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款桌遊開發數字版要面對哪些挑戰?


2016年,波蘭波茲南市,克拉茲塞克·扎科茲尼斯基和兩個同伴在一間閒置臥室裡製作出了維京題材動作RPG《為瓦爾哈拉而死》(Die for Valhalla)。

4年後,扎科茲尼斯基創辦的小公司Monster Couch與位於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的桌遊發行商Stonemaier Games合作,為屢獲殊榮的鳥類主題桌遊《展翅翱翔》(Wingspan)開發了一個數字版本。這款遊戲的整體風格和玩法都與主要是橫版砍殺的《為瓦爾哈拉而死》完全不同。與此同時,兩家公司的跨洋合作也引人關注。

《為瓦爾哈拉而死》是個畫風獨特的小製作

《展翅翱翔》的數字版於2020年9月在Steam商店上架,3個月後登陸Switch平台,去年夏天還發布了iPhone和iPad版本。前不久,Monster Couch推出了首個大型官方擴展包,也就是添加了更多歐洲地區鳥類的《歐洲篇》。雖然各大平台通常不太願意透露遊戲的具體銷售數據,但扎科茲尼斯基說,這款遊戲已經累計下載50多萬次,Steam商店銷量最高,Switch版緊隨其後,移動版本也曾躋身桌遊類應用下載榜前10名,與《Monopoly》《卡坦島》等並肩齊名。

實體版《展翅翱翔》桌遊於2019年問世後迅速走紅,熱銷勢頭一直維持到2020年。這部作品裡有一種獨特的寧靜氛圍,幾乎不會鼓勵玩家間彼此競爭,打破了桌遊設計的一慣例。和其他遊戲類似,玩家的目標仍然是獲得最高分數,得分手段則包括讓鳥類進入棲息地、孵蛋,或者使用鳥類的特殊能力等。

2019年,《展翅翱翔》在桌遊圈裡的重要獎項“金極客獎”的半數獎項評選中拿到了最高榮譽。藝術家納塔莉亞·羅哈斯和安娜·瑪麗亞·馬丁內斯·哈拉米略為各種鳥類的卡片創作了精美的插畫,另外,桌遊版裡還擁有一座富有創意的鳥舍骰子塔和漂亮的彩色鳥蛋,為玩家帶來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觸感。因此,對於一支由年輕遊戲開發者組成的小型團隊來說,為《展翅翱翔》創作與原版質量相當的數字版本是個巨大挑戰。

《展翅翱翔》實體版十分精美,為之開發數字版並不容易

合作的誕生

Monster Couch是紮科茲尼斯基和兩個同伴共同創辦的公司,他們不滿足於製作《為瓦爾哈拉而死》,還有面向主流主機平台推出作品的野心。不過,作為一支創業團隊,扎科茲尼斯基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為瓦爾哈拉而死》獲得了零星的積極評價,不過,“它已經表現得足夠好了,至少沒有讓公司垮掉”。

在《為瓦爾哈拉而死》開發期間,Monster Couch積累了一些關鍵技術,之後就開始做外包,幫助朋友將他們的遊戲移植到其他平台,包括協助另一家波蘭公司Robot Gentleman開發《60秒鐘》的續作《60 Parsecs!》。 2019年1月,團隊決定將注意力轉向下一個新項目。 “新年到了,我們得嘗試一些新東西。”

作為一名狂熱的桌遊玩家,扎科茲尼斯基經常組織夜間比賽,他意識到電子版的桌遊也許是個不錯的方向,因為Monster Couch既能夠開發桌遊IP,又有能力將之移植到不同平台。 “我們參與過很多移植項目,所以擁有這樣的能力。”

延伸閱讀  科技共生:讓遊戲不限於“遊戲”

目標就是《展翅翱翔》。扎科茲尼斯基在《展翅翱翔》的發行商Stonemaier Games的博客上讀到一篇文章,文章裡明確表達了想為實體桌遊開發數字版的意願。 2019年1月8日,扎科茲尼斯基給Stonemaier Games發了封電子郵件介紹自己,並表達了合作興趣。短短7分鐘後,他又寫了一封更直截了當的郵件:“我們能不能聊聊《展翅翱翔》?”

扎科茲尼斯基在推廣《為瓦爾哈拉而死》

Stonemaier Games給予了積極回應。經過幾天的郵件交流,Monster Couch與之簽署了開發《展翅翱翔》數字版的合作協議。那時《展翅翱翔》剛剛結束了一場成功的預售活動,正開始向早期預購玩家郵寄遊戲。那時,它還沒有成為Stonemaier Games歷史上最暢銷的桌遊,雖然很快就要是了。

Stonemaier Games聯合創始人兼總裁傑米·斯蒂格邁耶說,《展翅翱翔》桌遊版本累計銷量超過100萬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 “《展翅翱翔》突然變得非常流行,就像桌遊世界裡的獨角獸。”扎科茲尼斯基說,“這肯定對數字版的成功很有幫助。”

作為一家年輕公司,Monster Couch面臨的主要障礙之一是為開發數字版籌集資金。 Stonemaier Games在合作初期就明確表示,不會提供任何經濟援助。扎科茲尼斯基曾嘗試向朋友和投資者求助,但他們都嘲笑這個想法,認定這個項目根本不可能回本……如今,隨著《展翅翱翔》數字版的累計下載量超過50萬,那些本有機會成為投資者的人可能會非常後悔。

《展翅翱翔》桌遊的玩法十分多樣,在數字版中如何體現是個關鍵難題

擁抱數字平台

“在思考玩家是如何使用卡片時,我們覺得肯定是希望看到卡片、能夠滾動瀏覽、閱讀卡片的描述。這種交互是《展翅翱翔》的核心體驗,而在數字平台上,我們需要讓玩家感覺足夠自然。”不過,每個平台上的可用工具各不相同。 “你可以使用觸屏操作,在屏幕上拖動手指,這與鼠標操作不太一樣,因為如果用手指,你就不能在上方懸停。”扎科茲尼斯基解釋說。

Monster Couch構建了控制玩家與卡片交互等主要功能的代碼,並將平台特定的代碼行嵌套在其中,從而使不同平台的玩家可以更輕鬆地聯機對局。與此同時,使用單一源代碼讓團隊為遊戲添加擴展包的流程得到了簡化。

與原始桌遊相比,《展翅翱翔》數字版本的世界顯得更加栩栩如生。 Monster Couch不僅對桌遊的原創插畫進行了精心渲染,還添加了微妙的動畫效果,比如鳥兒伸長脖子、梳理羽毛、拍打翅膀等。此外,《展翅翱翔》還提供了各種鳥類的叫聲,扎科茲尼斯基本人最喜歡鳥兒孵蛋時,遊戲裡發出的悅耳聲音。 “這些小動畫確實可以增強體驗。”

延伸閱讀  海賊王1031話情報:山治破壞戰鬥服,怕失去自我,讓索隆幹掉自己

《展翅翱翔》的電子遊戲版本

《展翅翱翔》數字版為玩家提供兩種不同視角:一種是展現整個棋盤,並密切展示桌遊玩家可以通過鳥瞰看到的所有東西;另一種則只顯示棋盤上的3個鳥類棲息地之一,以及玩家手頭的卡片、可用資源等必要信息。扎科茲尼斯基回憶說,當他剛開始向Stonemaier Games提出這個設計概念時,對方不太願意接受,不過事實證明,新視角能幫助玩家更身臨其境地觀看鳥類的每張卡片和動畫。

在《展翅翱翔》中,每局比賽結束後才會統計積分,分數各算各的,這就顯得像一款對抗自己的策略遊戲。有趣的是,桌遊版就擁有讓玩家對抗假想敵的單人玩法,以及一套被稱為“自動鳥”(Automa)的對應規則。 “《展翅翱翔》非常適合單人體驗。”扎科茲尼斯基說。數字版本不僅包含“自動鳥”規則,還允許AI充當玩家的傳統對手。

一根羽毛

某種意義而言,數字版降低了這款畫面精美的桌遊的上手門檻——與完整的桌遊版相比,玩家可以更輕鬆地遊玩,所需要投入的時間和精力都更少。不過另一方面,它激發了許多玩家對《展翅翱翔》的熱愛,其中相當一部分人可能願意嘗試桌遊版本。在斯蒂格邁耶看來,這是一項重要指標。

“我經常思考桌遊應該怎樣引導新玩家。”斯蒂格邁耶說,“當你玩一款桌遊的數字版時,你可以邊玩邊學習,而不是坐那兒讀一本規則書……我認為這真的很有用。”在這方面,斯蒂格邁耶很欣賞Monster Couch開發的數字版本,覺得它不僅還原了桌遊的規則,還能夠進行循序漸進的引導,並且充分體現了美感。 “我們無法在桌遊裡做很多事兒,比如添加音效和動畫等,這些在數字版本中都得到了實現,並帶來了一種非常愉快的體驗。”

《展翅翱翔》的桌遊和數字版本都收穫了空前的成功,這在很大程度上應當歸功於遊戲的獨特的未來規劃。迄今為止,Stonemaier Games已經為《展翅翱翔》發布了兩個擴展包,一個是最新的,也是有新內容的《歐洲篇》,另一個是稍早發布的《季節性裝飾包》。而在遊戲數字版的推動下,Monster Couch的團隊規模也從5人擴大到了14人。

扎科茲尼斯基回憶說,為了推廣《為瓦爾哈拉而死》,Monster Couch嘗試過與《展翅翱翔》類似的宣發策略,但收效甚微。作為比較,在《展翅翱翔》開發期間,無論他們邀請玩家參與Beta版本測試、加入Discord聊天群,還是在活動中推廣這款遊戲,都能夠吸引人們的注意力。

《為瓦爾哈拉而死》在風格和題材上與《展翅翱翔》截然不同

如果說《為瓦爾哈拉而死》是一塊石頭,那麼《展翅翱翔》就更像一根羽毛。

“當你手裡拿著一塊石頭時,你很難引起人們的興趣,無論做什麼它都會掉下來。”他說,“但如果你有一根羽毛,那麼它往往有一些難以言喻的內在特質,它很容易撿起來,再次掉下來需要很長時間。”

 

本文編譯自:inputmag.com

原文標題:《How a board game about birds turned into a sleeper hit for Steam and Switch》

原作者:Bryan C. Parker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