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在中美經貿磋商前夕引渡孟晚舟?

  作者: 陳棟棟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華為CFO孟晚舟(視覺中國)

  日期:1月29日凌晨,美國司法部宣布了對華為公司、有關子公司及其副董事長、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指控,並聲稱即將向加拿大提出對孟晚舟女士的引渡請求。

  據報導,美國已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請求。

  中國外交部一天之內兩次作出回應。

  >> 華為要做好多種準備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關於美方向加方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請求,中方已在第一時間分別向美方和加方提出了嚴正交涉。中方對美方不顧中方嚴正交涉,執意向加方提出引渡要求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我們再次敦促美方立即撤銷對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及正式引渡要求,同時敦促加方認真對待中方嚴正立場,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並切實保障她的合法、正當權益,不要為美火中取栗。」

  耿爽特別指出,一段時間以來,美方動用國家力量抹黑和打擊特定的中國企業,企圖扼殺企業的正當合法經營,背後有很強的政治企圖和政治操弄。「我們強烈敦促美方停止對包括華為在內中國企業的無理打壓,客觀公正地對待中國企業。中方也將堅決捍衛中國企業的合法、正當權益。」

  華為也在第一時間回應稱,「我們對美國政府針對華為提出的指控感到非常失望。孟女士被捕之後,華為試圖與司法部就紐約東區的調查進行討論,但被拒絕且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華為在發給《中國經濟周刊》的聲明中稱,華盛頓西區法院關於華為商業秘密案件的相關民事訴訟早已和解,和解前西雅圖陪審團也對商業秘密相關訴請做出了沒有賠償、華為不存在主觀惡意的裁決。

  華為否認關於華為公司、其子公司或附屬機構犯有起訴書中指控的違反美國法律的各項罪名,也不知曉孟女士有任何不當行為。

  「華為方面要做好多種準備。」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昌松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分析,一旦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華為就要準備好法律上的鬥爭,特別是要借力陪審團這個重要力量。「權力再往前走就是法律,取得法律上的勝利也不是沒有可能。」

  >> 華為的「靜氣」

  面對美方的指控,華為方面的表現得較為冷靜,並一直在向外傳遞積極信號。

  「困難越大,榮耀也越大」。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 2019年新年致辭中這樣表示:「即將結束的2018年,印證了哲學家西塞羅的這句名言。在這極不平靜的一年裡,我們從未停下前進的腳步。2018年,華為預計實現銷售收入1085億美元,同比增長21%。」

  郭平說,每臨大事有靜氣,以法律遵從的確定性,應對國際政治的不確定性。「走向全球化就是法治化,法律遵從與全球合規是我們在全世界生存、服務、貢獻最重要的基礎。不因一時一事的惡性事件、挫折消沉了我們領先世界的銳氣。我們會越挫越勇,相反是這些極端不公平事件,把我們逼向了世界第一。」

  郭平的上述表態被認為是華為對美指控的間接回應:既冷靜果敢,又不卑不亢。

  1月中旬,一向低調的任正非接受多家媒體採訪,暢談華為的戰略、規劃及發展思路。任正非在視頻採訪中全程微笑,被外界解讀為「舉重若輕」。他說,做的好就不怕沒人買,就算部分國家這樣做(注:指排斥華為參與設備採購),畢竟也只是佔少數,並沒有多大影響。「全世界把5G做得最好的是華為,全世界把微波做得最好的也是華為,全世界做5G有幾個公司,做微波也有幾個公司,但這些公司中只有一家公司把微波和5G都做好了,那就是華為。」

  「不買他傻,不買他就虧了,技術競爭也是和平競爭,他不買他還有啥辦法呢?」任正非顯得底氣十足。

  >> 何為「定點打擊」?

  值得一提的是,與前幾次回應不同,耿爽這次特別提到了「打擊特定的中國企業」。

  這被外界解析為美國對中國製造崛起的警惕,進而對中國製造實行「定點打擊」。

  日本一家企業高管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稱,沒有誰願意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超越,尤其是美國更不願看到自身被中國超越,而以華為為代表的的中國製造近年來堅持創新成績斐然,對美國製造形成了強有力的競爭壓力。

  從2018年4月的中興到10月的晉華,再到12月的華為,這些被美國「重點關照」的企業,有一個共同點:高科技企業。這種定點打擊式的「重點關照」被業界稱為美國發起的全新的第二條戰線——冷箭戰。

  2018年4月,很多人都還覺得中興遭美國制裁是不合規導致。而在10月底,存儲器新秀福建晉華也被美國商務部斷供設備,理由又是含混不清的威脅國家安全。在美國商務部2018年8月公佈出口管制清單種,涉及到44家機構,重點「受災區」包括航天科工、中國電科;10月中旬是中廣核集團。

  為何這些企業做強后就成為美國打擊的目標?

  根據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林雪萍的觀察,美國商務部產業安全局下屬的技術評估辦公室(OTA)每年都花費大量時間,評估技術先進程度、國內的技術依賴度、國外技術的進展等。隨後會把關鍵企業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目前中國有101個單位(及子機構)和個人被列在這個黑名單上。這個名單還可以隨時拉長。

  他認為,這就是美國用產業成熟度來擠壓中國的產業幼稚症。中國製造體量看上去很大,但背後的工業保障體系卻很稚嫩。而中國製造要進入中高端價值鏈,背後必須要有健康的產業體系來保障——它遠遠超過了一個企業的能力範疇。要想應對兇狠的高科技遏制戰,還需要更成熟的產業體系。

  「這不是一個企業的戰爭,也不是一兩個陰謀論的細節。這是國家之間的較量,也是一個產業鏈的防禦戰。」 林雪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