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異域中東:社交應用如何攻克本地化難題?


本文由ePanda出海中東(ID:ePandaMENA) 撰寫/授權提供,轉載請註明原出處。

原標題:出海異域中東:社交應用如何攻克本地化難題?

3.webp.jpg

2020 年末,匯集了行業大佬的語音社交軟件Clubhouse 在全球範圍內爆火出圈,人們紛紛把目光轉向語音社交。其實早在五六年前,語音社交便已經加入火熱的社交應用賽道。尤其是在人口基數迅速增長的中東北非市場,遊戲和社交市場逐漸年輕化及規模化,社交賽道更是熱鬧。

其中,同是來自中國的泛娛樂社交巨頭Yalla 和專注直播的Bigo Live 在中東社交軟件市場雙雙斬獲佳績。

為什麼是中東市場?幾年前,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首選仍是文化較為相近的日韓、東南亞,和經濟相對發達,互聯網基礎設施相對完善的歐美國家。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將中東這個新興的藍海市場選為出海目的地,除了Yalla 和Bigo Live,《PUBG MOBILE(絕地求生)》,社交軟件MICO 在中東市場也表現不俗。

中東地區橫跨歐亞非三個大洲,東西方的歷史、文化和經濟在此連接和交匯。當高度滲透的互聯網,相對完善的基礎設施和強大的消費能力,遇上與中東獨特的社會和宗教環境,產品本地化是企業出海中東國家繞不開的難題。

“獨具一格”的中東、北非地區

近年來,中東和北非地區的互聯網產業發展迅猛。尤其是在更加富裕,基礎設施更加完善的海灣國家,如卡塔爾和科威特,移動互聯網滲透率高達99%,是世界上互聯網普及率最高的地區。

市場的年輕化直接助長了這一勢頭。中東地區是世界上年輕人口比例最大的地區之一,卻也有著嚴謹的宗教制度和相對保守的社會習俗。不滿於線下娛樂方式的局限,越來越多在現實生活中受到壓抑的年輕人選擇去互聯網上滿足社交和遊戲的需求。

4.webp.jpg

中東的宗教和文化使線上社交需求旺盛

市場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 的報告顯示,中東和非洲地區的社交媒體用戶每天在社交網絡上花費超過三個半小時,平均每人有8.4 個社交媒體賬戶,阿聯酋的人均社交媒體賬號數量全球最高,平均每人擁有超過十個社交媒體賬號。中東的年輕人更是對社交媒體上癮。報告顯示,10 名阿拉伯青年中有9 人每天至少會使用一個社交媒體。

年輕人對互聯網和線上游戲的需求也推動了中東地區成為規模龐大且增長迅速的新興手游市場。 2019 年,中東地區遊戲市場規模約27 億美元。預計到2020 年底,中東遊戲市場規模或突破30 億美元,手游規模或突破13 億美元。

5.webp.jpg

中東地區遊戲市場正在快速成長(Source: Arabian Business)

雖然各類主流社交媒體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Snapchat、WhatsApp、YouTube 等在中東擁有相當高的使用率。但在全民社交的中東地區,本地化難題夾雜著複雜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的挑戰。這些主流平台往往把歐美模式照搬到這片藍海市場,缺乏精準而有效的本地化策略。而正是這個本地化的缺口給新興社交產品創造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打開市場的“鑰匙”

對於社交和手游應用而言,本地化代表著語言的翻譯調整,以及符合當地文化的界面設計及內容運營。在中東,語言和文化正是兩大難題。

中東的主要語言之一阿拉伯語的書寫順序是從右到左,與漢語以及其他世界主流語言相反,反映出中東人思維模式與其他區域的差異化;同時,在伊斯蘭教世界獨特的歷史,宗教和文化影響下,人們對宗教和家族有著強烈的認同感。想要打開中東用戶市場,深入了解中東文化以製定成功的產品策略是本地化的關鍵。

無論是在中東市場佔有率超過55% 的國民手游《PUBG MOBILE》,還是曾經位居中東地區遊戲榜首多年,索性將游戲背景設在阿拉伯世界的《蘇丹的複仇》,都做到了深層次的本地化處理。

在這片藍海市場上,社交應用賽道的競爭也愈發激烈,一款新興的語音社交軟件Sango 在短時間內獲得當地用戶青睞,提供了一份值得借鑒的出海案例。

Sango 的目標市場很明確:伊斯蘭世界。為了服務來自不同國家的穆斯林用戶,Sango 提供了英語、阿拉伯語、土耳其語等多種語言版本,遊戲人物的設計風格也帶有濃郁的中東風情。從軟件的界面設計到遊戲世界觀的架構,Sango 吸取伊斯蘭教元素和古蘭經中的典故,將中東地區穆斯林文化中的部落體系融入到Sango 的社交場景中,致力給用戶帶來一種“回家”的熟悉和快樂。

的6.png

Sango 應用界面設計結合了中東地區審美習慣

中東年輕化的市場特色預示了巨大的遊戲人口紅利,Sango 瞄準了這一點,將游戲元素作為軟件社交場景的切入點。

在上線不到一年的時間裡,Sango 在中東市場橫空出世,突出重圍,用戶數遍及超過50 個國家,在科威特、阿聯酋、伊拉克等國家的下載量達到娛樂類app 的Top 3,在十餘個海灣國家的表現也穩居同類別下載量前十,勢頭迅猛。

有“溫度”的遊戲人生

人生本身就像一場大型遊戲。每個人從出生就被賦予不同的角色,通過後天不斷的闖關和創造財富,在試圖解讀和攻破這遊戲的旅程中,每個人都獲得各自獨一無二的體驗和歸處。

而遊戲也如人生。借助虛擬化的人物扮演和場景,玩家能夠突破現實生活的限制,不僅能在遊戲的世界裡實現物質目標,也能不斷豐盈的精神世界,在虛擬世界中獲得真實的存在感。

在市場年輕化,互聯網發達,手游產業經歷爆發性增長的中東地區,一款將游戲的娛樂性與語音社交的工具屬性結合的軟件,成功幾乎是必然。

Sango 正是做對了這個選擇——將社交融入進“遊戲人生”這一概念中,在一眾以秀場直播和打賞的商業模式為主的語音社交軟件中脫穎而出。社交遊戲化,遊戲社交化,貼近年輕一代需求的產品理念是Sango 的核心戰略之一。

Sango 的創始人王薌琦說,不論現實生活中是何種身份,哪個階級,在Sango 的世界裡,每個人都可以選擇成為部落的酋長,長老,或者平凡的子民,每個人都能從Sango 的線上家園中找到自己獨特的角色和歸屬感。

的7.png

Sango 希望給用戶創造歸屬感,讓用戶找到家的感覺

打造出一款有趣且有溫度的社交產品是王薌琦的初衷,這與她早年的經歷不無關係。多年前她在新加坡求學時期,跨洋電話是還昂貴的奢侈品,社交軟件不僅承載了她所有對家人和朋友的思念,也緩解了獨自在異國他鄉生活的孤單和不適應。後來由於機緣巧合,王薌琦接觸了YY 語音,與在線上結識的好朋友一起聊天,玩遊戲,後來還組建了自己的工會。和小伙伴們一起在這個虛擬的帝國中,十幾歲的她逐漸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存在感和世界觀,還賺到了留學的學費和生活費。

“YY 給我的不僅僅是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還有珍貴的成長,友誼,和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王薌琦說。

每一個想要找到自己位置的人,都值得擁有一個專屬自己的精神家園。後來,打造Sango 這樣一款軟件也成了王薌琦的一份執念和情懷。

“本地化”的未來

對於Sango 上線一年時間內便取得的不俗表現,王薌琦說堅持做好產品,對市場環境的熟悉程度,以及抓住了社交軟件發展的風口,是Sango 團隊的天時地利人和。

談起未來,王薌琦說,Sango 的路還很長。

據說目前Sango 團隊成員都在接種疫苗,希望能盡快地深入到中東市場中去。團隊也將招納更多來自中東背景的精英人才,協助Sango 完善更加精準的產品本地化。

隨著全球疫情形勢的好轉,和國際經濟交流的逐漸回暖,王薌琦和團隊對Sango 的未來發展充滿信心。

長遠來看,王薌琦希望能在中東的各個國家建立分公司,為本地人才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深入地了解當地環境,用本地人的視角去體驗是做好一款優秀社交軟件的關鍵。如何在穆斯林市場做成最大的線上社交生態圈,如何打造真正為穆斯林市場和穆斯林用戶服務的產品和平台,是Sango 的團隊要深度探究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