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商賣家在印尼“掠奪式定價”?


原標題:中國電商賣家在印尼“掠奪式定價”?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跨境電商圈的人都知道最近印尼的風頭有點緊。在印尼過去一兩年跨境電商政策做的一系列調整,包括降低免稅額度和上調一些產品的關稅之後,今年三月以來高層幾次發話要通過修改法律來進一步包括本國的廠商和中小企業。

據說在一個關於貿易政策的會議上,佐科總統直接說要“熱愛國貨、厭惡外國貨“ ,這個被當地和西方媒體直接解讀為直接針對中國產品。

去年上任的貿易部長魯特菲(Muhammad Lutfi)也在最近頻頻發話,表示要盡快進行修改,以抵制數字平台上海外商家“掠奪式的定價”。他好幾次舉了穆斯林頭巾在印尼能夠賣到1900 盾的低價(人民幣0.85 元)來說明印尼企業根本沒法和這樣的“傾銷”行為競爭。

發2.png

而為了避風頭,印尼第一大平台Shopee 也在最近暫停了很多跨境商家在印尼的銷售。而鑑於去年印度對於中國出海企業的禁令以及對外資電商的限制,讓一些人擔心印尼會不會走上類似的道路。

其實無論是對於跨境商品政策的調整還是此前印尼總統佐科對於國產以及進口產品的表態,我們能看出其一貫的政策風格,大力提倡印尼國產的產品,保護中小企業。這一點和印度政府的說辭是一致的。

這次對於跨境商品稅收新規的執行,我們更傾向於是佐科政府為了緩解受疫情衝擊的中小企業的影響所做出的政策調整。雖然個體商家能從跨境電商的發展中受益,但是畢竟無法直觀地在當地創造就業,而就業問題一直是佐科任內重點關注的領域。

以現在中印兩國電商生態的緊密聯繫來看,中國電商在供應鏈、商業模式、資本等方面都對印尼有著不同程度的影響。中國也是印尼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和主要投資國,平衡這個和國內政治之間微妙的關係也應該是佐科很拿手的。

我們認為佐科政府對於跨境電商政策的調整僅是在特定的其國內政治環境背景下做出的舉措,而並非針對性地轉移矛盾或者對外排斥。至於目前的局勢會持續多久,很難判斷,各方都應該在積極公關。

比如Shopee 就剛剛和西爪哇省政府宣布合作開展教育印尼本土中小企業的工作:

發3.webp.jpg

而在印尼複雜的政治生態下,印尼政策決策團隊以及社會對於跨境電商相關政策的調整也有著不同的聲音。下面這篇今早在雅加達郵報刊登的出自印尼政策研究中心的文章,就表達了這樣的見解。我們在此翻譯呈現一下。

發4.webp.jpg

本文最初發表於雅加達郵報,作者是印尼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員Thomas Dewaranu,中文由墨騰同事翻譯。

原文

2020 年初,以保護國內企業和市場支配力為由,針對國外生產商制定的掠奪性價格遠低於其實際生產成本的現象,印尼政府降低了跨境交易的進口關稅標準,起徵點從75美元下降到3 美元,並將箱包、鞋、手錶等產品關稅進行不同幅度的上調。

印尼貿易部認為目前印尼電商市場上的掠奪性定價行為正在威脅小企業,這一結論是毫無根據的,而限制進口等政策反而會損害印尼消費者和微型零售企業的利益。

由於貿易部目前正在修訂2020 年的一項法規,該法規將限制在線交易的商品進口,因此印尼電商市場上對外國產品的進一步限制正在醞釀之中。這個決定有一個根本性的謬誤:

那就是政府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表明印度尼西亞電商平台上發生了掠奪性定價行為。通過減少低效率的生產創造物廉價美的商品不僅合情合理,這也可以在更好推動生產效率的提升。同理,擴大生產以降低成本又怎麼能歸類為掠奪性定價行為呢?

如果一家公司僅僅因為其高生產力或明智的成本管理而設法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就被貼上“掠奪者”的標籤,這將會為我們的經濟發展環境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同時也會阻礙市場競爭和創新。

原則上,掠奪性定價必須滿足三個條件:

1. 企業收取低於成本的價格。

2. 他們排擠競爭對手以獲得市場支配地位。

3. 通過收取過高的價格以彌補損失。

在沒有滿足上述三個條件的,就以給電商平台/ 賣家貼上掠奪性定價標籤變得十分不合理。誠然,區分掠奪性定價和競爭性定價是一項繁雜的任務。目前商業競爭監督委員會(KPPU)也發布了不同檢測標準,以判定低價商品是否是因為掠奪性定價導致的。

政府將推行限制政策的依據之一就是在2021 年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上提出的一項關於印尼國內穆斯林頭巾生產商如何因中國進口頭巾的湧入而破產的研究。

然而,該研究跟掠奪性定價沒有半毛錢關係,也並沒有提倡採取限制性措施,而提倡政府要對中小企業(SME) 提供長期投資和支持以提高生產力。

另一方面,政府的說法也與電商平台商家的數據自相矛盾。雖然印尼電商平台上的產品大部分確實是外國製造的,但Bukalapak、Tokopedia、Blibli 和Shopee 等電商平台的商家90% 都來自印尼,這意味著這些商品主要是在印尼國內流動和交易的。

外國製造商只佔數字市場的很小一部分,僅使用價格工具很難與大批印尼國內廠家相抗衡,從而形成掠奪性定價。此外,本地零售商在市場上的高度集中也表明,市場上進口產品的配額不僅會損害需求方,還會損害中小型零售企業。因此,這個選項通常被決策者視為下下策。

相反,對中小企業的支持應成為修訂第50/2020 號內閣條例的重點。通過重新考慮對在線賣家的電商許可證(SIUPMSE) 的要求,來降低進入數字市場的壁壘將是一個具有前景的決議。

這可能會一石激起千層浪,鼓勵更多的中小企業加入電商市場並從中受益,同時可以有效地抑制掠奪性行為。

低准入門檻將有效地限制掠奪性公司向消費者收取過高的費用以彌補損失的可能性,因為這只會吸引可以提供更低價格的商家。

總之,如果貿易部仍然無法證明掠奪性定價的存在,懲罰市場上的低價將是一種危險的策略。這不僅將對消費者和印尼國內中小企業造成損害,而且還會導致市場平均價格上漲。

通過將中小企業排除在電商許可要求之外來支持中小企業是一種更合理的策略,可以幫助他們發展業務和提高生產力,同時也有效抑制掠奪性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