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蘋果在中國以外最大iPhone製造中心?疫情重創印度雄心


原標題:要成為蘋果在中國以外最大iPhone製造中心?疫情重創印度雄心

作者:金鹿

發.jpg

騰訊科技訊 5 月23 日消息,中國台灣省一家科技產業園開發商的經理史蒂文(Steven)返回台北,這是他在印度班加羅爾工作1 年半以來的首次。史蒂文返回時恰值中國台灣升級新冠肺炎疫情警戒級別,並在離家幾百公里的地方進行了十多天的隔離,但這仍然比他留在印度的情況要好得多。

史蒂文表示:“印度疫情真的讓我和其他許多中國台灣科技供應商措手不及。這與一年前不同,當時印度政府實施了嚴格的限制措施以防止病毒傳播。然而,這次疫情爆發的更猛烈。我認識的許多供應商都在把員工調回中國台灣,我也告訴我的同事們盡快離開。我是公司裡最後一個回中國台灣的人。”

印度目前是世界上疫情爆發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在截至5 月19 日的7 天裡,平均每天死亡人數超過4000 人,而確診感染病例從3 月份的每天1.2 萬人左右飆升到40 萬人以上。除了造成大量人員感染和死亡外,疫情還給始終在印度擴張的中國台灣公司造成混亂。這些公司希望在中國之外建立生產基地。

5 月10 日,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局勢惡化,中國台灣政府發布信息,鼓勵中國台灣省公民離開印度。與史蒂文所在的公司一樣,許多中國台灣科技供應商也對這一警告做出了回應。在印度擁有製造設施的富士康就是其中之一。該公司表示,其已經派出灣流飛機從金奈接回大約10 名中國台灣員工,並表示將應要求努力幫助更多員工返回中國台灣省或中國大陸。

據熟悉富士康計劃的知情人士稱:“富士康高管每天都在開會討論印度的動態形勢。那裡急劇惡化的局勢將會影響生產活動,但沒有什麼比員工的安全更重要。”

富士康是首批響應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2015 年提出的“印度製造”倡議的大型代工電子產品製造商之一。該公司在安得拉邦和泰米爾納德邦設有工廠,並幫助小米等智能手機製造商為當地市場生產Android 智能手機和智能電視。它還幫助富士康最大的客戶蘋果在印度製造iPhone。

這位知情人士表示:“蘋果手機在印度的生產規模仍然相對較小。我們總是可以迅速調整在中國的產能,以彌補印度的損失。”

規模較小的iPhone 組裝商緯創在班加羅爾設有製造廠,而僅次於富士康的最大iPhone 組裝商和碩,則正在金奈建設其首家印度製造廠,預計將在今年年底前開始小規模生產。據悉,中國立訊精密也是個正在崛起的競爭對手,去年年底進入iPhone 組裝領域,挑戰富士康,同時也在印度建廠。

印度希望成為蘋果在中國以外最大的iPhone 製造中心,但最近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激增,加上複雜的地方法規和不熟悉的監管環境等其他挑戰,正在挫敗這些雄心壯志。

中國台灣微控制器芯片開發商Holtek Semiconductor 的高管強調了其中的某些挑戰。他說:“印度的投資環境仍然是非常令人擔憂的因素,其醫療體系和基礎設施仍然落後,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不斷惡化,這真的很令人頭疼。印度曾經是我們希望專注和擴張的市場,但幾年來,考慮到印度的基礎設施,我們覺得在那裡擴張並不那麼容易。我建議那些沒有迫切需要在那裡擴大業務的公司,如果他們在印度下了很大的賭注,就應該重新考慮一下。”

這位Holtek Semiconductor 高管還表示,該公司印度辦事處的六名員工中有兩人感染了新冠肺炎,但後來都康復了。他說,在中國,他的公司有數百名員工,分銷商僱傭的員工更多達1000 人,但沒有人感染。

分析人士表示,現在判斷疫情是否會影響公司在印度的長期規劃還為時過早。

市場研究公司Isaiah Research 首席執行官兼首席分析師埃里克·曾(Eric Tseng)表示:“根據我們的供應鏈審查,印度嚴重的疫情可能會拖累或推遲某些科技公司的擴張計劃。然而,有些科技公司已經根據客戶的意願制定了在印度的投資計劃,並出於長期戰略目的製定了這些計劃。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這些投資計劃出現重大轉變或回調。”

除了印度,越南也受益於科技製造商將部分產能從中國轉移出去的戰略。這些公司包括富士康、和碩和緯創,以及主要的谷歌和MacBook 製造商廣達,以及蘋果手錶製造商仁寶電子。應蘋果和其他客戶的要求,中國新興的代工製造商,如立訊精密和歌爾,也一直在越南和印度積極建設產能。

北江省是越南新興的科技製造業中心之一,在4 月下旬開始受到新一輪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該省政府最近暫停了四個工業園的運營。富士康、AirPods 裝配商立訊精密和歌爾都在該省設有製造工廠。富士康證實,在當地政府的要求下,其子公司在北江的工廠已暫時關閉,而鄰近的北寧省的工廠仍在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