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cup 29,何時到來- 觸樂


2022年3月至6月,上海經歷了自疫情以來最嚴格的封控。 2022年3月28日上午5時,上海市浦東、浦南及周邊區域被列為第一批核酸篩查區域,正式進入分區封控模式。 4月2日,上海正式進入全域靜態管理狀態。 5月29日,上海宣布進入社會面全面復工復產階段,直到5月30日,仍有531個區域,共19萬餘人處於封控管理之中。

許多行業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會展是其中之一。在上海這個曾被稱作“會展之都”的城市裡,從業者的嚴冬已經持續了一年多。自去年6月以來,上海的會展相比去年同期數量銳減。在經歷了2022年上半年的疫情之後,無論是對參展者還是展會主辦方來說,未來都是不確定的。

5月初,國內規模最大的綜合性同人展會之一,第29屆“Comicup魔都同人祭”(Comicup 29)再一次發布了延期公告。 Comicup平均每半年一屆,Comicup 29本應在2021年12月舉行,這是它第三次延期,距離Comicup 28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根據Comicup組委會的說法,延期時間未定。

在延期的這段時間裡,Comicup經歷了什麼? Comicup 29什麼時候才能到來?我們與Comicup策展人香菇取得了聯繫,討論數次延期背後的原因,與未來可能的方向。

靜默之前

2021年11月。

直到發布延期公告前的最後一刻,香菇都還以為Comicup 29可以如期舉行。

2021年的上海,會展行業從業者們並不好過。相比起2020年,這一年在上海舉辦的展會數量少了許多。 8月,有媒體報導,儘管沒有接到上級部門關於展會取消或延期的文件,仍有多個展會宣布延期。

但香菇的態度一直很樂觀:“我們那個時候覺得自己很安全,畢竟Comicup檔期很晚,都接近新年了。”

這種樂觀源於主辦方的收益一直不錯。上一屆付完場地費用之後,資金尚有結餘,她們還開了一個新的原創漫畫項目。 “漫畫項目一開始都是虧的,要花錢嘛。”香菇解釋,“但我們手上暫時有錢,不怕虧。”

如今,Comicup的策劃與舉辦已經十分正規而體系化,香菇她們因此成立了一家公司。她向我介紹了公司的組成部分:負責展會的Comicup組委會、負責無差別同人站CPP的開發與運營部門,以及負責周邊製作與發行的文創部門。值得一提的是,文創是現在唯一還在盈利的部門。

公司桌面上的立牌是文創部門的產品

疫情爆發之前,公司收入絕大部分依賴於展會。展會的收入主要分為兩個部分:門票與參展費。參展費又可以細分為商業展位和同人攤位。對於Comicup來說,商業入駐展位在收入中的佔比要遠高於同人攤位,儘管後者才是展會的主力軍。香菇估算了一個大致的收入佔比:門票占40%,商業展位費佔50%,同人攤位費佔10%。

這與Comicup低廉的同人攤位費定價有關。根據經驗,香菇十分熟悉同人誌作者的收入:除了少數熱門“大手”,大部分作者只能賣出幾十本,按每本80元的定價算,加起來也不過幾千元。如果扣掉印刷成本與前往上海的交通、住宿費用,同人作者幾乎沒有利潤可言。更加隱性的成本是作者付出的時間和精力。一個自由畫手曾透露,如果在繪製商業稿件的同時創作同人漫畫,差不多會讓她的收入減半,付出時間,但不算賺錢。考慮到這一點,在同人方面,Comicup只收取每攤200元的攤位費。在CPP上完成作者認證,確定作者本人參展之後,還能額外減免50元。

香菇透露,目前舉辦一場Comicup的成本已經到了千萬元級別。 2015年,公司曾接受過一輪融資,但當時百萬元左右的融資金額對她們來說只能算杯水車薪。去年她原本準備再推進一個融資計劃,不過當時公司的運營狀況還算良好。 “如果能自給自足,就不想再去融資,怕投資方影響我們內部的決策。”香菇說。可是,誰也沒料到之後的發展。

去年11月5日,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在上海成功舉行,對上海會展行業從業者來說,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信號。 Comicup 29原本預計在12月舉行,與“進博會”之間還有一個多月的緩衝期。正因如此,香菇與許多策展者都覺得自己“很安全”。

不過,事情沒有向期待的方向發展。 11月15日,香菇接到了上級部門關於大型活動參與者48小時核酸與疫苗接種的要求。 11月19日,同行業內開始流傳一個消息:儘管沒有對外公開,但同展館的臨期展會都已決定延期。

延伸閱讀  觸樂問觸樂·虎年篇

進博會之後,香菇就向有關部門提交了審核資料,卻遲遲沒有收到回信。不久後,她通過一位業內朋友得知,不僅是Comicup 29,全上海的大型活動都要推遲或取消。什麼時候能辦,哪個能辦,都不好說。

“你知道《魷魚游戲》裡的玻璃橋嗎?”香菇對我說,“一個人先走,前面一塊玻璃踩碎了,後面的人才知道該走另一塊。我們也是這樣,大家得看排在前面那個展能不能辦,再想自己的展能不能辦。”

《魷魚游戲》中的玻璃橋。玩家需要通過一座由雙排玻璃組成的橋樑,每一排玻璃裡都有一塊普通玻璃和一塊鋼化玻璃,踩到普通玻璃的人就會從橋上摔落

11月23日,經過與各方管理部門多次溝通,香菇確定Comicup 29在原檔期成功舉辦的可能性十分微小。最終,她以Comicup組委會的名義,宣布Comicup 29延期。

但舉辦Comicup 29的成本早在半年前就開始陸續投入,無論是場地、物流還是運營,作為會展舉辦方,這些花銷必不可少。 “場地的錢半年前就付了,場地方還給我們打了一張欠條。”香菇告訴我,上海大部分展會方手裡都有這樣的“檔期欠條”。每一個策展企業都在觀望形勢,等待並尋找著那塊能通過的鋼化玻璃。

事實是,直到最後也沒有多少展會成功通過“玻璃橋”。在去年年底的這個時候,香菇她們還未曾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公告裡,她寫道:“Comicup 29將延期至2022年春(舉行)。”

封控之中

2022年3月。

3月19日,迫於上海疫情壓力,Comicup組委會宣布,Comicup 29再度延期至6月。

香菇和Comicup組委會的成員們都在上海。當地疫情爆發時,幾乎整個公司的同事都處在封控管理之下,大多數人都待在自己的樓棟裡。

包括香菇和同事們在內,所有身處上海的人一起度過了幾個月難熬的日子。為了方便團購,一夜之間,同事們的微信名字都變成了“某棟某單元幾零幾”。

“每天就想著吃什麼。”香菇感嘆。

最早小區內團購仍未興起的時候,香菇嘗試過聯繫物流為公司裡的同事們運送物資,“一個點一個點地跑,一個點就要100塊錢”。即便如此,能收到物資的同事也是幸運的。當時上海已經開始了“鴛鴦鍋”,早一步開始封控的浦東“根本送不進去”。

封控的日子裡,香菇她們舉辦Comicup的經驗意外地在社區中發揮了作用。

“當時的物資配送遇到了一個’最後100米’的問題,從街道到小區戶主的手裡這段路程很難解決,這其實和我們在同人展會中遇到的問題十分相似。展會上,為了把攤主們的製品與刊物盡快運送到攤位上,我們準備了專用的小推車來負責場內物流的職責。”香菇以頗為專業的口吻說。後來,她們把用於同人展會的小推車借給了街道和小區。

原本用來運送刊物的推車,此刻承載了生活物資的重量

香菇說,沒封控前看過一些視頻,有社區靠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傳遞物資,一些人質疑這種方式不合理,結果到她自己經歷小區封控,才明白其中的苦衷。 “一個大型小區裡住著上千戶,如果居委會只有一個小推車,每次最多也就送個四五戶,還不如志願者人力接龍來得快。但是這樣太耗人了,除非有更好的運輸工具,比如一次能裝載十幾戶物資的運輸筐,它的效率才能跟上。”

Comicup現場,熱門攤位前往往會排起長隊,NPC(工作人員)們需要在擁擠的會場中舉著牌子或指揮棒引導遊客前進,標示隊尾所在的位置。疫情之下,指揮棒發揮作用的場所從展會會場變成了小區裡的核酸檢測點。

“我們把指揮棒借給了居委會。有一天要晚上做核酸,他們用得可開心了。”香菇說,“NPC維持秩序經驗都很豐富,還有喇叭,一下子就有了漫展的氣氛……可惜沒把指路的牌子帶上,不然就更像了。”

為了讓同人活動繼續下去,3月時,Comicup組委會在廣州舉辦了“Comicup 29 mini展”與第二屆“黑白魂”黑白漫畫比賽頒獎儀式。礙於疫情壓力,香菇她們只能在上海遠程辦公。但進入4月之後,無論是後續展會的策劃,還是無差別同人站、線上展會Comicup Online 2.0的開發與運營,都陷入了停滯。 “不止是組委會,應該說是整個上海的人,除了自己吃的東西以外忙不了別的事。”香菇說。

延伸閱讀  只要觀眾活得夠久,真可以等來動畫的續作或新作!這不得開始鍛煉身體?

真正的Comicup 29愈發遙遙無期。沒人知道什麼時候能解封,浦東剛剛進入封控管理時,同事之間經常流傳著“5天后解封”“7天后解封”的消息。 4月底,人們又說5月就會解封。再後來,整個5月過去了。

香菇對我說,3月時之所以會宣布延期到6月,是因為當時上海處於“鴛鴦鍋”封控期間,不少同事認為可以錯開時間上班。 “我們就覺得還有希望,賭一把。”

日子一天天過去,到了4月,Comicup 29的預定場館,被稱作“四葉草”的國家會展中心(上海)被改建為方艙醫院。這條新聞在微博等平台上引起熱議,許多人在組委會的微博評論區裡問:“’四葉草’變方艙了,那Comicup怎麼辦?”

國家會展中心成為了上海最大的方艙醫院

香菇其實並不擔心方艙醫院的問題。方艙醫院關閉後,經過消殺,病毒不會殘留。最大的問題是場地本身的改建——“四葉草”改建成方艙醫院時,內部結構有了一些變化,要把它從方艙醫院改造回展會場館,需要額外的工期。組委會曾經考慮過向場館方預訂七八月份的檔期,讓Comicup 29早日舉辦,但從實際情況看,光是等待場館改建,差不多就要到8月中旬。

5月4日,Comicup組委會發布了第三次延期公告。這一次沒有給出具體的時間,公告裡只給出了模糊的說法:在爭取檔期,希望能在年內舉辦。

解封之後

6月,組委會裡最後一個同事終於解封。基本恢復正常辦公之後,香菇她們需要面對的是展會停辦帶來的巨大資金缺口。會展行業的特性決定了公司的資金運轉方式:籌備展會期間,只有持續的支出,如果不開展,就幾乎沒有收入。

組委會嘗試過將一部分展會移至其他城市,比如2021年9月、2022年3月受廣州同人展舉辦方YACA邀請,組委會在廣州舉辦了Comicup 2021 SP與Comicup 29 mini兩屆分展。但迄今為止,在廣州舉辦的同人展還沒能實現盈利。在香菇眼裡,上海之外其他城市的受眾還在培養參與Comicup的習慣,而習慣的養成、氛圍的建立是一個更加長線的投入。另一方面,廣州的投資商也更傾向於投資漫展而非同人展。

2022在廣州舉辦的Comicup 29 mini

香菇和我算了算廣州分展的賬:不包括運營成本,Comicup 2021 SP大約虧了50萬元,Comicup 29 mini大約虧了30萬元。 “我覺得有進步,”香菇說,“畢竟虧損越來越少了。下次再辦廣州Comicup 2022 SP,目標就是不虧。”

但不論如何,其他城市的展會規模都無法與上海相比。受疫情影響,2020年之後,上海市規定室內舉辦的大型活動,參與人數只能達到場地容納上限的50%,這直接導致疫情后的首屆Comicup(Comicup 26)入場人數打了對折,門票收入也直接砍半。然而隨著同人文化的發展,近兩年來Comicup的規模迅速擴大,參展攤位數量由Comicup 24的2044個逐步增長至Comicup 28的6049個,希望入場的人數更是不斷增長。為了配合50%限制,Comicup組委會只能選擇繼續增加場地面積——Comicup 28的總場地面積是Comicup 25的兩倍,多出來的場地成本也要由主辦方承擔。

延伸閱讀  漢服私影~荷花叢中的你
Comicup 28的盛況

在實際操作中,需要解決的問題遠遠不止增加場館面積一項。 “經常有遊客抱怨Comicup入場的路程越來越長,這其實是有關部門要求的。”香菇解釋說,“展會人流量太大了,所以要求我們必須設置一個治安緩衝區,要根據入場人流量與總人數計算緩衝區裡需要容納的人數。同時緩衝區還得保持流動性,以免出現踩踏等安全事故。”

規模龐大,人數眾多,確保安全……種種因素加在一起,意味著在上海以外,甚至在國家會展中心以外的地方舉辦Comicup 29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在國內其他城市找到另一個能承載10萬以上人流量的場地本就不是一件易事,還要保證交通便捷、物流順暢,滿足最新的防疫政策需求更是近乎天方夜譚。香菇告訴我,他們曾在廣州附近找到了能勉強滿足人流量的場地,但最後計劃還是沒有推進下去。另一方面,上海成熟的同人文化氛圍也是Comicup賴以生存的土壤。根據統計,每屆展會差不多有一半的參與者是本地人。 “我們不可能放棄這一半。”香菇說。

但對於香菇和Comicup組委會而言,一天不辦展就一天沒有收入。 “現在公司就是在空轉。吃老本,硬耗著。”

何時到來

香菇無法保證Comicup 29什麼時候能辦。她告訴我,公司準備了好幾個不同的計劃,用以應對各種可能。 “已經申請了10月和12月的檔期,希望能批下來。”香菇說,與此同時,其他城市的展會也要爭取辦下去。

我問香菇公司目前的經濟狀況。她回答:“我們做的最壞打算是空耗到明年5月,以此為前提來打生存的硬仗。”

文創銷售成了組委會能否支撐下去的關鍵。與一些熱門IP版權方聯動,販賣正版周邊,是Comicup目前為數不多的盈利方式。了解情況後,有不少版權方破例延長了授權期限。香菇決定,要在暑假裡多賣一些周邊。 “畢竟下半年可能更艱難,因為老本多的時候還好吃點,越吃到底的時候越痛苦。”

即將在廣州的Comicup 2022 SP現場販賣的聯名特別周邊企劃

“但最晚一定會在明年開放,這是必然的。”在6月底,提到Comicup的未來,香菇再一次表現出了樂觀,“總不會永遠不能辦展吧。”

在組委會第三次宣布延期的兩個月後,上海解封,不少企業恢復了正常運作,但國家會展中心7月的排期仍是一片空白,展會列表裡全部寫著“延期”。自去年11月5日的進博會至今,國家會展中心沒有辦過任何展會。 7月7日,上海疫情再次出現反复,新增49個中風險區域與1個高風險區域。

空白的展會日曆

上海的春天已經過去,但會展的春天尚未到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