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xiaWorld:網文出海的另一個江湖


作者:星暉

編輯:園長

來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四年前的今天,一場風暴正在全球網文市場醞釀。

2017 年5 月,根據Alexa 全球網站流量排名顯示,將中文網絡文學翻成英文給外國人看的網站武俠世界(wuxiaworld.com)位列全球1000 名左右,同期的起點中文網則徘徊在8000 名左右。

儘管PC 端的統計數據不夠全面,但沒有人能夠否認,武俠世界(wuxiaworld)已成氣候。

作為一家創始人從個人興趣出發、草創兩年多的“小網站”,武俠世界能夠發展得如此迅猛,海外市場的需求與潛力不言自明。 2017 年前後,中國網文出海趨勢日益明朗,越來越多的人盯上這塊蛋糕,變數漸漸顯現。 2017 年5 月,中國網文行業龍頭閱文集團高調入局,推出“起點國際”征戰海外。

相比於武俠世界個人建站的“野路子”,起點國際堪稱“正規軍”,兼具雄厚資本與專業團隊的加持,一時間風光無二。儘管武俠世界佔據先機,但依然沒有多少人看好它。尤其是在版權糾紛爆發後,愛好者網站的可持續性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又給武俠世界蒙上了一層陰影。

四年之後的今天,早期的海外網文論壇各自步入迥異的命運。賣身者有之,凋敝者有之,消亡者亦有之。海外市場生態演變,武俠世界的現況如何?

微信圖片_20210521134646.jpg

武俠世界曾用頁面

理不清的江湖恩怨

Alexa 數據顯示,武俠世界在2021 年4 月的日均獨立訪問量約12 萬,起點國際的日均獨立訪問量約15 萬。此外,移動應用端已佔據較大用戶比重,武俠世界的流量表現雖然不及起點國際,但依然在市場中佔據不小的份額。

在閱文集團與武俠世界接觸的早期,二者之間的關係一度非常融洽。據報導,2016 年12 月,閱文集團曾與“武俠世界”定下“十年之約”。雙方簽署了長達10 年的翻譯和電子出版合作協議,初步達成20 部作品的合作協議。

但是閱文的野望顯然不止於此,海外網文市場是不容錯失的增長點。在與武俠世界接洽的同時,閱文旗下的新平台也緊鑼密鼓地進入籌備階段。 2017 年5 月15 日,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運行後,起點國際各渠道客戶端正式上線。

僅僅一周後的5 月22 日,起點國際就在Novel Updates 論壇發佈公告,聲明將正式收回此前授予武俠世界的20 部作品的版權。與此同時,起點國際表示:“武俠世界上還有11 本未授權的起點小說……他們私自聯繫了來自Gravity Tales 的翻譯者”。對此,起點國際宣稱要將所有相關小說盡快轉移到起點國際的網站上。

微信圖片_20210521134654.jpg

起點國際公告的部分截圖

這篇公告迅速引發了社區的高度關注。部分網友表示,他們不想“搬家”。也有人留言道:“我不在乎誰輸誰贏,只要讀者能有書看就行”。

雙方各執一詞,詳細的談判細節始終未被披露,社區中瀰漫著諸多真假難辨的消息。這場版權爭端還涉及到譯者的智力勞動成果,譯文的歸屬權加劇了矛盾的複雜程度。從此之後,武俠世界與起點國際之間的合作關係正式結束。

2017 年8 月,起點國際正式宣布與Gravity Tales 達成合作。 Gravity Tales 原本在粉絲翻譯網站中排名第二,是“元老級”的英文翻譯站點。時至今日,Gravity Tales 已於2020 年6 月關停,正式併入了起點國際。另一邊,武俠世界則收購了排名僅次於Gravity Tales 的Volare Novels,這注定是一場漫長的“軍備競賽”。

儘管武俠世界積累了一批忠實受眾,並且率先打造了良好口碑,但起點國際同樣擁有著不容小覷的優勢。

一方面,起點中文網的商業模式在中國市場經歷了多年的實踐考驗,基本框架已經被證明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另一方面,起點國際背靠閱文,有著堅實的資本基礎。它不需要像武俠世界那樣尋找正版授權,因為閱文自身就掌握著互聯網世界裡最豐富的網絡文學資源。

微信圖片_20210521134700.jpg

起點國際官方宣傳圖

憑藉豐沛的內容儲備和成熟的運營團隊,起點國際很快佔據了大量市場份額,書庫規模與譯者隊伍飛速壯大。但這股壓力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武俠世界的變革,武俠世界創始人任我行不得不加快推動網站的商業化進程,並且尋求更多合作者的支持。要想不被踢出棋局,這是唯一的出路。

武俠世界最終順利實現了這一轉型。更有意思的是,它其實走上了一條與起點國際截然不同的道路,並在2021 年的今天依然呈現出勃勃生機。要理解這種特殊性,我們就必須回望武俠世界的源流之處。

廟堂之高,江湖之遠

在成為武俠世界站長之前,任我行曾是美國的外交官。他的中文本名叫做“賴靜平”,看得出家人寄寓的美好期許,而他給自己取的網名是“RWX”,指的是小說《笑傲江湖》中的梟雄任我行。

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上學時,賴靜平逐步接觸到金庸、古龍筆下的中國武俠世界,並為之深深著迷。這是他後來翻譯中國小說的動因之始。畢業一年後,賴靜平考入美國外交部,開啟在世界各國領事處輪崗的生活。

本職工作之外,他憑興趣著手翻譯中國小說。 2014 年夏天,在朋友推薦下,賴靜平開始翻譯中國網文作家“我吃西紅柿”的小說《盤龍》(Coiling Dragon)。那時的賴靜平尚未意識到,這個故事將讓他真正成為縱橫江湖的“任我行”。

《盤龍》的熱度飛速攀升,愛好者聚集在任我行連載譯文的論壇中,影響到了論壇原有的秩序。版主最終向《盤龍》愛好者們下了逐客令,於是任我行專門為《盤龍》成立了一個網站,容納這些被中國網文吸引而來的人們。

微信圖片_20210521134705.jpg

《盤龍》英文版封面之一

2015 年12 月的一天,任我行最終決定從美國外交部辭職。他的網站被命名為“武俠世界”,在粉絲的支持中不斷壯大。建站之初,翻譯人員只有賴靜平自己,現在如果你打開介紹頁,將看到30 多位譯者的個人介紹。

不難發現,武俠世界的故事是由一群愛好者們共同書寫的,所以網站的任何外部發展都附著於這一核心邏輯。武俠世界始終由精英粉絲主導、粉絲集體協商,始終依靠海外粉絲自發翻譯、自發傳播。翻譯行動是武俠世界的立身之本,這區別於閱文集團的原創理念。

除此之外,武俠世界的另一大特徵在於,它自建站伊始就立足於英語世界。創始人任我行在美國本土文化的滋養下成長起來,故而網站管理層對商業模式的考量,也勢必與英語世界的網絡環境相適應。

武俠世界與起點國際,儘管表面看來是在同一賽道中競速,但注定會在岔路口去往不同方向。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當起點國際專注於改造“起點模式”時,武俠世界也在摸索屬於自己的求生之道。

各走一邊

起點國際對武俠世界的版權指控正中要害。武俠世界以翻譯為本,而不論是中國還是美國,擅自翻譯都屬於侵權行為。任我行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以前試圖通過聯繫作者獲得授權,但很快發現國內的作者沒有版權,版權都被掌握在平台手裡。

與起點國際談判破裂後,武俠世界選擇與其他中國網文平台建立聯盟關係,例如中文在線,以此獲得來自17K 小說網等網站的版權支持。同時,武俠國際開始探索韓國網文領域,把韓國小說作為內容來源的重要補充。

在解決版權問題的前提下,武俠世界採用“預讀付費”機制。

不同於按章收費的“起點模式”,對於連載中的小說,讀者只要願意等就能夠持續免費閱讀,付費則可以提前閱讀到隱藏章節,進度領先於他人。

目前,武俠世界也建立了一套虛擬貨幣系統(Karma)用以解鎖已完本小說的章節,該虛擬貨幣可付費購買,也可以通過日常互動獲取,依然貫徹了“等就免費”思路。此外,通過付費開通會員,用戶能夠獲得包括免廣告、離線閱讀、解鎖完本小說等額外功能。

微信圖片_20210521134713.jpg

武俠世界現行的VIP 制度

“等就免費”也是韓國網絡文學的主要商業模式。這一模式讓有付費能力的讀者有足夠的付費意願,同時保障了大多數免費讀者的基本利益。在娛樂方式相對豐富的環境中,這能使網絡小說獲得更大的競爭力。於是武俠世界長期擁有活躍的用戶群體,得以深耕粉絲文化。

2017 年之後,武俠世界的運營模式仍以“翻譯”為核心,起點國際則把重心轉向海外作者培養。自2018 年4 月上線海外原創功能起,起點國際陸續啟動了多個針對原創作者的扶持計劃,覆蓋韓國、東南亞等各國市場,單次活動的獎金數額達百萬美元。根據北京青年報在2020 年12 月的報導,閱文集團旗下起點國際的海外作者共有10 萬多名。

起點國際大步邁進,憑藉雄厚的資本不斷攻城略地。 2018 年10 月,閱文集團正式完成對韓國原創網絡文學平台Munpia 的戰略投資;2019 年6 月,閱文先後高調宣布與傳音控股、新加坡電信集團建立戰略合作關係。

對比在資本市場攪動風雲的起點國際,武俠世界則保持著小而美的社區氛圍。

起點國際有騰訊作為支柱,它需要向資本市場講述一個誘人的“大”故事,前期的投入與虧損根本不是重點所在。而武俠世界其實是主動選擇了“小”,以相對小的體量維持相對高的盈利水平。 “大”與“小”都是由二者的業務邏輯決定的,其中的差異性成為武俠世界的維生法則。

但規模小並不意味著發展滯後。 2021 年1 月,任我行在網站上發佈公告,與用戶們一道展望新年。這份藍圖涉及方方面面,除了網站外觀更新和貨幣系統變革外,還有即將到來的全新內容,包括多種多樣的電子書與有聲讀物。

更為激動人心的是,任我行在公告中表示,管理團隊正在與一批作家進行探索性會談,聘請他們為網站創作原創小說。一旦落實,這無疑是突破性的進步,武俠世界將不再僅僅是被授予版權的一方,它即將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IP。

過去幾年,中國網文在世界範圍的文化市場中嶄露頭角,受眾遍布全球各地。從武俠世界到起點國際,從早期文本翻譯到如今的本土化創作,網文跨越語言的藩籬,被廣泛地閱讀與接受,甚至激發起世界人民的模仿與創作激情,一步步印證了中國網絡文學自身的世界性。

當一種世界性的話語成為可能,海外網文市場將會提供何等廣大的想像空間?

重要提示

Alexa 聲明數據僅為估算值,非精確統計,僅供參考。

參考文獻

吉雲飛.“起點國際”模式與“Wuxiaworld”模式——中國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兩條道路[J].中國文學批評,20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