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小巨頭Sea睥睨東南亞,巨虧中擴張是在學誰?


原標題:互聯網小巨頭Sea睥睨東南亞,巨虧中擴張是在學誰?

作者:霄總

1623829054(1).jpg

一款在手機遊戲圈裡小有名氣的吃雞遊戲《Free Fire》,近日在全球手機遊戲下載排名中名列總榜單第五位,再次吸引了外界的目光。

很多人可能不太知道《Free Fire》,更不太了解這是來自於Sea Limited(Sea 集團)旗下游戲品牌Garena 的一款手游。但是通過這款遊戲在全球及東南亞的漲跌程度,我們得以窺見中國互聯網巨頭在東南亞市場的佈局,也可以了解到更多企業在海外互聯網市場的成敗、得失與經驗。

名不見經傳的小巨頭?

近日,知名數據分析網站Sensor Tower 發布了2021 年5 月全球下載量最高的遊戲報告,也讓東南亞互聯網小巨頭Sea Limited 再次引起業界的關注。據Sensor Tower 報導,Sea Limited 旗下游戲品牌Garena 出品的《Free Fire》,在五月份全球下載量最高的手機遊戲榜單上排名第五位,而在此前其排名一直沒有跌出過前三名。

是3.webp.jpg

資料來源:Sensor Tower

Sea Limited 在2009 年由Forrest Li 在新加坡創立,也是目前東南亞地區集遊戲、電商、線上支付業務於一身的互聯網巨頭之一,旗下擁有遊戲品牌Garena、電商平台Shopee 和在線支付服務AirPay。

這家互聯網企業在新加坡及東南亞地區可謂名氣極大,但是在國內鮮有報導,只有對它有一定了解的人,會將其與BAT 之一的騰訊聯繫起來。在海外互聯網圈子裡,來自天津的企業家Forrest Li 在創立Sea Limited 之初就號稱要對標騰訊,此後因為騰訊入股而成為了海外騰訊系企業之一,更被戲稱為“小騰訊”。

在後疫情時代,這家新加坡的互聯網小巨頭不僅在遊戲業務上風生水起,而且三大業務版塊均出現了大幅飛升。有行業人士戲稱,這是因為其成功復刻了騰訊的成功之處,但是縱觀國內互聯網巨頭在海外市場數載合縱連橫、東征西討的經歷,可能不只是這麼簡單。

Sea Limited 成立後,一直主打電商業務並先後獲得了多家投資機構的融資,到2017 年5 月份完成了5.5 億美元融資後,正式開啟了IPO 之路。截至目前,騰訊持有25.6% 股權,擁有25.1% 的投票權,為公司最大股東;Forrest Li 持股為25.4%,擁有33.8% 的投票權;其中,Forrest Li 旗下公司Blue Dolphins Venture 持股14.7% ,擁有18.7% 的投票權。

有趣的是,這家互聯網企業上市後的股價並不理想,在2019 年1 月時股價曾一度下探到10.68 美元,但是到了2020 年8 月初,其股價最高飆升到138.21 美元,一年多時間漲幅超過了12 倍。

這其中,從上述Sensor Tower 的報告中可以發現,手機遊戲是其最主要的業績支撐點。不過Sea Limited 另外兩塊業務的戰績,在其最新發布的財報中也頗為亮眼,目前SeaLimited 的三大業務版塊除了Garena 遊戲平台,還有Shopee 電子商務平台以及AirPay 數字支付平台。可以看到,遊戲業務帶來了主要的利潤,而電子商務和在線支付業務的營收增長仍在持續爆發出巨大的潛力,一方面這是其整體業務還未佔有絕對競爭優勢,另一方面說明其未來仍有巨大想像空間。

這種發展的想像空間可以讓資本市場保持很高的興趣,而且Sea Limited 自身的增長勢能也確實令人驚訝。這不禁引發了市場的更多思考,這家東南亞互聯網小巨頭一邊巨虧一邊擴張,真的是因為完美復刻了騰訊嗎?

一款遊戲打遍天下無敵手

在前不久Sea Limited 發布的2021 年Q1 財報中可以看到,Q1 的公司GAAP 收入達到18 億美元,同比增長146.7%,毛利潤高達6.454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212.1%;公司遊戲業務整體收入達到11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17.4%。這其中的吸金主力,就是Garena 品牌的吃雞遊戲大作《Free Fire》。

這份成績單相比此前發布的2020 年Q4 財報,仍顯示出各方面業績的持續增長能力。在2020 年Q4,該公司營收為16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02%。其中數字(遊戲業務為主)收入為6.93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71.6%;電子商務收入達到8.42 億美元,同比增長178%;數字金融服務(線上支付)收入為2440 萬美元,同比增幅高達662%。當季公司整體毛利潤為5.337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02%。不過,目前Sea Limited 整體上仍處於嚴重虧損狀態,2020 年的經營虧損從2019 年的8.91 億美元擴大至13 億美元;2020 年淨虧損額從2019 年的14.5 億美元則增至16 億美元。

是4.webp.jpg

可以看到,Sea Limited 的爆發式成長,就是在2019 年下半年到2021 年上半年這段時間,也正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籠罩的時間段。數據顯示,2019 年Sea Limited 全年營收為29 億美元,同比增長178.1%,其中毛利潤更是高達6 億美元,相比2018 年的1000 萬美元毛利,增幅近60 倍。

到了2020 年,Sea Limited 全年營收繼續攀升至44 億美元,同比增幅101%;數字娛樂業務的收入為20 億美元,同比增幅77.5%,電子商務收入為21.6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58% ,數字金融服務收入為6080 萬美元,同比繼續大幅攀升560%。 2020 年其整體毛利潤為13.5 億美元,同比漲幅接近123%。

人們不禁要問,在強敵環伺的東南亞互聯網市場,Sea Limited 是如何打通三大業務版塊之間的邏輯,在形成閉環的同時又如何凝聚出了強大的競爭力?

從Sea Limited 旗下電商、遊戲、電子支付這三個領域來看,其市場佔有率都不低,且三個業務勢能在公司內部都能實現很好的轉化,並且在流量方面,這三塊業務的邏輯關係也設計的很好,能夠起到相輔相承的作用。有分析指出,隨著Sea Limited 的業務在東南亞各國的用戶群體產生更多的引流作用,其生態體系會讓各個應用產品組合為一個超級APP。

當然,從過去一年多的業績表現來看,Sea Limited 旗下最賺錢也是最具備活力的業務版塊,就是其遊戲品牌Garena。在2020 年,Garena 品牌下的遊戲應用整體季度活躍用戶(QAU) 增長了72%,達到了6.1 億;同時季度付費用戶同比增長了120% 至7310 萬,佔所有用戶的12%。這其中的主力《Free Fire》,連續兩年榮獲年度全球下載量最高的遊戲稱號,並在東南亞、拉美地區和印度獲得2020 年最暢銷手游的榮譽。有數據顯示,正是因為《Free Fire》的強大推動力,從2018 年1 月到2020 年Q1,Garena 部門的營收已經累計高達67 億美元。

也正是因此,東南亞互聯網行業人士將其成功歸納為是對大股東騰訊的完美復制,對此只能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東南亞市場百戰成“精”?

在全球吃雞遊戲火爆的一年多時間裡,《Free Fire》確實在海外市場獨領風騷,也壓過了Sea Limited 旗下電商業務Shopee 的風頭,Sea Limited 官方表示,全球按收視率排名前五的電子競技錦標賽中,有三項是《FreeFire》錦標賽。此外,《Free Fire》還是2020 年YouTube 上觀看次數最多的移動端遊戲,據悉相關內容播放量已經超過720 億次。

這些數據顯示《Free Fire》可以繼續成為Sea Limited 旗下游戲社區的核心,包括創始人Forrest Li 也曾強調,《Free Fire》還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業績的頂峰。

是5.webp.jpg

相比之下,營業額最高但是仍未實現盈利的電子商務業務版塊Shopee,就有些尷尬了,在2019 年年底,Forrest Li 曾表示Shopee 應該會在未來幾年實現盈利,但截至目前,遊戲業務版塊 加雷納 仍是唯一產生營業利潤的部門。

當然,加雷納 品牌作為Sea Limited 未來的搖錢樹,也會受到行業的一些質疑。在此前的財報回憶上,針對未來1~2 年公司遊戲銷售指引是否包括了新遊戲銷售預估的問題,Sea Limited 管理層就有些避而不談,僅對目前正在開發的遊戲提供了指引。

當被問及遊戲產品線的發展狀況時,Sea Limited 的首席企業官王彥軍這樣對外界表示,“我們沒有特別提到渠道,但如外界所知,我們一直在測試原型、思路甚至更高級的遊戲,我們一直在測試不同類型遊戲的渠道和能力。這些新作品將繼續呈現多樣化,因此收入指引和預期是基於當前可見的狀況合理估計的。”

值得注意的是,加雷納 的3A 級遊戲工作室Phoenix Labs 此前剛宣布,除了在溫哥華和西雅圖的現有辦公地點外,還將在蒙特利爾和洛杉磯開設新的辦事處。此外,工作室在鳳凰城的新辦公室還會成立一個新團隊,專門開發新遊戲。

那麼,作為創業初期的“商業模型”以及未來的營收支柱,Sea Limited 的電子商務版塊Shopee 又會如何發展呢?

這家互聯網巨頭的電子商務部門Shopee 在2019 年的整體營收超過了Garena 部門,收入同比增長158% 達到了21.6 億美元。業務整體收入包括基於交易的收入、廣告收入和其他增值服務收入,約佔整體年收入的73%。

在2020 年第四季度,Shopee 的營收出現爆發,營收達到8.422 億美元,同比增長178%,其中75% 的收入來自電子商務平台,第四季度的GMV 總量達到了119 億美元,同比增長132% 全年GMV 達到了354 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13%;平台用戶的參與度也在提高,購買量環比增加到了每月5.7 次。

但是,目前的Shopee 似乎仍然無利可圖,儘管Sea Limited 管理層在2020 年Q4 業務發布後曾表示,這一業務版塊可能會在2021 年實現收支平衡。

行業分析人士指出,相比手機遊戲業務,其電子商務業務在東南亞市場仍面臨眾多競爭對手的挑戰。有業內人士指出,Shopee 目前的重點是擴大規模,但是在這個規模擴張過程中會不斷吞噬現金流,這也給SeaLimited 帶來了很大的經營壓力。

有分析人士指出,去年Q4 財報中SeaLimited 在調整EBITDA 後虧損減少了41%,但是這種這些非GAAP 指標顯然仍缺乏一定的說服力,Shopee 仍然是其未來市場競爭的重要核心。

或許,隨著Shopee 品牌滲透到新的市場(東南亞以外),規模經濟和邊際效應最終將提高其盈利能力。目前,Sea Limited 重要的工作是在支持營銷和服務消費者同時發展Shopee 自身的競爭能力。

電子商務版塊前景如何?

實際上,Shopee 品牌已經在東南亞以外的拉美市場開疆拓土了。

據悉,在拉美市場尤其是巴西開展業務一年後,Shopee 在安卓應用商店裡的下載量排名第一。 “如果你比較一下拉丁美洲和東南亞,可以看到它們是非常不同的市場,我們現在對這個市場並不熟悉。拉美市場現在仍處於發展的早期階段。所以我想讓團隊探索再多一點,看看會發生什麼新的變化。”公司首席企業官王彥軍錶示。

是6.webp.jpg

數據顯示,Shopee 進入的第二個市場印度尼西亞,2020 年Q4 銷售額已經超過了4.3 億美元,日均訂單量為470 萬,同比增長了128%。 Shopee 在其他東南亞市場的確在不斷增長,但是競爭對手Lazada、Grab 等地區行業巨頭也不容小覷,尤其在各方背後資本力量加持下,未來的競爭會更加激烈。

整體來看,Sea Limited 仍處於前期燒錢投入的階段,主要原因是電商業務的經營成本和運營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另外一個隱憂就是,公司的運營目前仍依賴以外部資金為主,如果債券市場突然枯竭,公司將很難籌集到更多的業務資金。

目前,因為在東南亞和拉美地區要繼續開拓新的市場,其電商業務仍然是投入成本最高的部分,這裡麵包括在物流、運營、商品拓展等方面的持續巨資投入,而這也是Sea Limited提高自身在電商業務方面競爭優勢的重要指標。

Shopee 電商業務在2018 年開始爆發,營收同比增長了近5 倍,但是成本支出也達到了營收的1.7 倍。為此其進行了一輪定向增發,融資額為15 億美元,除了一部分用於手游的開發,更多的融資是為了用於在東南亞及拉美電商市場的開拓和鞏固。

這也讓投資分析人士注意到,Sea Limited 的主要資金來源,仍是以持續發行普通股和債券為主。可以看到,其在2020 年5 月又發行了2025 年12 月到期的具有股票收購權的可轉換債券型債券,並在此籌集了10 億美元(票面利率2.375%)。這筆融資一部分用於在2023 年贖回公司債券。那麼,在2025 年債券發行期間,Sea 就要將其2023 年債券本金中的約1.5 億美元轉換為690 萬美元美國存託憑證(ADS)。

到了2020 年12 月,Sea Limited 在此宣布發行1320 萬股公開募股,發行價為195 美元,募資超過25 億美元,據悉這是此前的1100 萬股公開募股的延伸。 Sea Limited 方面表示,預計會將本次公開發行的資金用於業務擴張和其他一般企業用途,包括潛在的戰略投資和收購。

可以看到,從2017 年(IPO)以來,Sea Limited 公開募資的數字在持續快速增長。這種募資形式通常是企業成長初期必不可少的重要融資方式,但不可持續。

一方面,Sea Limited 的賬面上持有約62 億美元現金,現金流充沛;另一方面,公司的營業利潤仍然令人堪憂,在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和2020 年的運營虧損分別為5 億美元、9.89 億美元、8.91 億美元和13 億美元。

面對未來,這家東南亞互聯網巨頭必須加快電商部門的盈利效率,可以預期,這部分的成敗直接關係到Sea Limited 能否在東南亞及拉美市場站穩腳跟。在成功之前,這只獨角獸仍會繼續依賴債務和股權融資,在風險與機遇中努力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