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社羣應該從 Linux 開發模式中學到什麼?


Web 1.0 是靜態網路,Web 2.0 是社交網路,Web 3.0 將是去中心化網路。當前我們在社羣中做出貢獻,卻對社羣沒有所有權,或不會從中獲利,Web 3.0 將徹底改變這一現象,將推進到一個大家可以通過合作來實現所有權和獲利的世界。

通過打破以企業利益為中心的傳統商業模式,Web3 預示了社羣為中心實現規模經濟的可行性。這種協作精神及相關的激勵機制,吸引了當今一些最有才華和雄心勃勃的技術開發者,開啟了以前從未成為可能的專案。

Ki Chong Tran 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寫道,「Web3 是網際網路的下一個重大迭代,有望幫助普通網民從當今主導網路的中心化公司手中奪回對網路的控制權。」 沒有單一實體控制的去中心化網路,使得 Web3 賦能的協作成為可能。全新的協作式而非競爭式的技術尚處於新生髮展階段,我們在這裡可以期待得到什麼?

在閉源商業模式中,使用者需要信任企業人員來管理自己的資金和為自己執行服務。而對於開源專案,使用者信任執行這些任務的技術。在 Web2 中,網路越大越容易贏。在 Web3 中,誰共同構建了最大的網路,誰就會贏。


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不僅所有人都可以參與,而且激勵結構的設計原理就是:參與的人越多,每個人就會取得更多成功。

從 Linux 開發模式學到的東西

1991 年誕生的開源軟體 Linux 支援了大多數 Web2 網站,它改變了網際網路 (Web2) 的開發正規化,並提供了一個清晰的例子,證明協作流程如何如何能有力地推動所有技術未來的開發。

Linux 不是由當時的科技巨頭企業或機構開發的,而是由一群利用網路協作的志願者程式設計師開發的。網路協作是指自主的人在沒有中央控制的情況下自由共享資訊,只是由程式碼或區塊鏈予以支援。

在堪稱「開源運動聖經的」《大教堂和集市》( 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 )一書中,作者 Eric S. Raymond 分享他對 Linux 核心開發過程的觀察,以及他管理開源專案的經驗。在網際網路興起期間, Raymond 描繪了一個時代,當時流行的心態是開發複雜的作業系統,由一小群排他性的人——「大教堂」對系統進行精心協調。「大教堂」是傳統的企業和金融機構,其產品釋出週期很長,並需要更長的時間予以完善。

根據 Raymond 的說法,Linux 則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發展,他解釋說,「(程式碼)質量的保證不是通過嚴格的標準或獨裁,而是通過每週釋出並在幾天內從數百名使用者那裡獲得反饋的原生簡單策略,對於開發者引入的突變,創造出一種達爾文式的物競天擇現象。令幾乎所有人感到驚訝的是,這種策略非常有效。」這種 Linux 開發模式,即是 Raymond 所稱的「集市」模型。

延伸閱讀  「魔」力築夢酒會趴圓滿結束

構想 Linux 核心是芬蘭程式設計師 Linus Torvalds ,他的開放式開發策略與「大教堂」風格截然相反。Linus 的使用者是他的合作開發者。他培育了一個社羣,利用協作將創新擴充套件到與使用者複雜性相匹配的程度。 Linus 做了很多正確的事情,比如提前和經常性發布,擴充套件 Beta 版使用者列表,傳送鼓勵參與的宣告公告,他還不斷聽取(並感謝) Beta 測試人員。

正如 Linux 代表的是由網路參與者協作構建的軟體,而不是單個大教堂,Web3 代表的是由大量網路參與者執行的網際網路,而不是由少數控制者主導的 Web2 版本。

PoS: Web3 的協作式測試場

加密技術模式用於構建以使用者為中心、而不是公司為中心的專案。每個人都可以採取激勵措施,來製造安全和可用的東西。一個能讓每個使用者都保持一定程度參與的領域是權益證明(PoS)協議——這也是增長最快的加密行業板塊。摩根大通分析報告表示,隨著以太坊網路的升級,到 2025 年,加密貨幣質押會變成一個價值 400 億美元的龐大產業。有了 PoS 機制,就能有足夠程度的參與,可以防止 Web3 淪落成「大教堂」。

儘管每條區塊鏈背後都有一個團隊,但歸根結底,去中心化網路的設計機制,意味著他們不會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在不同的參與級別,多組使用者在治理和擴容性等關鍵特質的協調上發揮著關鍵作用。

隨著開發者為了追求能效和擴容性而擺脫工作量證明(PoW)機制,越來越多的協議將實施 PoS 版本,其中使用者持有代幣(加密貨幣),以執行特定網路的驗證者節點。無論是服務提供商還是散戶、商業使用者還是機構使用者,都被激勵通過鎖定代幣來保護網路,並以網路原生代幣的形式獲得獎勵。驗證者可能會因諸如雙重簽名區塊或停機時間等不當行為而遭遇資產削減。懲罰包括損失現有資金以及錯過未來獎勵。質押(Staking)是你的聲音,良好行為會受到鼓勵,以此增加參與使用者的數量,網路因此可以安全地蓬勃發展,而無需中心化控制。由於 PoS 協議處於相對早期的開發階段,且比比特幣等 PoW 協議的成長史更短,因此會頻繁升級。網路更新和提案依賴於節點運營商和合作開發者。

例如,Web3 平臺波卡(Polkadot)是一種分片協議,使多條區塊鏈網路能無縫地共同執行。Polkadot 利用使用者驅動的治理來進行網路升級。鬆散協調機制是「在鏈上自主制定的,確保 Polkadot 的發展反映社羣的價值觀,並避免停滯」。當網路看到當前的 Staking 引數成為發展障礙時,他們會實施限制措施,以確保網路的穩定性。由社羣修改服務條款,而不是公司。

獎勵是對節點執行者的激勵機制,但並不是每條鏈都以獲得經濟回報為主要目的來吸引使用者。要吸引人們使用網路,需要 Meme、文化、社會化和目的。區塊鏈在 Web3 中將繼續被抽象掉。

從 OpenSea (這是第一個月交易量超過 10 億美元的 NFT 市場)購買 NFT 的數百萬客戶,可能並不關心它是否支援 Polygon,根據 Techcrunch 的說法,Polygon 是一種高人氣的第 2 層(L2)以太坊區塊鏈,擁有更節能的結構,使得 OpenSea 將完全為該區塊鏈上的創作者、買家和賣家消除 gas 費用。這些使用者也不關心 Degenerate Ape Academy 是否建立在 Solana (一種 PoS 區塊鏈)上。 收藏家只關心在自己的投資組合中新增罕見的無聊猿圖片。他們參與的東西,為他們提供 Meme 價值,這些價值則是由其他使用者在底層協議之上建立的。大多數加密遊戲玩家和藝術收藏家並不清楚,使用的人越多,網路就越強大。

延伸閱讀  簡析區塊鏈執行機制與潛在價值


雖然區塊鏈的抽象化可能會暫時帶動新使用者帶入加密領域,但機構使用者希望通過可靠的技術吃下長期定心丸,這意味著在部分用例中,區塊鏈支援「大教堂」。

Provenance 是由房屋信貸授信機構 Figure 開發的 PoS 區塊鏈網路,通過提供分類賬、註冊和多種金融資產和市場的交換,來滿足金融服務行業的需求。這一區塊鏈由著名投資管理機構富蘭克林鄧普頓(Franklin Templeton)和 Calibre Home Loans 等大型金融機構參與運營。

儘管金融機構採用中心化控制的傳統做法,但他們對執行節點頗感興趣,由於這可以賺取交易費用。另一層激勵他們參與的原因在於,他們的某些業務使用 Web3 和區塊鏈技術,比使用舊的 Web2 流程更便宜。即使作為「大教堂」,PoS 為他們也提供了獨特的激勵措施。

由於去中心化團隊在管理協議方面發揮的作用較小,因此個人參與者只需要些許組織工作即可管理協議。但是,仍然需要激勵參與者投入安全保護、使用和構建協議。所有這些例子都放大了使集市模式和 Web3 的網路協作如此成功的原因——自治使用者組成的聯盟在朝著共同目標努力,同時還不斷受到激勵。

在這種情況下,區塊鏈成為其中的媒介:儲存、轉移和交換價值的網路。正如 Raymond 所說,「Linus 一直在讓他的黑客 / 使用者不斷受到刺激和獎勵——受到有自我滿足的行動前景的刺激。看到自己的工作中不斷(甚至每天)改進,而獲得了極大滿足。」

Linux 是創造性思維的催化劑,這種思維在 Web3 中得到充分顯現,在當前及其令人興奮的未來都會如此。不過,大教堂仍然存在,目前還不清楚 Web2 是否會完全過渡到 Web3。技術如何真正屬於人民,Web3 如何完全由網路協作驅動?一定要零和嗎?這是信仰的飛躍。 「大教堂」支援尋租行為,且在 Web2 經濟和商業模式中根深蒂固,但他們需要繼續擁抱「集市」,轉向這些社羣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工作方式。

Web3 可能不是最終答案,但它是當前的迭代版本,而且創新並不總是一開始就很明顯。Loot 「從虛構裝備列表開始,並輔以充足的去中心化想象力。」只要激勵有才華的建設者合作,Web3 就可以開闢一個我們從未夢想過的全新世界。

延伸閱讀  隨著價格突破“看漲三角旗形” ,比特幣的目標價為 10 萬美元

「集市」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商業軟體世界的形象,就像加密貨幣中的網路協作將不可避免地改變傳統商業模式一樣。如果不接受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中心化企業 / 機構就不會獲勝,而率先這樣做的企業 / 機構將領先競爭對手數十年,同時可能會取得一些成就。

網路協作利用社羣的集體智慧,且擁有合理的前景。我們已經看到外界對加密領域的興趣激增,而加密領域即使不遵循 Linus Torvalds 所制定的原則,至少會與其並排前行。網際網路的未來將屬於「離開大教堂而擁抱集市的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