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遊戲幫助住院兒童康復


謝恩·拉弗蒂(Shane Rafferty)靠玩遊戲為生。他既非開發者,也不是電競選手,可他的工作仍然離不開遊戲:拉弗蒂是一位遊戲技術專家,每天會利用電子遊戲為住院兒童以及他們的家人提供社交和情感支持。

目前,全球有50多家醫院僱傭了像拉弗蒂一樣的遊戲技術專家,位於芝加哥的安與羅伯特·盧瑞兒童醫院就是其中之一。自2021年8月以來,拉弗蒂已經在那裡與數百名孩子一起玩了幾十款遊戲,例如“馬力歐賽車”“俄羅斯方塊”,還有《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等。

作為醫療行業的一員,拉弗蒂對如何與病人溝通、分散病人注意力,或者幫助他們應對診斷並不陌生。不過,電子遊戲能讓他與病人在相同興趣的基礎上建立更多的情感聯繫。

“這是與孩子們建立融洽關係、打破交流障礙的好方法。”拉弗蒂說。

電子遊戲會激發孩子的快樂情緒,對疾病康復有積極正面的影響

拉弗蒂還發現,遊戲可以幫助孩子忘記自己是在住院,讓他們有機會像同齡人那樣,感受遊戲帶來的樂趣。 “當孩子們坐著玩’馬力歐賽車’系列遊戲時,往往會忘記自己已經被困在病房裡整整一個月了。相反,只會想著我需要拿到紅龜殼,這樣就能打敗那個自以為很帥的傢伙了。”

在醫院裡,每當拉弗蒂看到孩子們玩遊戲時開懷大笑,他都覺得很有成就感。

遊戲技術專家需要做什麼?

除了陪孩子們在病床邊玩遊戲之外,拉弗蒂每天還得做很多其他工作,比如維修主機、接受醫院其他部門的諮詢,甚至包括與捐贈者打交道等,用他本人的話來說:“我身兼數職。”

首先,他會負責維護醫院的娛樂系統,包括擺放在院內游戲區的20台主機,以及病人家長借至單獨病房的遊戲設備。拉弗蒂會修復一些手柄故障,幫忙更新程序,同時會確認iPad上的所有App都適合兒童遊玩。另外,他還會根據需求訂購新設備。

如果醫院內沒有專職工作人員,這些能夠改善住院兒童生活質量的工作就會被擱置。 “我們的兒童醫療輔導小組專注於與患者家庭交流,提供支持和教育。”

醫院環境會讓孩子感到恐懼和孤立,通過電子遊戲可以讓他們獲得社交的機會和冒險的快感

在維護技術的同時,拉弗蒂還會投入精力參與各種研究,緊跟科技和遊戲行業的最新趨勢。目前,遊戲行業慈善機構Child’s Play為這個職位提供了為期兩年的資助,通過這層合作關係,他不僅可以獲得捐助設備(比如3D打印機),還有機會和其他遊戲技術專家交流想法。

這種研究使拉弗蒂能夠更好地解決個別患者的需求。例如,之前他使用3D打印機和一個改進過的畫筆模型打印了一個自適應支架,支架由一支手環和用來固定畫筆的夾子組成,可以幫助那些難以握筆的病人進行藝術創作。

延伸閱讀  你覺得《海賊王》會爛尾嗎?

拉弗蒂認為,如果醫院沒有設立這種遊戲技術專家的職位,那麼幾乎不可能滿足病人的這類需求。絕大多數IT員工缺少醫療背景,不知道哪些做法會對兒童患者的發育最有益;醫生和護士專注於醫療護理,兒童醫療輔導專家通過教育、宣傳和治療性遊戲來支持住院兒童和他們的家人,往往並不精通技術……為了製作出自適應畫筆支架,醫院工作人員首先需要一台3D打印機,學會如何使用它,然後還要創建一個模型。

為需要平躺臥床的病人設計的可調節iPad支架

“我們的團隊成員很願意這樣做,但他們已經不堪重負了。”拉弗蒂說。

病人往往也不得不承受壓力,尤其是在長期住院的情況下。拉弗蒂可以通過他最喜歡的第三項任務來緩解孩子們的壓力和焦慮感,那就是與他們直接交流,包括在病床邊和孩子們一起玩遊戲,或者在換藥、抽血時使用VR設備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另外,拉弗蒂還為醫院的閉路電視提供了協助——節目裡有一個叫“Jackbox Games”的版塊,孩子們可以坐在床邊用手機參與。

重塑兒科護理慈善機構

慈善機構Child’s Play成立於2013年,從2017年開始向有意僱傭遊戲技術專家的醫院提供幫助,迄今為止已經累計資助了美國、加拿大和肯尼亞的35家醫院的相關職位。

Child’s Play總監柯爾斯滕·卡萊爾說,為醫院的遊戲技術專家崗位提供資助,是這家機構的重點項目之一。 “我們非常重視這些崗位,同時也投入了我們所籌集的大量資金。”

陪玩效果一流

設立一個新崗位絕非易事,不過在卡萊爾看來,這樣做是值得的。在兒童發育成長的過程中,遊戲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而遊戲技術專家能夠為孩子們創造玩耍的空間。

大量文獻資料認為,遊戲對兒童成長確實有益處。 2007年至今,美國兒科學會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已經被引用了2000多次,報告指出,玩遊戲“有助於兒童和青少年的認知、身體、社交和情感健康”。 2021年,一份旨在研究疫情如何影響兒童遊玩的報告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在聯合國1989年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中,第31條也強調了玩的重要性。

研究人員經常將游戲劃分為非結構化、半結構化和結構化3種類型,很多人專注於研究非結構化遊戲對兒童的影響。這其中的非結構化遊戲,是指由孩子自己發起、自己主導的開放式遊戲——沒有遊戲規則限制。

延伸閱讀  完美世界30集,雨族出動強者圍剿石昊,卻慘遭反殺,還獲得神書

結構化遊戲正相反,它有規則,甚至有空間、場地的要求。對兒童來說,遊玩包括電子遊戲在內的結構化遊戲同樣重要,但學術界在這方面的研究相對較少。 2019年,一份研究報告稱,結構化遊戲有助於改善幼兒的自我調節,也是改善兒童行為管理的一種潛在方法。 2020年的一項研究則表明,在體育活動中,有組織的遊戲能夠比無組織的遊戲更有效地提升兒童的記憶力等能力。

有些當地的慈善組織會與醫院合作開展相關業務,個人和機構都可以向他們贈款或捐贈遊戲設備

雖然各種形式的遊戲對孩子們來說都很重要,但在不同醫院裡,遊戲技術專家的工作內容也存在差異。在某些醫院裡,他們屬於兒童醫療輔導小組,也有的醫院將他們視為IT工作人員;某些遊戲技術專家獨自工作,也有的從屬於志願者團隊……就連職位名稱也可能因地點而改變,例如在佛羅里達州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他們的頭銜是“娛樂遊戲專家”;在西雅圖兒童醫院,他們又被院方稱為“醫療性遊戲和數字技術專家”。

正是由於這些差異,Child’s Play在決定為哪家醫院提供資助時幾乎不設任何限制。這家機構唯一的規則是:當資助期結束後,醫院應當自己有能力僱傭一位遊戲技術專家。這就是為什麼拉弗蒂偶爾會和捐贈者交流,分享他的第一手經驗。

卡萊爾指出,在用遊戲幫助住院兒童這件事上,目前的所有研究都是初步的。 Child’s Play會在今後發布一些相關的數據和報告,但目前還為時尚早。

 

本文編譯自:wired.com

原文標題:《For Kids in the Hospital, Video Games Are Part of Recovery》

原作者:Natalie Schriefer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