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會報

余承东:今年的麒麟 9000 可能会是华为自产高端芯片的「绝版」


Richard Yu

Huawei

因美国禁令失去 Android 合作而导致的软件短板,给华为手机造成的影响更多是反映在中国以外,还不至于真正伤害到国内市场这个销量根基。但芯片制造供应链上台积电这一重要一环的缺失,带来的打击范围可就要大得多了。早些时候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透露,由于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华为和台积电的生产合作到 9 月 15 日就必须中止。在这样的前提下,下半年旗舰 Mate 40 所搭载的麒麟 9000 可能会成为华为自产高端芯片的「绝版」,这一「全世界最领先的终端芯片」或许将不得不迎来「最后一代」。

基于这样的情况,麒麟 9000/ Mate 40 的产量「可能非常有限」。面对芯片生产上的障碍,余承东也无奈地感叹「中国的半导体工艺、制造能力还没上来」。除此之外,他也略显悲壮地回顾了华为自产芯片十几年来的开拓过程:「(我们)从严重落后,到比较落后,到有点落后,到逐步赶上来,到领先,到现在又被封杀。(华为)走了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投入了非常巨大的研发投入,也经历了艰难的过程,但很遗憾的是我们在重资产投入、资金密集型的半导体制造领域,华为没有参与,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

作为海思/麒麟芯片整个发展史的见证者之一,老实讲小编在听完这番话后心里确实是感到非常遗憾的。从 K3V2 时代的万人皆嘲,到如今麒麟真正站上移动芯片的顶尖舞台,短短数年华为能有这样的成长,却又有极大可能要面临戛然而止的命运。这样的「剧情展开」,还真是令人唏嘘不已。不过在会议期间,余承东也有提到代表华为软件未来的鸿蒙 OS,今年会出现在品牌的手表新品上,不光如此「华为未来所有的 IoT 产品,包括 PC、平板甚至手机都可能会采用鸿蒙 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