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沾到全民創作者經濟一角,這款出海App就月入50萬美元


6月7 日,筆者在日常巡榜的時候發現一款名為「Analyzer Plus」、主打“Instagram 粉絲追踪”的出海應用位列美國iOS 社交暢銷榜第65 位。而且從近一周(6.7-6.15)的觀察來看仍有上升趨勢。

圖像.png

更令人驚奇的是,「Analyzer Plus」的成績似乎不止於此。

根據App Annie 數據,截至目前「Analyzer Plus」共曾登上74 個國家和地區的iOS 暢銷總榜Top10、140 個市場的iOS 暢銷榜Top100。

時至今日,雖然沒能維繫住最優成績,但也長期混跡於多國暢銷榜Top100。

圖像.png

「Analyzer Plus」最高暢銷排名統計| 數據來源:App Annie

另外,根據Sensor Tower 數據,「Analyzer Plus」iOS 端2021 年四月的下載量和月營收分別是20 萬次和50 萬美元。而且從近期榜單趨勢變化來看,5 月份的下載和收入大概率只會多不會少。

圖像.png

近90 天「Analyzer Plus」在美國iOS 社交暢銷榜單排名

更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21 年6 月7 日,美國iOS社交暢銷榜單Top100 中,和「Analyzer Plus」功能類似的“粉絲關注數據分析App”,還有6 個….

圖像.png

數據來源:App Annie 和Sensor Tower | 注:排名統計時間6 月8 日

在這7 款App 中,排名第38 的Reports for Followers 和排名第57 的「Analyzer Plus」是出海應用,也是今天的統計範圍內營收最多的兩款App,其中「Analyzer Plus」做得最早,上線已經4年了。

除此之外,這些App 以及背後的公司也呈現了一些共同點和差異點。

1、公司大多是規模不大的小型創業公司,多數公司是工具類App 起家。其中4家公司走矩陣化發展路線,除了Instagram Followers 關注,還會做一些插件、照片尺寸編輯器等類別的App。

2、這些App的功能有極高的相似性,都是對個人Instagram賬戶進行實時監測,因此付費點也大體類似,基本圍繞“新增關注、誰取關了自己、誰屏蔽了自己、誰刪除了自己的評論、誰沒有回關自己以及最佳熱門發文時間和當下Instagram 最熱門標籤”。

3、這些App 的評分大多不算很高,付費點設置越多、訂閱價格越高的App 評分越低。

4、這些App 大多選擇YouTube 渠道進行廣告投放。

圖像.png

這也引出了一系列問題:這類App 是合乎規定的嗎?為什麼會流行起來?會流行多久呢?

關於是否合規,要看社交媒體平台側和用戶側兩方面。

以我們開頭提到的「Analyzer Plus」為例,應用有解釋從Instagram 到「Analyzer Plus」之間的數據傳輸是通過亞馬遜雲完成的,而關於用戶賬戶的信息是由Instagram 處理的,應用也無法看見和存儲賬戶密碼,並在應用中給出了關於用戶隱私的蒐集和使用的詳細信息。

筆者在Instagram 的隱私報告中也確實有看到,關於“合作夥伴在徵得用戶同意後,Instagram 將會允許這些合作夥伴收集、使用和分享用戶數據”等內容。

圖像.png

從這個角度來看,類「Analyzer Plus」App 應該是合乎隱私規定的。但也有一些用戶在評論區怒吼“自從使用了這些App,自己的賬戶就被Instagram 封禁了”,那這樣看似乎又在哪裡出了問題。可若真的如此,為何「Analyzer Plus」能存活4年之久,且還曾被推薦在蘋果首頁呢?歡迎有了解內幕的讀者朋友們找筆者一起來聊下。

我們下文重點分析一下,為何有多款Instagram Follow App 盤踞在各國iOS 暢銷榜單。無外乎:經濟原因和心理原因兩方面。

Instagram的經濟大旗,小扎堅定走上“帶貨和打賞”的中國路線

我們先來說,現實一點的經濟原因。

經濟原因,其實指代的是海外的“全民創作者經濟”。隨著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可以說每位用戶都可以在社交媒體上找到自己喜歡的發聲渠道,甚至掌握一定的話語權。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能通過社交媒體賺錢的只有明星和頭部KOL。

這是因為當時仍處於“藝人經濟時代”,基本商業路徑仍為“廣告主/品牌——廣告公司/經紀公司——網紅/明星”,而且報價也相對隱秘、且缺乏統一標準,可能會出現“品牌高價僱傭名人進行廣告營銷但效果欠佳或者輕量級網紅數據不錯但報不上去價格”的情況。

過去一段時間一些中國企業也看到了痛點推出了一些網紅營銷數據監測工具、網紅SaaS 平台,比如NoxInfluencer、Upfluence、抖音星圖。不論是網紅還是明星在接到Case 時,都需要出示自己各平台粉絲數量、點贊數量、轉發數量、帶貨情況、粉絲年齡和地域分佈等情況。這種數據透明化,其實有利於雙方都找到更合適自己的選擇,但這其實也是針對有一定量級的藝人或者網紅。

但隨著社交媒體的發展、移動支付的完善、利基市場的發掘以及新冠疫情的推動,越來越多的用戶通過社交媒體生產內容甚至優秀內容,成為優質創作者,甚至可以說全民創作者時代已經來臨。根據Influencer MarketingHub 預計數據,2021年的創作者經濟的市場規模約為1042 億美元,有望在2023 年達到萬億美元。

而其實更重要的一個原因,筆者也希望單獨說下,就是電商。當然,電商的果還是疫情的因,以海外最大的一個市場為例,電商滲透率上升大家都在說,但如果真的給出一個圖,可能還是會覺得很震撼。

圖像.png

圖有點花,但數據的出處權威。

這帶來的是一個連鎖反應。人們的購物向線上轉移了,社媒成了一個不小的渠道,以TikTok 為先鋒社媒開始在電商方向發力,FB、Google、Snapchat 等大廠跟進,各種創作者激勵計劃跟著就來了。這直接導致了創作者賺錢的方式變多,從之前的廣告贊助為主、到掛購物車帶貨,整個流量會更加分散,這也直接呈現為能賺到錢的創作者比例變大、而且向中尾部移動。

當然,目前的真實情況是能賺到很多錢的也是少數,能依靠內容創作“生活”的創作者佔比並不多。根據ZipRecruiter 統計數據,截至2021 年6 月2 日,美國內容創作者的平均年薪為4.7 萬美元。全美18% 內容創作者年收入在3.35-3.95 萬美元之間,佔比最多;只有0.53% 的創作者年收入超過100 萬美元。這還是公認的創作者經濟情況較好的美國。

也就是說,儘管在美國內容創作者會比初級市場營銷從業者4.5 萬美元的平均年薪多一些,但也還是在為溫飽努力。

圖像.png

因此對於多數普通創作者而言,他們只關注兩件事:1、如何生產更多優質內容;2、哪個平台對輕量級創作者變現更友好。

第一個問題,是個複雜的工作,我們暫且不深入討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這些社交媒體平台上,“好的內容”的評判標準多以“播放量、點贊量和關注度”來計算,因此也難怪創作者對自己的粉絲數量、互動數量格外關注。而之所以寧願冒著風險使用這些數據監測沒有那麼完全的Followers 工具,而不是專業的檢測網站,和訂閱價格有很大關係。

據筆者所知,專業網紅營銷檢測數據的訂閱價格多在每年數千美元以上。而這些App 的月平均價格大多在2.99-4.99 美元之間,年訂閱價格也都達不到100 美元,可以說在大大減輕了入門級創作者的負擔。所以包括「Analyzer Plus」在內的幾款App 能取得不錯的營收,也和用做B 端生意的思維滿足了C 端或者小B 用戶有關。再加上這些App 同時兼具“查找熱門標籤和分析發布最優時間”等功能,也難怪用戶動心。

再來說,平台選擇。儘管目前很多創作者,都是多平台同時運營。但根據Influencer MarketingHub調查數據,70% 的內容創作者會選擇Instagram 作為變現平台,選擇TikTok 的人為13%、選擇YouTube 的人為9%。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美國社交暢銷榜單中的哪些追踪App 都僅針對於Instagram。

圖像.png

目前內容創作者的盈利方法基本上可以概括為:廣告共享計劃、廣告推廣、品牌交易、培訓課程、粉絲打賞、用戶訂閱這幾項。根據Influencer MarketingHub 調查數據,77% 的創作者表示品牌交易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

圖像.png

也或許是意識到了這一點,2021 年6 月9 日,Instagram 推出了首個“創作者周”,在創作者周發布當天,扎克伯克通過Instagram Creator 賬戶直播了Instagram 針對內容創作者提出的三種變現方法。

1、允許創作者通過官方工具推廣產品,用戶通過創作者推廣鏈接/標籤下單,創作者將會獲得一定數量的佣金。聽起來這種模式和國內的淘寶客有些相似。

2、將會在用戶主頁上線 Instagram 商店,有用戶通過創作者商店下單,創作者將獲得收益。

3、粉絲徽章打賞。用戶可以通過向創作者贈送價值0.99 美元-4.99 美元之間的徽章來幫助創作者獲得收益。除此之外,當創作者完成一定的規定任務時,還會獲得官方的額外獎勵。

(說實話,這套策略和國內直播App 也是如出一轍。而選擇的直播帶貨和禮物打賞,也是copy 國內)

扎克伯格還指出“為了幫助更多創作者在Instagram 上謀生,將在2023 年之前對創作者免費提供在線付費交易、粉絲訂閱、徽章和即將推出的獨立新聞產品服務。即使2023 年之後開始抽取佣金,也會低於蘋果和其他公司目前抽取的30% 的比例”。

求關注內核和互關文化,海內外經久不衰

除了利益相關,也應該和國內外經久不衰的“互讚互關以及社交中心文化”有關了。

當筆者嘗試在國內瀏覽器輸入“互關互讚”的關鍵詞時,發現用戶自發組建的涉及互關互讚的平台涉及微博、抖音、QQ 空間、百度貼吧、B 站、快手、微信,甚至王者榮耀…..

當筆者在QQ 以“互關、互讚、互粉”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時,發現不少(數也數不清楚)相關群群成員超過500、群熱度超過4 顆火苗,涉及的平台更是包括電商、社區、社交、音樂、短視頻、泛娛樂等多種類型,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用戶做不到。

而在海外,“求關注”文化也完全不輸陣。

多數出海圈的朋友們,可以回憶起來的、最近的、大型互fo 場面應該是,2021 年1 月末Clubhouse 出圈的時候吧。但其實海外用戶對於“求關注”的熱衷遠超我們想像。

TikTok 百億次求關注以明志

根據Influencer Marketing Hub 數據,2020 年TikTok Top100 熱門標籤中有10 個標籤和“關注以及喜歡”有關,佔比10%。而且用戶絲毫不掩飾自己想要換關注和換讚的野心。以#followme 為標籤的視頻有3530 萬、播放量574 億次。

圖像.png

Instagram “我關注你是為了讓你關注我”

這種情況在Instagram 上更為誇張,根據筆者統計,2020 年Instagram Top100 熱門標籤中,有12 個和喜歡以及關注有關。其中使用#followforfollowback 作為話題標籤的帖子有1.9 億篇。

圖像.png

海外年輕用戶們“求關注”的心態,已經完全搬上了檯面。至於為什麼7 款App 都一致地選擇了Instagram,而不是其他社交媒體平台。原因無外乎,海外Top5 社交媒體中只有Instagram 和Facebook 同時兼具明顯的“社交和內容”屬性,而Facebook 顯然不是年輕用戶的主要陣地。

圖像.png

看到這些,可能會有一些讀者問出為什麼都在求關注?筆者嘗試聯繫了一些00 後朋友並結合自己當年求關注的實際經歷,來進行嘗試分析。

1、希望被看見。希望有更多人看到自己的存在、希望證明自己的價值、希望發揮更大的價值。

2、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從算法來看,點贊、關注和互動越多,被推薦的可能性就越大,藉此找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其他用戶也就更加簡單。

3、找到互相鼓勵的人。內容創作的成果看起來靚麗耀眼,但創作的過程可能是極為繁瑣。不但如此,也有可能,多次努力都未能取得令自己滿意的結果,因而有時候可能就會想要放棄,而這時就需要有同樣經歷、同樣處境的人互相理解互相鼓勵。

4、虛榮心。不多說,懂得都懂。

但不管是互關、還是互讚的本質都是為了交互,對方不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內容,因此多數經常混跡於互粉圈的用戶,都經歷過瘋狂掉粉的階段,這種心情比沒有人關注自己來得更難過。

筆者自己覺得如果是為了度過新人期、或者是監測粉絲數據,那麼使用「Analyzer Plus」這些App可能會非常有幫助,但如果只是每天看著誰又取關了自己悲傷難過,又或者是陷入空心數據帶來的短暫的虛假狂歡,最終收穫的怕是只有精神疲倦。

但不管怎麼說,「Analyzer Plus」能通過只沾創作者經濟的一角,就能獲得50 萬美元的月營收,還是蠻出乎意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