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快遞送的越快,美國賣家們可能虧的越慘


原標題:亞馬遜快讀送的越快,美國賣家們可能虧的越慘

作者:金鹿

是6.jpg

騰訊科技訊 6 月14 日消息,查爾斯頓美食漢堡(Charleston Gourmet Burger)是總部位於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小型家族企業,運營效益始終不錯。該公司由威爾森德布里亞諾(Wilsondebriano)夫婦於2012 年創立,在美國各地數千家門店、購物頻道QVC 以及其網站上銷售漢堡醬和醃料。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去年3 月份經濟停擺之前,這對夫婦決定停止通過門店銷售,專注於在線銷售。

事實證明,對於他們這樣的小企業來說,這幾乎是個致命的錯誤。這家企業是他們家唯一的收入來源,員工幾乎都是家人,包括這對夫婦的四個孩子,以及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人的妹妹和母親。在亞馬遜時代,在線銷售是一回事,但真正以足夠快的速度將產品送到客戶手中,讓他們感到滿意則是另一回事。

如果像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婦一樣,商家沒有通過亞馬遜銷售商品,但仍然需要遵守這家電商巨頭許下的免費快速送貨承諾,他們將面臨巨大挑戰。威爾森德布里亞諾說,他們的銷售額直線下降,從每月2 萬多美元降到了每月3000 美元。這家人別無選擇,只能自己打包和發貨,因為他們支付不起第三方服務費用。

像威爾森德布里亞諾這樣的小企業很難從亞馬遜快速、免費的送貨服務中受益。許多潛在買家抱怨運費太高,40 美元訂單的運費約為8 美元,而且漢堡醬和醃料花了太長時間才送到。威爾森德布里亞諾說:“這是一場日復一日的戰鬥,我們試圖跟上亞馬遜的步伐,但這並不好玩。”

遞送服務更快

事實上,雖然查爾斯頓美食漢堡在兩年前因為費用太高而離開了亞馬遜,但這家家族企業正在考慮回歸。根據適應物流變化的能力,美國的中小型在線商家被分為贏家和輸家,這些變化主要是由亞馬遜和其他大型零售商推動的。亞馬遜持續的招聘狂潮和倉庫建設狂潮促進了更快的免費Prime 送貨服務。

因此,即使是不在亞馬遜上銷售的商家也在競相以最快的速度發貨,要么承擔額外的成本,要么提高價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銷售額下降,同時還要應對供應鏈瓶頸。每兩週,一盤盤貨物(從1500 瓶到3000 瓶漢堡醬)從工廠運出,放在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婦車庫附屬的車間,那裡是個臨時倉庫。除了開展用來招攬銷售額的在線廣告活動外,這對夫婦還必須處理來自該網站的每份訂單。

在Zoom 上完成遠程課程的空閒時間,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婦15 歲和16 歲的女兒幫助打包箱子,並寫下個性化的紙條來感謝顧客。他們25 歲的兒子、大女兒以及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人的母親都在有空的時候幫忙。一旦他們在盒子上貼上標籤,夫妻團隊就會把它們裝上一輛SUV,然後開車送到當地的郵局。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人說:“這就像一條流水線。” 然而,這不是一條真正的流水線,畢竟那需要在倉庫中部署更多人類和機器人,採用軟件優化的工作流程以降低每次在線購物的成本。

幫助商家建立和運營在線商店的BigCommerce 總經理馬特·克勞福德(Matt Crawford)表示,亞馬遜是首批將供應鏈轉化為競爭優勢的電子商務公司之一。一旦亞馬遜創建了自己的Marketplace,任何人都可以在那裡銷售商品,並通過亞馬遜提供的物流服務實現了快速送貨上門服務。亞馬遜為這些企業在亞馬遜上銷售的商品提供倉儲和運輸服務,這種優勢延伸到了所有願意為這些服務付費的賣家身上。

隨著亞馬遜將Prime Now 服務推出到其主網站和應用程序中,亞馬遜不斷加快其網站上出售的大多數商品到達購物者家門口的速度,最初提供兩日達送貨服務,然後是次日達,現在則更多推廣當日達送貨服務。美國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PS)子公司Ware2Go 的首席執行官史蒂夫·丹頓(Steve Denton)表示,這讓那些想要亞馬遜夢寐以求的Prime 徽章的賣家面臨艱難選擇。 Prime 徽章象徵著快速發貨,銷售額要高得多。

賣家成本更高

丹頓還說,賣家要么向亞馬遜支付更高的費用,讓他們提供倉儲和發貨服務。或者,他們可以從非亞馬遜倉庫發貨,這些倉庫滿足亞馬遜賣家履行Prime 計劃的嚴格要求,包括在全國范圍內的可用性和快速發貨。有些賣家,特別是那些經營大件商品或通常賣得不快的賣家,發現這是個更實惠的選擇。

克勞福德說:“你會看到商家不斷遭到淘汰,因為他們無法解決在線銷售的供應鏈問題。”隨著需求的飆升,商家UPS、美國郵政服務公司和聯邦快遞(FedEx)等運營商的運輸成本今年上漲了5% 至7%。由於疫情擾亂了全球供應鏈,商家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價格來儲存更多貨物。他補充說,與此同時,對更快發貨速度的需求意味著,零售商必須準確計算出在遍布全國的網絡中哪些倉庫要儲存多少商品。

要加入亞馬遜的Sell Fuled Prime(SFP)計劃,賣家必須將商品儲存在亞馬遜倉庫中,這樣才能在一兩天的送貨時間內聯繫到客戶,以便在亞馬遜的網站和應用程序上獲得大多數產品的瀏覽量。亞馬遜在其市場上的成功催生了許多模仿者。我們在沃爾瑪、Target、Wayfair 和其他幾十家大商家的網站上購買的商品,可能不是由這些公司銷售和發貨的,而是由規模較小的企業代勞,這些零售巨頭會從銷售額中分成,並可能支付其他費用來換取小企業上線。

丹頓說,市場模式的激增,以及亞馬遜塑造顧客期望的方式,意味著該公司對Prime 賣家日益增長的需求將波及整個電子商務行業。這些其他市場在很大程度上基於亞馬遜的標準,不斷提高對其賣家的要求。亞馬遜表示,該公司已經“對SFP 項目進行了更改,這樣客戶就可以擁有一致的Prime 送貨體驗,而不管什麼配送方式。當賣家成功時,亞馬遜就成功了,這些變化有助於確保SFP 賣家繼續用他們期待的購物體驗取悅Prime 客戶。”

對於中小型在線賣家來說,跟上最新的Prime 需求需要採取直到最近還被視為激進的措施。這意味著每周至少運營6 天的倉庫,有時還會求助於昂貴的次日達或隔夜遞送服務。

第三方服務介入

有些賣家在這個新世界裡取得了成功。 21 世紀初,李·西格爾(Lee Siegel)創立了ECR4Kids,這是一家為兒童生產扁平包裝現成家具和遊戲設備的製造商。該公司向傳統買家(比如學區的經銷商)銷售產品,同時也直接向大賣場甚至亞馬遜銷售,但僅作為批發商和賣家銷售。 2018 年末,為了增加銷售額,西格爾把他的部分商品直接放到了亞馬遜的市場上。

疫情來襲時,西格爾認為他的銷售額會下降,但結果卻是銷量猛增,因為孩子在家學習的父母爭先恐後地購買兒童桌椅和小隔間等東西。大約在他開始在亞馬遜的市場上銷售的同時,ECR4Kids 從經營自己的倉庫轉向將其配送外包給包括Ware2Go 在內的第三方物流提供商。

西格爾說,以前,任何人都可以提供送貨服務,只需要有“一輛叉車、一個裝貨碼頭和一個有貨架的大倉庫”。但要與沃爾瑪、好市多(Costco)、亞馬遜和維Wayfair 抗衡,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來提高客戶滿意度和遞送速度。

很多人求助於Productiv 等公司,該公司運營著6 個分銷倉庫。亞馬遜依靠自己的貨架搬運和包裹分揀機器人,而Productiv 這樣的公司正在用“跟隨式”機器人測試系統,這些機器人可以跟踪倉庫員工在一排排貨架上行走,然後將人類從貨架上挑選的任何物品送到傳送帶上。與許多其他行業一樣,這種自動化在某種程度上是對工資上漲和勞動力短缺的回應。對倉儲和配送的需求正在逐月刷新和打破紀錄,導致對這些服務的競爭更加激烈,可供選擇的產品種類也越來越多。

在查爾斯頓美食漢堡,情況有了很大改善。天氣變暖了,數百萬接種疫苗的美國人再次與朋友和家人外出聚會,並點燃了烤架。 5 月份的月度銷售額反彈至近1.4 萬美元,威爾森德布里亞諾預計6 月份的情況會更好。

此外,這家人還將開始嘗試使用亞馬遜來銷售和配送訂單。亞馬遜正在啟動一項試點計劃,旨在為威爾遜德布里亞諾夫婦等黑人企業主提供額外的幫助,包括免費廣告、免費寄存和退貨處理、免除部分費用、免費諮詢服務等。在接下來的兩週內,這家人網站上約90% 的訂單將由亞馬遜完成,他們的產品也將出現在亞馬遜的市場上。

威爾森德布里亞諾夫人說:“免除這麼多費用聽起來像是雙贏,但我不知道這件事最終會怎樣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