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銀行,新加坡二度崛起的殺手鐧?


數字銀行,新加坡二度崛起的殺手鐧?

作者:阿熊

目前.webp.jpg

新加坡夜景(拍攝:阿熊)

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多個行業的生存和發展模式。銀行就是其中之一。疫情讓以往依賴線下服務的銀行,開始全面向線上轉型。用戶通過數字平台來享受金融需求,數字銀行開始崛起。新加坡就是數字銀行的積極倡導國之一,並開始頒發相關牌照。新加坡為何熱衷數字金融?數字銀行如何改變世界金融格局?潛在的風險點在哪?

新加坡為什麼熱衷數字金融?

當前2.webp.jpg

隨著技術的發展和支付方式的變化,數字銀行的2.0 時代正在來臨。相對比1.0 時代,第二代更加智能化、數字化更全面,更加符合當下企業和消費者的需求。

為了抓住這波發展潮流,包括新加坡在內的政府,都在竭力發展純線上的數字銀行。新加坡作為全球的金融中心之一,新加坡政府開始發力數字治理、數字產業、數字貿易、數字生活等領域,重點打造數字經濟。這在出生於新加坡的著名投資人,投資了滴滴等公司的GGV 符績勳看來:“貨幣的數字化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2020 年12 月4 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揭曉數字銀行牌照申請結果,包括螞蟻金服在內,共四家公司獲得。全面數字銀行牌照獲得者,包括Grab 和新加坡電信組成的財團,Shopee 母公司冬海集團(Sea Group)的全資子公司。批發數字銀行牌照獲得者,包括螞蟻集團旗下子公司、綠地金融投資控股集團為首的財團。本次螞蟻集團等獲得的新加坡批發數字銀行牌照,預計2022 年初運營。數字銀行牌照可以接受存款,並向零售和企業客戶提供銀行服務,而數字批發銀行牌照,只能限於中小企業和其他非消費者細分市場。

新加坡副總理王瑞傑表示,“過去五年,我們投入了約200 億元推動研發,其中大部分用於推進數字化。我們正在敲定的《研究、創新與企業2025 計劃》(RIE2025),將投入更多資金發展數字經濟,因為這對新加坡的未來至關重要。”

在金融科技方面,新加坡發放數字銀行牌照,推進虛擬銀行落地。數字銀行牌照如果不限制開戶人的國籍,也就是全球用戶都可以開戶。那麼對於新加坡這樣沒有外匯管制的國家,這種數字銀行,就會成為世界人民的銀行。從新加坡政府的角度來說,如果不限制用戶開戶,但是限制只能存新幣,那麼意味著大量的美金等外匯進來後要換成新幣,政府會有大量的外匯儲備,加上新加坡政府在全球的美譽度,這個將是顛覆性的。

在數字貨幣方面,新加坡大力發展區塊鏈技術,頒發數字貨幣經營牌照,建設亞洲區塊鏈技術和數字貨幣新型數字金融中心。

新加坡已經成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個國家金融科技公司佈局的重鎮。相關報告顯示,“東盟地區金融科技企業所獲資金總數的51% 流向了新加坡,新加坡金融科技企業數量佔東盟總數的45%。”國內科技企業巨頭也紛紛佈局和落地新加坡。根據報導,字節跳動計劃向新加坡投資數十億美元,建設數據中心,並增加數百個工作崗位,以運營TikTok 和Lark。之前也有人爆料稱字節跳動也有向新加坡申請數字銀行執照。今年5 月,阿里一舉斥資12 億美元收購新加坡中央商務區一座寫字樓50% 的股權,這也是迄今為止阿里在海外最大的一筆房地產交易。據外媒9 月報導,阿里有意向給總部位於新加坡的Grab,投資30 億美元。華為的雲事業部、騰訊旗下微眾銀行,都有可能在新加坡投資和發展。

作為東南亞的經濟中心,很多大企業都把亞太的總部或者次總部設在新加坡。世界銀行(World Bank)《全球營商環境報告》(Doingbusiness)中指出,“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容易做生意的亞洲國家。”新加坡政府也在積極迎合數字經濟發展趨勢,並進行各項的政策調整。 2020 年1 月,新加坡正式生效可變資本公司(VCC)法案,對於科技公司來說,這項措施具備稅收優惠、制度靈活和信息披露等優勢。

數字銀行全球發展格局

當前3.webp.jpg

中國是數字銀行使用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英國金融科技公司協會的風險投資報告顯示,在金融科技領域投資額度最高的國家是中國、美國和英國。這個優勢依然在繼續加強。這也得益於微信支付、支付寶等互聯網支付產品的廣泛使用,

這次以螞蟻金服為代表的中資公司,拿到新加坡數字銀行牌照,意義不可小覷。以目前中資公司在東南亞互聯網的積累和影響力,中資公司可以通過數字銀行,快速切入東南亞移動支付市場,從而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在當地開疆拓土,深度紮根海外。

從普通用戶的角度來看,東南亞國家普遍匯率不穩定,民眾習慣性持有外幣,並且普遍對新加坡有很好的印象(新加坡是東南亞人民的首都)。在這種局面下,通過這些互聯網公司,大力發展以新幣為基礎的東南亞移動支付,其實是奠定了新加坡在亞太地區乃至全球的金融地位。

放眼全球,不僅僅是新加坡,包括中國、日本、馬來西亞、美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積極發展數字銀行業務。

中國香港目前有8 家持有牌照的數字銀行,在這其中,七家拍照背後是內地互聯網或金融企業,分別是騰訊、螞蟻金服、平安、京東、小米、眾安、攜程等。但中國香港並沒有優質的本土互聯網公司。

日本也不甘落後,2020 年4 月,三井住友金融集團(SMFG)和SBI 簽訂協議,提供手機上使用的數字銀行服務。

馬來西亞試圖發行數字銀行牌照,但因為種種原因暫時擱淺了。

根據ARK 投資管理公司(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數據,在美國3 億多人口中,有超過1.5 億個數字錢包產品,預計2023 年將超過2 億。在拉丁美洲和非洲,持有手機的人數遠遠超過擁有銀行賬戶的人數,這為數字銀行的普及提供了技術和用戶基礎。

美國知名的數字銀行有Moven、Simple、Go Bank 等。相比傳統銀行,Simple 主要競爭力在於費用和服務的簡便性。不收取透支費用、沒有月費或年費。 Simple 的支票清算一般可在一個工作日內完成;而Moven 通過第三方機構Ingo 提供支票清算服務,一般最長需等待10 個工作日。

美國市場誕生了數字銀行的另一種形態Neobank,它沒有銀行牌照,為傳統銀行的提供技術服務,幫助為中小傳統銀行打開移動互聯市場,銀行為其代管用戶賬戶。

數字銀行的挑戰

面對數字銀行的蓬勃發展,GGV 符績勳同樣也表示了擔心:“貨幣數字化背後對於一個國家來說,不管是新加坡還是任何東南亞的國家,還是大國小國,它都要考慮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國家的經濟,因為貨幣本身是個調控經濟的手段,所以對於它來說,金融是個非常敏感的點。”“貨幣本身,它是一個國家很重要的命脈,像新加坡這麼小的一個國家它更是要把貨幣管控起來。所以電子銀行牌照的發放,不管是給商業銀行還是消費信貸銀行,我覺得這些都只是前端,最核心的,底層的東西是需要國家來管理的。”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Fitch)一份報告稱:“儘管虛擬放貸機構可能擁有更先進的數據分析能力,但在針對無銀行賬戶人群時,可能會遭遇’錯誤定價’信貸風險,而即使在基礎設施完善的市場上,數字銀行也將面臨挑戰。”

報告認為,儘管亞太地區一些數字銀行已實現盈利,如騰訊支持的互聯網銀行中國微眾銀行(WeBank)和韓國最大網銀KakaoBank,但多數數字銀行的風險框架和商業模式尚未經歷經濟周期考驗。即金融科技這一新興產業未曾證明過其商業模式面對危機時的穩健性。 “在數字銀行能力較弱的司法管轄區,規模較小的銀行更容易受危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