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la能突破中東的社交+電商麼?


原標題:Yalla能突破中東的社交+電商麼?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關注中東地區互聯網行業的朋友對Yalla Group 應該都不陌生。作為中東和北非地區領先的語音社交與娛樂平台,Yalla 到底是新興的巨頭雛形還是虛幻的一紙空談一直存在爭議。

在紐交所上市以來,也因各方對它褒貶不一,股價波動較大,甚至遭到一些研究機構的做空。藉著Clubhouse 的風口上揚的股價,又經歷了一輪過山車式的回調。

在這樣的態勢下,Yalla 上個月底通過了為期12 個月,1.5 億美元的股票回購計劃,並對誇大各大收入指標的指控予以反駁。從這一舉措,我們不難看出Yalla 目前具備充足的資金流,也有較為明顯的擴張業務範圍,更快速壯大和變現的勢頭。

是3.png

陌生人社交在中東

公司發布的財報顯示,2021 年第一季度,Yalla 的營收6,764.9 萬美元,同比增長221.0% 根據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一季度淨利潤為3,360.5 萬美元,淨利潤率49.7%,同比增長263.7% ,增長速度可觀。除了營收,擁有1880 萬月活用戶的Yalla,在用戶粘性上表現也很亮眼。

靠語音社交起家並主打“多人線上語音聊天室”的Yalla,用戶日均在線時長在4 個小時以上,並在今年第一季度完成了月度活躍用戶環比增長10-15% 的承諾。與Clubhouse 的運營模式有所不同的是,Yalla 的陌生人社交更注重“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每一個用戶都可以發起聊天室,更親民,更隨意。

是4.webp.jpg

護城河:精準本地化

雖然中東和北非地區市場現在整體處於求大於供的態勢,是一方很有潛力的地域,但是它有著天然的語言、文化、習俗上的壁壘,外來玩家的突入甚是困難。而成立於2016 年的Yalla,在精準本地化能力上尤為突出,形成了自身的護城河。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公司創始人楊濤,曾是中興駐海外員工,在中東地區生活工作了7 年,對當地的風土民情有很深入的了解,從而對產品有更好的把控。楊濤曾表達過,想要把Yalla 做成中東版的“YY 語音+陌陌”。

是5.webp.jpg

拓展遊戲領域:變現+業務擴張

即使在語音社交上的業務增長良好,Yalla 並不僅僅滿足於語音社交這一塊小蛋糕,它擴張的第一步便把觸角伸向了遊戲領域。

早在2018 年9 月,在進一步優化了Yalla 的同時,他們就推出了Yalla Ludo,主營多人休閒手游,利用自己已建立的社群和語音交流的社交屬性,有效連接玩家進行線上娛樂,從中擴展更多變現機會。兩年多時間,遊戲服務收入就占到Yalla Group 年總營收的近20%,成為了其重要的創收來源之一。

是6.webp.jpg

社交+電商的可能性?

就日前的回購計劃來看,Yalla 的野心應該不止於此。我們認為,它長遠的藍圖應該是在中東地區建立起自己的產品矩陣,寄希望於建立完整生態和變現模式閉環。因為除了兩個核心產品,它還推出了卡牌遊戲Yalla Baloot、棋盤遊戲101 Okey Yalla,以及棋牌遊戲Yalla Parchis 分別針對沙特、土耳其以及南美用戶。社交+遊戲的雙冠其下之外,他們還一直在運營YallaChat,對標國內的微信。

這不禁讓人猜想,作為中東線上社交的主流APP,他們是否也有意在受眾和社群再一次壯大之後,引進社交電商的商業模式呢?如果他們能夠取得進一步發展,很有可能可以利用已有用戶基礎對地區競品進行降維打擊。

總體而言,中東移動互聯網生態的潛力還是巨大的,但是需要時間和接下來的長期投入。 Yalla 必然是這一趨勢的領先玩家。

是7.web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