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爾:機械紀元》中尋找“教堂”背後的答案


這些遊戲視頻一開始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視頻來自動作遊戲《尼爾:機械紀元》(NieR: Automata),視頻裡的玩家操縱角色A2在地圖“複製城市”中擊敗了幾隻怪物後,停在了一面空白的牆壁前。本該空無一物的牆壁上忽然出現了一個按鍵提示。按下按鍵後,A2走進了一扇門,從一架豎梯上滑下,最後抵達了一座教堂……

一位名為“sadfutago”的用戶在Reddit的“尼爾”板塊裡上傳了上述遊戲視頻,短短幾天內引爆了整個討論區。

《尼爾:機械紀元》發行於2017年,5年來,世界上沒有玩家見過這個場景。是時隔5年被發現的彩蛋,還是近乎完美的改裝模組?是官方的營銷策略,還是製作人橫尾太郎的一個玩笑?起初,sadfutago並沒有做出說明。為了找到這個神秘的“教堂”,有的玩家試圖尋找觸發彩蛋的方式,有的試圖逆向分析美術資源,有的試圖逐幀推敲視頻裡的每個細節……在Discord頻道中,數以千計的玩家以自己的方式加入了這場“教堂狩獵行動”。

教堂、披薩、泰拉瑞亞、“超級馬力歐64”……要弄清楚這些看起來毫不相干的關鍵詞如何在幾天內席捲了整個討論區,我們要回到更早的時間點:一個多月前,sadfutago發出了第一個帖子……

“願望的誕生”

“有誰知道怎麼打開教堂的大門嗎?”

6月10日,Reddit的“尼爾”討論專區裡好像又要度過平凡的一天。在各類Cosplay照片與同人繪畫之間,一名使用默認頭像的用戶發了一個不太起眼的帖子,詢問怎麼進入“教堂”。儘管看起來像是某種誤會或惡作劇,還是有人友善地回复:“你是不是把某些建築認成了’教堂’?可以發點圖看看嗎?”

5天之後,也就是6月15日,sadfutago上傳了一張屏攝圖片,用手機拍的,看起來不那麼清晰,卻展示了一個玩家們從未見過的場景——一座純白色的教堂。

圖片展示了燭台、椅子與花窗

這張奇妙的照片確實引起了一些玩家的注意,有人要求他上傳視頻,證明照片不是合成的。 6月19日,sadfutago上傳了第一個視頻。這段45秒長的視頻仍舊用手機拍攝,展示了A2進入隱藏門的過程:空白牆壁,隱藏按鍵,打開一扇門……

一扇憑空出現的大門

許多玩家進行了相同的嘗試,可沒有人能在同一地點打開這扇門。視頻很快遭到了玩家的質疑,包括時長過短、沒有實際展示進入“教堂”的過程等。質疑並不是沒有來由的:2021年1月,一位著名的PlayStation系列改裝者Lance McDonald因為發現了作弊代碼,獲得了“尼爾”系列的官方回應:“這是遊戲中的最後一個秘密。”

與此同時,距離社區裡剛剛被揭露的《潛龍諜影5》玩家騙局也剛剛過去一個月——一名用戶利用圖片處理軟件與改裝版本遊戲精心偽造詭計,製造了所謂的“《潛龍諜影5》Alpha版本”。謊言被揭穿後,始作俑者“The Hung Horse”刪除了自己所有的帖子,他說自己“只是想看看人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似乎最後的秘密已經被發現了。”

因為有前車之鑑,玩家們面對這個《尼爾:機械紀元》的“新彩蛋”,態度十分警覺。儘管從未出現過的門讓人感到新奇,但到此為止的內容似乎並不足以讓人信服。

這個視頻很快淹沒在了論壇的信息流中,sadfutago的賬號也陷入了沉寂。沒有人會預料到,一個月後,關於“教堂”的風波即將席捲整個討論區。

“被遺棄的城市”

直到7月25日,sadfutago才發布了第二段視頻。視頻還是僅有45秒,但展示出了驚人的內容:穿過那扇“隱藏門”之後,一架看不到盡頭的梯子不斷向下延伸,玩家操縱的A2從梯子上跳下後,打開了一扇大門。大門背後是由書架組成的螺旋形迴廊,隨著玩家不斷向前衝刺,迴廊中的白塔一個個收回……視頻在此戛然而止。

向前延伸的走廊

這個帖子在Reddit上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專注於遊戲改裝與模組的玩家們,比如之前提到的經驗成熟的改裝者Lance McDonald,也注意到這個帖子。根據一部分玩家的推測,這可能是在最早的光碟版本中未被刪除的遊戲隱藏內容:sadfutago說他遊玩的是1.00版本的遊戲,並未聯網更新。雖然這聽起來相當古怪,但玩家們確實曾在遊戲的早期版本中發掘出一些未被使用的模型,能為這種說法帶來些許佐證。

一些最終被棄用的模型

根據sadfutago的說法,因為PS4內存有限,所以“媽媽不允許他錄製更長的視頻”,否則“媽媽會生氣”(PS4最長可以錄製15分鐘的視頻)。從說話的方式推斷,他似乎是個孩子,年齡不大。手機錄製的視頻、模糊的說辭以及古怪的說話方式……sadfutago看起來還是有些不靠譜,視頻停下的時機也不太湊巧——說到底,視頻裡並沒有展示最關鍵的“教堂”。

事情的轉折來自26日。一天后,sadfutago發布了一段更長的視頻:螺旋形迴廊的終點是一扇門,打開門後,玩家們翹首以盼的“教堂”終於出現了。就像抵達每個新場景時一樣,遊戲用幾個鏡頭展示了“教堂”內的細節:陽光穿過朦朧的白色花窗,穹頂上點綴著純白的吊燈,“教堂”的盡頭是一具躺在祭壇上的白色人形,一團黑色的身影在旁邊的座位上默默守望。 A2在此刻甚至感嘆:“Whoa. What’s that?”

屏幕邊緣出現了電影式的黑色遮擋

玩家們很快陷入了瘋狂。視頻發布不久後就有人指出,躺在祭壇上的白色人形應該是系列前作《尼爾:複製人》(NieR Replicant)中身患黑文病的女主角悠娜,一旁的黑色身影則是男主角尼爾的靈魂體,也是最後的魔王。還有人進一步猜測“sadfutago”這個名字的含義:由“sad”(悲傷的)與“futago”(日語中的“雙子”)組成,而“尼爾”系列中出現過不少雙子,比如迪瓦拉和波波拉,這對雙子的武器也恰巧出現在“教堂”中。

延伸閱讀  海賊王1027話:索隆的空狸槍相當於月步?擊碎鬼島的不一定是桃子

這一切似乎又製造了更多的謎團。關於視頻的真實性,Lance McDonald及一系列《尼爾:機械紀元》模組開發者說,模組社區中還沒人能做到這一切,包括在遊戲內嵌入自定義的地圖模型、可互動的門、撿拾道具與特寫鏡頭。 《尼爾:機械紀元》由白金工作室自主研發的“白金”引擎開發,為之製作模組並不容易,知名模組分享網站Nexus上的“尼爾”模組也以修改角色或武器模型為主。

橫尾太郎對視頻的回應更是為“教堂”增添了一分神秘感。在轉發了Lance McDonald分享的視頻後,橫尾太郎表示:關於我的態度,你們可以在我推特的個人簡介中獲得解答。而他的簡介中只有簡短的一句話:不回答任何關於遊戲的問題。

 

“可以在我的個人簡介中獲得解答。”

由於發帖者不提供更多信息,玩家們總結出了4種不同的猜測。

第一種可能是,這是官方營銷! 《尼爾:機械紀元》的Switch版本將在10月發售,不少玩家懷疑,“教堂”是白金工作室內部人員在為Switch版預熱。也有“龍背上的騎兵”系列的忠實玩家認為,這是《龍背上的騎兵3》即將發售重製版的預兆。

第二種可能是惡作劇。 sadfutago可能運用了某些工具,比如視頻編輯軟件或是3D渲染軟件,完成了這些視頻與圖片,甚至可能在“Unity”或“虛幻”引擎中重寫了這段遊戲,只為了愚弄玩家。

第三種可能是模組,來自高明的模組開發者。他瞞過了整個社區,獨自開發了這些前所未有的內容,在地圖設計與鏡頭語言上都模仿得無比逼真。

最後一種可能,也是最撲朔迷離、讓人興奮的可能:在遊戲發售5年後,一個孩子發現了一個不被任何人所知的神秘彩蛋。

“最不可思議的可能,就是帖主在遊戲進程中偶然達成了某些特定條件,碰巧解開了這個彩蛋。就像是在打字機前打出了《莎士比亞》的那隻猴子。”一位玩家這樣猜測。

無論答案是什麼,社區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熱之中。在sadfutago的帖子之外,他們用關於“教堂”的Meme、視頻與二次創作填滿了整個討論區。玩家們“向《泰拉瑞亞》和《神秘海域4》的犧牲致敬”——按照sadfutago的說法,他為了錄製更長的遊戲視頻,不得不刪除了這兩個遊戲。也有玩家嘗試在不同的遊戲中“重現教堂”,比如使用《蓋瑞模組》(Garry’s Mod)或《我的世界》重新搭建這個場景,甚至有玩家在《超級馬力歐64》中製造了一扇一模一樣的隱藏門。

《超級馬力歐64》中的隱藏門

與此同時,為了找到任何可能的蛛絲馬跡,模組社區在他們的Discord頻道中發起了“教堂狩獵行動”(Church Hunt)。模組開發者與玩家們在頻道中分享自己的見解與進展。

在第二個視頻發佈時,有人就在頻道里分享了1.00版本的遊戲資源,模組開發者把“複製城市”這張地圖的模型導入3D圖形軟件Blender,嘗試在其中尋找端倪,但他們還是一無所獲。

在Blender中查看這面牆的模型,牆背後空無一物

另一部分模組開發者嘗試從零開始“搭建教堂”。從這些視頻發布開始,為了證明“教堂”是一個模組,一位模組開發者幾乎不分晝夜地在Discord上直播,分享他的開發進度。除此之外,這位開發者還寫了一篇長文,詳細分析總結視頻中出現的錯誤,試圖證明sadfutago的視頻是個騙局。

模組開發者試圖證明,祭壇上的模型是《尼爾:複製人》中模型的複用

當然,其中也不乏渾水摸魚、故弄玄虛的傢伙。一個同樣名為“sadfutago”的賬號出現在Nexus網站上,還發布了一個名為《Church》的模組——很快被證實幾乎沒有實質性內容,裡面只有一首歌和一些文本。在“教堂狩獵行動”的頻道裡,某個玩家自稱發現了前往“教堂”的方法,但被問及詳情時,他卻含糊地說:“我得去拿個披薩。”

“朦朧的希望”

氣氛隨著sadfutago在28日發布的新視頻到達最高峰。在這個視頻中,sadfutago操縱9S順著同樣的路線抵達了“教堂”。與之前不同的是,利用9S的破譯能力,sadfutago解開了祭壇右側的一個密碼箱,箱子裡的文件簡單敘述了《尼爾:複製人》中關於悠娜的記錄。但箱子被打開後,一旁原本只是靜靜觀望的黑色身影突然陷入了狂暴。不得已,玩家遭遇了一場小型的Boss戰。

sadfutago的遊戲技術看起來並不熟練,9S被黑色身影一次次摔在地上,最終,遊戲畫面上跳出“Game Over”的提示,視頻也到此結束。

sadfutago似乎並不精於戰鬥,但這不重要

Boss的技能與設計似乎成為了最後的證明,一位玩家在視頻下回复:“(這是)尼爾教堂傳說。”

“我正在嘗試擊殺那個傢伙。”在之後的幾個小時裡,sadfutago連續發了幾個帖子,“似乎駭入對他更有效,我差一點就要擊敗他了”。

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玩家們在帖子的回复裡呼喊:“把我的元氣借給你!”“使用我的存檔!”

簡直是一場激動的直播

sadfutago沒有讓大家失望。大約3小時後,sadfutago分享了迄今為止最長的一段視頻——持續了8分14秒。視頻中,他操縱著9S艱難地擊敗了黑色怪物,在這之後,“教堂”入口左手邊的雕像上浮現了3個問題——這些問題也同樣來源於《尼爾:複製人》。不幸的是,他答錯了。

這讓玩家們倍感焦躁。玩家們在回復中告訴他問題的答案,但也有玩家開始懷疑sadfutago是否故意為之:為了一再延後抵達真相的時間,他似乎在遊戲過程中表現得過於笨拙了。這看起來像是某種刻意的釣魚行為。

延伸閱讀  特利迦:換色後的魔格大蛇壓迫感十足,與烏拉一同登場!

似乎意識到了玩家們的耐心即將耗盡,sadfutago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12歲少年”的“設定”。在隨後一天裡,sadfutago發布了數張截圖,以及一些字母和單詞,並且在自己的個人簡介中加入了一條Twitch直播地址,還加上了幾句說明:“3小時。非官方,非ARG。”“ARG”,即“實境游戲”,之前不少人猜測,sadfutago會根據社區的互動與回答推進“劇情”。

“3小時,非官方,非ARG。”

如果不是官方行為,也不是惡作劇般的ARG,最後的答案似乎昭然若揭。但即便如此,仍有1萬多人湧入這個甚至連頭像都未設置好的直播頻道。 3小時後,一片漆黑的直播屏幕上開始漸漸變亮。 sadfutago操縱著9S,就像之前每一個視頻所展示的那樣,打開了隱藏門,穿過通道,抵達“教堂”,擊敗了隱藏Boss,然後在提問的雕像前駐足。猶豫了一會兒之後,他在最後選擇了正確的答案。

隨著他按下最後的按鍵,9S被傳送到了某個巨大的空洞裡。在空洞上方,可以隱約看見《龍背上的騎兵3》中的女主角零與她的妹妹們的巨大塑像,塑像從空中向下伸出手臂。在手臂所指向的正下方,有一朵發光的花朵——究竟是“龍背上的騎兵”中的滅世之花,還是“尼爾”系列中的“月之淚”,沒有人知道答案。

這就是一切的終點

9S觸碰了花朵,玩家被傳送回了“複製城市”的原點,故事的真相也隨之被揭露——《教堂秘密房間》是由3位開發者共同編寫的一個遊戲模組。視頻最後,3位開發者展示了這件事的起因與經過:2022年初,致力於編寫“尼爾”模組開發工具的兩位開發者DevolasRevenge與Woeful_Wolf,在一次聊天中提出了這個想法——如果我們在發布這個工具之前,開發一個像隱藏彩蛋房間式的模組,是否會讓這件事變得更加有趣?簡單溝通後,他們與另一位負責腳本工具開發的開發者RaiderB不謀而合。 3個人自此開始了長達6個月的工作。

我們知道,對於不同遊戲,編寫模組的難度存在差異。一些遊戲廠商為鼓勵玩家原創,會在遊戲發布後不久提供官方製作工具或接口。如果官方不提供模組工具,玩家們不得不面臨諸多難題,可能步履維艱。如果只是想修改遊戲數值,確實相對簡單;嘗試更換玩家或怪物的實體模型,會更加困難。修改地圖,一般來說是最麻煩的部分。

為了盡可能模仿遊戲本身的風格,負責製作地圖的DevolasRevenge結合了遊戲中未被使用的城市素材,以及《尼爾:複製人》和“龍背上的騎兵”系列作品中的模型素材,組合成了視頻中精緻的螺旋通道與教堂。將地圖模型導入遊戲中,則用到了Woeful_Wolf編寫的“NieR2Blender2NieR”插件,這個Blender插件可以將模型導出為遊戲可讀取的格式。編寫事件則用到了RaiderB整理的XML腳本工具。

經歷了6個月的開發之後,由DevolasRevenge扮演的sadfutago在Reddit上發布了他們第一張“教堂”的截圖。這就是故事的開始。

“非常抱歉誤導了大家。”他們在視頻裡解釋說,“我們並不打算策劃一個ARG,也不打算假扮橫尾太郎。”

3位模組開發者的感言

根據他們的說法,在sadfutago發布第一個視頻時,模組的開發仍未結束。看到玩家們的反饋後,他們也意識到自己目前製作的內容裡還存在一定的問題。而他們選擇發布的時間點並不湊巧——Worful_Wolf此刻並不在家,RaiderB正遭受智齒手術之苦。為了完善最後的內容,sadfutago不得不裝傻,逃避回答玩家們的問題,也為他們爭取到了最後的修改時間。

“如果sadfutago的這些行為讓你感到煩躁,我們再次為此道歉。”他們在視頻中說,“我們原本只想在兩三天內逐步放出所有的內容。”

直播的最後展示了社區裡這幾天來關於“教堂”的二次創作、討論與Meme。 sadfutago也感謝模組社區裡投身於“教堂狩獵行動”的製作者們——包括知名作者Lance McDonald,Lance McDonald表示,自己對此確實毫不知情。無論是對社區裡的創作者,還是模組製作者,sadfutago說,感謝每一個參與的人,陪伴我們走完了這段旅程。

“現在,sadfutago該休息了。”

直播結束後不久,Worful_Wolf與RaiderB在GitHub上分享了自己製作的模組開發工具。 sadfutago發佈在Reddit上的主題帖則為“教堂”的故事畫上了句號,他真誠地說了一聲:“謝謝你們。”

“終結的聲音”

事實上,早在sadfutago發布第一張截圖時,只要仔細觀察,就能注意到圖中的燭台似乎不太對勁:它們似乎並沒有與霧氣效果正確疊加。一個多月來,sadfutago的說法也有諸多矛盾之處,比如,儘管表演得像是個孩子,他卻曾在Discord上提到了“下班後”。除此之外,回復中也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忘記切換賬號而發表的內容。

但玩家們仍舊對“教堂”抱有極大的熱情——無論結果如何,對玩家和遊戲交流社區而言,這都是一場久違的狂歡。整件事的導向也確實很罕見:得益於“sadfutago團隊”的小心翼翼,在這次的謊言中,並沒有多少人真的受到傷害。儘管在回帖中也有玩家或多或少表達了失望之情——“龍背上的騎兵”系列的粉絲終究還是沒有等來《龍背上的騎兵3》重製的消息,但許多玩家也稱讚了他們的所作所為。

“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冒險。”一位玩家這樣回复。團隊所做的一切令人印象深刻,包括sadfutago的即興表演——刪除《泰拉瑞亞》和《神秘海域4》,以及在同人創作下回复“I like it”。玩家們也對即將發布的模組工具感到欣喜,這意味著除了“教堂”,在這之後或許還會湧現更多優質的“尼爾”模組。另一個玩家評論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更多玩家利用開發工具,投身於模組製作之中了!”

牆壁後的門,教堂、花、披薩……希望沒有任何《泰拉瑞亞》受到傷害

作為一個虛構的遊戲彩蛋,“教堂”並沒有像遊戲史上大多數“怪談”事件一樣淪為懸案,而是迎來了一個圓滿的結局。當sadfutago發布第一張“教堂”截圖時,沒有人能預料到,玩家們、模組製作者與團隊成員們會在最後收穫到如此多的歡樂與感動。

在後來團隊發起的問答活動中,當被問到“你最喜歡的Meme是什麼”時,RaiderB回答道:或許不算Meme,但我真的很喜歡那首《Weight Of The World》。

那是在sadfutago與“黑色身影”戰鬥時發生的事。為了給sadfutago打氣,“教堂狩獵行動”頻道裡的玩家們自發地合唱了一小段《尼爾:機械紀元》的主題曲《Weight Of The World》。他們唱得曲調各異,毫不協調,卻讓人不由得想起了在遊戲的E結局中最後的那段合唱:

延伸閱讀  數碼寶貝幽靈遊戲:吃貨的力量,對戰木乃伊獸,伽馬獸進化了

‘Cause we’re gonna shout it loud

Even if our words seem meaningless

It’s like I’m carrying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