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數字人民幣與海外移動錢包異同


原標題:雜談數字人民幣與海外移動錢包異同

作者:綱哥雜談

來源:綱哥雜談

這兩天,央行發布了《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這次白皮書再次明確數字人民幣的目的就是現金的電子化,即M0,同時將來與實物現金長期共存。白皮書也明確說數字人民幣就是要主要滿足國內零售支付的需要,可以這麼理解,以前是大家買東西是付現金,後來用上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將來就是用數字人民幣支付——當然這只是美好願景。

在 6.webp.jpg

由於數字人民幣是代替現金的,尤其會用在小商店的零售場景下,就讓我想起了以M-Pesa 為代表的非洲的移動錢包,甚至可以認為數字人民幣與M-Pesa 在做一件殊途同歸的事情。

數字人民幣的目標是零售市場,而非洲的移動錢包也主要是零售場景,從場景上這兩者是相同的。只不過在中國,零售市場大部分已經被第三方支付佔領了,數字人民幣的出現主要是為了填補這些第三方支付所留下的利潤不高的移動支付場景,比如兒童,老人的零錢,外國人在中國的支付等,更像一種面向未來的基礎設施,就如同在順豐和“四通一達”競爭如此充分的快遞業裡,中國郵政依然要做好一樣的道理。但在非洲,是國家和銀行沒有能力去顧及零售市場,只能由移動錢包這樣的第三方公司任其發展,如同當年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一樣,也說明數字人民幣與移動錢包的這個發展階段是完全不同的。

在 7.webp.jpg

比如肯尼亞的M-Pesa 本身不是央行發行的,而只是由移動運營商Safaricom 發行的代幣(或稱電子貨幣),而M-Pesa 特有的代理網絡將用戶手裡的現金都吸儲進來通過法定貨幣先令跟這個代幣進行1:1 兌換,Safaricom 收到先令後,要存在銀行里做備付金,不能以這些現金做備用金發行貸款,所以在這個層面,可以認為M-Pesa 也就是現金。而在中國的數字人民幣也是採用類似的方式,發行機構是央行,運營機構是各大商業銀行,但商業銀行也是要拿手裡的現金去央行1:1 換數字人民幣,所以從這個邏輯上來看,可以認為M-Pesa 跟數字人民幣一樣都是M0,非常地類似。

理論上Safaricom 把錢存進了銀行成了備付金後,這個錢是銀行和肯尼亞的M-Pesa 是存進去不能動的,不能用於放貸,就沒有利息。而數字人民幣有一個描述,就是“無利息”,這一點肯尼亞M-Pesa 與數字人民幣是相同的,這麼做的好處是不會導致電子貨幣的貶值。

而在加納,MTN 的Mobile Money 卻是給用戶利息的,說明MTN 和後面的銀行是可以拿這個備付金去投資的,有了投資收益然後給用戶發利息,在這個邏輯下,加納MTN Mobile Money 就不算是代幣,而是被認為是一種活期賬戶,而MTN 應該被認定是一個銀行,這也是很多國家央行對移動支付錢包的普遍認識,央行按銀行規則去監管,像巴基斯坦,印度等。央行像監管商業銀行一樣監管其發出的電子貨幣數量。這也就要求所有銀行必須接受移動錢包與銀行賬戶的等值的互轉,如果不這樣,那移動錢包就可能存在在自己系統的通脹和貶值風險,即加納MTN Mobile Money 的1 塊錢換不到1 塊錢現金或者銀行賬戶裡的1 塊錢——不知道加納MTN 有沒有這樣情形。

而在津巴布韋,由於國家本身實體貨幣缺乏,津巴EcoCash 的電子貨幣主要在自己的系統裡運行,就存在嚴重貶值的現象,即一個標價1 美元的東西卻要用1.3 美元的EcoCash 電子貨幣才可以買到。

在 8.webp.jpg

在數字人民幣的設計裡,數字人民幣是與銀行賬號是松耦合的,只有第1 類和第2 類需要綁定銀行賬號,而第3 類,第4 類完全不需要,甚至第4 類連身份證都不需要,只要手機號即可以。這種設計我都嚴重懷疑是學習了非洲的移動錢包的設計,像在尼日利亞及坦桑尼亞等國,移動錢包也是根據用戶KYC(Know Your Customer)信息來定類別,最低那一類也是只需要一個手機號即可以。這樣的設計是對一些低文化程度或者無身份信息的人就非常有幫助,尤其在非洲文盲率很高,身份系統不完整,而在中國則主要用於兒童,外國人以及物聯網支付場景等。

在 9.webp.jpg

另一個不同是,由於數字人民幣是法定官方貨幣,因此法律上規定,收和付數字人民幣是不允許額外收費的,然而在非洲的移動錢包,這個移動錢包運營商本身是要賺錢的,所以在轉,取等環節都是有收費的,所以這也看出國家基礎設施與第三方公司的區別。

總之金融太複雜了,數字人民幣也是新事物,雖然移動錢包和數字人民幣看起來都有點像,但其實本質差得遠,只是在應用場景有些類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