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個月融資1.7億美元,估值21億,這家線上活動平台如何飛升?


來源:矽兔賽跑(ID: sv_race)

作者:Lexie

歐美地區居家隔離持續進行,許多人對自己不管是溫馨的小家還是禁錮的牢籠都已經感到麻木,但多數人仍懷念人際交往,每天靠著社交媒體上的互動消磨時光,期盼著能夠重新進行線下活動的那天到來。

線下活動不僅給予我們所需要的人與人之間產生連結的社交紐帶,更是一個利潤頗高的產業,全球會議活動行業在2018 年的市場規模約為1.1 萬億美元,並創造出了約2600 萬份工作,預計將以10.3% 的複合年增長率在2026 年達到2.3 萬億美元,所創造的經濟影響甚至超過了消費類電子產品。

去年許多全球的大型活動和慶典也都要么取消要么轉戰線上:

Coachella 音樂節在4 月樂觀預期延期到10 月,到6 月直接宣布取消,引起全網哭嚎一片; South by Southwest 被取消;戛納電影節被取消;電子娛樂展會E3 被取消…

Apple 去年的WWDC 在線上舉行;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11.jpg

艾美獎的參會明星也都靠視頻連線;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18.jpg

時尚界春晚Met Gala 的紅毯造型是往年的話題熱點,去年無法進行實體活動,但Vogue 卻推出了一個“A Moment with the Met”線上活動,在vogue 的YouTube 上進行直播,由Vogue 總編Anna Wintour 進行了簡短的發言,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進行表演,還有超模Naomi Campbell、說唱歌手Cardi B 等人助陣。

這一線上活動成為了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以#MetGalaChallenge 吸引了許多參與者,DMR Group 的數據顯示,在10 多天的時間裡這一虛擬活動以超10 萬網站流量和2.5 萬社交媒體賬號瀏覽贏得了2279 萬歐元的媒體價值(Earned media value)。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22.jpg

自從疫情發生到如今最難的莫過於那些依賴實體活動生存的公司,他們都怎麼樣了?

作為全球最大的實體演出主辦方,Live Nation 去年第三季度的收入從2019 年的30 億美元掉到了1.54 億美元,在演出上虧損了1.73 億美元,在票務上虧損了1.42 億美元,去年幾個月的時間靠著直播演出、drive-in 演唱會和室外小型演出存活,但這些輔助生意的利潤並沒多少。

Eventbrite 去年第一季度的數據顯示虧損1.46 億美元,收入從2019 年的8130 萬美元減少了40% 到2020 年的4910 萬美元。第三季度的收入繼續減少,與去年同期相比掉了73%,但2190 萬美元的收入與第二季度的數字相比有161% 的增長。

在線下活動停擺的時間裡,Eventbrite 上的虛擬活動票務銷售佔整體的30%,並且為小型活動組織者所優化的功能看到了不錯的效果,第三季度活躍活動主辦者增長了30%。

另一活動發現平台IRL 在4 月快速轉型開始推薦人們可以在家中參加的虛擬活動,比如游戲、電視節目、音樂表演、冥想鍛煉等體育活動等,用戶可以在日程上看到當日的活動,還可以將活動添加到其他日曆軟件並邀請好友一起參加,一時用戶激增,成功轉型後在去年9 月完成了由Goodwater Capital 和Founders Fund 等公司投資的1600 萬美元B 輪融資。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26.jpg

前疫情時代,人們對於線上活動大多還是“愛搭不理”的態度,而2020 讓人們明白x 虛擬線上活動可能是唯一的渠道,或許也是個更好的渠道。

虛擬活動平台拯救世界

只成立了18 個月的Hopin 最近獲得了不少眼球,它針對大多線上活動體驗不流暢不人性化的痛點打造出了一個全新的平台,支持來自全球各地的從50 人到5 萬人的包括小型公司會議和大型研討會等各種活動需求。

組織者可以輕鬆創建活動邀請、賣票、設立日程、甚至個性化定製品牌專屬的活動頁面,參會者可以像實體參會一樣加入討論組、觀看演講者的內容材料、一對一視頻“network ”,甚至還可以探索虛擬會場等等。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34.jpg

Hopin 目前已經完成了超4.5 萬場活動,在去年支持UN 完成了長達26 小時,擁有來自185 個國家參會者的UN “Global Impact”活動。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38.png

自從正式發布已經迅速的完成了4 輪融資,如今估值已經達到了21 億美元。

– 去年2 月初,完成了由Accel 領投的600 萬歐元種子輪融資。

– 去年6 月,Hopin 完成了由IVP 領投的4000 萬美元A 輪融資,此前投資者Northzone,Seedcamp,Accel,和Slack Fund 等都繼續跟投,還有新加入的投資者Salesforce Ventures。

去年11 月,Hopin 又完成了由IVP 和Tiger Global 領投的1.25 億美元B 輪融資,上一輪投資者也都跟投。

Hopin 在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僅3 週的時間裡還完成了兩次收購交易,先是在12 月末收購了工作社交軟件Topi,它始於線下活動,現如今的主要作用是讓參加線下或線上活動的人可以跟其他的參會者“network”,app 的風格設計和Hopin 比較相似,理念也與Hopin 相吻合,那就是讓用戶可以結交跟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並創造出不受地理位置所限的新社群。此舉展示了Hopin 的野心並不只存在於線上,而是著眼於接下來幾年將非常流行的“線上+線下”混合模式。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45.jpg

在今年年初,Hopin 又以2.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直播軟件StreamYard,StreamYard 的用戶評價非常好,包括瘋狂創業者Gary Vaynerchuk 等科技創業圈大咖和許多熱門播主都在用。

StreamYard 平台上可以同時有10 人參與採訪直播,用戶可以分享到Facebook、YouTube、LinkedIn 等多個平台同時直播,還有將用戶評論插入直播屏幕,號召粉絲轉贊等功能加深互動。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48.jpg

StreamYard 在2020 年增長非常迅速,收入從年初的1000 萬美元增長到了年末的3000 萬美元,如今已經擁有了超10 萬付費用戶,每月能新增1 萬多付費用戶。

Hopin 的目標是成為最棒的虛擬活動場所,幾近可能的去複制線下活動體驗,StreamYard 此前一直是以三方插入件的身份與Hopin 合作,而此次Hopin 正式將它納入旗下,正是想要加碼自己的直播技術水準,為用戶打造更加優質的線上互動體驗。

而Hopin 自己自從成立以來的成長也是爆發式的,從起初的5000 名用戶和1800 個組織到如今的超500 萬用戶和10 萬組織,用9 個月的時間就將年度經常性收入(ARR)從零增長到2000 萬美元,光是去年一年,Hopin 的團隊就從只有8 個人發展到了擁有來自38 個地區的300 個人的大團隊。

Hopin 接下來的野心也很大,除了準備在核心產品和技術上發力,加入VR 之類的技術,也推出了像是“Hopin Explore”這樣的功能,讓自己不只是一個用戶用來可以組織活動的技術平台,而是成為像是線上Eventbrite 之類的內容平台。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51.png

Welcome 則是另一家最近博得比較多眼球的線上活動平台,它的公司原型其實與虛擬活動並沒什麼關係,而是一個想要將農民、批發商與餐館相聯繫的叫做Gather Wholesale 的軟件,但疫情的到來將它逼上了轉型的梁山。

抱著“成為活動平台界的Ritz-Carlton”的目標和“與其試圖用線上活動模擬線下體驗,不如做線下做不到的事情”的初衷,打造出了這樣一個輕奢版平台,不但擁有像是breakout room、個性定制活動模板等基本功能,還有一些有趣的功能:

專屬客服

Welcome 自稱“白手套服務”,每位用戶從準備活動到活動結束全程都有“小秘”在線答疑解惑,提供小妙招讓活動更加順利。

大頭貼

為了彌補用戶無法實體合影留念的遺憾,Welcome 加了這樣一個大頭貼功能,讓線上活動也能成為美好記憶。

科學“network”

Welcome 的社交小組不是隨機產生的,而是根據由MIT 研究人員所分析過的數據生成的所預測出的最能產生“真摯互動”的各種小組,讓network 這件事少一些尷尬,多一些底氣。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356.png

嵌入式展示

Welcome 的用戶目前可以將提前上傳的影像資料在直播中進行展示,今年還將新增動態嵌入功能,讓演講者可以隨時隨地生動展示信息資料。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00.png

自從去年3 月,市面上出現了許多大大小的線上會議活動軟件,Welcome 的賣點在於整個組織活動的過程超級簡單便捷,而且它也並不追求小型活動組織者,而是看好能夠承諾年費在5 位數區間的企業客戶,是目前市面上最貴的一款虛擬活動軟件之一,不過據說無需音效影效團隊就能夠打造出宛若蘋果發布會一般的活動效果,這錢花的也是值了。

Welcome 在去年11 月完成了由Kleiner Perkins 領投的1200 萬美元A 輪融資,參投者包括Y Combinator,Kapor Capital 和Webb Investor Network。

像Welcome 一樣被迫快速轉型的還有曾專注於線下活動組織的Hubilo,只用了20 天以全員午休快速沖刺的狀態就打造出了一個全新的MVP – 線上活動平台,不僅存活下來,還成功將員工數擴大4 倍,用6 個月就達到了2 年的收入目標,更在去年10 月獲得了由Lightspeed 領投的45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

在疫情剛剛開始的時候,全網都沒有什麼好用的線上活動組織平台,只有一些老舊的組織研討會類型活動的軟件,而幾個月下來線上活動賽道宛然成了火熱戰場,各家公司都要有點新花樣才能將自我區分,Hubilo 的賣點是將活動體驗極大的遊戲化,比如加入頭腦風暴、投票等互動內容,還有積分榜鼓勵參會者通過看節目、餐館虛擬展台、發送消息等等行動贏取積分,許多公司也正在靠免費送會員、送電腦、送手機等方式增加參​​與度。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04.png

此外Hubilo 還會與Salesforce,Marketo 和HubSpot 等軟件結合,提供活動參會者的表現數據,讓組織者可以更好的分析ROI 等指標,改進活動體驗。

除了轉型求生存,也有本來沒在線上活動領域發展的公司也想來分一塊蛋糕,比如Spotify, 它在去年9 月宣布正式加入線上活動功能,用戶可以在創作者的活動頁面探索即將發生的直播音樂活動,繼而可在創作者的Twitch,Instagram Live,YouTube Live 等平台觀看,或直接鏈接到Songkick 和Ticketmaster 頁面查看活動信息,但並不具備在app 內進行直播的功能。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07.png

做出這一決定,首先當然是因為線上演出有利可圖,像是BTS 6 月的一場“Bang Bang Con”線上演出就獲得了2000 萬美元的收入。其次Spotify 也是為了緩解自身困境,去年第二季度的數據顯示,雖然付費用戶數和月活用戶數都有所增長,但用戶平均收入(APRU)同年比減少了9%, 廣告收入年比減少了21%,和上一季度相比減少了11%,至今仍未盈利的現狀急需拓展新的收入渠道。

其實Spotify 這一步走的有些慢,在國內,像是網易云音樂和騰訊音樂等音樂平台在居家隔離期間推出了一系列線上音樂直播節目,TFBOYS 七週年演唱會就是在線上舉辦的。競爭對手Amazon Music 也先行一步,將Twitch 直播界面嵌入Amazon Music 頁面,用戶無需離開app 就可以觀看演出,還有專屬的直播頁讓用戶可以探索實時直播活動。

雖然慢了一步,但Spotify 自身豐富的音樂創作者和曲庫背景加上強大的用戶市場,都值得持續關注是否能為線上音樂演出市場帶來新的生機。

Hopin、Welcome、Hubilo 的成功只是去年以來快速成長的線上活動平台的典型,像它們這樣的公司有不少,並且在去年都獲得了不少融資:

由來自Facebook 和Instagram 背景的創始人創辦的Run The World 在去年5 月獲得了來自Andreessen Horowitz 和Founders Fund 領投的1080 萬美元A 輪融資,據說許多用戶是從Zoom 跳槽來的,因為相比Zoom單一的功能,Run The World 更強調社交屬性也更有趣,比如讓用戶用像Instagram Story 一樣的短視頻作為個性檔案介紹自己,還有獨家“雞尾酒派對”- 也就是一對一的快速networking 功能。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11.jpg

總部位於印度的Airmeet 在去年9 月完成了由Sequoia Capital India 領投的1200 萬A 輪融資,其餘參投者包括Redpoint Ventures,Accel India,Venture Highway,Global Founders Capital,Caviar 高層Gokul Rajaram 等,公司第三季度沒有任何廣告營銷但用戶使用量還是增長了2000%,除了大型會議,Airmeet 的活動目前也擴展到了大型電影節的職場社交、大學招生會、行業峰會等等。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16.png

總部位於紐約的Bizzabo 在去年12 月完成了由Insight Partners 領投的1.38 億美元E 輪融資,除了組織活動,Bizzabo 還會為活動組織者提供關於參會者出勤、註冊、觀看、提問、聊天等詳細的實時數據,軟件還可以跟像是Salesforce 等CRM 軟件相連,讓主辦方可以更好的跟參加者繼續互動。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19.png

讓用戶用動漫化身參會的Teooh 在去年6 月獲得了來自Spark Capital 和General Catalyst 的投資,使種子輪的融資總額達到了450 萬美元。看膩了千篇一律的真人大頭視頻,Teooh 所打造的動漫人物身處於4 人小桌、8 人小聚、社區大廳、辦公室、大會議室、爐邊討論等虛擬場景的這一畫風十分清奇,讓整天的會議也多了些趣味。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24.png

Teooh 的場景設置讓人聯想到早在2003 年就為用戶打造出可體驗式虛擬空間的“第二人生”公司,雖然後來有些被遺忘,但在去年的大環境下它也趁機轉型,將平台上的虛擬場景包裝成讓用戶遠程辦公會議的場所,我們對回歸現實渴望之強,即使能假裝自己在學校禮堂裡開會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還有像是未來風的禮堂可以讓我們暫時忘記枯燥的居家工作場景。

除了融資,行業內認為像是Hopin 接連收購Topi 和StreamYard 的案例將在2021 年頻繁出現,隨著這些公司嚐到甜頭,將通過收購的方式增強自己的核心技術能力,更快成長。

線上香,一直線上會一直香嗎?

面臨著這些公司的重大問題就是當人們回歸實體生活,線上活動會被完全棄置嗎?

不盡然。因為線上活動其實並沒那麼糟糕,除去了實體會面中地理位置的限制,線上活動可以擁有更多的參與者,影響觸及到更廣闊的區域,而這也是即使世界恢復正常,活動組織者或仍選擇線上的主要原因。數據顯示在許多地區當居家隔離令解除後,仍有70%-80% 的活動仍保持在線上。

比如在去年疫情發生後路透迅速將在3 月的Eyeforpharma Barcelona 研討會轉為線上,結果吸引到了超過1 萬5 名參加者,去年也一直保持著這份勁頭,在路透去年主辦的62 場線上活動中,參會者來自世界93% 的國家,參會者人數與2019 年同期相比看到了1400% 的增長,90% 的參加者表示線上活動體驗非常好,願意再次參加。 Welcome 創始人兼CEO Ortiz 也透露說,以前平均一場活動有約500 人參加,而活動轉線上後一場活動能有2500 多個人參加。

除此之外,線上活動更擁有實體活動所不具備的優勢:數據收集。在實體活動中,活動組織者只能獲得有多少人註冊的信息,但線上活動卻可以追踪每位用戶的參會表現,比如是否下載了相關資料、是否提問,這些實時數據還讓演講者可以隨時調整內容,比如如果聽眾流失很快,則需要加入遊戲、提問等更具互動性的內容來保證會議質量。

目前許多公司已經透露出對2021 甚至是未來幾年內大型活動的計劃,這些活動將以線上線下結合的混合模式進行。路透就將在今年推出全球範圍內的線上活動,以及本地化線下活動,這樣的模式讓人們能夠繼續在實體活動中獲得所需的人際交往,讓贊助商仍能獲得所需的眼球,同時還享受著線上活動收集來的關於參會者的珍貴數據,除此之外“幾個月一線下大活動,幾天一線上小活動”的模式能更頻繁刷臉,深度與受眾互動,加強社群凝聚力。

而線上活動與實體的劣勢相比,當然是在提供那種貨真價實的人與人之間心心相連的體驗方面有所缺失,大多數的活動平台對於活動的關注度都放在內容身上,而不是用戶體驗。

如果說疫情對線上活動行業有任何啟發的話,那就是他們的重心更應該放在提升人性化和人情化的活動體驗,讓用戶更加專注和投入,創造出更多思維的火花,在這點上可以從虛擬社交軟件Houseparty 吸取經驗,它的“共同觀看”功能模擬了人們線下一起看演出的體驗,甚至是Hulu 推出的“watch party”讓用戶和朋友一起追劇都是比較有趣的想法。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28.jpg

上述提到的科學化network、大頭貼、個性動態化自我展示、提升直播質量、實時數據追踪改善活動質量等都是在用戶體驗上下功夫,解決用戶線上聯結的痛點,線上活動平台數激增,任何公司想要突破重圍必須有拿手好戲。

而讓許多人都感到疲憊的Zoom 在成為了視頻會議界的扛把子後也正在向線上活動領域出擊,它所推出的on Zoom 線上活動平台不僅有商業活動,烹飪、舞蹈、藝術等領域的活動比比皆是,許多人本來已經用Zoom 視頻了,這一功能讓活動組織者可以將營銷、安排、互動、收款等活動的每一環節都在Zoom 上完成,讓用戶也有更多理由在“zoom fatigue”之外探索這一平台,Zoom 本身的品牌認知度和用戶量也讓它在線上活動領域有極大的優勢成為領導者。

微信圖片_20210121185436.png

我們人類都是社交動物,每個人都需要和他人溝通、社交,隨著疫苗的到來,疫情將漸漸好轉,多數活動將採用“線上加線下”這一被認為是最有潛力也最可持續的活動模式進行,在期盼著線下活動恢復的同時,我們也更期待誰能在線上領域有新的突破,讓雲端的“虛擬人生”更精彩。

參考:

1,Hopin以2.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領先的實時視頻流媒體工作室StreamYard(美國商業資訊)

2,霍平(Hopin)以2.5億美元收購直播公司初創公司StreamYard,以擴大其產品陣容(TechCrunch)

3,虛擬事件平台Hopin以2.5億美元收購視頻流媒體工作室StreamYard(VentureB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