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小朋友玩具測評年入2億,新生代博主為何能獨占鰲頭?


來源:矽兔賽跑(ID: sv_race)

作者:Amelie

Ryan Kaji 這個9 歲的家住德克薩斯州越南裔小朋友,又一次榮登《福布斯》全球收入最高YouTube 博主排行榜榜首。而這,已經是他第三年蟬聯榜首了。

2020 年,在眾多9 歲小朋友閉門還在家對著電腦上網課的時候,Ryan 就已經在家對著鏡頭測試玩具了。在這一年,他家通過製作玩具開箱視頻在YouTube 上賺了近3000 萬美元(約2 億人民幣)。而在2018 年和2019 年,他分別以2200 萬美元和2600 萬美元在這個博主排行榜連續兩次奪冠,今年則是他第三次蟬聯桂冠。

1611035051(1).png

圖片來源:CCTV

如此同時,他的品牌服裝、玩具及一系列商品合作還為他帶來了其他近2 億美元的收入。

少兒博主,商業氣息濃厚的另一種童年

去YouTube 圍觀了下Ryan 的頻道,我們發現這位被譽為“兒童界的天才網紅”,在視頻內容創作上很有天賦。

胖胖的他面對鏡頭時而呆萌時而天真活潑,表情生動,富有童趣。在視頻中,他打開玩具盒子時表現出的開心和驚喜,歡樂的感覺真實得就像馬上要溢出屏幕。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545.gif

圖片來源:YouTube

可能在成人的世界裡壓力有多大,在孩子眼裡的歡樂就有多吸引人吧,他的頻道不光吸引了大批學齡前兒童,同時也收割了很多年輕父母關注流量。

2015 年,當他還是個4 歲的小朋友時,就問爸媽,“為什麼我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樣,在YouTube 上講講我喜歡的玩具?”受此啟發,他的父母決定為他設一個頻道,帶他去玩具店,給他買了一組樂高火車,而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他們給這個頻道取名為Ryan Toys Review,主要製作兒童玩具開箱測評。到目前,他的家人經營著9 個YouTube 頻道,總計有4170 萬訂閱者,其中Ryan’sWorld 最受歡迎。

在Ryan 的頻道裡,目前觀看量最高的視頻達到了20 億次。而在這個6 分鐘的小視頻裡,他站在充氣滑梯裡,抱著巨大而斑斕的彩蛋奔跑,打開裡面的小玩具一一介紹給大家,小朋友的那種可愛而又淳樸的天真氣息撲面而來。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550.png

圖片來源:YouTube

無獨有偶,博主排行榜中另一位小朋友,6 歲的俄羅斯女孩Anastasia,以1850 萬美元的收入名列第7 位(約人民幣1.2 億元),去年她首次上榜的收入為1800 萬美元,位列第3。

像小公主一樣的Anastasia 出生時被診斷患有腦癱,醫生曾擔心她一輩子都說不了話。她爸媽希望她有一個美好的童年,於是開始用鏡頭記錄她的成長。現在,她的頻道Like Nastya,有6600 萬位訂閱者,兩年前一段5 分鍾小視頻的觀看次數達到了8.5 億次觀看。

她的日常玩耍、生活互動的視頻每天以7 種語言在網上播出。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554.gif

圖片來源:OMR

少兒博主的知名度和吸金實力,在展現他們無限可能的同時,也讓眾多成年人望成莫及。

YouTube 博主們的收入,大多來自廣告,付費贊助內容,商品售賣和線下活動。要賺大錢,背後需要專業成熟的商業運作。

Ryan 多數的收益來自影片前半段的廣告,這類收入佔據總收入96%,還有一部分則來自讚助商。每款經他給好評的玩具,都會被點石成金,當日賣完,這無疑就是在頂流下的一種視頻帶貨。

如今,Ryan 已經擁有屬於自己的獨立玩具、服裝和家居品牌,在沃爾瑪、亞馬遜和Target 等零售巨頭出售,去年年末,Ryan 家族還在亞馬遜開設了線上商店,打通了線下線上銷售的合作渠道。

同時,他還在美國有線電視的尼克兒童頻道中主持自己的衍生電視節目,並與美國流媒體巨頭Hulu 達成了重新包裝視頻的協議。

還有被廣告商十分看好的Anastasia,也從包括達能集團和樂高樂園在內的知名贊助商品牌手中獲得不少六位數的支票。

她的經紀團隊還將推出一系列玩具和手機遊戲,併計劃近期出版一本書。去年,她與父母從俄羅斯克拉斯諾達爾搬家了,現在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博卡拉頓。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559.gif

圖片來源:YouTube

兒童“網紅”逐漸成為一種商業新寵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孩子們出現在互聯網的短視頻中。

一些年幼的孩子們出現在父母精心策劃的賬戶上,大一些青少年開始自己在YouTube 上創建自己的頻道,不少孩子小小年紀就成為了社交媒體中的“明星”。

問題是:父母應該鼓勵他們的孩子在這麼小的年紀就成為一名公眾人物嗎?

想必全球大部分父母在養育孩子的問題上,都是希望孩子將來能成為有所作為的人,進入社會後能擁有被主流社會所定義的成功。

法律教授、電子安全顧問的Elizabeth Milovidov 博士同時也是兩位男孩的母親,她建議:

“雖然一小部分的孩子和家庭已經獲得了經濟上的回報,但父母應該在鼓勵孩子成為公眾人物之前,先教育孩子謹慎行事。”“父母需要意識到持續的鏡頭捕捉對孩子的心理、身體和情緒的影響。”

她還強調了諸如欺凌、打扮和身份盜竊等問題,並建議家長嚴格把關輸出內容,並引導他們的孩子在網絡世界中負責且安全地使用。

在當下高科技日益完善的商業社會,Ryan 和Anastasia 這樣的超強吸金“童星”無疑都是成功的,如其說他們是在消費自己或者被消費成功來獲取紅利,不如說他們在父母的監督下展示了他們原本屬於隱私的生活方式和愛好,提前兌現了自身的價值。

畢竟,如茨威格所說,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同時他還說過另一句,理解人所得到的樂趣,要比審判人所得到的大得多。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03.png

圖片來源:internetmatter

少兒IP在內容製作中更受歡迎

福布斯引述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研結果中顯示,在高訂閱量的視頻中,包含兒童內容的視頻觀看量,是其他類型內容觀看量的3 倍。

皮尤另一項研究中也顯示,80% 的擁有11 歲及以下兒童的家長會允許孩子觀看YouTube。

專門與知名博主合作的經紀公司Yoola 的CEO Eyal Baumel 說:YouTube 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育兒工具。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08.jpg

圖片來源:Pew Research Center

所有的內容平台,在做的無非就是一件事,讓各個層面的自然用戶都能在社區內消費到自己想要的內容。無論用戶識別多麼精確或是智能匹配多麼精準,內容行業的稀缺資源永遠是好的創作者和內容。

在美國這種以中產階級為主導的社會結構中,對於YouTube 這樣成功的純UGC 視頻分享平台的使用群體,無論是受教育程度還是對科技和新娛樂形式的接受度都比較高,早期很多優質的創作者就是從這部分使用群體中脫穎而出。

他們懂科技,有創意,願意分享,做出來的視頻也有看點,易受歡迎。這群年輕人成為父母后,自然會有更多優質的少兒內容製作的出現。

YouTube 首席商務官羅伯特·金奇爾所寫的《訂閱:數字時代的商業變現路徑》中說到:Netflix、Hulu 和Spotify 等流媒體服務將傳統內容的“舊酒”裝進了流媒體的“新瓶”,YouTube 這樣的開放平台則改變了生產、分發和消費媒體的主體。

YouTube 作為網絡視頻鼻祖,帶給普通平民創作者們最革命性的改變,不分年齡、種族、性別、職業,隨之而來的海量用戶增長和趨之若鶩的廣告主們,則是給予了他們實現自我和自由生活的可能性。

在這些匯集諸多可能的集大成者的平台上,一群更多元化、更有主見的新星隨之誕生,他們不是社會定義的那種成功“名人”,但也深受大眾喜愛,會讓人覺得更像我們自己、更像我們的孩子,也更加真實。

如今,似乎各大巨頭們都把目光逐漸瞄準了少兒市場,國內外概莫能外。包括YouTube、Amazon、Facebook、蘋果、騰訊、優酷、360 等科技企業,紛紛推出了各種少兒版應用硬件產品以及少兒內容製作。

尤其是在當前互聯網下半場的大背景下,用戶和流量紅利消失,互聯網企業亟需拓展新興人群市場,來維持增速和拓展想像空間。隨著互聯網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設施,孩子們幾乎是不可避免的會與之產生交集。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12.png

圖片來源:internetmatter

在商業層面,少兒內容市場有巨大潛力。

一方面,從學齡前兒童到青少年群體,用戶基數龐大。年輕父母願意為了孩子的健康和快樂買單,很多孩子從兩三歲就開始接觸互聯網,針對少兒的優質內容重複觀看的次數也比普通題材要高很多;

另一方面,短期效益上,廣告商在少兒內容上的投入回報更高。孩子在觀看時可能根本意識不到廣告“說服購買”的意圖,沒有戒備心,甚至很容易被廣告內容吸引;

再者,長期來看,孩子在童年時期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偏好,某種程度上也會影響到他們成年後的消費習慣。

據統計,孩子在6-8 歲的年紀基本已經認識了200 個左右的品牌Logo。小時候就認識的這些Logo 成了孩子童年記憶的一部分,因此他們長大後會覺得這些更加熟悉、對品牌也更容易產生信任和依賴。

還有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就是各大平台都在搶占少兒互聯網的入口。

打造的少兒IP 越知名越多,所擁有的用戶基數就越大,更容易打造出囊括少兒教育、少兒電商、少兒醫療等領域的少兒互聯網生態,進而也會有更多的商家願意投入資金,創造更大的商業價值。

2021年少兒內容製作市場價值預測

普華永道預估全球兒童網絡廣告市場將繼續以每年超過20% 的速度增長。到2021 年,兒童網絡廣告市場的價值將達到17 億美元。

隨著監管當局的介入,以及商家品牌越來越認識到合規的好處,原先在兒童內容製作上的廣告支出會逐漸轉向專門的“兒童科技”渠道。

美國當前的COPPA(兒童在線隱私保護法案)將會擴大到16 歲(現在是13 歲)。而且,中國和印度等其他國家也正在計劃制定類似的法律。這些行動將擴大兒童科技市場的規模和增長軌跡,這些有利於到2021 年管理8 億兒童的數字隱私(目前為1.3 億)。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17.png

圖片來源:PwC

少兒內容製作中的隱私保護邊界

可問題是,當下應該沒有人會覺得一個孩子的成長應該和商業掛鉤。

我們喜愛視頻裡那些天真燦爛的笑臉,也不代表贊同他們的父母把這些包裝成商品銷售賺錢。當然,有關​​YouTube 上兒童隱私保護的問題,其實很早就引起了監管當局的擔憂。

2018 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英文簡稱FTC)就指控YouTube,“沒有首先向父母告知,也沒有按照法律要求獲得他們的同意,就從孩子身上獲利。Google 利用這些信息在互聯網和設備上針對兒童投放廣告。”

牽扯到Google,自然是因為早在2006 年它就收購了YouTube,這是YouTube 的爸爸。 “不作惡”(Don’t be evil)的Google 當然打死也不承認,但也沒辦法否認指控,最終罰了1.7 億美刀(近12 億人民幣)達成和解。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21.png

圖片來源:Twitter

要說罰了12 億,Google 到底冤不冤?其實一點兒都不。

看看Google 怎麼向廣告金主們介紹YouTube 的:YouTube 是6-11 歲兒童視頻平台領導者、被2-12 歲孩子公認為最受歡迎的網站、93% 的青少年看YouTube、事實上YouTube 就是兒童網站第一名……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25.png

圖片來源:Twitter

明明知道孩子們對廣告毫無辨別能力,不會有成人那種抵觸心理,極容易被洗腦,Google 向廣告主宣傳,來YouTube 這兒向孩子們投廣告是最好的選擇,這也從側面反映出Google 一直在蒐集、利用兒童的數據進行廣告銷售。

根據YouTube 與FTC 達成的條件,從今年1 月份,YouTube 創建了一個新系統,開始限製針對兒童內容的定向廣告。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29.png

圖片來源:YouTube

主要操作就是,博主必須要把上傳的內容標註為“兒童內容”,標註之後,系統就會禁止掉該視頻的一些功能,比如評論和廣告等。

對定向廣告的限制和禁止評論,意味著少兒博主內容上的廣告收入會下降了約50%。但據不完全統計,YouTube 上由內容產生的廣告收入,一半都來自於兒童內容;大量製作兒童內容的博主們都是靠這些廣告分成為生……

張愛玲說過:出名要趁早,但像Ryan 這樣出名賺成億萬富翁的,還是引起不少人擔憂。

Ryan 說自己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遊戲開發者,為了朝著自己的夢想靠近,他還策劃了一個新欄目,專門測評手機遊戲。

有人問他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受歡迎時,Ryan 說:“因為我很有娛樂性,而且我很風趣。我可以將自己的快樂傳遞給每個關注我的朋友,能讓人快樂的事情就會得到大家的認可。”

Ryan 爸媽在接受采訪時坦白:小孩子喜歡玩玩具是天性。我們只是做了全天下父母都會做的事。我們不想因為成年人眼中的規則,而去限制Ryan 的無限可能。既然他對開箱如此熱衷,那就讓他玩個夠吧。

當然,他們最希望的還是盡可能的跟上孩子的步伐,幫助Ryan 去享受自己的童年時光。

微信圖片_20210119134633.png

圖片來源:YouTube

參考:

2020年收入最高的YouTube明星(福布斯)

9歲男孩,年收入近2億元! YouTube今年最賺錢博主,還是他(第一金融網)

普華永道報告:預計2021年兒童網絡廣告市場價值達到17億美元(普華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