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出海一周頭條我們一起看真相聊大事兒| 白鯨出品145期


中國互聯網出海一周頭條.mp3

本欄目是由泛互聯網出海服務平台——白鯨出海,專為出海互聯網人打造的資訊週報。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本週出海圈兒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消息。

【手游出海】

12月全球數字遊戲收入120億美元《2077》數字版賣了1020萬份

市場研究公司SuperData 近日發布了2020 年12 月全球數字遊戲收入報告。根據報告顯示,受《賽博朋克2077》等暢銷大作的推動,去年12 月全球數字遊戲市場的總收入達到120 億美元,同比上升了15%。在去年12 月全球數字遊戲收入榜上,該作在PC 和主機平台分別排名第一和第三。

另外在主機平台,《漫威復仇者聯盟》掉出12 月數字收入榜前十,《火箭聯盟》則重返榜單並排名第9。而在移動平台,《精靈寶可夢Go》、《Free Fire》和《和平精英》佔據了收入榜的前三席。

【應用出海】

字節日本公測“小紅書” 想做品牌造夢天堂?

成立7 週年的小紅書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國民種草機”。相較於瀏覽器,年輕的用戶們越來越習慣去小紅書、抖音和B 站上尋找“答案“。可海外似乎並沒有一個像小紅書一樣的集成式種草平台。直到筆者在字節跳動的維基百科下發現了Sharee。

Sharee 於2020 年3 月12 日正式上線,近期更新迭代頻率明顯加快。另外,從其近半年廣告素材投放數量變化來看,也可以看出Sharee 近期開始更加積極地搶占市場。

沒有比日本更適合字節做小紅書的市場了

成功的產品積累了經驗、TikTok 累計了內容創作者

對於字節跳動而言,從市場基礎、市場需求、市場競爭等多方面情況來看,日本市場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截至2021 年1 月27 日,字節跳動旗下TikTok、CapCut、BuzzVideo 三款應用位列日本Google Play 免費總榜Top100,三款應用都曾躋身總榜Top3。或許對於其他公司而言,尋找、培育足夠多數量的KOL 和KOC 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對於字節而言,TikTok 儲備的優質內容創作、分享用戶,幾乎可以0 成本遷移到Sharee 當中。

愛造好物、愛社交媒體但卻缺乏一款集成式種草平台

日本的不少“好物”,已經得到全球消費者的認證。 “和風、日式”已經在市面上,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潮。除了好物製造,日本用戶也有好物分享和生產內容的習慣。根據Alpha Digital 數據統計,截至2020 年將近100% 的日本用戶使用互聯網,其中80% 的用戶擁有智能手機,超過一半的用戶使用社交媒體。

愛造好物、也熱衷於使用社交媒體,可在Sharee 進入日本之前,日本很少有像小紅書一樣的集成式種草社區。字節跳動完全可以邊“借鑒小紅書模式”邊進行“本地化”,還有很大可能先於日本本土App跑出成績。

Sharee 用更加溫和、節制、開放的態度進軍日本

Sharee 在進入日本市場時廣告投放力度更加節制、營銷品類更加集中。

和小紅書有首頁、商城、發布、消息和個人主頁5個一級菜單不同,Sharee 僅有首頁、發布和個人主頁3 個一級菜單,降低了應用的複雜程度更貼合日本用戶使用簡單App 的習慣。至於暫時選擇放棄的直播和商城功能,按照字節現階段的部署,筆者覺得只是時間問題。

網易投資了IMVU,“找朋友”這件事上海外市場都有哪些變化?

美國時間1 月25 日,2014 年就已經上線的虛擬形象社交平台IMVU 完成了3500 萬美元融資,網易領投。在IMVU 中,用戶主要通過捏臉、選擇服裝等方式來設置自己的虛擬形象,並且參與IMVU 社區中的各種活動。

在找朋友這件事情上,都有哪些新變化?

同屬虛擬形象交友的App Itsme 與IMVU 的不同之處在於,Itsme 本質上是一個匹配交友App,只不過將用戶的真實形象替換成了虛擬形象。

Itsme 在美國市場的增長反映出,“虛擬形象”這個廣受美國Z 世代年輕人喜歡的社交元素其實不僅可以用於遊戲化的使用場景下,也可以將其作為對真實形象的替代用於多種線上社交場景中。而且從虛擬形象便於DIY 的特點出發,也可以開發出更多的付費點或者商業化機會。

同時像在IMVU 中,為自己的虛擬形象買虛擬服裝來裝飾已經是這個平台中用戶最主要的付費點之一。對於Itsme 來說,也可以在人物的虛擬形象的裝飾上設計付費點。

Itsme 應該也是一款Z 世代用戶佔據絕大多數的交友App,除了交互形式上做更多嘗試外,越來越垂,是美國交友市場在2020 年的另一個關鍵詞。

“微博”出海中東會水土不服嗎?

近日,筆者獲悉一款出海開發者做的社交App 在沙特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沙特iOS 應用商店Top Charts 榜單,上線僅3 個月的Beeto 竟超過老牌社交巨頭Facebook,位列第4 名。

從裂變、產品體驗、本地化、人才搭建等多角度看Beeto

新浪拿手好戲邀請碼裂變策略捲土重來

要想成功註冊Beeto,邀請碼和可以接收短信驗證碼的海外手機號缺一不可。當有人通過用戶的邀請碼註冊時,對方將會自動成為該用戶的粉絲、系統會給用戶發送一條類似“xxx通過您的邀請註冊成功”消息、在用戶個人主頁上還會標記出該用戶邀請了幾位用戶。

另外,Beeto 除了邀請碼裂變,還採用了“認證誘惑”的增長方法。 Beeto 鼓勵其他社交媒體平台的活躍用戶通過推薦Beeto 獲得身份認證。

簡約的UI、娛樂化的調性、本土化的員工

從UI來看,Beeto 設計簡約大方;從功能來看,Beeto 目前有廣場、熱搜、發布、通知以及個人主頁5 個一級菜單,和改版前的微博有很高的相似度。另外,在下載按鈕邊上還有一個“WhatsApp”標誌,選擇單拎出來WhatsApp,應該是考慮到了其在中東市場的高度滲透率。

可以看出,在正式上線Beeto 之前,團隊應該是進行了比較深入的調研,這應該和Beeto 聘請了很多中東本地自身員工有關。根據LinkedIn 數據,目前有7 名Beeto 員工註冊了LinkedIn 並綁定該公司,大多坐標為中東地區,部分員工有在TikTok 以及Likee 的任職經歷,不得不說大廠在中東的持續深入,培養出了一批優質的本土社交娛樂人才。

總之,從目前來看,微博這次出海沙特的浪花不小,之後是否會水土不服,則在於產品的調性維護、以及之後的內容管理。

【電商出海】

3年營收翻5倍、成功IPO,Hims&Hers如何打贏新消費品之戰?

美國時間1 月21 日,DTC 遠程醫療電商服務品牌Hims 在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為”HIMS”。這家品牌創立的初衷,是解決男性護理的困境。

上線三年,Hims 的業績表現可謂亮眼——年收入分別為2700 萬美元、8300 萬美元和1.38 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28%。在此期間,毛利率也是突飛猛進,從2018 年的29%(800 萬美元)上升到2020 年的71%(9800 萬美元),年復合增長率高達254%。

Hims 能夠取得如今的成績、快速踏入資本市場,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它在男性護理市場創造的獨特商業模式。從關注男性脫髮問題開始,Hims 的業務逐漸擴展到男士的護理領域,包括提供保濕、抗皺等產品,慢慢變成一個為男性提供保健諮詢建議和個護方案的平台。

作為一家DTC 品牌,也就是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品牌,必須學會洞察消費者的心理需求,創造獨特的溝通方式拉近與他們的距離。 Hims 的做法是先在視覺上下功夫,第一眼就讓男性消費者感受到關懷。另外,Hims 還在視覺上採用了大量的表情符號去與男性消費者對話,創造出更輕鬆有趣的購物環境。 Hims 的產品也非常簡單而直接,為不喜歡花時間挑選的男性用戶推出產品組合套裝。此外,Hims 的價格也很“親民”。

這次Hims 的成功上市,無疑會讓更多品牌關注到男性市場的巨大空間,也再次顯露出“他經濟”的巨大潛力。也許,DTC 品牌要想成功突圍,最重要的還是跟Hims 一樣深刻地洞察到消費者的需求,並且找到一種拉近與他們之間的距離,與他們直接對話的方式。

【其他方面】

蘋果將於今春發佈內置反廣告追踪隱私功能的iOS測試版本

對於iPhone 用戶來說,有望於今春發布的iOS Beta 更新中,獲得內置的反追踪隱私體驗。包括2020 年12 月正式啟用的App Store 隱私備註標籤,以及讓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 感到十分不滿的“應用追踪透明度”(簡稱ATT)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