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儲收購SNK:血與石油


近日,根據韓國證券交易所的公開數據以及發給投資者的相關公告顯示,我們熟悉的《拳皇》《合金彈頭》《餓狼傳說》等遊戲的開發商SNK,被一家名叫“EGDC”(Electronic Gaming Development Company)的“遊戲開發公司”收購了96.18%的股權,交易額為4.3億美元。

在遊戲公司收購案裡,4.3億美元不是什麼太大的數目——最近,我們頻繁地見證著歷史:索尼36億美元收購Bungie,微軟75億美元收購貝塞斯達母公司、687億美元收購動視暴雪。在這些巨型收購案之下,SNK的絕大部分股權售出4.3億美元顯得有些波瀾不驚。

這也不是EGDC第一次收購SNK的股份了。 2020年11月,EGDC就初步買下了28.8%的SNK股權,可這家神秘的“遊戲開發公司”並不為人所知,它沒開發過什麼知名遊戲——我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開發過遊戲。在本次收購案中,EGDC扮演的只是本·薩勒曼基金會(MiSK Foundation)旗下子公司的角色。這家基金會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隸屬於沙特王儲本·薩勒曼名下,因此,我們可以說,SNK已經實際上歸本·薩勒曼王儲所有。

本·薩勒曼是地球上最有權勢和財富的人之一,今年37歲

所以,這條新聞歸納起來很簡單——SNK被沙特財團收購了,但細想卻也有趣,貴為沙特王儲,為什麼要收購對他來說小小的SNK?在被收購之後,SNK是否會在遊戲開發過程中受到干預,能保留多少自主性?

這還真的要從王儲本人說起。

愛遊戲的沙特王室成員

對許多遊戲玩家來說,沙特可能是個神秘國度,別說見到王子、王儲,見到沙特人的機會也不多。網絡是我們了解異域的主要途徑,認知也免不了有些符號化,大部分人對他們的印像還停留在“石油”和“土豪”上。在這之中,有兩位沙特王室成員的面貌顯得清新脫俗,一位是《刀塔2》死忠阿卜杜勒·本·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他每年給Valve貢獻最多獎金,甚至傳聞投資了動畫《刀塔:龍之血》;另一位就是本次收購的主角,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王子,2011年成為沙特王儲。

這兩位超長的名字裡都帶著“本·薩勒曼”,實際上並不是一個人。公開信息顯示,前一位的阿卜杜勒是沙特王室成員,就是大家印象裡那種開著法拉利、養豹子、住在宮殿裡的沙特土豪。當然,具體到這個人,可能特殊一點,他可能更喜歡打《刀塔2》,而不是開跑車。

後者——你應該看到他的頭銜了,沙特王儲,這意味著他將成為沙特阿拉伯王國的下一任國王。人們談到“本·薩勒曼”的時候,通常也是指他。

Steam上的這位知名土豪是王室成員阿卜杜勒,並非本·薩勒曼王儲

在互聯網上找到本·薩勒曼的名字非常容易,他活躍在數起驚人的收購案中。包括收購英國足球俱樂部紐卡斯爾聯隊,收購世界上最大的電競賽事主辦機構ESL,花費30億美元投資動視暴雪、EA和Take-Two,以及本次收購SNK。這些交易的主體不一定是本·薩勒曼本人,但也都是他旗下的公司或基金會。

最常出現的是一家叫做“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的基金會,簡稱“PIF”。它是沙特的主權財富基金,由政府運營,代表政府的投資方向,基金會的主席就是王儲本·薩勒曼。

出於本·薩勒曼領導的“沙特2030年願景”戰略計劃考慮,沙特政府試圖創造一個更開放、更世俗的形象。戰略包括鼓勵旅遊業、娛樂業發展,減少傳統教法對執法機關的影響,改善女性權益等,這之中也涉及到對“年輕人愛好”的投入,上述收購球隊、電競賽事方和遊戲公司都是戰略的一部分。在這之中,PIF和MiSK就是“做事的手”。

PIF基金在去年10月收購了紐卡斯爾聯隊

對於沙特的未來戰略來說,這些零散的收購可能只是計劃中的一環,但它們的確對一些領域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

比如今年年初的ESL收購案。 1月25日,Savvy Gaming Group以15億美元收購電競賽事兩大主辦方ESL Gaming和Faceit,其中ESL作價10億美元,Faceit為5億美元,雙方將在交易完成後合併成立ESL Faceit集團。

延伸閱讀  《一人之下4》×虎牙直播專場活動開啟!超人氣主播帶你追番

收購方Savvy Gaming Group是PIF基金會的全資子公司,2021年剛剛成立,本次收購是公司的第一筆大交易。

至於被收購方,熟悉《反恐精英:全球攻勢》(CS:GO)或《刀塔2》《星際爭霸2》的玩家應該都對ESL不陌生,作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賽事平台,它旗下的英特爾極限大師賽(IEM)成為諸多電競項目的頂級賽事,在暴雪停辦暴雪嘉年華後,IEM卡托維茲站更是成了《星際爭霸2》的終極賽事。 Faceit作為賽事方和對戰平台,也同樣活躍在玩家視野中。二者的結合,再加上沙特財團的資本,新的集團勢必成為電競賽事領域的巨擘。

卡托維茲成了《星際爭霸2》的新聖地

在ESL與Faceit接受收購且合併後,它在電競賽事方面的版圖將進一步擴張,在未來或許會有壟斷的風險。

收購球隊、投資其他遊戲公司等等,都是類似的操作。我們可以認為,這是沙特政府的戰略意圖,同時,王儲本·薩勒曼的個人導向也包含在內——在2018年接受《紐約客》採訪時他就說過,自己平時喜歡玩“使命召喚”。因此,投資動視暴雪,乃至收購其他遊戲公司就顯得十分合理了。

此外,我們暫時未在這些被PIF投資或收購的公司中,看到太多來自資方的影響和不合理要求,它們可能潛藏在背後,也可能的確並未施加太大影響力,在當前能獲知的信息下,我們暫時可以認為,這些公司保留了大部分的自主性。

SNK的被收購之路

收購案和收購方的大致情況就是如此,我們再來談談SNK吧——它被收購併不太令人驚訝,過去20多年間,SNK可謂風雨飄搖,被收購和傳聞被收購的次數一隻手都數不過來。幾任大股東中有日本本土企業、韓國企業、中國企業和沙特財團……SNK的被收購歷程繁複且迷霧重重。

SNK本是一家日本公司,其前身公司成立於1978年,全盛時期不僅製作和發行遊戲,也推出過街機、家用主機和掌機。 SNK在上個世紀末陷入了難以估量的麻煩中,以2D格鬥遊戲著稱的SNK被3D新技術衝擊,看到《VR戰士》和《街頭霸王EX》這樣的3D格鬥遊戲後,SNK決定進軍3D格鬥市場,但很顯然,他們沒太做好準備。 SNK的武器是新的3D街機基板“Hyper Neo Geo 64”,一塊3D性能奇差的基板。即使搬出了“侍魂”和“餓狼傳說”兩大經典IP(還包括胎死腹中的Hyper Neo Geo 64版“拳皇”),這個平台依舊無法吸引到玩家。市場的慘淡反應讓Hyper Neo Geo 64上一共只發行了7款遊戲便宣告退場,這7款全部是SNK的第一方作品。

延伸閱讀  特利迦奧特曼第十四回精華總結:看完都不用看片了!

Hyper Neo Geo 64的失敗幾乎摧毀了SNK

現在回望過去,我們知道這是一筆失敗的投資,但從當時的眼光來看,追求更新的技術本身不是什麼壞事。

但歷史不會給人以回望的機會。此後,SNK又試圖衝擊掌機市場,推出了Neo Geo Pocket和Neo Geo Pocket Color——看這個命名方式,你也知道它想要挑戰任天堂的Game Boy系列……自然而然,SNK再度失敗。新平台的潰敗和同期地產投資的虧損讓公司負債380億日元,最終導致2001年時SNK主動上門求助,試圖委身於柏青哥大廠ARUZE。

SNK跟ARUZE之間有不少恩怨情仇,也多次對簿公堂,這段往事複雜而難以考證真相,現在網絡上流傳的版本多是出自SNK一方的解釋,以及通過行為推測ARUZE方心理的發言。不論如何,這次收購的結果是,SNK通過在韓國新成立的遊戲公司Brezzasoft和Playmore“借屍還魂”,保留住IP的同時擺脫了大部分債務,還通過維權官司咬下了ARUZE一塊肉。這起收購案開啟了SNK未來20年的浪蕩生涯,同時也證明了SNK(或者至少它的社長川崎英吉)不是塊好啃的骨頭。

跟ARUZE分道揚鑣之後,以SNK Playmore的名字生存的SNK在十餘年間飽受爭議,粉絲認為它“收了韓國人的錢之後變了味”,但從運營者的角度看來,投資畢竟也不是做慈善,個中滋味,可能只有SNK自己才能體會。

2015年,SNK被東方證券旗下東方星暉併購基金聯合遊戲公司順榮三七收購,並保有了一定的自主權,從而開發出後續評價不錯的《拳皇14》《拳皇15》和《侍魂:曉》。而後的2020年,股份又分3次轉移到沙特財團手裡,直到今天。

《拳皇15》的玩家評價不錯,目前的Steam好評率為81%

在經歷了多次轉手後,SNK被出售給沙特基金會也不太令人驚訝了。

血與石油

延伸閱讀  JK少女:學姐在等你來上課

在了解收購雙方狀況的人們眼中,這件事不僅是“SNK被沙特財團收購”,或許變成了“風雨飄搖的SNK被喜歡游戲的沙特王儲收購,同時滿足了沙特的世俗戰略”——很好,至少聽起來很好,SNK被大資本投入,自主權也得到了一定保留,玩家們以後也許會玩到不錯的《拳皇16》或者《新餓狼傳說》之類的遊戲。沙特的資方達成了戰略目的,王儲滿足了自己的愛好,也沒花太多錢。要知道,PIF基金的總資產規模達到5800~6200億美元,4.3億美元的SNK只是其中微小的碎片,比本·薩勒曼買下達芬奇名畫《救世主》還少用了0.2億美元。

當然,事情也許沒有那麼美好。

呈現在世人面前的沙特往往被認為不夠開明和世俗化,女性甚至不被允許開車或進入體育場。本·薩勒曼王儲立足於反對傳統沙特社會,但也製造了賈邁勒·卡舒吉被殘忍殺害的血案。在談論這位沙特王儲的投資和想要塑造的未來形象時,許多人認為,這建立在血與石油的王朝上。

這兩年,本·薩勒曼的收購越來越多,而另外一些人開始談論抵制PIF收購的一切。

死於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的賈邁勒·卡舒吉

2020年,PIF基金旗下的NEOM計劃跟歐洲“英雄聯盟”職業聯賽LEC達成合作。協議公開後,玩家和從業者大為不滿,合作也在簽約14小時後被《英雄聯盟》開發商拳頭遊戲終止。對於與PIF合作的長期運營式賽事方,這次“NEOM與LEC合作事件”成了一個範例。

在PIF基金收購紐卡斯爾聯俱樂部後,他們同樣遭到了英超聯盟和球迷的巨大反彈,但隨著交易的完成和本·薩勒曼本人的施壓,隨著時間推移,反對的聲浪正逐步變小。

NEOM和LEC的合作最終破產

當然,每個人都有理由抵制PIF基金和本·薩勒曼,但也有理由接受他——ESL Gaming和Faceit的主席都沒有拒絕這15億美元,人們對待合作和收購的處理方式也並不一樣,我們無法在未知全貌的情況下評價各家公司的個人選擇,15億美元也著實不是個小數目。

對SNK玩家、ESL觀眾和紐卡斯爾球迷而言同樣如此,你可以因為舊情而選擇繼續,或是因為內心的不平靜而離開。從某些方面講,PIF基金的這些收購對大方向來說都是好的,不僅利於各個公司的發展,也能撥開沙特世俗化的簾,促進與外界的交流。甚至從外部看來,本·薩勒曼的“沙特2030年願景”對普通的沙特國民也有好處,它們似乎正逐漸擺脫宗教法的控制,形成一個現代、開放、非石油收入的國家——至少他們是這麼說的。

SNK收購案對它本身影響不會太大,或許僅限於像《街頭霸王5》和《鐵拳7》一樣加入幾個來自中東的格鬥家。我不認為EGDC或本·薩勒曼本身會對SNK的遊戲開發造成什麼干預。但就像先前的所有跟本·薩勒曼相關的合作、收購案一樣,唯一永恆不變的是,這一切建立在血與石油的王朝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