Cluster,SPWN、VARK 等其它頭部公司也十分活躍。

比如SPWN,創立於2018 年,原本有兩條收支線,一條是為線下演出提供票務服務,一條是為無法到現場的觀眾提供線上觀賞、票務、周邊產品銷售服務。結果,受疫情影響,第一條收支線越來越難,公司重心自然也轉移到了第二條收支線。

在2020 年5 月,SPWN 一口氣舉辦了100 多個虛擬直播案,票務收入加周邊產品銷售收入,流水突破1 億日元。

2020 年8 月,SPWN 順勢推出了一款名為“SPWN portal”的軟件平台服務,專門為包括音樂會、遊戲、體育、節目、動漫、商業等在內的各類型活動提供虛擬直播技術,並且增加了商品銷售等功能加強變現。

image.png

有輿論認為,Youtube 上的內容很多都可以免費看,為何人們要到SPWN portal 去看。 SPWN 的CEO 林範和認為,目前收看虛擬直播/視頻的主流票價為3000-4000 日元(人民幣176-235 元之間),比去現場觀看演唱會或其餘活動的票價還是便宜不少。之所以能增長,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習慣付費收看虛擬直播內容。

日本市場普遍認為,疫情的到來加速了人們和業界對虛擬服務的接受度,在這個潮流當中,人們付費觀看虛擬內容的習慣正在被養成當中,虛擬內容製作與放送的土壤和基盤正在鞏固之中。

歐美市場·虛擬演出x“元宇宙”,融合破圈

相比日本較為二次元的vtuber 風格,以及相關較為次元虛擬演出場景的開拓,在歐美市場,明星偶像們向虛擬世界進軍的趨勢更讓人感到刺激。

這一定程度上是歐美虛擬偶像的發展更偏超寫實風格,在變現上也更多是廣告模式。與此同時,疫情阻隔加速了音樂人向虛擬演出突圍。隨著XR 技術的發展,虛擬演出在真實與虛幻的邊界上開始變得更加模糊,虛擬演出市場呈現出與遊戲等其他娛樂社交場景的融合。

這也就不難理解類似Wave 這樣的虛擬音樂會平台在疫情期間吸引了音樂產業的興趣,近期Wave宣布獲得了華納音樂的投資;而此前3 月2 日,索尼音樂娛樂和網易共同投資了洛杉磯直播公司Maestro,其業務包括現場演出、虛擬和增強現實演唱會。

虛擬演出平台Wave 此前由VR 社交平台轉型而來,通過打造個性化的虛擬藝術家化身,創造新的虛擬環境、模式以及互動體驗,曾為The Weeknd、John Legend、Tinashe 等明星舉辦虛擬演唱會。去年6 月,Wave完成了一輪3000 萬美元的融資,並從Weeknd、Justin Bieber 和J Balvin 等超級明星以及Top Dawg Entertainment 等音樂公司中獲得了投資。中國音樂巨頭之一騰訊音樂娛樂也參與其中。

image.png

Maestro 則主營一個直播平台,通過增強交互性和線上購物的功能,其業務包括線上增強現實演唱會、時尚品牌網絡帶貨直播、線上教育、電競比賽直播等與直播體驗有關的消費場景。

通過去年10 月與Billie Ellish 合作的線上演唱會,Maestro 在線上直播領域一炮走紅。

在這場30 美元一張票的線上演唱會上,除了常規的直播藝人的舞台,Maestro 還展示了平台獨特的功能。觀眾可以在觀看表演的同時與其它觀眾互動和購買演唱會紀念品。據Maestro 官網介紹,除了在Billie Ellish 演唱會上展示過的功能,平台還為觀眾提供了交互性的選擇,即觀眾可以選擇藝人下一首表演什麼。同時,主辦方也可以從後台實時監控演唱會的數據和輿論。

image.png

在近期獲得華納音樂投資之際,Wave 創始人Arrigo 稱預計像Wave 這樣的沉浸式流媒體平台將在疫情之後繼續存在,因為藝人仍在尋找新方式與粉絲互動並推廣他們的音樂。

華納和Wave 團隊拒絕透露投資的具體財務信息,只是指出該合作關係是一項” 重要的” 交易。除了涉及現金交易外,華納將從其旗艦品牌——包括Atlantic、Warner Records、Elektra 和Parlophone 的人才轉移到Wave,以舉辦更多的虛擬音樂會。目前華納旗下的一些藝人包括Lizzo、Ed Sheeran、Bruno Mars、Roddy Ricch 和Panic! At The Disco。

越來越多的大牌藝術家正加入虛擬娛樂的隊列,比如美國說唱歌手Travis Scott 在遊戲Fortnite(堡壘之夜)中的演出,加拿大歌手The Weekend 在Tiktok,這些都讓外界意識到了虛擬演出迎來了重大機遇期。

其中,去年4 月,美國饒舌歌手Travis Scott 在《堡壘之夜》中舉辦的線上虛擬演唱會最為矚目,這場演唱會有超過1200 萬名玩家參加,創造遊戲史上音樂現場最高同時在線觀看人數記錄。這種形式也讓外界看到了虛擬演出與遊戲場景結合的空間。

image.png

雖然這場演唱會總共只持續了10 分鐘,但其中逼真的人物建模、驚豔的遊戲場景特效,帶給玩家的沉浸感都是前所未有的。

有人說,除了在陸地上演唱,Travis 還把玩家帶到深海、太空中,視覺奇觀充斥整個屏幕,比在現場觀看演唱會還要過癮。

隨後的2020 年5 月,開發商推出了遊戲內專門為此類活動設計的無暴力區域Party Royale,並在6 月舉辦了克里斯托弗-諾蘭主題的電影之夜。拿現在時髦的概念來說,這就是“元宇宙”下的虛擬娛樂的典型形態,用戶享受在遊戲創造的虛擬世界以數字分身生活和娛樂。

基於這樣的機會,Wave 正在推動其虛擬演出在TikTok、Roblox 等渠道進行分發,而非只專注於VR虛擬演出的舉辦。 Roblox 本身也通過虛擬音樂會(如去年為Lil Nas X 舉辦的音樂會)促進用戶粘性,並已經和Wave 達成合作。

元宇宙的宏大概念下,巨頭的參與直接拓寬了整體賽道的想像力。

今年2 月,因重倉特斯拉而名聲大震的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在2021 年度投資報告中提出了15 個宏大而前景廣闊的投資主題。其中之一,便是由虛擬世界聯結而成的元宇宙。

對於華納音樂這樣的巨頭來說,接連幾筆投資已經顯露其在虛擬娛樂領域的野心。

在投資Wave 的同時,華納還參與了Roblox 的5.2 億美元融資。此外,華納還投資了Spirit Bomb,這是一家創造虛擬音樂藝人的實驗性唱片公司。華納還宣布與技術公司Genies 合作,將其藝人變成數字化身。而後者就在近期宣布完成6500 萬美元的B輪投資,本輪融資由Bond(互聯網女皇Mary Meeker 旗下風投公司)領投,國內網易也出現在機構名單中。

中國市場·虛擬演出場景模式蓄勢待發

回到中國市場來看,在虛擬偶像IP 躍進之餘,關於變現場景的探索也沒有止步。

目前,在多年的市場培育和平台進場之下,虛擬偶像已經完成了初步的普及。從早期日本的初音未來和本土的洛天依,再到登上央視《上線吧!華彩少年》的翎Ling 等超寫實虛擬偶像的誕生,國內市場在類型多樣化中逐步破圈,並以虛擬偶像IP 為核心,擴散到遊戲實況、雜談直播、解說、廣告代言、教育、線上線下演唱會、帶貨等眾多行業場景。

image.png

而在虛擬演出的範疇,如前文所述,去年6 月的Wave 的融資隊列裡面,就已經出現了TME 的身影。TME 當時表示將在QQ 音樂等旗下全平台進行Wave Show 的中國區獨家轉播;同時,雙方還將共同為TME 旗下創新演出品牌TME live 開發高品質虛擬演唱會內容。

在虛擬演出的領域,上游的IP 供給已經有所佈局。

去年9 月,摩登天空宣布與萬像文化成立虛擬音樂藝人廠牌No Problem,將把虛擬藝人的音樂創作作為一種獨立的音樂形態,進行全面運作。

No Problem 將以虛擬音樂藝人經紀、唱片出版、演出製作為核心業務,通過內容創意製作、產品研發、線上線下演出、活動等方式,開創更富有想像力的音樂娛樂生活方式。目前簽約的首位虛擬藝人為歐陽娜娜與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虛擬樂隊NAND。

今年年初,B 站也更進一步,集聚了平台上高人氣的虛擬主播和虛擬偶像,舉辦了B 站VirtuaReal Music MIX UP 演唱會。通過現場來看,少數虛擬偶像已具備一定的IP 的屬性(野生路透!B 站虛擬偶像演唱會: 看了歌舞、聽了“相聲”、見證了新組合的誕生、最後被浪般的呼聲感動)

在今年3 月,愛奇藝為THE9 推出沉浸式虛擬演唱會,則是以其偶像團體帶動虛擬演唱會產品的打樣。

相關平台也加速了對背後技術公司的佈局。

去年7 月,在虛擬偶像領域佈局較早的B 站參投日本虛擬演播技術商”Lategra”。官網顯示,成立於2017 年的Lategra ,主要提供XR 和數字虛擬表演解決方案,其主要業務涵蓋XR、虛擬現場活動策劃製作、CG 製作和3D 動捕等(相關鏈接:B 站加碼的LATEGRA:洛天依技術服務商,立足線下CG 全息、線上XR)。

Lategra 與B 站的關係匪淺,此前曾負責過多個大型虛擬偶像晚會及直播項目,服務的主要客戶包括洛天依的公司上海禾念、日本Niconico 的母公司多玩國,以及初音未來的公司Crypton。

image.png

平台與業內公司佈局的背後,相比對於真人偶像的虛擬演出氪金,對於虛擬偶像的消費也正展露出其潛力。

據國內的一份調查數據顯示,有72.5% 的粉絲表示,可以接受虛擬偶像的演唱會門票在600-800 元左右;另外有91.7% 的粉絲表示,如果是以視頻網站付費形式觀看,他們願意為一場虛擬偶像演唱會付費50-100 元。

不過,多位虛擬偶像創業者也向東西文娛表示,除了B 站、抖音等都在入局的虛擬直播領域,獨立的虛擬演出產品其實仍屬空白地帶。

一位較為推崇日本模式的創業者認為,和日本市場類似,虛擬偶像的變現逃不開線上演出。而且海外已經有了類似Cluster 這樣已經跑通的案例,從更為長遠的角度來看,從虛擬演出場景到社交的模式也比較有想像空間。

而效仿《堡壘之夜》這樣的方式在遊戲產品內舉行演唱會,成熟電商環境下催生的虛擬商品購買,也讓一些創業者看到了虛擬演出與泛娛樂、消費結合的更大空間。

過去幾個月,作為疫後受益的細分領域,圍繞著虛擬偶像領域的投資在過去一年較為活躍,並且已有多家頭部風投入局。

舉例來說,去年10 月,次元虛擬IP 內容開發運營公司——次世文化已完成了Pre-A 輪數百萬美金融資,順為資本獨家投資;今年初,AI 虛擬直播帶貨的中科深智獲得金沙江創投領投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3 月,萬像文化宣布完成數百萬美元的A 輪融資,此次融資由SIG(海納亞洲創投基金)領投,這是萬像文化在10 個月內完成的第三輪融資;而就在近期,主打3D 虛擬直播的雲舶科技獲得五嶽資本數百萬美元A 輪融資。

另據東西文娛獲得的相關消息顯示,已有多家公司將開啟新一輪的融資。

當然,關於虛擬偶像市場的前景,從業者不乏審慎的樂觀。畢竟,離能夠支持虛擬娛樂產業整體走向常態化盈利的拐點尚不可知,目前仍然是各家共同教育市場,進行破圈的階段。

“現在的虛擬直播,虛擬偶像市場如同2011 年的手游市場”。完成融資之際,雲舶科技創始人梅嵩在其朋友圈表示。

不過。 Timing 已經在臨近,而無論是中國版的Cluster,還是中國版的Wave,這都是一個可能誕生平台級公司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