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造給東南亞上了一課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半佛仙人(ID: banfoSB)

1.jpg

1

我們一直說製造業是一個國家的命脈,而製造業是會依據成本轉移的。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說由於人工成本問題,有一批製造業企業在試圖往東南亞轉移,那邊比較便宜。

結果最近東南亞不太平,他們很多都躺平了。

比如果子的公司主要供應商之一,落腳在印度和越南沒兩年,就不得不關閉這兩個國家的工廠,正在修的廠房也因為缺乏工人和管理人員無法入境,擱置了下來。

和這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內富士康,進一步提高了員工的入職返費,達到了做滿90 天,打卡55 天能拿幾千塊錢。

這返費其實是個很有意思的概念,說白了就是富士康這種代工廠,不是隨時都有很多活做的,和旅遊景點一樣也分淡季旺季,那淡季的時候就少養點人,旺季了再緊急招聘一些。

返費,說白了是吸引工人來的一種讓利。

所以返費,就成為一種有趣的數據指標,直接對應了工人稀缺程度,間接錨定了電子廠是不是最近訂單很多。

返費又一次爆炸,可以看出,現在國際製造業訂單,又開始回流中國。

咦?為什麼我要用又,正確的打開方式應該是又雙叒叕,因為嚴格來說,製造業訂單回流中國已經不算新聞了。

去年十月的時候,國內製造業還出現過相互挖牆腳的熱鬧場景,江蘇一家電子廠招的月薪8000元的普工,工人剛到現場,就被隔壁的電子廠以月薪1 萬元搶走了。

資本也沒想到,內捲的竟然是我自己。

每次說到製造業,往往伴隨一個特定的話題,那就是,製造業外流。

咱們國家經濟發展了,整體的生活成本也在不斷的提高,這曾經一兩千塊錢就能招來工人的場景已經不復存在。

資本是逐利的,而且資本是沒有國界的,什麼地方的製造業成本低,那資本絕對就是“逐水草而居”。

大家一看,越南的平均月工資是293 美元,而埃塞俄比亞工人每月收入是26美元,慌了,這怎麼比。

最近這些年,不斷有呼聲說要當心咱們製造業被抄底了,坦率的說,這是善意的,也確實存在,但製造業轉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畢竟實業的門檻,還是要高上那麼一些的。

2

如果對外貿稍微有接觸的小伙伴應該知道,最近貨櫃特別令人撓頭。

沒辦法,中國出港貨輪紛紛滿載而去,深入各大洲,運到了集裝箱就整個拉走,或者直接卸貨塞在港口,畢竟船不等你慢慢操作,還要回來拉貨呢。

根據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數據,中國現在每出口3 個集裝箱只能返回1 個。

所以,搖號,這種曾經只發生在玄幻房產領域的模式,開始在外貿上用上了。

這事情就比較離譜。

搖號訂倉位還是小事兒,超售,這種航空領域的領先探索模式,也開始了,出現了爆艙甩櫃的夢幻操作。

反正就是,整個中國製造業在疫情照妖鏡下,再次告訴全世界,誰才是爸爸。

爸爸牛在什麼地方呢?

我們的製造業,在人力成本上升的情況下,依然具有很強的成本優勢。

這人工成本變高,對打工人來說,是理所應當;

對社會發展來說,是正常升級;

對消費來說,是正向促進;

但是從製造業來看,的確,是提高了製造成本。

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口徑不同方面的報告,大體上都是一致的,從2008 年到2018 年,十年時間中國製造企業用工成本直接翻了兩翻;

最近兩年更是漲個不停。

比如廣東紡織廠5 年前平均工資是4000 塊錢,現在已經漲到8000,而且工人依然覺得這提升緩了,不給力。

這導致這些企業5年前人工成本只佔總成本20% 左右,現在基本都達到了40%。

2.png

相比之下,東南亞以及印度,那實在是叫一個便宜,便宜到有點不忍直視。

比如柬埔寨,2017 年的時候一個調查,最低工資標準是每月153 美元,製造業福利多一點,加在一起差不多200美元出頭,基本就是1300 到1500 塊錢一個月。

越南稍微高點,普通工人月薪在2019 年達到了1800 人民幣。

印度各邦的情況不太一樣,最低工人工資標準線是700 人民幣一個月,工廠流水線上的工人基本可以達到1200 塊錢。

數據咱們就不列了,反正就是人工成本窪地已經是他們了,而偏偏這些國家的人口結構還很年輕,人數也多,有足夠的勞動力基礎可以接受大規模製造業轉移。

所以很多人會覺得,這中國製造業轉移是擋不住的,畢竟製造業的利潤空間都是很小的,能在人工成本上省一點算一點,國際資本必然會去追逐這些窪地。

這高人工成本會導致多少中國製造業外流呢?

各種統計預測口徑不一樣,我找到了一個最誇張的是自非洲Made In Africa Initiative 的數據,預計中國的製造業轉移為世界其他地區提供了8500 萬個工作崗位。

而根據國家統計局2019 年給的數據,中國工業從業人數是1 億1521.5 萬人,這兩相對比,一下就溜了小一半。

嚇人吧。

先別慌。

這人,的確是製造業重要的一環,但是製造業水很深,一般人把握不住。

況且中國玩兒的是整體成本優勢,不是單單的人工優勢,而成本優勢的構成要素,一點一點來。

3

一說製造業,大家腦子裡面出現的印象,除了工人在辛勤的勞動,肯定還有一個背景板,那就是各種機械的輔助。

這機械,最需要的,是電。

搶走中國製造業的口號,喊的最響亮的,應該就是印度了。

2014 年莫迪老仙剛上台的時候,就喊出了“印度製造”的口號,想要通過和中國搶奪製造業來為印度國內提供就業崗位、創造外匯、積累經驗技術,從而實現印度崛起的偉大幻想,可以摸著我們過河。

摸著我們過河,這話從印度嘴裡說出來,總是有股莫名其妙的咖哩味。

不過不重要,莫迪印度製造這話一出,很多國際資本紛紛表示鼓掌支持,比如富士康就在2015 年捧場的宣布要在印度投資50億美元建廠,5 年內計劃招工100 萬,從而實現製造業的轉移。

尤其是去年中國在艱難抗擊疫情的時候,印度覺得自己機會來了,印度行業組織工商聯合會秘書長德帕克·蘇德表示。

“中國在對抗疫情期間,是印度的機會,印度商品可以填補市場空缺。”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印度眼巴巴的望著大哥們,希望大哥們帶著製造業訂單走過來。

結果,聚光燈下的印度閃閃發光,突然,電停了,印度政府和國際資本,都愣在當場。

2012 年7 月到8 月,印度發生了全球最為嚴重的停電事故,超過6.2 億人摸黑,嚇得外國製造業資本心驚膽戰的。

要知道,這停電一下下,造成的是經濟損失;

幾個月電力不穩,先別說製造機械設備損壞了,直接會導致一連串的訂單和商譽的雙重丟失,尤其對於製造業來說,該交貨了就是要交貨,甲方可不管什麼家裡停電是不可抗逆。

即使莫迪老仙上台以後加大電力部門投入,印度到現在,依然有將近500萬生活在城市裡的居民每天過的是超過6 小時停電的史前生活,那低於6 小時的沒有統計數據,不過可以合理推測也不是少數。

這居民用電都搞不定,怎麼保證生產用電呢?

2017 年印度本土一家機器人科技公司CEO,在美國版本知乎Quora 上吐槽,在泰米爾納德邦這種印度工業已經相對發達的地區,電力的供應做不到中國那樣7 天24 小時不間斷,而是通常一天只有8 個小時來電,讓工廠每天16 個小時機器閒置,白白增加成本。

不過有一說一,印度的操作不能用常理來推測,哪怕是現在疫情死人快堵恒河了,印度依然保證工業用氧,而不像咱們國家寧願高爐缺氧也要救人,所以這電嘛,不給老百姓用單來保證製造業,也說不准。

但是這種停電風險加上限時供電導致的成本上升,必然是製造業考慮的因素。

這裡有個例子我覺得很有意思,一位中國企業家在佛山做變壓器、互感器生產鐵芯,生意很紅火,年產達到了近億。

選擇去印度開廠主要是考慮到印度市場客戶在那裡,離得近,能省運費,去了以後,腸子都悔青了。

要去開廠,首先,就要弄一套UPS系統,也就是不間斷電源。這一套不間斷電源UPS 的成本都要上百萬,但是沒辦法,平均每天停電四五次,誰受得了。

記者去採訪的時候,這老哥專門帶記者去看了看廠房外面的兩個UPS設備,然後,採訪中,停電了……

3.png

另外一個老哥,是在浙江做紡織的,考慮到公司每年有四分之一的訂單來自印度,腦子一熱,去了。
然後給中國跑去的記者算了一筆賬,自備發電設備價值約1000 萬人民幣,每天消耗3000 升柴油,差不多是每天2 萬元成本。

由於電力不穩,所以印度的用電成本比國內至少翻一倍,儘管,市政府統一電價不貴,但是架不住他一天之內三起三落,用柴油機發電的成本接近印度市政統一電價的三倍。

4

除了印度有想法,越南也有,而且想法很多,執行力很強。

都說想摸咱們過河,但是說摸得最細緻的,應該是越南了。

這裡面有個數據是反復被提到的,2001 年,中國生產了耐克40% 的鞋子,而越南只生產了13%;
到了2005 年,中國份額降至36%,越南升至26%;

2009 年,兩國持平,都是36%;

2010 年,越南達到37%,最終赶超中國的34%。

越南海防有LG 投資15 億美元的廠區,胡志明市英特爾和惠普開始深耕。

2019 年三星甚至關閉了在中國的最後一家手機工廠,全移到越南去,還在越南河內修了三星東南亞最大的研發中心,這樣三星越南公司一年可創造600 億美元的出口,佔了越南全部出口總額的25%。

搭配著這樣的勢頭,越南也開始喊口號,2019年,越南總理信誓旦旦的說:越南必須成為世界工廠。

這口號劍指何方,咱們都很清楚。

是不是看起來,他們已經勢不可擋了?

很遺憾,電力不這麼想。

越南自己的工業部門去年給了一個報告,在2021 年越南會面臨著66 億度的電力缺口,這個缺口到2022 年大概率會飆升到118 億度。

越南想要多建電站,這時候,就要感謝一下國際上那些上躥下跳的環保組織了,2019 年4 月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答應投資越南一個大型煤電站建設,結果去年,約定好的273 億人民幣的融資,在環保組織的打壓下,泡湯了。

這直接打亂了越南的電力基建佈局,沒辦法,只有取消了和日本俄羅斯合作的兩個核電項目,來節約資金發展造價更便宜,更能解決燃眉之急的火電廠。

而越南的水力發電嘛,尷尬的不行,國內沒有一條完整的河流,好不容易有個流量比較大的湄公河,結果上游老撾一路修水壩,去年又和咱們國家大唐電力合作修第六座大型水電站,然後老撾再轉過頭把電賣給越南,弄得越南2019 年從中國進口21 億度電,2020 年又從中國進口了20 億度電,完全被卡了脖子。

這些案例背後,體現出來的,就是這些地區電力,這個製造業核心基建的不穩定。

咱們國家,你說有沒有區域性停電呢?肯定也有的。

但是整個製造業產業鏈分佈廣泛,造不成大範圍的影響,咱們國家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產業的用電量同比增長24.1%,前兩年平均增長7.4%,應對起來毫無壓力,這就是在基建方面超前佈局的好處。

至於價格嘛,2018 年中國用電成本相當於菲律賓的86%、柬埔寨的78%、泰國的75% 和越南的65%。

所以製造業這個電老虎,咱們的投餵成本依然具有優勢。

人工貴的,電上省回來。

5

東西造出來了,你得運出去吧。

所以除了能源成本,還有運輸成本。

製造業是一個調動型的產業,不論是原材料還是最終產品,或者說中途的半成品,都需要運輸,而運輸是非常佔成本的。

這方面,咱們不是吹,基建爸爸和製造業爸爸的雙重頭銜,真的是一步一步修出來的,構建出來了全球數一數二便捷低價靠譜的生產運輸要素。

全球十大集裝箱港口,中國占了七個;

全球50 大集裝箱港口,中國占了十五個。

這還不算全球最大的造船集團也在中國,世界上現有造船訂單超過50% 是我們拿著的。

4.png

水面上的運輸講完了,再說路上的。

這製造業路上主要是依靠鐵路的運力,在這方面我又忍不住要說印度。

莫迪老仙上台的時候推出了7條高鐵和3條準高鐵的建設計劃,餅畫的很猛,口號喊的很響,可惜現實很殘酷。

到現在,2021 年,印度最快的鐵路,時速達到了160 公里每小時,印度網友表示,這是飛一般的感覺,吊打中國。

啊這,確實吊打了我的想像力,在下輸了。

好吧,不比速度了,來比密度,2020 年,中國鐵路總里程達到了14 萬公里,而印度……大半個世紀前年印度獨立的時候鐵路總長度5.3 萬公里,到現在,不到7 萬公里,70 來年時間增加了不到25%。

在運力方面,咱們2020 年鐵路貨運量是47.9 億噸,印度2019 年數據是12.24 億噸。

這鐵路上的超前基建讓我們國家的工商企業物流費用率從2014 年的8.3% 降到了現在的7.9%,而且依然在持續降低中。

而印度,你等我笑一下,從印度北方往南方送貨,時間成本和運輸成本,比從深圳港口發貨繞馬六甲海峽到印度港口都還要慢,還要貴。

東南亞國家在這方面要稍微好一點,海運稍微順暢一點,但是港口過於老舊,運力依然是看得我揪心。

一個側面的例子就是,很多港口企業,盯上了這塊大蛋糕,參與投資建設運營了斯里蘭卡的科倫坡港和漢班托塔港、新加坡的中遠-新港碼頭、馬來西亞的關丹港和黃京港、文萊的摩拉港、緬甸的皎漂港等等。

不過,這裡插一嘴,對於輸出基建,我一直持謹慎態度,這眼前的錢好賺,但是養虎為患的故事咱們可見了不少。

畢竟郝建和老太太的故事,不止發生在中國。

運費高,能高到哪裡去?

這其實是要看東南亞各國和印度到底在整個製造業體系裡面做的內容。

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國、緬甸,這些年紡織業很火,但是大部分的紡織專業都是來料加工,加工以後又100% 的出口。

以緬甸為例,來料加工占到了本國紡織業的98%。

你說這原料是哪裡來的呢?

很遺憾,絕大部分還是中國。

這些國家每年要從中國進口大量的紗線和麵料,這本來加工流程裡面利潤空間就不大,還要消耗在運輸上,這整體製造業成本就提起來了。

再說越南,不是說耐克很多都在越南做的麼,但是本地沒辦法做出符合耐克標準的拉鎖、釦子,最後還是要從中國進口。

電力成本、運輸成本加上以後,把東南亞和印度製造業成本在人便宜的基礎上獲得的優勢,拉下來了很多。

6

即使我們拋開電力和運輸成本,只看人力。

單純的工資低,並不代表人力成本便宜。

我給大家出個選擇題,一個中國工人,一小時做100 件產品,工資8000 塊錢,十個印度工作人,每個人一小時做10 件產品,廢品率還賊高,每個人工資1000 塊錢,你選哪一個?

當然實際操作裡面,差距不會這麼誇張,但是中國製造業工人的勞動生產率,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抵消部分的人工成本的。

咱們國家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雖然和日本德國算是有來有回,但是在東南亞面前,確實還是吊打。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測算,截至2017 年,印度工人的產出只有中國工人的48%,越南更低,截止2020 年,是中國的25%。

這些數據的背後,其實就是一個被說爛的詞:產業工人紅利,和單純的人口紅利有很大的區別。

人,的確是一種非常厲害的製造者,咱們進化出來的手指,雖說強度不夠,用久了會酸,但的確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具,能經過簡單的培訓就能適應很多製造活動。

所以在低端製造業,最常用的,就是人海戰術,用人來組成柔性生產線;

但是現代製造業的發展,不是僅僅需要廉價勞力的簡單堆積,更需要的是有紀律和秩序的、受過足夠訓練和教育的、有良好大工業產業工作習慣的技工和熟練工。

印度總給人一種感覺,13 億人口,上來就是乾。

但是印度自家的經濟學家夏爾馬都說:印度龐大的年輕勞動力人口多數受教育程度和技術素質不高,是印度製造業發展的瓶頸。

一個在印度開場做鋼製元件的老哥就說,印度員工的確便宜,但是架不住效率太爛。

這種效率爛不光體現在出產上,就連設備也經不起他們折騰,工廠有一台設備,光切割刀就值60 萬人民幣,理論上應該是使用200 次、分割四萬米材料的時候才需要磨一次,但印度的工廠才分了1 萬5 千米就磨了一次,磨一次就要5000 塊不說,還降低了設備壽命。

國內熟練的工人,效率高,對資源的使用達到同樣效果就越少,電費、機器、模具、損耗全部都很少;

交到印度員工手裡面,這些成本全部蹭蹭蹭往上翻。

越南在這方面就更浪了,咱們都不提文化水平低導致工人難以理解並熟練操作機械了,提這個是欺負越南人,越南經濟政策研究所自己公佈的調查結果,越南雖然人口基數不錯,但是勞動力素質和中國1.6 億熟練技術工人相比,有“明顯”差距。

我之前看過一個新聞,講的是中國企業到越南建廠,招募的越南工人,雖然都有初中、高中學歷,但是很多人只會寫自己的名字,基本的算數也經常搞錯,搞得中方企業嚴重懷疑這些工人學歷造假。

但是越南工人最大的特色,還是在於不羈愛自由,這是越南作為當年法國殖民地留下的風格。

法國嘛,大家都懂。

越南工人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罷工,用罷工來要求漲工資。

這其實是好事兒,不能慣著資本,打工人不能欺負打工人。

但是越南的這罷工有點邪乎,最低薪資過去20年上漲了17倍,去年被疫情影響還繼續要求提高7.8%,這導致越南工人的工資福利已經是咱們國內四五線城市的工資水平。

但代工廠的老闆們頭禿的發現,工資在漲,但工作效率一直沒有提高,根據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越南有近77% 勞動者缺乏專門技術水準,持有文憑的勞工人數比率是23.5 %。

再加上越南人對生活有一種佛系的追求,講究的就是錢財乃身外之物。

我們都知道在製造業,很多時候訂單來了,要加班。

這加班可以,核心一點,你加班工資要給足了。

實際上在國內,大部分廠都是靠加班工資賺錢的,大家爭著搶著加班。

越南規定加班的時候要開1.5 倍的加班工資,但是很多到越南去的製造業都發現,你給錢,鼓動大家趕工一下,加班費給足,然後,就罷工了。

還是來說鞋吧,阿迪和耐克的主要供應商是寶成,寶成看了看越南工人的勞動效率,瞅了瞅良品率,想了想自己過去七年遭受的五次大規模罷工,做出了決定:寶成在越南將不再擴廠。

這些雜七雜八的人力隱形成本加在一起,其實蠻驚人的,所以,雖然東南亞和印度的工人工資給的低,但是低工資並不是直接和製造業人力成本低掛鉤的,所有討論的前提都在於,取得的勞動效率是一致的。

在這方面,不信這個邪的製造業企業,基本都在東南亞和印度感受到了現實的毒打。

7

現在有一個論調是:製造業轉移到東南亞或者印度,只要持續有訂單輸入,勞動力素質、基礎建設、上下游配套設施,肯定會逐步解決的。

這些問題,曾經的中國也面對過,如果上個世紀80年代有人說中國會成為世界工廠,大家都會開啟群嘲模式,正如我們現在嘲笑東南亞印度一樣。那憑什麼就這麼自信,覺得我們天命就是世界工廠,東南亞印度不能重複我們的路徑呢?

這種論調,其實太小看發達國家粉碎機,這個本來是用來污衊中國,後面發現的確是這樣的稱號了。
這全球製造體系,是中國一旦進入,就能用自己的體量和科研能力,讓後發國家試圖進入變成白日做夢的。

中國擁有完整的製造業全產業鏈,這話很多人都聽過,但是背後的含義要比表面上簡單幾個字大得多。

為什麼中國製造很難模仿?中國卡住的位置別的國家難以超越?

因為製造業競爭已經不是拼廠了,而是拼基建和生態。

我們有全產業鏈配套,所以理論上,我們能從戰略層面上讓任何可能取代中國製造的國家依靠的抓手,變得無利可圖。

比如越南,想用紡織業來教育自己的產業工人,完善自己的基礎建設,逐步構建上下游配套設施。

但問題是,紡織機械行業,中國都已經是國際上規模最大、產量最高的國家了,越南每年都要向中國進口大量的針織機、花邊機、紡紗機。

越南可以頭鐵,說我不用你的,那越南的紡織業成本就會失去價格優勢。

那越南說我自己造紡織機械。

好的。

要自己造紡織機,這就涉及到更複雜的機械製造行業,咱們不說越南有沒有這方面的研發人才、管理人才、裝配技能人才,也不說有沒有機械製造配套產業鏈了。

就單說數控機床,咱們國家又是產業鏈完整齊全的,同樣的道理,用不用我們的數控機床吧,不用,你造出來的針織機又是貴的起飛。

啊這。

那越南說數控機床也自己造,這數控機床需要很多精細的鑄件,在這方面咱們又能做,而且有很多隱形企業,常年給日本和德國的高精度機床企業供應鑄件。

你用,還是不用?

不用,沒有競爭力。

用了,我得利。

所以你看,這就是製造業全產業鏈的威力,想要卡脖子的時候就能拿出手段來。

咱們國家完善的工業體系、完備的上下游產業配套能力,平日里討論的時候,更多的是集中在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人欺負的層面;

而另外一個層面,考慮到咱們國家平和友善的特性,不怎麼拿出來說,所以很容易被人忽略其中的對外戰略屬性。

曾經,美國有這樣的能力,可惜美國選擇了自斷經脈,選擇進行了產業空心化,躺在美元霸權上賺輕鬆錢,咱們國家摸著鷹醬,是不會再犯這種錯誤的。

8

我說了這麼多,並不是告訴大家我們無敵了。

實際上傲慢是非常致命的缺點,順風局也絕對不能飄,更何況現在的形勢離順風還有很大差距。

前面的挑戰多不勝數。

這製造業外溢,依然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趨勢,天下生意也不可能就讓我們一家做了,更何況很多東南亞廠背後的老闆也是我們的人。

我想說的是,什麼樣的製造業可以外溢,什麼樣的製造業要留下,這選擇權,是在中國的手裡。

具體到一個產業,什麼環節可以出去,什麼環節應該握在手裡,我們依然有選擇權。

印度手機製造,如火如荼,如果剖開了看,零件裡面78% 都是來自中國進口,所以嚴格來說,印度目前僅僅是中國這個世界工廠的一個外包車間而已。

但是,同樣是手機,咱們在芯片領域,也被卡了脖子,這也是我們國家一直在努力在提高高端製造業的原因。

隨著國內人工成本的不斷提升,我們也需要在人工智能等數字化更加提速,從而降低總的生產成本,來彌補人力成本提高帶來劣勢。

繼續,保持中國在製造業上的整體低成本優勢。

不是靠人力壓價,而是靠整體技術和效率提升。

這些,背後都需要巨額的投入和付出,好在,我們已經有能力來做這樣的升級和創新了。

就現在的局面,東南亞和印度想要在未來的幾十年裡面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現實就會像這次疫情期間製造業訂單回流一樣,再給他們上一課。

讓他們捂著被抽紅的臉更加深入的理解一件事情。

爸爸給的,可以拿;

爸爸不給的,別想搶。

而我們的未來,也絕不僅是做東南亞的爸爸。

所以我們還要繼續努力,路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