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 能做成的為何Yalla不行?


來源:九日論道(微信公眾號ID:growthhack)

白鯨出海注:本文是微信公號九日論道作者BenjaminDxc 在白鯨出海的專欄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九日論道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文章內容出自於九日論道在Clubhouse 舉辦的出海語音房創業者訪談會當天的對話。有興趣的以後可以加入我們常聊”

當ClubHouse (以下簡稱CH)從大洋彼岸一直火到這邊時,邀請碼也被炒到了幾百美元,我們不由得開始疑惑起來,“難道國內沒有一款與之相似的語音聊天室app?” “為何火的是CH 呢?” “這不就語音版知乎麼?它到底哪做的不錯?”

image.png

在正式探討CH 之前,我們不得不提一款非常與它相似的產品——遞爪,二者同屬多人語言聊天的產品。 CH 上線於2020 年,而遞爪早在19 年08 月就已獨立上線。二者本身有不少相似點,但細節是非常不一樣的。更不一樣的是CH 火了,遞爪還是那樣…(當然這種事情離不開馬斯克的卓越貢獻圖片)

遞爪與CH 有何不一樣

首頁佈局上,遞爪著重強調個人興趣和聊天目的。組局的文化在首頁的展現很明顯。用戶在註冊時通過偏好測試,我們猜測系統以此來對用戶做劃分進行推送他們可能感興趣的聊天室,然後在首頁用戶還可以通過分類搜索去找到感興趣的房間;Clubhouse 的首頁,極為簡潔。除了一樣的即將開始的活動和推薦的語音房間以外,Clubhouse 強調了start a room 充分鼓勵用戶自己創建聊天房。這是在告訴用戶,如果你沒有找到自己理想的語音房,為何不自己創建一個呢?這樣的設計很有可能會增加單個用戶單日在APP 產生的Session 數。這還不止!更多產品交互細節,你還要看我們的訪談內容看下去哦!

image.png

(CH 推送)

房間展示邏輯不同,也恰巧展現出了二者之間觀念上的差異:有別於遞爪傳統且典型的呈現邏輯,在CH 的用戶沒法用名稱或者Room ID 來搜索具體的Rooms(房間),必須關注其他人才能進入目標房間,不然則是系統根據之前選的Interests的邏輯展示語音房間。我猜測CH 也恰巧利用了這一手段,看似搜不到房間會給用戶造成不便利的體驗,但更多的是為了刺激用戶破冰,去關注他人。哪怕speaker 是個小白,但若他的話題很有趣,如果你也感興趣,你就應該邁出去關注別人,不要吝嗇你的關注。通過關注,以後就能找到房間,去參與。互相關注的動作被加強之後,用戶之間的認可也會增加,留存就會增加,這是很多其他社交產品缺乏的硬傷。

image.png

(遞爪)

除了頁面和展示邏輯的不一樣,二者對於參與人數的設定,也有差別。遞爪的人數上限為50 人,也許是出於對用戶聆聽體驗的顧慮。而CH 採取了更激進的方式,一次最多能有5000 人參與其中。 To me, it’s more like a roundtable TedTalk. 一群人作為嘉賓,暢所欲言,知識分享,很典型的TalkShow的美式文化。如果你有才,你也可以隨時加入圓桌一起發言,這也正和他們的Slogan 呼應——Drop in (Drop in 這個概念在美國就是隨時訪問的意思,源自於診所看醫生都需要預約的,而一些Drop in clinic 則是讓人隨時可以上訪)。這樣的交互讓人極度舒適。

至於CH 目前為何採用邀請制來“限流”,我們後面的訪談內容有講到。

總之,不論是地域文化的差異,產品細節的差異,又或是Elon 的推波助瀾,Cloubouse 成為了一個估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公司。 (當然,後續會怎麼發展,我們不下結論。)

image.png

(CH)

語音房大佬論壇會

為了對CH 更好的解析,我們這次也邀請了不少語音房APP 的大佬齊聚CH 聊天室,一起聊聊關於CH 的看法。由於篇幅限制,以下文字版篩選了本次論壇的精華,已錯過會議的小伙伴也不必遺憾。

(由於CH 服務器不太穩定,斷線過幾次所以在錄製過程中,出現了不少小插曲,PS:文章摘錄全部署名peakers)

image.png

語音房大咖訪談室- 九日論道專場

主持人:Ben(九日論道論主) [email protected], 可以關注

嘉賓:Bonnie, Chan, Chill, Jianqing, Jingjing, Joey, Ke, Mingjing, Seven, Viky (無先後之分,僅按照字母排序)

Ben:大家晚上好,今天我們來到CH 的聊天室呢,主要想結合國內外的趨勢熱點,從產品、交互和設計的角度一起談一談對CH 的看法,以及在未來語音房有什麼更好的商業模式,大家一起探討交流一下

邦妮:CH 這個產品讓我想到了之前羅永浩的「子彈短信」,現在場景跟那時候很相似,也是全新的開始,但CH 與之的區別是,CH 類似於播客,它是有實時內容輸出的,而子彈僅僅是即時通訊。前期真的很像,有個意見領袖告訴大家有個新東西,突然間很火爆去玩。我今天除了去分析他的所有功能點,我自己全部用過一遍以外,我自己也在想他的生命週期到底能走多遠。

image.png

(子彈短信)

Ben:從產品角度來說,你覺得他現在的玩法,你覺得用戶的核心訴求它解決的是什麼?

邦妮:我之前早兩天就听海外有人在研究這個App 會不會很快over 掉。這其實也有明星效應,因為周圍有太多的海外明星也有在玩,所以用戶可以直接跟他們對話,也因為每個人(最多)只能邀請兩個人,海外的人也會覺得有機會的話,自己想去看一看,但是很明顯,他們的服務器真的很差。

Ben:作為一名媒體從業者,你們這邊是否知道一些內幕,為何會有這麼多媒體、明星KOL會入駐呢?他們的核心競爭力如果是明星資源的話,我也挺好奇那些資源是來自於哪裡?

邦妮:我了解到CH兩個創始人都是谷歌公司前員工,最開始也有個投資公司,a16z (AndreessenHorowitz),我也在想有沒有可能是投資人先開始從矽谷圈裡面,喊了一幫人來做,然後再讓Musk 來做站台,

Ben:但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大佬們不可能每次都站台,現在已經有很好的氛圍,而且最近也有不錯的熱點,所以它也容易形成圈子文化,像最近比較火的Wall Street Bets,reddit上的一些散戶除了在Reddit上看之外,他們也可以在CH 上創建一些群,他們可以在上面聊天分享內容,這樣的熱點也非常容易促成社區的活躍度,但是熱點過後,大家再回到首頁,人們會以什麼主題來創建語音房呢?因為沒有熱點就沒有話題,這款產品它會持續的熱下去嗎?想听一下諸位語音房從業者的觀點。

維基:我近期體驗了CH 的挺多功能的,一方面在使用過程中,確實也遇到了不穩定的問題,但是技術問題,花錢和花時間是可被解決的,但他現在的功能點上,跟國內很多播客類型的場景,如得到、荔枝FM 等是很相似的。所以我覺得,在功能層面,他更像播客和語聊坊二者的結合。

image.png

(荔枝)

我剛也去美國的app store 榜去看了看類似的產品,其實功能上是很像的,但是美國和歐美其他類型的產品,更多的是偏秀場,很多是我們中國的同行出去做的。而CH 是更偏內容,體驗下來,我自己覺得,讓我個人去體驗一個月或者兩個月,第一個關鍵點是在於有什麼人在裡面,第二點是有何內容在裡面,如果內容不足以吸引我或者用戶的質量是沒有保障的,其實很難讓我持久的留在這個平台。所以我也覺得,CH 很像國外版的子彈(信息),就像羅永浩的子彈(信息)一樣對這個產品的持久度我還得打一個問號。我剛也聽了其他的一些內容,很像音頻版的微博,它是屬於大V 為主的,因為它的核心資源是屬於媒體資源、名人資源,所以更多的是草根和觀眾去聽有權威性的人去發言,當然也會有人隨便點開去聽聽,所以如果沒有這些類型的資源在裡面了,那其他人進來聽什麼呢?所以我覺得CH 的核心資源是明星和名人,而不是功能和產品。

Ben:那這樣確實是可能跟他的可持續性發展有關係,因為大家本身是對一些KOL 產生內容的東西感興趣,而不是說由群眾自己UGC 產生的內容,去圍繞他展開,那熱點一過, KOL 用戶不再持續性的輸出內容,那這款產品就會大打折扣,確實也是這樣,我也從Viky的角度得到了這層信息。 Jianqing 你這邊是怎樣的看法呢?

Jianqing:因為我自己也有做過語音房的項目,我自己體驗下來,感覺 CH 這款產品整體的風格跟國內還是很不一樣的,因為國內很多是偏向於秀場這個方向。目前的來看,CH 的長期留存我還是持悲觀態度的,目前這種模式,30 日留存可能連15% 都不會到,因為現在這種模式,更像是通過馬斯克這種方式把它帶起來的方式,這樣來說,用戶更多的是新鮮感。如果是國內的秀場模式,用戶可能更容易得到過程中的快樂或刺激,他更願意停留在平台上,有點像播客(給人以大的聊天室的感覺),所以CH 跟國內(聊天室軟件)還挺不一樣的。

image.png

(馬斯克)

Ben:Jianqing 你的觀點我也都get 到了,我這裡想問一下:像國內秀場形式的語音房,在出海這塊有沒有做的不錯的?除了中東地區的Yalla。

Jianqing:在歐美地區,最近也出了一款,叫Tiya,還有待觀察。就目前來看,除了中東這塊,其他市場上沒有做的特別特別大的。我也一直在持續關注。

Ben:Yalla 目前來看,在中東地區是做的比較成功的,為什麼Yalla 的模式沒有復刻到全球呢?而只是在中東?

Jianqing:我覺得這跟在中東那邊的地域特性有關,在那邊(日常生活中)不太方便露臉,這也是Yalla 能在那邊發展起來的客觀原因吧。

image.png

(雅拉)

Ben:嗯,這確實也是影響到的一個因素。 Viky 你也是做中東社區的,你覺得他這​​種商業模式為何沒復刻到其他地區,沒有像CH 一樣全球火起來?

維基:我覺得是由於幾方面的原因,

第一,Yalla 在中東火起來有先發優勢,而不是因為它進入中東地區時,產品做的有多麼極致。

第二,中東的國情與其他地區不太一樣,線下異性溝通的場景太少了,各方面的限制,所以在現實生活中,被壓抑的很厲害,在線上就會有強反彈。Yalla 恰恰滿足了這一痛點,所以它能夠在中東快速的複制出來,開始在其他像歐美國家,線下男女的溝通本身就很頻繁、開放,不太可能把所有的需求都累積到線上場景,這就決定了線上的溝通方式,可能是中東地區男女溝通的主路徑,但是在歐美等地卻只是補充路徑。這也是國情,或者是地區的差異導致。

第三,Yalla 走的路線,可以看作“草根創業”的路線,不會存在一上線就有大佬來背書、站台。如果今天國內也有這樣一個Yalla,有馬雲、馬化騰、李彥宏等為其站台,那它也能做成CH 這種,也會有很多人用。

image.png

(中東)

第四,Yalla 選擇的市場,在全球的影響力是有區別的,在中東即便再火,也只是在中東本土去消耗。因為其文化還沒有到達逆向輸出至歐美的程度。而美國長期以來,作為各種風向的中心,所以CH 在矽谷火起來,就容易被全球看到,文化的傳輸性就更容易到全球。所以跟產品選擇的國家也有相關。

第五,Yalla 本身的玩法就是以秀場、陪聊來開始入駐,最近一兩年也才加入了遊戲。秀場的這種方式,本身在歐美等地也不是特別具有吸引力,如果秀場是有一點擦邊球的,歐美也有付費的“情感熱線”也能夠滿足此類痛點。而秀場若是純聊天的,也有很多場景可以替代,例如線下跟朋友聊天。如果做成播客形式,但Yalla 本身就不屬於播客類型,也沒有各行業領袖來做高質量的內容,這些是沒有的。CH 呢,有點像早期的知乎,所以內容會更優質,並且早期加入的人本身也是自帶粉絲效應,這幾點都是和Yalla 不一樣的。也就是說一個是“高舉高打”的打法,一個是“草根創業”的打法,兩個不同的產品以及選擇的地區不同,所帶來的不同結果。

Ben:所以我們可以認為,Yalla 所處的市場不會收到CH 的衝擊,因為它的市場還是停留在社交領域,但是CH 卻停留在偏高端的內容輸出和交流的氛圍。我也翻了翻周圍的房間,沒有找到有阿拉伯文的房間被創建。

維基:因為現在都是以英文為主的,你會發現一個現象,CH 裡面的房間以三大類型為主:區塊鏈類型、投資互聯網創業類型、媒體類型。這三大類型,可能也是中美地區為主。而像阿拉伯地區,當地可能就不會認為CH有我們認為的那麼火。

Ben:推測的理由呢?

維基:每個國家有自己的文化圈,如果我們國內的媒體沒有去寫CH,如果這時候在關注其他的,說不定我們也不會覺得CH 很火,但是它本身是我們發現有那麼多大佬在給他宣傳,太吸引眼球了。而中東地區,當地並不一定有關注這件事的熱忱。

Ben:感覺美國互聯網市場的熱和風吹草動,在中國互聯網都會響應的非常快,像之前提的Wall Street Bets,GameStop 股票等。中國的互聯網從業人員,跟進都會非常迅速。聽了Viky 和Jianqing 的想法,接下來請在英國做過語聊的Jun 來聊聊對CH 的看法。

image.png

(GameStop 股票)

俊:我覺得CH 這款產品,在交互上來看,充分體現了歐美做應用的風格,會很純粹、很簡單,不會加入很多營銷的功能,就只是滿足最基本的交流。它本身的價值在於給一批有著強影響力的人一個渠道,來分享自己的知識和互動。

在於滿足用戶的社交需求,也同時滿足了知識標榜、影響力的建設等。就像微博的前期,內網微博是一批有強影響力的idol 在裡面發言,現在它就像就是twitter、微博,它只是用音頻的方式來解決交流的效率。在這個過程其實是滿足了用戶能認識一些大佬,同時交流知識。

從整體上來看,為何它能引起全球的火爆呢?其實主要是裂變的效率,大家也都看的很透徹了。

從內容的消費來說,我覺得是非常簡單的,它是一種非佔用式的內容生產和消費方式,非佔用式就是說,不像我們在瀏覽微博時,一定要把視覺和思維聚焦在所關注的內容上,像這樣,你就能一邊做別的事情,一邊聽我講。

在國內其實也有一些非佔用式思路的產品,像荔枝,它前期做FM、電台等都是通過音頻的內容去創作,而其他產品多人語音房也是這種思維。除了喜馬拉雅、Tiya 等,還有一款產品比較小眾叫遞爪,我覺得它跟CH 比較相似,他是圍繞一些比較高端的人群/話題,只不過他在解決聊天方式上,是先選擇話題再預約時間,像我們這次在群裡面發起一個論壇一樣。遞爪以一個比較好的方式讓一群人圍繞一個話題聊起來,然後不管遞爪還是其他的語聊產品,都普遍有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解決話題/內容的問題。

image.png

(遞爪)

CH 定位是在高端局,比較容易昇華,所以在話題的定位/聚焦上就比較容易。而這種場景放在中東是不容易起來的,因為這些國家在創造內容的能力/聊天的方向,比較難產出。而更適合那種不需要動腦、瞎聊、互動、玩這些內容,所以這種產品放在中東也沒法做起來。 Yalla 為何沒在全球做起來這個問題,我覺得主要原因是不同國家對於語聊的訴求層次是不一樣的,Yalla 更多的是滿足一些娛樂,它並沒有提供一些有價值的內容,CH 是一種媒體的屬性,提供的是有價值的內容。 Yalla 放在美國很難火起來,是因為在美國有很多娛樂的方式,而且線下社交也是非常高效的,線下的一個酒吧就能找到異性聊天,就不像在中東,找一個異性或者群體是非常難的,體現在宗教/地理/交通的約束上。所以Yalla 可以在中東火起來,沒法在歐美火起來。

Ben:聽完Jun 的發言,接下來請Seven 來聊聊對CH 的看法,談一談對CH 的看法。

七:我主要想從三個方面聊聊,

在用戶洞察方面: 1. 名人和普通用戶之間距離和互動效率被提高、距離縮短(普通社交媒體只能文字互動,會被回复的概率低,且時間有很大間隔)2. 中性化和去中心化感覺可以很好地並存,有名人大卡上百人的房間,也有真的以興趣為方向的一些攝影群、或是一些很無聊的比卡丘群(裡面一直比卡比卡)以興趣為維度開展社交,破冰的門檻放低3. 內容的高質量且密度足夠高,且只能實時不可回放,用戶怕錯過

在市場策略方面: 1.名人高預期高需求+飢餓營銷,幾乎沒有任何的投放行為,通過名人的方式去傳播,非常吸精且建立高預期高需求,然後限制發碼的方式讓人實現需求的難度變大

在運營側方面:1. 使用體感上運營痕跡與一般矽谷應用不一樣,非常多的推送(不同的話題/名人開播推送),營造深化一種錯事恐懼感(因為目前不可回放)2. 整體的用戶質量很高,使得社區輸出內容質量也很高,反饋給到用戶的體驗更好,身邊大部分人反饋感受能感受強烈的aha moment 3. 強制讀取手機通訊錄是用戶比較反感的功能,強運營手段體現之一(也是飢餓感推動配合完成)

Ben:嗯,Seven 考慮的很全面,接下來請Joey(作為最大的女同類社區創業者)來聊聊對CH 的看法,談一談CH 裡面哪些功能點和小細節是做的非常不錯的。

喬伊:我個人覺得,CH 的亮點主要還是在邀請制,因為國內的語音房都是開放式的,這是最大的區別。包括我現在做的,從直播也開了很多語音房,進去的也都是素人,而CH 有著明星效應,從運營的角度來看還是比較亮眼的,國內還沒有同樣的產品。做語音房的,像遊戲語音、垂直社交,包括像我們這種做女性的社交。 CH 非常的簡單,沒有別的花哨的東西在裡面,你看我現在開著車也能參與聊天。其實國內的語音房,有太多太多直播的東西,有點脫胎於直播間,把刷禮、抽獎、聊天評論、彈幕等直播間的花哨玩法加入了其中。而CH簡單到用戶放心的說話進行,聚焦在交流上,而且是非常高質量的,因為他是封閉的(邀請制的),而且大家的互動性也會比較強。

柯:這裡我想向Joey 提個問題,我們注意到國內的這些語音房平台,做的會特別的複雜,包括直播間會有特別多的功能,這個是因為大家都這樣,沒辦法只能遵從,還是其他的原因?

喬伊:首先是用戶已經習慣了這個環境,在國內他只要進到直播間,他也都比較熟悉了,也就是說他已經被教育了。第二就是,花哨的原因,還是秀場的存在而“作怪”,秀場肯定得花哨點,如果我刷了一個禮物,他的特效不夠炫,大家就不會有消費的衝動。第三點就是,app 開發者變現的需求,國內的開發者996 挺常見的,然後就不斷的加能。我覺得國內的聊天室是社交+秀場,會比較多一點,CH 可能還是更多聚焦在比較純粹的社交。我也一直在思考CH 的變現方式。一個強調互動,功能簡單的app,大家覺得會通過何種方式變現呢?

Ben:對,這個問題也困擾過我,因為國內秀場,做的很複雜且花里胡哨,歸根結底,就是為了變現。因為一個純粹的語音聊天房,像CH 當下這樣,很難有讓用戶去消費的衝動,如果通過廣告變現,語音房也就毀了。可能未來也會加入一個付費的聊天室來變現,speakers 也因此能分到一些酬勞,這樣的一種方式轉化也是有可能的,但知識付費是否能夠支撐大流量的成本,還有待存疑。談了這麼多關於留存、變現,接下來請Jianqing 來聊一下CH 跟以往產品有何不同,有哪些亮眼的交互/視覺呈現值得我們去學習。

Jianqing:CH 跟其他語音房app 不太一樣的是,在聊天的時候,它就像是一個公共的聊天室,大家講的時候沒有任何的負擔,這類產品在國內不是很多,且因為是語音的形式,整體的交互感都應好的(除了服務器不穩定),至於能走多遠還有待觀察。

Ben:所以歸根結底還是一句話:少即是多。這個觀點也說得挺好,CH 不給用戶打字的功能,反而因為沒有打字的功能,大家都聚焦於聽。這個時候我們的視線可以放在別處,也就沒有了看屏幕的負擔,這種交流方式確實很舒服。

柯:我這裡想諮詢一下,為何CH 會選擇邀請制的模式(有點像之前的知乎)。

Ben:這塊具體原因很難考究,但我們認為是由於考慮到前期CH 放量之後,產品如果做的不好,Room 被創建過多之後,沒法管理導致質量很差,沒有高質量的內容供用戶去篩選。用戶來的快、流失的也快,可能是CH 不願意看見的,索性還不如控制用戶的流量,保證高質量房間的誕生,同時通過飢餓營銷的方式,從金字塔頂端向下輻射,以達到高質量的裂變,同時社區氛圍也能形成。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Ben:還是回到交互的話題,其實我覺得有一個很有意思的點:✌️悄悄離開,旁邊有個比耶的手勢。然後它還允許用戶在聽的時候,可以縮到最小化,可以邊聽邊搜索查看別的。不像別的app,是先退出房間在尋找有趣的房間。這樣的一個設計和交互挺有趣的,大家可以交流下。

image.png

(俱樂部)

Jiangqing:我想談一談leave quietly,對用戶的心理的引導,其實對於加入群聊的用戶而言,悄悄地離開就像開會的時候從後門跑了,其實很多時候,你內心是有壓力的,但不走的話又會感覺聽不下去了,所以CH 提供了比耶的方式,來進行正向心態的引導,暗示用戶離開是沒有壓力的,想走可以從後門走。這樣對雙方或者群體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我覺得這個心裡的思路是很不錯的,然後我們平時看到其他app 退出房間都是二次彈窗,以此來挽留用戶,對用戶而言也是一種壓力。

柯:還有一點我想聊聊,當我們把房間窗口最小化之後,其他的聊天室會有一個預覽的功能,你發現一個聊天室想加入的時候,希望點擊預覽下房間的簡介之類的,卻會退出之前的房間,進入了新聊天室,也沒有提醒離開之前房間的二次確認。這個設計我覺得有點怪。

寒意:我覺得這個就是張小龍說的,即用即走,我覺得特別好。

俊:我覺得這是一種更簡單的交互方式,你想離開也就離開,不需要有後顧之憂。因為你已經明確了你做的動作。我們之所以對這個交互有想法,是因為我們做太多了,習慣於按照挽留用戶方式去做。

Ben:ok,每個人剛剛談的都有各自的道理,但其實一個核心點在於,leave quietly 在左下角,其實很多人用慣了別的語音房,會覺得是能夠打字的,會把最下角誤以為是輸入框,雖然這邊做了紅色警示,以此來提醒用戶此處非打字框而是離開,但一部分用戶還是會誤操作。在這塊,我覺得CH 其實可以進行進一步優化,至少在交互的形態方面,它當前像一個輸入框,是不是可以進一步在形態方面優化來做的不像輸入框。畢竟很多用戶在初次使用時,是會誤解。但是其他的,像大家說的即用即走、降低用戶的退出壓力,我覺得都說的非常好。接下來我想請Mingjing 來分享下看法。

Mingjing:好的,你剛提到的,leave quietly 其實也是我一直想說的。最近我也一直泡在CH 上,每天花不少時間玩。在有次聊天室內,我也是誤點了,但確實有點心理暗示,來降低我離開的壓力。為什麼會有壓力呢?其實本質上來說,所謂的topic,他其實是人和人的關係來產生的,它是個近關係的topic,對離開也就會有一點壓力。提到交互呢,我也想補充下,收起來聊天室之後,當前的聊天室、別的聊天室和創建聊天室三者其實是平行的關係,而把Start Room 設置成綠色,本質上是認為,你可以在聽的過程中,可以隨時開一個房間,再次降低了創建新房間的成本。

Jingjing:我在玩CH 的時候,有註意到聊天室裡面有一個“Followed by speakers”,它會展示我們現在當講話人關注的一些人,我覺得這個小細節有兩個:

一個就是促進活躍,比如我看到在講話的人,是高出我能力的,而他關注的人是不是更優秀,我就不斷的關注那些層級比我更高的人,以此來認識更能輸出好觀念的人,

另一方面,我也在想,CH 是不是也在用這種方式產生大V,然後有可能,最終做成社交付費而不是知識付費,就是不斷有大V 的產生,大V 的Rooms 採取付費進入,類似於這種。

Ben:對的,但若大V 開的房間有設置付費門檻的話,他是屬於知識變現的。你說的社交變現的話,是什麼?是指曝光自己嗎? C 端用戶來投放廣告嗎?

Jingjing:我覺得CH 對用戶的吸引不是僅僅像普通的知識變現那種,單純靠知識來收費。因為我參與知識付費的時候,是一個人在講,在給我灌輸知識。但我們在聊天的過程中,我並非一直是作為一個聽眾,或者說,我一直在接收知識或觀念,我也可以表達我的觀念。我們現在的交談,其實更像是朋友之間的交流。我也通過今天的這次論壇認識了一些人脈,所以我不斷follw 人的同時,也加入了關注對象的社交圈。

Ben:對,我也覺得“followed by speakers”這樣一個設計,它非常鼓舞用戶去follow。

Jingjing:是的,我感覺,它就是在幫用戶編織一個人脈網。

Ben:對,不知道是故意而為之還是其他原因,用戶想去其他一個房間,用戶是搜不到那個房間的,必須得關注了人,才能找到,除非別人邀請你了。我也覺得他是變相的鼓勵人們,你大概知道是哪個speaker,你可以去關注他。我覺得所有操作和思路也許就如你所說,是在鼓勵人們互相關注,也是通過這個,加強人與人之間的粘性。今天講了很多精彩的東西,我也會精選部分放到文章裡面,便於大家對這個產品有個更好的理解。今天就先到這裡了,感謝大家的到場和交流。

整個活動辦下來,不僅僅是思維的碰撞和交流,也學習和收穫了不一樣的角度和思路。可能文中有些結論,由於時間或者數據不夠全面,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我們堅信樂於分享比不分享更能有收穫,所以我們也很很樂意傾聽各位讀者對於CH 的看法,歡迎公眾號後台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