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電商巨頭500億美元的估值夢


原標題:印度電商巨頭500億美元的估值夢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2021 開年,印度電商獨角獸Flipkart 表示今年將在零售巨頭沃爾瑪的協助下籌集100 億美元在美國上市,如果成功,這是印度有史以來的最大的IPO 之一。

沃爾瑪在2018 年以16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當時估值210 億美元的Flipkart,這是沃爾瑪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收購,也是全球電商領域的最大交易。

發4.png

如此多的“史無前例”,也讓Flipkart 的上市計劃也吸引了諸多印度初創公司的目光。沃爾瑪也給予這家擁有13 年的電商公司500 億美元的最高估值, 這是Flipkart 目前估值(近250 億美元)的兩倍。

上市的好時機?

對於希望上市止損的科技公司來說,Flipkart 的IPO 恰逢其時。在2019 年,出行公司Uber 和Lyft 上市之後都低於其預期估值。作為軟銀一向看中的共享辦公初創企業WeWork 不僅取消了IPO 計劃,其CEO Adam Neumann 也因為對IPO 意見不同和內部管理矛盾等原因而辭職。

發5.png

但是這種情況在2020 年發生了一些變化。在疫情期間,科技公司IPO 的估值達到了互聯網泡沫以來的最高水平。外賣企業DoorDash、專注民宿的愛彼迎等公司上市至今,股價都有不小的漲幅。

2021 年投資者們是否繼續會依舊看好那些虧損的公司還有待市場給出答案,但更為關鍵的是,Flipkart 的IPO 計劃讓印度諸多的初創企業和創投圈在疫情肆虐的同時看到了未來的希望,尤其是對印度的獨角獸企業而言。除了Flipkart,食品配送公司Zomato 和線上保險平台PolicyBazaar 都計劃在2021 年上市。

Flipkart 的電商生態

自從沃爾瑪投資Flipkart 使其估值節節攀升的同時,其高估值也引起了外界的質疑,Flipkart 的商業模式和策略能否在未來支撐不斷攀升的高估值?尤其是在印度億萬富豪-穆克什·安巴攜手小扎大舉進軍印度電商領域的背景下。

鑑於印度監管政策的不斷變化,在印度做電商是一件相當頭疼的難題,這即便是對Flipkart 也不例外。在Flipkart 成立4 年後的2015 年,為了規避印度對外部資本投資線上零售的禁令,Flipkart Pvt Ltd 在新加坡註冊成立。

發6.png

2018 年底,印度加大了對電商平台的限制。其中一項規定市場上的賣方不能從與該市場相關聯的實體購買超過25% 的庫存,為了避免監管審查,Flipkart 和亞馬遜都改變了過去的公司結構。沃爾瑪收購註冊於新加坡的Flipkart Pvt ,並且收購了Flipkart 在印度的主要部門。

發7.png

Flipkart 也收購了沃爾瑪印度公司的批發業務,包括28 家批發商店Best Price,並將業務延伸至B2B 領域。同時我們也能看到,經過多年的發展,Flipkart 已經建立起一個相對完善的電商生態,包括:時尚電商Myntra 和Jabong、移動支付公司PhonePe、Flipkart Internet 等。

因小失大

發8.png

2020 年3 月,Flipkart Internet 和AmazonSeller Services 虧損佔其收入的比重均有縮小。 Flipkart 為31%,而亞馬遜為53%,但這是以Flipkart 的增長為代價的。

發9.png

在過去的三年裡,AmazonSeller Services 的增長速度超過了Flipkart Internet。儘管亞馬遜身為一家電商巨頭,其規模遠超Flipkart,但作為一個2013 年進入印度的“外來玩家”能在Flipkart 的主場取得優勢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根據2018 年的數據,亞馬遜和Flipkart 佔印度電商GMV 的比例相差無幾。亞馬遜為31.2%,Flipkart 為31.9%。

的.png

的2.png

在2020,兩家公司的增速均有所放緩,但亞馬遜的銷售額仍在以更快的速度繼續拉大與Flipkart 的距離,以智能手機在電商網站的出貨量來看,2020年亞馬遜的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超過Flipkart,市場份額達到47%,而Flipkart 為42%。這也源於亞馬遜對客戶獲取和增長等領域的大量投入,而Flipkart 則對於員工招聘和福利等方面有著更多的支出。

的3.png

面對這樣的境況,沃爾瑪將需要設法鞏固公眾市場投資者對Flipkart 未來增長的信心,同時沃爾瑪也將把Flipkart 旗下的PhonePe 剝離單獨上市。作為Flipkart 旗下最具價值的產品之一,PhonePe 在UPI 的交易量僅次於Google pay,占到了移動支付市場份額的45%。

但其在市場上的統治地位是由龐大的營銷費用所支撐的,在沃爾瑪削減成本的策略下,2020 年3 月的數據披露,其營銷費用削減了20% 以上。 (約為1.4 億美元)

何時才能盈利?

的4.png

將Flipkart 與京東、拼多多、阿里巴巴等電商巨頭相比較,我們能發現,京東和拼多多在2018 年都出現虧損, 而京東則在2019 年實現盈利,拼多多繼續虧損。雖然Flipkart 虧損逐漸縮小,但是在收入增長方面,Flipkart 仍然落後於中國同行。

的5.png

儘管拼多多仍處於虧損狀態,但在疫情推動線上購物的浪潮中,拼多多的收入在2020 年前9 個月猛增了70%。該公司的股價在過去一年中也飆升了4.5 倍,市值為2200 億美元,遠超市值為1480 億美元的京東。

沃爾瑪控制開支和削減虧損的策略似乎對於投資者來說並沒有說服力(至少目前還沒有)。相反,他們將需要沃爾瑪提供一個令投資者信服的答案:在未來幾年內,Flipkart 能否在亞馬遜和JioMart 的強力打擊下保持現有地位並扭虧為盈,這也直接關乎Flipkart 500 億估值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