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如何看印尼移動支付江湖?


原標題:2021年,如何看印尼移動支付江湖?

作者:7點5度 (微信公眾號ID:Asia7_5)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7點5度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7點5度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據谷歌、貝恩和淡馬錫發布的2020 年東南亞數字經濟報告顯示,東南亞數字支付交易總額在2020 年達到6200 億美元。受疫情影響,東南亞消費者對數字支付的接納度提高。報告指出,東南亞人使用電子錢包交易的平均頻率在疫情前為18%,在後疫情時期上升至25%。作為東南亞第一人口大國,印尼移動支付的發展同樣值得關注。

現狀:印尼本土四大電子錢包占主導

其實早在2014 年,印尼政府就發起了全國無現金運動,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市場玩家參與進來。截止2020 年9 月,印尼央行共頒發53 張e-money 牌照,比如PT Visionet Internasional(OVO)、PT Fintek Karya Nusantara(LinkAja)、PT Espay Debit Indonesia Koe(DANA)、PT Bluepay Digital Internasional(BluePay)等就先後拿到了牌照。

目標.webp.jpg

印尼央行頒發的e-money 牌照(部分)

其中有GoPay、OVO、DANA 和LinkAja 為印尼最受歡迎的四大電子錢包。據全球第三大市場研究集團Ipsos 調查數據顯示,58% 的受訪者把GoPay 選作最常用的電子錢包,其次是OVO(29%)、DANA(9%)和LinkAja(4%)。

GoPay

GoPay 是印尼出行獨角獸Gojek 推出的一款電子錢包,在服務Gojek 生態的同時搶占了大部分的印尼移動支付交易份額。據App Annie 和iPrice 的聯合調查指出,GoPay 在2019 年Q2-2020 年Q2 期間的印尼電子錢包月活躍用戶數指標中排名第一。為了加速GoPay 的發展,Gojek 在去年11 月宣布對管理層進行改組,Gojek 的聯合首席行政官Andre Soelistyo 將接手GoPay 業務。

這個

OVO 隸屬印尼力寶集團,於2017 年獲得印尼政府頒發的電子支付牌照。在印尼,OVO 是網約車平台Grab 使用的主要電子錢包之一,且是Tokopedia 唯一支持的電子錢包。 2020 年底,OVO 還與Lazada 平台建立合作關係,Lazada 平台的消費者現在可以使用OVO 進行支付。除此之外,OVO 上榜2020 胡潤全球最年輕獨角獸榜單。

丹娜

DANA 於2018 年3 月由印尼企業集團EMTEK 和螞蟻金服合資成立。因此,DANA 也被稱為“印尼支付寶”。 2019 年,DANA 和OVO 傳出要合併的新聞,但並沒有最新進展。

LinkAja

LinkAja 在2019 年6 月底正式運營,其背後由印尼電信Telkomsel、四家本地銀行(Mandiri、BRI、BNI、BTN)和印尼國家石油公司Pertamina 等公司支持。 2020 年11 月,LinkAja 在B 輪融資中約籌得1 億美元,由東南亞出行巨頭Grab 領投。本輪融資後,Grab 持有LinkAja 約5.7% 的股份,Telkomsel 持有25%(仍是最大股東)。

發5.webp.jpg

這四大電子錢包背後實力都很強,像Gojek 和OVO 本身都是獨角獸;DNAN 依靠螞蟻集團有充足的經驗扶持;LinkAja 有幾大印尼國企做靠山。

另外,這背後也牽扯著很多複雜的利益關係。比如,Grab 在印尼就可以通過LinkAja 和OVO 去抗衡GoPay;DANA 和OVO 如果真的合併,Grab 又可以把DANA 當做籌碼;前段時間Gojek 和Tokopedia 傳聞要合併,其背後的電子錢包GoPay 和OVO 又該面臨怎樣的處境?

除了這四大家,能在印尼電子錢包排上前十的還有:Go Mobile、i.saku、JakOne Mobile、Doku、Sakuku 和Paytren。

發展:疫情刺激電商和遊戲等移動支付場景

儘管競爭激烈,印尼移動支付的這塊“大蛋糕”還是可以養活眾多玩家。據statista 數據顯示,印尼數字支付業務交易總額到2021 年預計達到570.22 億美元。 2021 年至2025 年,印尼數字支付的複合年增長率率為12.2%,到2025 年的數字支付交易總額預計為902.82 億美元。

同時,網民數量和消費水平的上升都在為印尼移動支付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根基。根據PPRO E-Commerce and Digital Payments 報告顯示,印尼智能手機普及率達到60%,遠高於該地區平均水平的51%。在過去的15 年間,印尼中產階級的比例從7% 增長到20%。除此之外,在疫情的刺激之下,印尼移動支付市場潛力愈發凸顯,這也主要得益於電商和遊戲等移動支付場景的發展。

電商

Jakrta Post 在去年一報導中指出印尼電商務預計將以每年50% 的速度增長,其市場規模在2020 年預計達到350 億美元,遠高於2019 年的230 億美元。此外,30% 的受訪者為首次參與網購,40% 的受訪者表示在疫情之後也會繼續使用網購。隨著電商的加速發展,與之緊密相連的移動支付也迎來了更大的發展。

以 Shopee 为例:仅 2020 年 10 月,在 Shopee 全市场的总订单中就有超过 30% 通过自有的电子钱包完成支付。在头部市场印尼,ShopeePay 已覆盖印尼当地超过 500 个城市,其中二三线城市受惠显著——在大雅加达地区之外,使用 ShopeePay 的交易量增幅超 8 倍。

遊戲

受疫情影響,印尼遊戲行業也迎來了加速的發展,網民為玩遊戲也很愛氪金。據分析公司AppsFlyers 的調查顯示,2020 年1 月到3 月,印尼遊戲應用程序中的應用內收入增長了11%。緊接著的4 月份表現最佳,印尼遊戲應用內收入佔2 月份到9 月份總收入的20%。

從全球統計數據庫statista 的數據來看,印尼移動遊戲在2021 年也會迎來更大的發展。到2021 年,每用戶平均收入(ARPU)預計將達到24.87 美元。由於信用卡在印尼滲透率不足10%,印尼遊戲玩家主要通過運營商計費、電子錢包和網銀轉賬等渠道完成支付。 GoPay、OVO、Dana 和LinkAja 等移動支付再次迎來發展。

金融

疫情期間,印尼人使用金融類應用程序的次數也增加了。 App Annie 和iPrice 的調查研究以時域(session)為指標,指出印尼人使用金融類應用程序的時域從2019 年7 月到2020 年7 年增加了70%。這背後的原因,一方面與疫情期間線上金融需求增加有關,另一方面也跟印尼人同時擁有多個電子錢包的習慣有關。該調查研究還指出,47% 的印尼人有3 個或3 個以上的電子錢包。

未來:印尼移動支付繼續“百花齊放”

印尼移動支付的未來,除了會爆發更多的潛力,也會形成更“百花齊放”的玩家格局。

一方面,外來移動支付玩家早就看上了印尼市場並進行了佈局:

2009 年,三星通與DANA 和GoPay 合作打通移動支付渠道進入印尼市場,用戶可通過Samsung Pay 訪問DANA 和GoPay;

2020 年1 月,支付寶與印尼銀行Bank Mandiri、Bank Rakyat 合作正式進入印尼市場;

2020 年1 月,微信支付與CIMB Niaga 銀行合作正式獲得了在印尼的營業執照;

2020 年6 月,Paypal 和Facebook 成為Gojek 最新投資者,WhatsApp Pay 通過和Gojek 合作佈局印尼市場。

支付寶、微信支付、Samsung Pay 和WhatsApp Pay 等都會成為本地移動支付玩家的重要競爭者。外來玩家和印尼本地銀行或者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可以打通更多碎片化的支付場景,以此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

另一方面,本地移動支付玩家還是會繼續發揮本地的優勢。印尼2.7 億人口中的大多數沒有銀行賬戶,電子錢包仍然是大多數人參與數字經濟的重要選擇,而消費者對本地移動支付方式有更大的信任度,GoPay、OVO、DANA 和LinkAja 這印尼國民四大電子錢包的地位暫時不會被外來玩家動搖。不管OVO 和DANA 合併與否,Grab 手上拿的OVO 和LinkAja 的這兩張支付牌也足夠讓GoPay 產生危機感,頭部支付玩家們的未來發展策略也會謹慎。

另外,本地銀行也會持續發力,通過推出自家銀行的電子錢包來搶占市場份額。比如JakOne Mobile 就是基於印尼銀行DKI 的電子錢包,既可供擁有Bank DKI 儲蓄帳戶的客戶使用,也可以供沒有銀行賬戶的客戶使用。 2020 年JakOne Mobile 的進步已有初步顯現,其每月活躍用戶排名從2020 年Q1 的第九,升至2020 年Q2 的第五。

與此同時,印尼當地政府和行業監管機構也在積極促進移動支付的健康發展,比如印尼央行宣布所有移動支付提供商統一更換印尼標準二維碼QRIS;印尼央行已經與一些最大的支付機構進行談判,計劃統一對二維碼交易收取0.7% 的費用。儘管有人對這些措施褒貶不一,但印尼移動支付的未來仍然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