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終於能燒自己掙的錢了,視頻賽道走向新的遠方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壹娛觀察(ID:yiyuguancha)

原文標題:Netflix終於能燒自己掙的錢了! | 視頻網站出路在哪4

作者:大娛樂家

Netflix 終於迎來了又一個里程碑:在全球範圍內獲得了超過2.036 億訂閱用戶。

根據其最新發布的2020 年第四季度財報,Netflix 在該季度實現了850 萬訂閱用戶的增長,而從全年來看,Netflix 在去年的前六個月增加了2590 萬用戶,最終總共增加了3660萬用戶,創下了新紀錄。

事實上,對於Netflix 來說,2020 年所帶來的競爭比過往任何時刻都要來的更加激烈,幾大主流製片廠各自的流媒體服務依次上線。

尤其是迪士尼旗下的Disney+,在推出短短一年時間裡,就已經接近了9000 萬的訂閱,比迪士尼原先的預期提前了三年。

正是在這種激烈的競爭之中,外界普遍對Netflix 的前景感到悲觀,然而最終這家專注自己唯一業務的公司,依然全身而退並且繼續維持著領先地位。

image.png

2020 最受谷歌歡迎的10 部劇集,Netflix 原創電視劇佔了9 部

相比於在用戶增長方面的驚人表現,Netflix 在財報中提到的另一個指標則更具有現實意義,這家以大筆借債製作內容而聞名的公司在財報中表示:它“不必為日常業務籌集外部資金”了。可以說這一點似乎比2 億訂閱用戶更有里程碑意義,雖然依然背負著超過百億美元的債務,但Netflix 表示他們如今的營收能力足以覆蓋還債與大量內容製作的需求。

應該說Netflix 在用一種激進擴張的策略贏得優勢地位之後,終於也成功證明了其商業模式並非空中樓閣。

尤其是在經歷了2020 年這樣特殊的一年之後,Netflix 依然保持著超出大多數競爭對手的內容製作能力,這也讓這家公司仍然有信心和實力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保持領先地位。

而對於部分還在掙扎的中國學徒來說,Netflix 也證明一件很簡單的事:保持專注才能最終獲得回報。

Netflix 不再藉錢,華爾街鬆了一口氣

其實流媒體燒錢卻不掙錢的問題,絕不是只有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才會遇到,這樣的模式幾乎是中外流媒體平台通用的。而如果真的論起燒錢的速度與決心,即便是愛優騰三家加起來的巔峰也遠不及Netflix 最近幾年的表現。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這家國際流媒體巨頭一共通過發債的形式借了超過160 億美元來滿足其對內容的巨大需求。根本原因其實很簡單:它並沒有足夠的營收來支付高額的娛樂內容製作和基本業務成本,例如員工工資、辦公室租金和市場營銷等等費用。

這一事實長期以來一直讓Netflix 的商業模式看起來並不可靠,這就是為什麼一些觀察者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認為Netflix 是一個負債累累的“紙牌屋”,並最終會一夜崩潰。

Netflix 的聯席CEO 兼聯合創始人里德·黑斯廷斯曾預計好萊塢的傳統製片廠將會很快進入流媒體市場,因此他們必須盡快存儲內容。為了支付高額的版權內容授權費和生產自己的原創內容成本,Netflix 必須藉錢,並且不斷借錢。

image.png

Netflix 聯席CEO 兼聯合創始人里德·黑斯廷斯

這其中的風險當然很明顯,如果Netflix 在債務到期時仍無法產生足夠的正向現金流,這家明星公司將會面臨相當嚴重的麻煩。

黑斯廷斯所壓下的​​賭注便是Netflix 公司吸引訂閱用戶以及漲價所帶來的收入增速,將會最終覆蓋還債成本和內容預算。與此同時,好萊塢那些舊勢力緩慢的轉型速度也從側面幫助這家流媒體巨頭,因為更激烈的競爭到來之前,它們就已經積累起了足夠的優勢。

這場豪賭目前來看似乎成功​​了。

Netflix 賬面上仍然還有超過100 億的債務,但它表示,現在它們已經有足夠的收入來償還這些貸款,同時保持甚至繼續擴大內容預算。財報顯示,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推動了流媒體服務的需求激增,截至第四季度末,其在2020 年第四季度一共增加了850 萬訂閱用戶,總訂閱用戶超過2.036 億。

具體來看,Netflix 第四季度的國際市場訂閱用戶增長明顯強於美國本土市場,延續了近來國際市場增長的趨勢。在此期間,它在美國和加拿大增加了86 萬用戶,但在亞洲增加了200 萬用戶,在拉丁美洲增加了120 萬,在歐洲、中東和非洲則增加了近450 萬。

image.png

自製韓國劇集《李屍朝鮮》系列火爆亞洲

其實從賬面來看,Netflix 其實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實現了盈利,但它依然需要依靠借入數十億美元的外債來為新內容的開發提供資金。 2019 年,它的自由現金流為負33 億美元,這是該公司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記錄。

在Netflix 寫給投資者的公開信中提到,公司2020 年第四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淨額為負1.38 億美元,而上一年度為負15 億美元。第四季度的自由現金流為負2.84 億美元,同比2019 年第四季度為負17 億美元,這也讓Netflix 在2020 年全年的自由現金流為19 億美元,而2019 這一數字則是負33 億美元。

“我們相信公司已經非常接近於可持續的正向自由現金流。對於2021 年全年,我們目前預計自由現金流將在盈虧平衡點附近(相對於我們先前預期的負10 億美元的盈虧平衡點)。加上我們82 億美元的現金餘額和7.5 億美元的未提取信貸額度,我們不再需要為日常運營籌集外部資金。”

除了資金層面的問題,對Netflix 前景悲觀的觀察者還認為,如果競爭對手們將其最受歡迎的節目從Netflix 上撤走,並創造出自己的平台並且投入到原創內容中,那麼Netflix 勢必將受到影響。

的確,傳統的幾大影視公司都已經加入了競爭行列,而像《老友記》、《辦公室》等老牌熱門內容也紛紛離開了Netflix,並且有超過8700 萬用戶湧向了Disney+。然而,現在Netflix 公佈了它迄今為止最好的增長表現,讓一切質疑都顯得多少有些蒼白無力。

image.png

《老友記》北美地區在流媒體HBO Max 上獨播

當然Netflix 的高管依然跟去年一樣,在盡量為投資者和華爾街打預防針。

儘管在最近一個季度看到了上升趨勢,但對於2021 年Netflix 依然給出了保守的預期。最直接原因就是去年創紀錄增長產生的“透支效應”,那些原本沒有Netflix 的人,在去年也忍不住訂閱Netflix。里德·黑斯廷斯去年就不無擔憂地表示,訂閱用戶的增長不會一直如此強勁,因為有太多人已經訂閱了,而這正是Netflix 在去年第三季度看到的情況。

“當然我們的戰略很簡單: 如果我們能繼續每天改進Netflix 的服務,讓我們的會員更加滿意,我們就能成為他們流媒體娛樂的首選。”Netflix 對致投資者的公開信中說道:“過去一年就是這種做法的最好證明”。

廣積糧高築牆,Netflix 展現何為“內容為王”

就在財報發布的前幾天,Netflix 發布了2021 年新電影預告。

根據Netflix 的說法,今年它們將上線71 部原創電影,每週一部,全年無休。要知道即便是華納之前高調公佈的線上線下同步發行片單,也不過20 幾部作品,不誇張的說,Netflix 基本上用一家公司的體量拍出了超過其他所有五大製片廠總數的電影作品。

“內容為王”這四個字,這個影視行業已經說的太久也太多的詞,單就目前來說,整個好萊塢也只有Netflix 在真正用這個理念在指導公司的商業決策。因為從商業模式來看,Netflix 有且只有一個產品——影視內容,它所有的營收也都來自將這些內容直接銷售給訂閱用戶。

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內容在某些時刻對Netflix 業績的直接影響。去年第三季度Netflix 的訂閱用戶增長不盡如人意(預計增長600 萬用戶,實際只增加了220 萬用戶),而目前的增長勢頭表明,Netflix 的確可以通過控制自己上線哪些原創內容來實現增長目標。

在第四季度,像《後翼棄兵》和《艾米麗在巴黎》這樣的全新劇集立刻收穫了一個龐大的粉絲群體。此外,《王冠》等Netflix 王牌劇集的慣例回歸也讓Netflix 成為了擁有最佳內容的流媒體平台,儘管它面臨著來自Disney+(《曼達洛人》第二季於10 月底首播)和HBO Max 的競爭。

image.png

《後翼棄兵》劇照

超過6200 萬家庭在《後翼棄兵》上映後的前四周內觀看了該劇,使其成為Netflix 上收視率第二高的限定劇集。唯一打敗它的內容來自Netflix 去年四月上線的《養虎為患》。

在接近季度末的時候,Netflix 還意外收穫了另一個大熱門劇集《伯捷頓家族:名門韻事》,它們預計該劇在前四個星期內將會積累超過6300 萬的家庭觀看次數。 《王冠》第四季也是數週來收視率最高的Netflix 原創劇集之一。同時喬治· 克魯尼自導自演的電影《永夜漂流》也吸引了超過7200 萬家庭用戶觀看。

現在,隨著Netflix 進入2021 年,這家公司正試圖讓用戶知道,它還有更多新內容正等著用戶去消費。

在內容儲備方面,Netflix 比大多數傳統影視公司提前製作了更多內容,這使得他們能夠在這種大流行病爆發時更好地提供新內容——而其它流媒體服務仍處於初級階段,內容更多還在計劃中很難在第一時間兌現。

儘管疫情依然對電影和電視製作造成嚴重的影響,Netflix 表示,目前已經有超過500 部作品正在後期製作或準備在該平台上上線,“我們的製作已經在大多數地區恢復和進行——我們已經了解到,在這個快速變化的環境中,靈活性和適應性是最重要的。目前有超過500 部作品正在進行後期製作或準備在平台上推出,併計劃在2021 年每周至少推出一部新的原創電影。因為擁有非凡的人才,相信我們將繼續為會員們提供優質的內容。”Netflix 在公開信中提到。

從這個保證內容製作的角度來看,Netflix 依然發揮出了作為矽谷科技公司的靈活性。

根據《好萊塢報導》的說法,該公司一直在使用一種名為“巴恩斯量表”的內部風險評估工具,該工具由Netflix 數據科學家肖恩-巴恩斯開發,它權衡了病毒的社區流行率和拍攝地區的社會行為等因素,以幫助其製作人確定在拍攝現場採用何種安全防疫策略。

“你運行這個模型,它就會告訴你所有可能發生的風險傳播方面的數據”,該公司負責原創系列的製作管理副總裁Momita Sengupta 說。也正是這類決策使得在亞特蘭大拍攝的《紅色通緝令》片場成為了類似NBA 風格的“泡泡安全區”,工作人員不得隨意進出現場。

image.png

《紅色通緝令》主創片場合影

與此同時,Netflix 正在製作的另外兩部電影,亞當·桑德勒與勒布朗·詹姆斯合作的《喧囂》和亞當·麥凱導演的全明星陣容大作《別往上看》,也一直在使用另外一種較小規模的安全措施,只覆蓋到演員和主要工作人員,因為演員的感染風險較高,畢竟他們在拍攝時往往不能戴口罩。

除了不斷的儲備內容,Netflix 也在不斷加大基礎製作方面的投入,使其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超級製片廠。

Netflix 在2018 年收購了位於新墨西哥州的ABQ 工作室,去年Netflix 計劃通過擴大ABQ 工作室的規模——它在2018 年收購了該工作室後就將其作為主要製作中心。在過去的兩年裡,Netflix 在新墨西哥州花費了超過2 億美元,使用了2000 多家製作供應商,並僱用了1600 多名演員和工作人​​員。

同時Netflix 的國際製作也進入了另一個層面,在今年一月初,Netflix 宣佈在韓國京畿道首爾市郊的坡州市和漣川郡建立兩個分別超過5000 平方米的製作設施以滿足不斷擴大的韓國內容製作需求。

從2015 年到2020 年,Netflix 在韓國內容上的投資達到7 億美元,擁有超過80 部韓國製作的節目,從《李屍朝鮮》到《愛的迫降》,韓流內容可以說是Netflix 吸引國際觀眾的另一大法寶。

image.png

《愛的迫降》劇照

這兩個專門建造的設施也說明了韓國影視內容對於Netflix 的重要性。

Netflix 官方表示:“我們計劃在新空間內為Netflix 即將上映的韓國原創電影和劇集提供製作支持,包括《紙鈔屋》的韓國改編版。”

競爭當然很激烈,但越是這樣的氛圍之下,才越有可能激發平台的潛力並產生更精彩的內容。

作為行業領頭羊的Netflix 也展現了極強的專注力與創造力,沒有廣告、沒有遊戲、沒有PUGC,也沒有源源不斷的收購與翻拍。真正的傾其所有去做好內容,最終自然會收穫回報。

正如Netflix 聯席CEO 薩蘭多斯在財報視頻會議中所說:“我們的目標是製作每個人最喜歡的劇集,每個人最喜歡的電影。其他人也會嘗試去做,但人們最終會訂閱Netflix 來獲得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