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殺out了,海外年輕人又有了新玩法……


來源:矽兔賽跑(ID: sv_race)

作者:江江

最近,一款新的桌遊產品吸引了投資人的注意。它三分像iPad,三分像4399 和QQ 遊戲大廳,兩分像真實的棋盤,兩分像王者營地,彷彿集合了你對桌遊擁有的一切想像。

這個產品叫做Last Gameboad,最近獲得40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TheVentureCity 領投, SOSV, Riot Games, Conscience VC, Corner3 VC 等跟投。

iPad、4399,還是棋盤?

Last Gameboard 是一個16×16 英寸的方形設備,外表看起來有些像平板,它最大的特點是,除了傳統的觸屏功能之外,還有內置的操作系統,能識別設備上方肢體或物體的運動軌跡。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13.gif

圖源:最後的遊戲板

也就是說,你可以假裝手裡拿著一個棋子,從上下左右挪動,到最後落子,哪怕是手機沒有實物,它也能識別你的動作,在觸控板上記分或者記錄軌跡。當然,實物棋子的軌跡也能被識別。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27.png

圖源:techcrunch

對於非桌遊死忠粉來說,這個功能聽起來有些雞肋,但是對於那些需要長時間沉浸在桌遊中的人來說,傳統的卡牌和道具顯得累贅、難以收納,而線上桌遊又不具備真實的沉浸體驗,Last Gameboard 這種虛實結合的形式正巧滿足了部分死忠粉的需求。

除了能夠捕捉到遊戲盤上方的肢體和物體移動外,Last Gameboard 另一個特點是可以多個組合,變成更大的遊戲盤,並連接到移動設備。

許多桌遊對人數的限制都比較寬鬆,少到兩三個,多到二三十個人都有可能,許多遊戲硬件,甚至是遊戲本身,常常因為人數限製而擁有不夠廣的應用場景。

而對於Last Gameboard 來說,這樣的困擾並不存在。

一方面,雖然它單個遊戲盤的大小不過是16×16 英寸,但是好幾個遊戲盤拼在一起又能組成一個大的遊戲盤,讓更多的玩家參與進來。

另一方面,Last Gameboard 並非為特定遊戲存在,它有點像半開源的遊戲商店,既有市面上現有的遊戲,用戶也可以自己開發遊戲。這也是為什麼開頭會說它有三分像4399。

關於市面上現有的遊戲,由於Last Gameboard 虛實結合的模式是前所未有的,因此所有要放進Last ameboard 的遊戲都需要做一個專屬版本,Last Gameboard 並沒有向外界透露其中細節,但光是想想,這件事也並不容易。

可喜的是,Last Gameboard 已經與許多赫赫有名的遊戲廠商建立聯繫,部分如下表所示。

1623995425(1).png

而拼盤功能和半開源遊戲商店這兩大特點相結合,又衍生出Last Gameboard 第三個優點——社交性。

過去的桌遊當然也不缺社交功能,但是Last Gameboard 優化了這一項。我們在聚會的時候,無論是打牌,還是玩桌遊,總會出現三缺一、五多一,或者是有朋友不會玩的情況,這常常使得現場很尷尬,或是一群人被迫拆成好幾趴。

而Last Gameboard 由於集成了很多種遊戲,且可拼成大遊戲盤,能克服不少剛剛提到的尷尬場景,又因為它本身是觸摸屏,相比傳統桌遊,在教育初學者方面又能更勝一籌。所以,從社交的角度來看,Last Gameboard 也算是對傳統的桌遊做了一定程度優化。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34.jpg

圖源:最後的遊戲板

至於定價,Last Gameboard 硬件定價699 美元,可以配合著遊戲一起購買,單個遊戲購買或者每月不到10 美元訂閱制都可以。在遊戲硬件中,這個價格並不便宜,作為參考,Switch 2017 年初版上市時售價才299.9 美元,不到Last Gameboard 的一半,新款ipad 起步價也才329美元。

Reddit 也有不少人吐槽它價格貴:“它並沒有說清楚,除了這塊觸摸屏之外,其他物理組建具體是如何操作的,才能值得上700 美元的價格。如果物理組建用處不大的話,我就不知道為啥要花這麼多錢買個花哨的平板電腦。”

前金融人和遊戲技術大師的社交夢

Last Gameboard 由桌遊死忠粉Shail Mehta 與硬件大師Rob Wyatt 創立於2019 年,前者之前從事金融,是一名私募基金經理,後者曾是微軟Xbox 遊戲機的系統架構師,後來也在Playstation、 Atari 和Magic Leap 工作過,熱愛在遊戲領域創造新技術,並在AR/VR 領域擁有多項專利。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38.jpg

羅伯·懷亞特與謝爾·梅塔

圖源:最後的遊戲板

2018 年,在一次啤酒會上,他們倆一起吐槽觸摸屏遊戲設備的體驗感很差,無法讓肢體或者真實的遊戲道具參與進來,於是倆人一拍即合,打算做一個可以識別肢體和物體的遊戲設備。 2019 年1 月,Last Gameboard 成立。

而此前市場也有人做過類似的探索。早在2009 年,Microsoft 就曾在Surface 中嘗試過使用這種技術,當時很火熱的遊戲D&D(龍與地下城)就成為了第一波小白鼠。

儘管如此,Shail 和Wyatt 表示:“市場一直都不成熟,產品太貴,用戶太少,而且事實上,我們要的這種效果,根本就沒有相應技術可以實現。”當時的Surface 為了實現這項技術,單個設備就需要花費幾千美元,因此難以為繼。

最初他們的想法也很簡單,除了看到現有平板遊戲體驗不夠好之外,作為自身桌遊玩家,他們更看到了桌遊線上化,甚至是整個在線化大潮給大家帶來的負面影響——抑鬱症、多動症等發作與線上化關係密切,人們變得越來越孤立,而這與桌遊背道而馳。

他們認為,像Last Gameboard 這樣的遊戲可以推動解決上述問題,推動大家面對面社交,而這才是桌游本身的意義所在。

“我做這件事的初衷就是想把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結合起來,並且以此加強人們之間的關係” Shail 說道,“人們喜歡游戲是因為它能讓大家聚在一起,這也是我們做Last Gameboard 追求的。”

從這一點延伸開,Last Gameboard 的第三個特性——社交性又得到了加強。 “我認為我們最大的價值主張是我們的平台,遊戲有助於我們創立社區,因為社區的概念本身就與遊戲的特性相符合。”

至此,我們大概明白了Last Gameboard 做的到底是個什麼事情。

簡單來講,Last Gameboard 做了個可以捕捉到肢體和遊戲物件移動、並且能把這些移動融合在遊戲體驗中的硬件設備。所有遊戲都可以通過製作相應的定製版本進入這個設備,用戶購買這個設備後,可以再付費購買或者訂閱遊戲,也可以自己開發遊戲放在裡面。這個設備大小為16×16 英寸,但是多個設備可以拼合,達到一個大遊戲設備的效果。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42.jpg

圖源:最後的遊戲板

近期,Last Gameboard 的任務在於聯繫更多的遊戲廠商,製作對應定製版本遊戲,以及確保年底一代產品能及時上線。而遠景來看,它想發揮桌遊最大的作用,朝著社區的方向走去。

這就是為什麼在文章的開頭,我會稱它為三分像iPad,三分像4399 和QQ 遊戲大廳,兩分像真實的棋盤,兩分像王者營地。

Last Gameboard 未來何去何從?

聽起來,在桌遊領域,Last Gameboard 已經無微不至了,但細細想來,其邏輯許多地方也不經推敲。

首先,“定制系統”是一個極有誘惑力也極其危險的詞。說它有誘惑力,是因為,只要世界接受了這個系統,那麼無論是產業上下游供應商,還是C 端用戶,大家都會跟著你走,在觸及領域,你享有超乎尋常的權力,蘋果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說它極其危險,是因為成就“定制系統”的代價極其大,蘋果之所以想有超乎尋常的權力,是因為它既有打動消費者的絕對好產品,也適時花高代價打造了自己的供應鏈。一家公司沒有巨大的市場需求和巨額現金流幾乎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其次,作為一家初創公司,Last Gameboard 似乎太貪心了,它正在做一個工具,卻嚷著初心在於平台和社區。可兩者遵循不同的邏輯,工具重體驗和功能,社區重運營和內容,就像是淘寶無論如何都做不好內容,小紅書無論如何都做不好商城,基因決定一個公司的能力範圍,而在決定基因這一步,Last Gameboard 的搖擺有可能會讓他底盤不穩,在第一步就偏離最關鍵的方向。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46.jpg

圖源:最後的遊戲板

那麼,回到這個問題本身,對於Last Gameboard 來說,是做工具更好,還是做社區更好呢?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每一次技術帶給桌遊的改變,先不說Switch 這樣的新潮產品,回到家喻戶曉的電動麻將桌,當年電動麻將桌剛出來的時候,價格過萬,卻進了不少家庭的大門,可謂是風靡全國,但是我們會想到什麼電動麻將機品牌是被大家記住的嗎?沒有。我們會永遠記得在春節湊在一起打麻將,卻不會記得用的是哪個牌子的麻將機。

而後,我們看到,伴隨著互聯網的出現,網絡遊戲也出現了,並且,網絡遊戲是個猛獸,幾乎直接把桌遊和派對遊戲幹掉了。那時候的單機遊戲是4399 和QQ 遊戲大廳的天下。

那為什麼是4399 和QQ 遊戲大廳呢?

作為遊戲平台,4399 最大的優點是遊戲最全最新,而QQ 遊戲能有那麼高的市場佔有率一方面是QQ 生態加持,畢竟當時的社交還是QQ 的天下,同時,這裡的遊戲新且全,再者,QQ遊戲大廳玩家很多都是真人,你也能跟好友一起在線開房間玩,這是當時的技術條件下,單機遊戲社區的巔峰。

麻將機、4399 或是QQ 遊戲大廳的比喻也許並不恰當,但它們告訴我們,從百倍回報率的角度來看,只做工具必死,做平台依靠足夠新和全的遊戲,而遊戲社交是個難吃的蛋糕。

或許這些都不是Last Gameboard 最適合的道路。話至此,相信很多人都想到了它最應該追隨的行業標杆——Switch。

Switch 是任天堂旗下一款掌上游戲機,發行於2017 年,發行兩個月銷量超過360 萬台,截至今年5 月,Switch 和Switch Lite 總銷量超過8000 萬台。而Switch 之所以如此火熱,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任天堂總能推出好遊戲。

微信圖片_20210618134949.jpg

圖源:Switch

好遊戲帶來好口碑,驅動用戶購買遊戲硬件,這個原理任天堂百試不爽。

從32 年前第一次在北美推出第二台遊戲機Game Boy 時,任天堂發布《俄羅斯方塊》和《精靈寶可夢》,到如今承載著《塞達爾傳說》和《動物森友會》的Switch ,可以說,幾乎都是這些經典遊戲撐起了用戶對其遊戲機的購買欲。

雖然Switch 以掌機遊戲為主,而Last Gameboard 主做桌遊,且具有新奇的肢體捕捉功能,但是從商業模式內核來看,兩者可以是殊途同歸的。

而顯然,Last Gameboard 至今還只是一家遊戲硬件公司,雖然它已經在和各大遊戲廠商談改編遊戲版本,但細細想來,一個至今除了Kickstarter 上眾籌用戶之外沒有任何用戶基礎、甚至連產品都還沒做出來的公司,談判的砝碼是什麼呢?

也許廠商會想嚐新,但是長遠來看,如果雙方要繼續合作,或者拓展更多合作方,Last Gameboard 唯一的砝碼只能是手握足夠多或者死忠的用戶,而對於用戶來說,在遊戲匱乏的遊戲硬件和摯愛的遊戲中,大多也只會選擇後者,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吐槽它太niche。

這似乎是個死循環,用戶不夠沒法獲得廠商支持,沒有遊戲也無法吸引用戶。

這樣來看,Last Gameboard 能走的路似乎就只有兩條。要么去開發足夠好的遊戲IP,要么把用戶自己開發遊戲這個功能的體驗感做到極致好,開闢一條遊戲UGC 的賽道。

但無論走哪一條,Last Gameboard 當下發力於硬件產品都只是一段熱身。


參考資料:

1.The Last Gameboard 籌集 400 萬美元用於推出其數字桌面遊戲平台(Techcrunch)

2.最後的遊戲板; 由女同性戀者提供支持 (D100news)

3.Gameboard -1 (kickstarter)

4.這款數字遊戲設備讓您只需一個棋盤即可下棋、跳棋、撲克等 (Robbreport)

5. Gameboard-1 將成為您桌面棋盤遊戲 (Venturebeat) 的數字平板

6.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