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海集團Q1財報,Shopee的勢能還能持續麼?


原標題:冬海集團Q1財報,Shopee的勢能還能持續麼?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過去的2020 年,更多的人開始關注冬海這家被稱作“東南亞小騰訊”的互聯網新星。一年股價翻了六倍、市值超過千億美金就是一個佐證。

而很多朋友的一個問題就是這場快速增長到底是可持續的還是去年特定情況下的曇花一現,東南亞很多傳統投資人也多次在傳統媒體上發文說冬海應該把虧錢的Shopee 賣掉,專注賺錢的遊戲業務。我們也在接受傳統媒體訪問時懟過這種誤導公眾的公知,後來想想算了,他們愛怎麼玩怎麼玩。

不過,Shopee 做得好不好呢?近日,冬海集團發布了今年第一季度財報,這裡面應該有一些線索。

關鍵數據

營收方面,根據一般公認會計原則(GAAP)冬海集團收入同比增長146.7%,毛利潤同比增幅超過200%,這得益於冬海集團三大主要業務(數字娛樂、電商、數字金融)都有不錯的增長。

發5.png

遊戲娛樂是目前冬海集團最賺錢的業務。收入為11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17.4%,調整後的EBITDA 達到了收入的64.4% – 7.17 億美元。這主要歸功於以《Free Fire》為代表的遊戲產品疫情下在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吸金能力持續走高。

目標.webp.jpg

根據冬海集團公佈的數據,由旗下Garena 研發的海外射擊類爆款手游《Free Fire》是東南亞、印度、拉美市場收入最高的手游。至今已經連續七個月蟬聯東南亞和拉美第一,加上印度、拉美是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遊戲用戶的增長。當然,這和印度去年把《Free Fire》的兩大競爭對手都踢出去了也有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季度活躍用戶增長61.4% 達到6.5 億之外,遊戲付費用戶也實現大幅了增長。

的2.png

而電商是冬海集團近年來重點投入的領域,Shopee 也是外界普遍關注的核心業務。幾年的表現也可圈可點,改編自Baby Shark 的促銷節洗腦歌MV 一度風靡東南亞,甚至火到了拉美。在Shopee 同時也加入直播帶貨等功能嘗試通過新的領域拓展銷路。

Shopee 也在近年著手打造自己的物流體系,並大規模對商家和用戶提供運費補貼的政策,在疫情期間購物需求的激增時Shopee 也加大了投入力度,直接帶動了訂單數量和交易總量的增長。相比而言,很多競爭對手都由於沒上市囊中羞澀而只能眼睜睜看著機會從眼前流過。

的3.png

電商的增長自然也帶動了數字金融業務的發展,電子錢包今年第一季支付總額超過34 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200%,季度支付用戶超過2600 萬。錢包和電商基數在那邊,再往上搭金融服務就容易多了。

集團的季度總虧損則從2.8 億提升到了4.22 億,不過,賬上還有57.5 億的現金。

總體而言,自Q1 財報發布之後,資本市場也給出了積極的回應,當天股價在盤前下跌(可能是因為對虧損加大的擔心)之後快速拉升,最後收漲超過4%。

的4.png

至於有朋友在墨騰的朋友圈提出為什麼Q1 和去年Q4 環比增長不是很明顯呢?這個其實很多朋友圈的朋友都指出來了,電商都是每年第四季表現突出的。因為大的購物節和促銷都在第四季。

Shopee 最近做了些什麼?

上文我們提到了,Shopee 是冬海集團這些重點投入的領域。拋開財報來,Shopee 在過去一年裡的時間在電商和移動支付方面動作頻頻。

在今年3 月,Shopee App 在墨西哥正式上線,繼巴西之後,開拓拉美第二站。估計第三站也不遠了。

的5.png

而去年在印尼市場開始準備的ShopeeFood 今年開始大規模推動。 GrabFood 和GoFood 也迎來了一位新的對手。我們也曾在今年1 月份發布的東南亞外賣平台報告提到過,進入外賣領域對於Shopee 來說並不是一個難事,關鍵取決於Shopee 對該領域的投入程度。目前看技術上還有很多磕磕碰碰,不過應該都是可以解決的小問題。

的6.png

2020 年底的東南亞整體外賣市場由Grab 和FoodPanda 主導。 GrabFood 貢獻東南亞了近一半的GMV,而Gofood 在印尼以外的市場存在感並不強,在印尼是Grab 和Gofood 二分天下。外賣作為未來本地生活全方面滲透的一個重要支點,自然也會成為Shopee 關注的領域之一。除了在印尼,越南排名第一的外賣平台Now 早在2017 年就以及被冬海收入麾下了。

在支付領域,ShopeePay 通過大規模的線上線下推廣,成功撼動了印尼已有的移動支付格局,在印尼即便是在一二線城市之外的小鎮上,ShopeePay 也隨處可見。

我們的觀點

其實,Shopee 做的很多事情,在中國互聯網老兵看來都是理所當然、邏輯條理清晰、就是考驗執行力的。

無論是從財報還是市場上的表現來看,冬海在過去一年中在各個領域都採取了十分激進的推廣策略,以數字娛樂、電商、數字金融為支柱的生態優勢進一步擴大。

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初,隨著Grab 的上市和印尼Gojek 與Tokopedia 的合併成立GoTo,競爭態勢可能會產生一些微妙的變化。至少在印尼市場我們會看到更多的投入。

GoTo 雖然有印尼市場的一個很好的故事,在估值上還落後冬海很多,也沒有一個印錢的業務作為支柱或者和Grab 一樣區域業務來補貼印尼的長期投入,恐怕管理層遇到的挑戰會不小。這裡都還沒提到整合兩個文化不同的公司達到協同效應的難度。

今年TikTok 在印尼也開始嘗試電商業務,並且積極挖人,不過從內容到轉化到線下運營,尤其是在印尼這樣情況復雜的市場,恐怕不是一蹴而就的。

最後,關於Shopee 勢能的問題,這裡的觀點其實很簡單,如果你覺得東南亞的數字娛樂+電商+金融服務這個賽道組合是成立的話,冬海是最有可能抓住這一個機會的。

而Shopee 最新進入的拉美市場,我們最近也提過,在很多方面和東南亞還挺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