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要上市,從騰訊、阿里出來做社交APP 創業的他們咋樣了?


來源:IT桔子(ID:itjuzi521)

作者:吳梅梅

近日,元宇宙社交APP Soul 向SEC 提交了招股書,申請美股上市。數據顯示,目前Soul 月活用戶數達到3320 萬,日活用戶910 萬,在面對騰訊微信、QQ 和陌陌這幾大社交強敵面前,對一家成立5 年的公司而言,有這樣的成績實屬不錯。

這讓社交創業者彷彿看到了新的希望,差異化的、獨特的陌生人社交APP 仍有跑出來的可能性。 Soul 被譽為「靈魂社交APP」,產品設計上都比較強調對人內心的關注,而不是看顏值——比如用戶的頭像不能設置為自拍照等真人照片、通過一些興趣測試來匹配交友/聊天對象、打視頻電話時可以用軟件的卡通道具遮住臉,還有隨意吐槽的「樹洞」功能等等。

不過,社交創業企業想要上市,並沒那麼容易。 IT 桔子發現,這些年,一直有不少從從騰訊、阿里、陌陌出來的社交創業者都在試圖再做一款火爆的社交APP,但想要​​有一定規模用戶量、甚至走向IPO,確實很難。

社交創業投資,愈發冷門

現在的創投圈,投資人津津樂道的是大熱的新消費、新基建等熱門賽道的創業和投資機會,已經鮮有人再提及社交創業投資了,它就像古典互聯網那麼遙遠,偶爾有幾個讓投資人覺得眼前一亮的社交項目,比如靈魂社交應用Soul、學習社交應用Timing。

微信圖片_20210520183806.png

不過,通過IT 桔子數據發現,社交領域並不是「人跡罕至」的。近15 年來,國內社交創業公司的數量總共有4600 家,不足電商公司數量的1/4,總體還是偏低的。社交創業也經歷了2 個高峰,一次是在2014、2015 年間,這是所有領域創業公司最活躍的時間,也是社交投資最火熱之時;在2018、2019 年,伴隨著社交直播、社交電商新模式的興起,社交創業也迎來了一波小高峰,但獲得投資的社交公司仍是極少數。到了2020 年,雖然被投的機會渺茫到堪比十年前,但仍有159 家新的社交創業公司成立。 2021 上半年,IT 桔子僅收錄了2 家新的社交創業公司。

微信圖片_20210520183824.png

從社交投資的細分領域來看,近6 年投資方明顯看好的是興趣社區和陌生人交友這兩大方向。畢竟,在熟人社交領域,微信是「攔路虎」,騰訊是一座目前很難逾越的大山,而陌生人社交尚有一線生機。 Soul 就是興趣社區+陌生人社交的結合體。

還有婚戀社交、商務社交也是剛需,近年來這兩個方向都有一些獲投的新興公司,但除了脈脈(融到D 輪)發展成熟外,其他企業整體都很早期,融到B 輪的都極少;至於校園社交、同性社交、女性社群等其他社交細分領域,發展前景更加不明朗,創業投資更偏冷門。

從大廠辭職做社交創業最後淪為炮灰

不想做社交產品的大廠是沒有的——小米做了米聊、阿里做了來往、網易做了易信、搜狐做了狐友、百度推出了一局;他們收購的腳步也不會停— —2 年前,字節跳動收購了biubiu 校園、快手收購蝦頭app,紛紛佈局社交。各家大廠對社交領域是不會死心的。

但擁有社交基因的大廠還是太少了,目前來看基因不錯的,還屬於騰訊、陌陌這兩家,不過現在商務社交釘釘成了,也可以帶上阿里。根據IT 桔子統計,近年來從騰訊、陌陌、阿里這幾個大廠離職後做社交創業的共有116 家公司,僅佔社交創業公司總體的3%。這意味著不管什麼背景的團隊,都有試圖在社交領域闖蕩一番的野心。

即便這3% 是BAT 大廠出身的社交創業者,但結果並不算好——這其中48% 的社交項目已經關閉,而且這些已關閉項目中,有一半是獲投過的,知名VC 機構也在這栽過跟頭。

微信圖片_20210520183831.png

從這些死去的社交項目大概可以窺探出社交創業的小趨勢:

首先興起的是基於地理位置的社交,2011 年智能手機潮流剛剛興起,LBS 成為移動應用的一大殺手鐧,搖一搖、「查看附近的人」等新鮮的玩法層出不窮,以遇見APP 為代表的LBS社交火了一把。微信最初的原始積累也離不開對LBS 的運用。

2014 年後,微信已經完全轉化成熟人社交,一股清新的匿名社交之風刮起來了,匿名+閱後即焚的玩法讓網友們彷彿聞到了「自由」的味道。率先先走紅的是秘密APP,但由於社區內容審核不嚴,秘密曾被下架。後來匿名社交因為匿名的特性使得「人性的惡」得以盡顯,行業黑料、惡意造謠無任何成本,最終在監管、市場的重重壓力,這波潮流刮了一陣就沒影了。

同期,圖片社交也在國內火過一把。當時的Instagram 已經被Facebook 收購,在國外積累了非常高的知名度,但國內的發展形勢是美圖秀秀、美顏相機這樣的社交屬性極其弱的修圖美顏工具產品大行其道。於是,有一批圖片社交APP 誕生了,Faceu 激萌也是在這時創立。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生活in 記」 App,這款社交產品風格和國外紅極一時的Instagram 相似,但又進行了本土化的改造——比如用戶群側重女性、時尚屬性,主打明星愛用的圖片社交軟件,為此還邀請過不少一線女明星藝人合作(小紅書也用過這招)。 2015 年6 月,in 獲得了經緯中國等機構投資的B 輪3 億元融資,2016 年in 在新三板上市,2019 年又退市了。

2016、17 年,在全民帶寬和網速提升的技術基礎上,實時互動的直播形態興起,阿里系創業者做的Tiki、騰訊系創業者做的畫音App 等此類主打實時視頻聊天這種全新的社交產品一時深受用戶的喜愛,它比此前的IM 即時社交溝通方式都來得更直觀,互動反饋更實時。此後,微信也很快地跟進了視頻電話的功能。

總結一下,從LBS 社交、匿名社交到圖片社交、視頻/直播社交,社交產品的風向經歷了好幾波變動;但不變的趨勢是移動互聯網社交的媒介從文字、圖片到語音、視頻的轉變,交流方式也從異步通信轉向為實時的互動。而微信總是能恰好地抓住這種趨勢,不斷地迭代產品,才能屹立不倒,使得其他大部分的社交創業產品喪失了競爭優勢,淪為炮灰。

有意思的是,可以發現這些社交App 全部是面向年輕人的陌生人社交應用,那個時候老年人大概還不會上網社交,而現在的老年人也沉浸在微信、抖音、K 歌社交應用裡,老年社交產品也許還有市場機會。

大廠系社交創業的遺珠

在少數還存活的大廠系社交創業產品中,僅個別頭部項目還活躍在應用市場上,更多的是活著但沒有運營的狀態(有的官網還在但APP 已經在應用市場下架了);還有的項目改行了,比如阿里系創業者的項目杭州樂見科技(天使輪),原本做遊戲化情侶社交APP,此後轉型線上盲盒、VR 遊戲化泛娛樂產品開發。

微信圖片_20210520183840.png

在這些的大廠背景的社交創業公司中,騰訊曾經投資過的僅有1 家——名人朋友圈,這是一個網文語言cosplay 社交的應用。蟬大師數據顯示,其在華為應用市場的總下載量有817 萬次。另外,像Soda 、主打K 歌社交的音遇是最近3 年新成立的社交公司,創始團隊來自陌陌,也都獲得了資方的投資。音遇APP 的表現更佳,其華為應用市場的下載量達到了2206 萬次。

微信圖片_20210520183844.png

尚存活的大廠系社交創業APP 在單個應用市場的數據截圖

社交產品要賺錢太難了

我們統計到,目前已經上市的國內社交公司(注:此處指狹義的能夠沉澱社交關係鏈的社交產品,不包括泛/垂直領域的UGC 內容社區)屈指可數,滿打滿算只有這5 家——陌陌、blue 藍城兄弟、新浪微博、天鴿互動和騰訊。

除了騰訊和微博,其餘幾家在資本市場的表現沒那麼亮眼:做陌生人社交的陌陌,2014 年底上市,現在市值不到30 億美元。藍城兄弟定位LGBT 特殊群體的社交,2020 年上市,現市值僅有2.5 億美元。天鴿互動目前市值僅16.5 億港元。

從營收來看,陌陌2020 年營收150 億元,同比下降11.7%,淨利潤21 億元;藍城兄弟2020 年營收增長到10.3 億元,直播、會員、廣告收入的比重約為8:1:1,淨虧損0.4 億元;天鴿互動的業務比較依賴新浪微博,早年間新浪微博投資了天鴿互動,通過資本實現業務合作的深度綁定。後來,天鴿互動就推出了新浪秀場,9158(18~30 歲的低線城市用戶)、新浪秀(30 歲以上華北地區用戶)等一對多/多對多實時視頻社區。現在用戶規模不斷萎縮,2020 年天鴿互動營收為3.8 億元,已經連續4 年下滑,淨利潤0.8 億元,雖然營收規模大幅縮水,卻能盈利。

對社交APP 來說,到二級市場必須要面對的一道坎是——產品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必然會受到投資者的巨大質疑。此外,如何在繼續獲取用戶、保持高增長和減少老用戶流失中維持平衡,如何避免產品淪為微信導流的工具,也是社交創業者心中最難解的題。

最後,回到本文的主旨,社交創業者本身是一個小眾的創業群體,大廠出身的更是少之又少;但從結局來看,BAT 大廠經歷,社交創業成功的概率並沒有提升。我們看到社交免費APP 榜單中排名靠前的,像探探(2018 年被陌陌以7.35 億美元收購)、Soul(申請上市)、伊對(視頻相親交友)、TT 語音(手游社交)、微光(在線一起看電影)、他趣(真人搭訕/同城社交)這些新穎的社交項目的創始人並非是大廠背景。

一言以蔽之,社交創業是比較純粹的產品運驅動型創業,而非資源驅動型創業。做社交需要揣摩用戶的心理,明白產品能解決用戶的哪種需求,並將需求點落實在產品功能上,產品設計在前,運營推動在後,同時還要思考戰略。光有大廠的簡歷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