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冰球運動員的電競生意經


埃德蒙頓油工隊(Edmonton Oilers)是北美職業冰球聯賽(NHL)中的一支勁旅,這支球隊的主場設在加拿大的埃德蒙頓,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輝煌一時,近年來則戰績一般。隊裡的前鋒扎克·海曼(Zach Hyman)在加拿大多倫多長大,童年時經常和4個弟弟一起玩各種遊戲,籃球、足球、室外曲棍球、冰球,或是待在家裡玩《超級馬力歐兄弟》《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2011年,19歲的海曼離開家鄉,前往美國密歇根大學打冰球。海曼如果想和幾個弟弟聯絡感情,就只能打電話、發短信或郵件。當時,最年幼的弟弟才8歲,很難通過這些方式與他交流。幸運的是,海曼還可以和他們聯網玩遊戲。 “我們從來不會在電話裡聊過5分鐘,但可以戴著耳機玩3小時遊戲,遊玩過程中想到什麼都可以交流。”海曼回憶說。

那段經歷讓海曼發現了電子遊戲的另一種魅力:就算相隔數百英里,遊戲也能讓人們彼此聯繫在一起。如今,玩遊戲已經不僅僅是海曼打發時間和維繫親情的方式,還成了一門生意。海曼是多倫多的控股公司Eleven Holdings Corp.的聯合老闆,管理著多家電競和遊戲公司,包括SoaR Gaming LLC和Eleven Gaming Corp.。

球場上的海曼

商業頭腦

SoaR Gaming擁有一支《無畏契約》(Valorant)職業電競戰隊,還簽約了20多位內容創作者,在全球擁有超過2100萬粉絲,平均每個月在社交媒體的展示量達到4億次以上。 SoaR Gaming支持數家慈善機構,並與各行各業的眾多品牌建立了合作關係,包括華碩、加拿大皇家銀行和Freetrade等。

海曼並非唯一一名在電競和遊戲領域擁有經濟利益的運動員,邁克爾·喬丹、斯蒂芬·庫里和橄欖球選手奧德爾·貝克漢姆等職業運動員都投資過與Eleven Holdings類似的公司。幾名NBA球星入股了FaZeClan,而在海曼的生意夥伴奧利弗·西爾弗斯坦看來,FaZeClan是Eleven Holdings的最大競爭對手。

但從某種意義上講,海曼在遊戲領域的從商之路獨一無二。作為一位商人的兒子,他並不滿足於做投資,而是希望一邊打冰球,一邊深入了解電競和遊戲行業。 “對任何運動員來說,擁有其他興趣愛好都很重要,因為這能幫助我們減壓,不用時時刻刻都想著冰球。”

延伸閱讀  《鬼滅之刃》第二季12月開播;《轉生成魔劍》動畫化,最近一些動漫資訊

SoaR Gaming旗下部分選手,來自《Apex英雄》《堡壘之夜》《無畏契約》和“使命召喚”等多個遊戲戰隊

今年30歲的海曼興趣愛好相當廣泛。他已經結婚,有個蹣跚學步的兒子,另一個孩子即將出生。在青少年時期,他是一名出色的曲棍球運動員。當他還在密歇根大學唸書時,還開始撰寫屢獲殊榮的暢銷兒童讀物。自從去年夏天以自由球員身份加盟油工隊以來,海曼正在經歷職業生涯中表現最好的賽季,進球數和得分都創下了歷史新高。他似乎擁有無窮無盡的精力,需要做更多事情來消耗自己。

“如果你是一名冰球運動員,確實要花時間在冰場上練習,還得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但說真的,你也有大量空閒時間。”

2018年,海曼效力於家鄉球隊多倫多楓葉隊,進入4年職業合同的第二個賽季。當時,海曼決定利用空閒時間來研究電競和遊戲行業,並與好友西爾弗斯坦商談合作。他倆都出生於1992年,在多倫多長大,生日只差3天,有很多共同的朋友。西爾弗斯坦擁有西安大略大學的商業學位,在海曼開始征戰NHL聯盟的同時,西爾弗斯坦也逐漸在電競和遊戲行業站穩了腳跟。

跨界互聯

2014年,在海曼代表密歇根大學打球的最後一個賽季,22歲的西爾弗斯坦在WorldGaming客服中心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WorldGaming是一個在線遊戲平台,在那裡,西爾弗斯坦嘗試通過網紅營銷為平台吸引更多用戶。通過那段工作經歷,西爾弗斯坦與許多知名遊戲主播建立聯繫,後來離職創辦了自己的網紅營銷機構3six5Influence,並利用他與主播們的關係,來幫助不同品牌解決營銷問題。

SoaR Gaming旗下的一支女性電競團隊

2019年,瑪嘉烈公主癌症基金會找到西爾弗斯坦,向他詢問怎樣才能在遊戲領域引起玩家廣泛關注,為加拿大最大的癌症研究中心籌集資金。西爾弗斯坦與這家基金會合作,推出“戰勝癌症任務”(Quest to Conquer Cancer)義籌項目,召集眾多遊戲主播參與,籌資接近4萬美元。按照基金會的說法,過去兩年內,這個項目已經籌集到了近100萬美元的資金。

當海曼與西爾弗斯坦取得聯繫時,他已經以顧問身份與電競組織Luminosity Gaming合作了4個月。那次合作期間,Luminosity旗下頂流主播Ninja創造了遊戲行業的歷史:在Twitch直播中與多倫多說唱歌手Drake一起玩《堡壘之夜》。突然之間,玩遊戲似乎變成了一份足夠酷,又很賺錢的工作。

如今,古馳等品牌正在與100 Thieves之類的電競公司合作。巴黎世家、路易威登推出了自己的電子遊戲,還與更多其他遊戲進行聯動,授權合作方使用其時尚設計。為了吸引年輕消費者,香奈兒、馬克·雅可布、普拉達和華倫天奴等其他品牌也開始涉足遊戲領域。

電競與其他行業的跨界聯動在當時還很新鮮

“很多傳統品牌正在進入遊戲領域,希望與遊戲創作者共同構建一些特別的東西,而我們處於交叉點的中心。”西爾弗斯坦說,“隨著時間推移,此類合作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許多遊戲內容創作者變成了更具影響力的名人,這真的令人興奮。”

西爾弗斯坦認為,電競行業與傳統體育界有很多相似之處。 “在我小時候,如果有機會能與球員見面,總是既興奮又緊張……如今當孩子們與明星主播見面時,心情可能也差不多。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和我當年一樣的表情——面帶微笑,身體卻緊張得發抖。”

海曼也覺得,新興的電競行業擁有巨大潛力,這是促使他與西爾弗斯坦合作的主要原因之一。海曼起初計劃投資一家已有的公司,但他在與西爾弗斯坦交談後改變了主意,決定和對方合夥創辦一家新公司,並用他在多倫多楓葉的球衣號碼(11號)給公司命名。

“我們試圖創辦一家具有可持續性,將會對電競行業產生長遠影響的公司。”海曼說,“我對這個行業的潛力和未來感到非常興奮。我發自內心地熱愛遊戲,喜歡結識玩家,幫助他們完成自己的旅程,並與一群優秀的人才共事。”

雖然自己在從事遊戲相關行業,但海曼玩遊戲的時間卻越來越少

工作之外

延伸閱讀  男主1級打敗1500級BOSS,還娶大猩猩為妻,這部新番好離譜!

SoaR Gaming的總裁邁克爾·馬克諾賈和副總裁穆斯塔法·阿賈茲都是海曼的同事。 SoaR Gaming成立於2011年,2019年被海曼的控股公司收購。起初,阿賈茲、馬克諾賈以及另外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玩家開設了一個網絡頻道,分享他們在玩“使命召喚”時的酷炫鏡頭。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電子遊戲界的科比。”阿賈茲說。

阿賈茲出生於巴基斯坦,童年時在迪拜生活,11歲那年隨家人移居多倫多。因此,他對加拿大的“國球”冰球並不感興趣,更喜歡籃球和“使命召喚”。阿賈茲還說,當他搬到加拿大後,與遍布世界各地的SoaR Gaming隊友一起玩遊戲讓他感覺更自在。 “遊戲就像一個人人平等的平台,我們從來不會談論種族之類的話題,只想盡力做出最精彩的視頻集錦。”

雖然阿賈茲對冰球運動毫無興趣,但這並不影響他與海曼的關係。 “我和扎克一見如故,他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另一方面,海曼和西爾弗斯坦之所以欣賞SoaR Gaming,既是因為它擁有基數龐大的粉絲群體,在社交媒體上相當活躍,還因為這家公司積極投身慈善事業。 10年前,SoaR Gaming多生產了價值約1000美元的服裝,阿賈茲提議將它們捐給一間無家可歸者收容所……自從被Eleven Holdings收購以來,SoaR Gaming已經為多家慈善機構籌款超過5萬美元。

海曼非常重視慈善事業,幾年前以家族的名義創辦了一間基金會,積極為多倫多的社會機構籌資。 “在我們公司,所有人都希望回饋社會,這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海曼說,“另外作為運動員,我們真的很幸運,被許多青少年視為值得仰望的偶像,我想大部分運動員都願意回饋社會。”

海曼十分熱衷慈善事業,每年為多倫多的社區、兒童病院等機構慷慨解囊

與他在冰場上的比賽風格類似,海曼在工作中註重團隊合作,懂得理解並欣賞其他人的專業知識、經驗和貢獻。雖然海曼無法全天候“到崗”,但他每天都會了解公司各項業務進度,並隨時與同事保持聯繫。

“扎克一直在工作。”西爾弗斯坦說,“他從來不會認為任何事情是理所當然,每天都在努力證明自己。很多商界人士擅長高談闊論,但也許缺乏執行力,扎克跟他們不同。對於應當如何管理人才,我和他的想法非常相似,我們每天都在推動彼此變得更好,並讓這種心態影響整支團隊。”

當海曼談論遊戲和創業時,總是不可避免地會提到他對遊戲的熱情。然而,由於冰球運動、事業和家庭生活佔據了太多時間,他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有玩遊戲了。海曼的妻子是一位律師,從高中時就開始和海曼約會,但她對電子遊戲沒有任何興趣;夫妻倆的兒子去年12月剛滿1歲,還沒辦法操作手柄……雖然海曼僱傭了一群《無畏契約》職業選手,也想過和他們玩一兩局遊戲,但他很快打消了那個念頭。

“我知道自己水平不行,不可能打得過他們。”海曼笑著說,“這就像一名酒吧選手挑戰一名NHL運動員,完全沒機會贏。”

 

延伸閱讀  里亞德錄大地:鳳傲天秒殺怪獸,自製神器送給遊戲玩家

本文編譯自:wired.com

原文標題:《Hockey Star Zach Hyman Has Made Esports His Off-Ice Hustle》

原作者:DEBBY WALDMAN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