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實時跨境小額匯款背後是怎樣的佈局?


原標題:東南亞實時跨境小額匯款背後是怎樣的佈局?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4 月底,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與泰國銀行(BOT)官宣兩國將打通基於PayNow 和PromptPay 網路的實時跨境匯款,並宣稱是世界上首次移動支付系統實時跨境轉賬嘗試。在海外工作的朋友們對於跨境匯款並不陌生,但允許兩國用戶依據手機號碼進行跨境實時小額轉賬,無論是在東南亞還是在全球範圍來看都是十分少見的。

PayNow 和PromptPay

PayNow 是由新加坡銀行公會牽頭,與本地七家銀行聯手在2017 年正式推出的跨銀行電子轉賬服務,用戶可以夠通過收款方指定的手機號碼、身份證/PayNow 二維碼,直接向該收款方發起實時新幣轉賬,且無須對方銀行賬號信息。截止到2020 年8 月,PayNow 已擁有450 萬用戶,累計交易額約340 億新幣。

PromptPay 作為泰國電子支付政府計劃的一部分,是泰國銀行於2017 年推出的電子轉賬服務。根據2020 年8 月的數據,PromptPay 註冊用戶5500 萬,每天處理1450 萬筆交易,累計總交易額達到28 萬億泰銖(約為9200 億美元)。

目前兩家支付系統的跨境匯款僅接入七家銀行,分別是星展銀行、華僑銀行、大華銀行,曼谷銀行、開泰銀行、泰京銀行、泰國匯商銀行。也可以看出兩國的銀行對這次新的嘗試持謹慎的態度。

電子錢包跨境轉賬是必然趨勢?

此次兩個支付系統跨境轉賬的打通,通過手機號碼尋址是最值得注意的功能,銀行之間的跨境匯款需要填寫銀行賬戶、人名等信息。轉賬通常會花費1-2 天甚至更長的時間,而基於手機號碼的跨境匯款只需幾分鐘就能完成,並且在規定額度內並無手續費。

在.png

雖然規定的轉賬額度只有1000 新幣/25000 泰銖,且當下跨境旅遊幾乎處於停滯狀態,也無法充分滿足B2B 跨境付款的需求,但隨著區域內經濟交流日益緊密,一旦未來兩國邊境政策放開恢復到疫情前的常態,用戶體驗得到極大提升的同時,小額跨境匯款的應用場景還會有很大的探索空間。同時此次基於手機號碼的小額實時跨境匯款,為區域內眾多活躍電子錢包提供了很好的實踐範例,可以預見未來電子錢包支付場景中也會進一步拓展至跨境匯款和支付。

而新加坡目前也正在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通過不同的支付網絡合作,磋商進一步優化個人跨境匯款的服務水平。

小嘗試背後的佈局

MAS 和BOT 一般被業內人士認為是東南亞最專業的央行和最開放的央行,兩家近年來在跨境支付領域的合作也愈加頻繁。

本次打通電子錢包跨境匯款也並非是一蹴而就。早在2017 年MAS 和BOT 就簽署了金融科技合作協議並更新了2006 簽署的《銀行監管諒解備忘錄》,2018 年,新加坡數字支付集團NETS Group 和泰國銀行旗下支付組織ITMX 簽署了合作夥伴關係,成立ITMX- NETS 支付技術交流與開發計劃,聲明雙方將互通兩國移動錢包的QR 二維碼付款,並將進一步探索PromptPay 和PayNow 的未來合作的空間。

在2.png

這裡提一下NETS Group,新加坡最大的數字支付集團,背靠新加坡三大銀行(星展銀行、大華銀行、華僑銀行), 也是本次合作的牽頭方,這次PayNow 與PromptPay 的電子錢包互通可以看作是2018 年合作協議的延伸。鑑於NETS Group 旗下多樣的金融服務業務,未來我們也很有可能看到會有更多移動支付平台加入到與泰國的個人小額跨境匯款隊伍中。

而新加坡一直以來都想成為東南亞的支付中心。儘管東南亞國家早在2006 年就成立APN(Asian Payment NetWork),但是由於多邊協議牽扯利益方太多,十幾年來一直沒有太多實質的進展,新加坡也只好通過雙邊協議來一步步推進合作。

在新加坡與泰國過去幾年的協議中反复提到的區域金融一體化。其實潛台詞便是想打造東南亞自己的區域支付以及結算體系,提起區域結算體係就不得不提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在3.png

SWIFT 在比利時的總部是長這樣的

SWIFT 作為一家成立於1973 年的國際銀行同業間的國際合作組織。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該機構制定的SWIFT 系統目前為超過1 萬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範圍覆蓋200 多個國家,成為全球金融體係無法繞開的系統,因此SWIFT 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了全球銀行交易。

為什麼要另起爐灶,我們認為有三個原因:

1. 利潤

以SWIFT 為例,目前SWIFT 系統每日結算額達到5 萬億至6 萬億美元,全年結算額約2000 萬億美元。而SWIFT 系統通過收取萬分之一的費用,憑藉壟斷平台獲得了巨額利潤。

2. 效率低下

成立了近半個世紀的SWIFT 系統,技術更新緩慢,效率越來越難滿足全球貿易日漸增高的需求,一筆匯款有時會有好幾家銀行同時參與,處理國際電匯需要3-5 個工作日才能到賬,大額匯款則需要紙質單據,難以有效處理大規模交易。

3. 風險

支付是金融的底層,金融則是政治的底層。金融作為一個國家最為重要也是敏感的行業之一,尤其是對於外向型經濟國家而言,一旦金融結算體系收到威脅,其整個經濟民生也會受到影響,前幾年美國通過SWIFT 制裁俄羅斯和伊朗則是典型的參考案例。

突破壟斷的可能性

其實全球各個區域都有不同的國家在嘗試通過數字貨幣、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打造給自己的區域結算體系,比如歐盟在2019 年成立的INSTEX(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中國正在打造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

在4.png

而作為該區域金融中心的新加坡除了在雙邊協議上下了不少功夫之外,近年來在本國也大力推動數字化支付的發展,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也在東南亞及以外的區域投資了包括移動支付在內的諸多金融科技公司,例如Gopay、VNPay 、Razorpay、螞蟻金服等,這些都是在為日後的區域結算體系的建立添磚加瓦。

雖然認為跨境小額匯款在未來會是一種必然趨勢,但短期內突破或者替代傳統的跨境結算體係是難以實現的。新加坡目前在推進的更多是從效率、用戶體驗上來彌補傳統模式的短板,填補個人小額跨境匯款的空白,進而佔領一定市場並逐漸形成以新加坡為中心的區域結算體系,並與傳統的跨境結算體系保持合作與競爭的狀態。

本質上來講,區域跨境結算體系的形成不僅僅依賴於技術,仍然需要強大的綜合實力來做背書,而東盟既沒有歐元這樣的通用貨幣,各個國家之間的利益訴求也不盡相同,注定了這將會是一個長期且艱難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