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恐永久封禁59款中國APP,且波及範圍或將一步擴大


2021 年1 月25 日,據印度媒體Livemint 首發消息,知情人士透露印度將永久封禁59 款中國APP。這些 APP 是2020 年6 月份,印度第一次將封禁中國APP 時,被列入清單的59 款 APP,包括字節旗下Tik Tok、Alibaba 的UC 瀏覽器、WeChat、Likee、BIGO LIVE 、CamScanner 等。

圖片6.jpg

2020 年6 月印度信息技術部官方文件公佈的59 款被禁APP 名單|來源:智東西

據悉,印度政府做出封禁決定的理由是印度信息技術部收到來自各方投訴,發現不少APP 以未經授權的方式竊取並將用戶數據傳輸到印度以外的服務器,認為這59 款APP 從事的活動侵犯了印度網民隱私、不利於印度的主權完整、對印度國家安全與公共秩序造成威脅。

而在同年7 月份,印度政府要求地方法院延長這一禁令,印度電子信息技術部還要求這59 家APP 背後的公司在三週內回復有關其業務結構和數據存儲做法的詳細問卷,並且要說明其對遵守隱私和安全要求的立場。

時隔7 個月,印度終於對這些APP 的解釋做出了回應——解釋不充分。因此,根據Livemint 的說法,這項禁令將變成永久性禁令。

印度2020 年下半年6 月、9 月和11 月,分批次封禁了總計220 款中國App(詳情見《印度宣布封禁59款中國APP》、《印度政府請求地方法院延長對中國59款APP的禁令》、《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國App 企業微信與絕地求生在列》、《印度再禁43款中國App!》),這種臨時禁令變為永久性禁令的操作是否會被擴大適用範圍?印度市場是否真的完全沒有機會了?還在印度市場的一些中小企業是否應該撤回?就這些問題,白鯨出海詢問了專注於研究國際政策、幫助出海企業規避風險的機構「財新世界說」,以下內容的主要觀點來自程樂天和吳君如2 位研究員。

時局影響下,延續對華強硬政策是必然結果

時隔7 個月,印度作出此決定是在國家安全方面延續此前的對華強硬政策,在輿論方面保持印度優先的論調。該決定是多方面影響力牽制的結果。

推動對華強硬決策的背後主導人極有可能是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多瓦爾(Ajit Doval)。多瓦爾是印度國家安全政策制定的中心人物,與印度軍方關係緊密。

雖然這項禁令的決策者和實施者為印度信息技術部,但促成該禁令的主導機構實際是印度數據安全情報局(CyCord)與以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多瓦爾(Ajit Doval)為首的國家安全委員會(NSCS)。

圖片7.png

在2020 年5 月發生的中印邊境問題雖然在衝突當下就被控制下來,但矛盾仍然尖銳。現在,中印就邊境問題正在舉行第9 輪軍長級會談,雖然已有幾個月沒有爆發正面衝突,但多輪會談也未取得實質性進展。在會談仍僵持的情況下,代表軍方態度的多瓦爾不會反對推動進一步封禁中國應用程序的政策。

民間遊說團體,如印度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協會(ISPAI),歡迎封禁政策的態度也向印度政府傳遞禁止中國應用程序會得到輿論支持的信號。

圖片2.jpg

永久禁令極有可能落地,且進一步擴大範圍

永久封禁中國應用程序幾乎難在印度政府決策圈及相關研究機構和智庫中找到反對的聲音,因此非常可能落地。若印度政府此時一反往日對華強硬的態度,間接放寬政策,反而有極大可能引起輿論反彈。

圖片3.jpg

發起“反中國貨”運動的兩大反外資遊說團體,全印度貿易商聯合會(CAIT)與經濟自主平台(SJM),也在密切關注和監督印度政府對中國乃至國際互聯網企業的政策。近日CAIT 和SJM 也積極向印度政府遊說針對Facebook、亞馬遜的限制行動。即使印度政府有意向放寬對中國應用程序的政策,高昂的輿論代價和遊說團體壓力也會產生巨大阻力。

現階段不排除禁令進一步擴大範圍的可能。根據印媒Business Standard 報導,信息技術部部長拉維-普拉薩德(Ravi Prasad)曾於去年12 月表示印度將根據國家安全列出電信供應商與設備的”可信和不可信來源”,但並未提及是否會因此導致對中國供應商的禁令。印度政府因此可能繼續對中國背景APP 發行商保持強硬立場,宣布永久封禁59 個中國APP 也在政府決策邏輯的情理之中

而就白鯨出海了解,在了解印度市場、以及依然活躍在印度市場的中國企業並不在少數,涉及外貿/電商、棋牌、互金等行業。而對於這些企業,財新世界說的研究院也給出了一些建議。

短期內入局極難,仍在堅守的商家應首先考慮合規

雖然印度政府在封禁中國應用程序方面極為強硬,長期來看中國商家入局印度仍有機會,尤其在能夠創造大量就業崗位的產業,如華為、OPPO 等通信硬件企業,這些企業目前仍在印度開設新研究中心、甚至參與印度5G 建設。

但是,不難看出,華為這類廠商本身體量大,印度市場現階段對其有剛需,短時間內其在印度的產業和地位不會被動搖,這類企業,即使是此時入局印度市場,也比其他小體量廠商風險小。

圖片4.jpg

而這是以軟件產業為主的中小型企業無法復刻的。在短期內,印度政府解封Tik Tok 等中國App 面臨在輿論和國家安全等各方面過高的阻力,且中國互聯網應用提供商為印度本土創造的就業和技術能力較低,印度國內幫助其遊說的本土製造業企業較少。因此,各種不利條件都在告訴中小型軟件提供商,謹慎入局。

而在印度市場仍有佈局的中國企業本身處於不利地位,一舉一動都可能被放大並引來無妄之災,因此確保業務合規十分必要,需密切關注“侵犯用戶隱私與印度國土安全”相關政策,如將在本週五發布的《個人數據保護法》最終草案。

另外,研究員提醒不止中小型軟件供應商或科技企業,銷售市場集中在印度的Amazon 中國賣家也應打起精神。 1 月22 日,印度遊說集團全印度貿易商聯合會(CAIT)表示商工部長皮尤什-戈亞爾(Piyush Goyal)向他們保證,將對電商的外國投資規則進行修改,現在正在準備發布新規,此舉可能會打擊亞馬遜在印零售業務。

圖片8.png

去年六月,該聯合會就在中印邊境衝突後的反中國商品浪潮下致信戈亞爾,要求將“在政府電子平台(GeM)上標明銷售商品原產國” 的政策擴大到私營電商平台。

去年7 月,該聯合會曾在鐵道部以“技術原因”為由取消中印合資企業競標生產高速列車的資格前再次致信戈亞爾,對這家中印合資企業參加競標表示反對,敦促戈亞爾在競標列表中排除這家企業。

這一次,預計印度政府也會聽取建議,進一步完善針政策,確保外資企業保護用戶隱私,同時保護在電商平台上運營的印度本土中小型零售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