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pe:在線支付攪局者


原標題:Stripe:在線支付攪局者

作者:汀一

各類電商平台和獨立自建站的興起,讓在線支付成為當下主流。

隨處可見的微信、支付寶的付款二維碼,亦或是融合了微信支付、支付寶支付、財付通、網絡銀行等支付方式在內的一體化支付二維碼,已經尋常化,現金和銀行卡則逐漸淡出了人們的生活。

回溯過往,早於2018 年,遠在大洋彼岸的金融科技公司Stripe 就已經和支付寶和微信達成了合作協議,將支付寶和微信整合到Stripe 這個第四方支付平台,堪稱第四方支付界的鼻祖。

Stripe 是一家美國支付解決方案服務商,為開發者或商家提供支付API 接口或代碼,即可讓商家的網站、移動APP 支持信用卡付款等。

傳統的第三方支付業務包括了付款人,清算機構和收款人,其業務在於支付環節本身,通過三方機構融通商家和銀行,提高支付效率。第四方支付服務則是作為支付整合而存在,將三方機構從“間接利益方”變為了“直接利益方”。

事實上,Stripe 作為在線支付服務提供商,其主流業務依舊是第三方支付服務。

不同的是,Stripe 通過在線支付業務和對第四方支付服務的探索,讓這個成立時間11 年左右的金融科技公司,累計獲得了11 輪融資(數據來源:烯牛數據),雖然距離IPO 還有一步之遙,但其估值已經高達了360 億美元。

2002 年,在線支付巨頭PayPal 在納斯達克上市,從時間線上來看,PayPal 的上市時間比Stripe 的成立時間還早了8 年。即便如此,Stripe 依舊在飽和的在線支付紅海中成功“破圈”,並且將業務範圍拓展到了126 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了一根撬動在線支付賽道的槓桿。

為此,本篇文章新眸將從以下三個方面剖析Stripe 的神奇之處:

1、 Stripe“破圈”的背後邏輯是什麼?

2、 對於Stripe 來說,360 億美元的估值是高了還是低了?

3、 如何看待Stripe 未來的發展態勢?

Stripe 和PayPal 的市場之爭

2010 年,一對來自愛爾蘭的天才兄弟CollisonBrothers,創辦了在線支付服務提供公司Stripe,在當時,雖然市面上已經存在PayPal 這種在線支付的巨頭,但歐美的支付市場整體依舊效率低下,且程序手續複雜。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部分中、小型創業公司由於高昂的開發成本和復雜的銀行交易體系,無法順利開展在線支付業務。

另外一方面,PayPal 為保護付款人而設立的一系列風控設施讓很多商家苦惱不已,商家在使用PayPal 的過程中有許多需要規避的問題和復雜的註冊手續,比如說僅限於企業用戶註冊的門檻規則就在一定程度上讓個人商家拒之門外。

Stripe 成立之後,把靶向人群聚焦於初創企業,為商家提供最大化的便利服務。可以說,從一開始,Stripe 就走出了一條不同於PayPal 的路:PayPal 聚焦於消費域,而Stripe 聚焦於細分供給側。

是3.png

具體表現為:簡單便捷的操作。在Stripe 上,無論是位於移動應用還是網站,只需要在後台複製粘貼一小段Stripe 提供的代碼和API,就能獲得Stripe 的支付設施的即時訪問權限,從而完成信用卡在線交易。

這樣的方式大大簡化了網站交易流程,節省了商家和用戶的時間和精力。換句話說,商家選擇Stripe 比選擇PayPal 機率更大。

無論是商家還是消費者,成本管控都是核心問題。

在業務費用標準這一版塊,Stripe 和PayPal 都採用的是固定費率+流動費率的收費方式。 PayPal 的收費標準是4.4%+每筆0.3 美元,當收款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可以獲得3.4%+每筆0.3 美元的優惠費率。 PayPal 的貨幣兌換費率是基於批發價加價2.5%,當用戶需要提現到國內或美國銀行,每筆35 美元,而Stripe 的收費標準是2.9%+每筆0.3 美元,國際卡加收1%, Stripe 的貨幣兌換費率1%,提現的費率為免費,同時支持Payoneer、Transferwise 等平台。

相比之下,我們不難發現,Stripe 在收費標準方面明顯低於PayPal,這對於初創中、小企業來說,Stripe 似乎又是必選項。

出海擴張是現如今多數企業尋求新的收入源的重要方式,PayPal 和Stripe 也不例外。

現下,PayPal 已經在將業務範圍其拓展到200 多個國家和地區,而Stripe 的業務範圍僅僅包括26 個國家和地區。從業務拓展的範圍程度來看,成立年限尚短的Stripe 落後於PayPal。然而,從貨幣接受度方面來看,PayPal 支持25 種貨幣,Stripe 則支持來自世界各地的135 種不同的貨幣類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更多的幣種範圍給Stripe 帶來了更大的市場可能性,也為Stripe 的全球業務擴張提供了機會。

從信用卡接受範圍來看,Stripe 也明顯優於PayPal,PayPal 支持多種信用卡支付,包括了visa、AmericanExpress、JCB 和MasterCard 等,而Stripe 基本上接受所有的常用借記卡和信用卡以及部分電子錢包,如支付寶、Apple Pay、Google Pay、Amex Express Checkout、Microsoft Pay、Visa Checkout 和WeChat 等。以國內在線支付提供商來類比,PayPal 的模式更加類似於支付寶,而Stripe 的模式則更加相像於電子銀行。

支撐Stripe 和PayPal 展開正面市場競爭的,是Stripe 的核心技術,即強大的支付引擎用以支持來自於各個平台的資金的流動。聚焦於企業的戰略使得Stripe 得以為企業提供正確的技術和健壯的API:他的支付設施擁有領先於業界的性能,並且通過了最高合規認證以及安全性標準。

Stripe 更加專注於開發者生態系統和社區,進而節省人力,方便企業更快的流入市場。

據IDC 的研究顯示,那些使用Stripe 處理在線支付的客戶的成本降低了24%,並且大部分客戶都對Stripe 的服務感到滿意,認為Stripe 的在線支付服務真正做到了降本增效。

在線支付賽道的估值依據

Stripe 的創始人之一PatrickCollison 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世界正朝著日益全球化、經濟穩定和國際貿易的方向發展。從Stripe 的發展路線來看,通過構建軟件和支付基礎架構來幫助企業完成跨境交易,是Stripe 估值暴漲的一個關鍵因素。”

從在線支付企業的融資動向來看,投資機構對於在線支付企業的熱情依舊高漲,僅2020 年一年,就已經發生了5 起在線支付企業融資案例,以當前披露出的金額來看,融資金額累計高達60 億美元。從投資金的動向來看,國際上移動支付和跨境支付業務的確還處於藍海。

Stripe 的估值歷程大多以融資為主,具體估值變化歷程如下:

2014 年1 月24 日,Stripe 完成8000 萬美元的C 輪融資,公司估值達到17.85 億美元;

2014 年12 月3 日,Stripe 完成7000 萬美元的C+ 輪融資,公司估值達到了35.7 億美元;

2015 年7 月31 日,Stripe 獲得了1 億美元的融資,公司估值達到了50 億美元;

2016 年11 月30 日,Stripe 獲得了1.5 億美元的D 輪融資,估值達到91 億美元;

2018 年9 月26 日,Stripe 獲得2.45 億美元的E 輪融資,估值達到200 億美元,對應的事件是Stripe 利用這一輪融資來促進海外市場的拓展;

2019 年1 月30 日,Stripe 又獲得了1 億美元的F 輪,估值超過了220 億美元,而這一輪的融資同樣用於海外擴張;

2019 年9 月20 日,Stripe 獲得了2.5 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了350 億美元;

2020 年4 月16 日,Stripe 獲得了6 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了360 億美元。

從Stripe 的估值歷程來看,Stripe 每一次估值的增長都和它獲得融資有關,這也是當下在線支付賽道企業的估值依據。

回顧Stripe 的估值歷程,有兩個節點特別值得注意,第一個節點是2018 年,Stripe 的估值相對於上一輪融資後的91 億估值翻了一倍。業內人士對新眸表示,這其中原因主要有兩點:

其一、2018 年,Stripe 終端上線,拓寬了支付基礎設施的範圍,支付基礎設施不僅僅包含了在線支付,還拓展到物理世界的現場交易。

其二、2018 年7 月,Stripe 和支付寶以及WeChat 達成合作,開始摸索第四方支付的道路。而所謂的第四方支付又叫聚合支付,是相對於第三方支付而言的。第四方支付在統一各種支付協議,提供交叉認證方面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是產業價值鏈不斷發展的必然結果。

除此之外,Stripe 和支付寶、WeChat 的合作對於用戶數量的擴張而言同樣至關重要。

對於電子支付公司而言,用戶數量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變量,活躍用戶的數量和企業的盈利水平直接掛鉤。

支付寶和WeChat 於在線支付這方面,基本上佔據了整個國內市場,根據上季度螞蟻集團的財報數據顯示,支付寶的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12 億,月度活躍用戶達到了7.11 億。相比之下,市值2200 億美元的在線支付巨頭PayPal 有效賬戶數量僅僅達到3.46 億,月活躍用戶數僅為3.64 億。

Stripe 的估值大漲的第二個節點是2019 年獲得2.5 億美元融資後,估值直接從220 億美元直接跳到350 億美元。

之所以在這個節點上估值大漲,一方面是由於此時的Stripe 已經進入後期融資,離上市僅一步之遙,雖然其創始人此前表示並沒有上市的想法,但是按照目前發展來看, Stripe 上市已是大勢所趨。

另一方面,Stripe 於2019 年9 月宣布啟動了一條新業務線:向小企業發放貸款。這將意味著Stripe 未來的營收結構會發生改變,即從單一的業務交易轉變為業務交易和數字金融業務相結合。雖然square 在內的競爭對手們也相繼推出了貸款業務,但是,Stripe 早期所秉持的面向供給側細分市場的策略會讓它更容易獲得中小型初創企業的信任,獲客難度和邊際成本的降低,盈利可能性更大。

Stripe 未來何去何從?

無論是Stripe 還是PayPal,亦或是螞蟻集團,都位於一個發展快速且潛力巨大的賽道(在線支付)上。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全球的數字市場正以每年24% 的速度快速擴張,預計到2025 年,全球數字支付市場將達到12.4 萬億美元。

但是,和螞蟻集團坐擁10 幾億用戶、基本上處於國內在線支付領域的龍頭地位所不同的是,Stripe 在用戶數量上要遠遠落後前者,並且,我們要知道,北美在線支付行業競爭依然很激烈。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Stripe 遲遲不肯上市,將主要精力放在開拓市場層面上,這和馬斯克對SpaceX 做法如出一轍,防止資本會干擾到Stripe 業務層面。

從業務佈局來看,支付寶的業務範圍主要在國內,Stripe 的業務範圍廣泛,跨境業務發達,但其支持幣種較多的同時也給Stripe 帶來了一定的風險:匯率的變動會讓Stripe的跨境交易的利潤產生一定的折損。這種折損會對Stripe 的淨利潤產生不小的影響。

對比支付寶,Stripe 現階段主要的利潤來源依舊來自於業務交易,好在,Stripe 早期所秉持的競爭戰略一定程度上成為了Stripe 數字金融業務的發動機,這也將是Stripe 下一步發展的突破口:通過便捷的服務和低成本吸引企業客戶的進入,再用數字金融業務鞏固客戶,提高利潤率。

現階段,對於互聯網公司的估值,主要是基於用戶規模和增速,Stripe 作為在線支付技術服務提供商,也不例外。以當前市場發展速度和Stripe 本身的業務結構擴張來看,新眸認為,Stripe 的估值將繼續上遷,從Stripe 的前輩PayPal 的用戶體量和當前市值來看,一旦Stripe 成功上市,其市值越過千億門檻也是極有可能的。

在線支付,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仍將繼續保持水大魚大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