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舟歸來,蝴蝶振翅


孟晚舟能平安歸來不止讓華為看到禁令鬆動的曙光,更重要的是傳遞了一個訊號:看似無法解決的外部壓力,如今看來只要不懈努力依舊可以解決。


撰文| 吳先之

編輯| 王 潘

南美洲熱帶雨林一隻蝴蝶振翅,可以給德克薩斯帶來一場龍捲風。大洋彼岸CA552起航,又能產生多大效應?

一架臨時執飛溫哥華到深圳的航班於9月25日21時50分左右抵達深圳寶安機場,經過十餘個小時飛行後,被羈押千餘日的孟晚舟回國。

孟晚舟歸國獲得極大關注。當天相關報道佔據各大平臺熱搜,例如百度熱搜前十條中有六條涉及上述事件。


入夜,寶安機場人聲鼎沸,除媒體之外,不少群眾也聞風而來。據一位當事人目測,約有兩千多人舉著橫幅,揮舞國旗在現場等候。現場安保人員並未制止接機,只是在疏通人群,保證現場秩序。

一些碎片化的現場視訊顯示,有人喊著諸多愛國口號,亦有數人合唱《歌唱祖國》。與此同時,深圳第一高樓亮燈,“歡迎晚舟,平安歸行”八個字既表達祝福,也為中國平安集團贏得一次曝光。

晚舟歸國引發空前關注,正像亞馬遜的蝴蝶一樣,引發一系列效應。

華為逢生?

孟晚舟歸來,可能預示著國際關係出現緩和,而一些跡象表明,華為遭遇的禁令也開始鬆動,或許會讓後者重獲生機,實現觸底反彈。

9月24日,2021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提到,汽車晶片中的低端晶片已獲美國許可。路透社披露了更多細節,美國批准供應商數億美元的許可申請,允許出售視訊螢幕與感測器等汽車零部件晶片。

對華為這家公司而言,此前遭遇的打擊是破壞性的。在孟晚舟被非法拘押的千日之間,國內手機市場競爭格局發生了劇烈變化。

2018年時,國內市場中,華為一直壓制小米OV,當年Q3一路上行,在這個過程中,小米OV市場份額震盪下行,其中小米一度跌破10%。然而華為的統治地位在2020Q2拿下45.2%的市場份額後迅速回落,受晶片斷供影響,市場份額被小米OV蠶食。

資料來源:IDC

待到孟晚舟歸來時,恍如南柯一夢:華為已跌出前三,榮耀迫於形勢獨立成軍。雖然有媒體報道,內部信顯示,7月榮耀的市場份額已恢復至全國前三,佔比為14.6%。

“榮耀國內市場份額已回升至16.2%,距離榮耀歷史最高水平16.7%僅差0.5個百分點,此前榮耀市場份額最低跌到3%。”榮耀CEO趙明於9月22日公開表示。

然而就華為自身而言,手機業務尚未出現回暖。在光子星球線下走訪中發現,華為中高階機型P40系列已經停產,在售的為Mate 40、Mate 40 Pro、Mate 40RS保時捷設計及摺疊屏系列,而其中也僅有少數機型有現貨。

延伸閱讀  竟有內鬼!北理工碩士生“複製貼上”論文,曠視研究員最新宣告

某家華為店銷售人員告訴光子星球,目前新出的4G手機在門店能立即拿到,其他機型則需調貨,即便消費者願意等,也不一定能確保買到。

一位渠道商告訴光子星球,華為市場份額降低並非競爭力不足,而是有限供給無法滿足旺盛的需求,這集中體現在新機漲價上。P50 Pro的8+128G版本已加價至7000元以上,同官方定價為5988元相去甚遠。他認為,若恢復5G晶片供應,華為很容易在極高人氣下重回巔峰。

華為在手機市場的沉澱不是其他國產手機廠商可以短時間超越的,比如小米OV還在苦苦尋覓高階路徑時,華為早已開啟了高階市場。

“即便現在搶不到華為,狂熱的需求也會溢散一部分到被賣掉的品牌榮耀”,不少榮耀線下門店毗鄰華為,很多消費者買不到華為新機時,會選擇去隔壁的榮耀看看。

“華為不需要廣告,它任何一個舉動都自帶流量”,一家競爭對手門店店主認為,孟晚舟歸國將為華為帶來更多光環。一位華為前員工也意識到,國人會因這次事件集中釋放情緒,從而更加關注華為,這會讓素來低調的管理層倍感壓力。

有趣的是,孟晚舟本人在落地後的致辭中多次動容,其中有句話意味深長:回首三年,我更加明白個人命運、企業命運和國家的命運是十指相連。

接下來外界將密切關注孟將在華為扮演怎樣的角色。任正非曾在2019年12月接受加拿大《環球郵報》的採訪中回答記者提問時,曾說女兒回來還是做她的CFO,“當然這個CFO意志更堅強了”。這種品質對於企業管理者而言至關重要。

斷供的這些年,華為雖然喪失手機市場,不過卻是所有國內廠商中,國產化決心最堅定的一家。作業系統有鴻蒙,晶片方面自研之外,還頻頻參與到投資之中。或許是因為曾經傷過“芯”,所以才更有決心。

不過,眼下華為還處於泥淖之中,未來走向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

國產替代不會停止

不止是華為在尋求國產替代,2017年以來,國內正處於一次自上而下的國產替代浪潮之中。

晶片產業最早因為斷供事件刺激而迎來春天,先是大基金成立,隨後各地產業園林立,掀起了一輪硬科技之風。

李楊供職於一家FA機構,她注意到上海虹橋站最近兩年出現了不少半導體產業園的招商廣告。因公司駐地在上海,她常因公幹由此出發,“最瘋狂的時候,不少產業園為了招商引資,甚至跑到上海站發傳單、拉人頭”。

李楊提供的一張照片

環長三角的一些城市也學到了產業園+配套政策+地方國資的組合,加上領導層重視程度高,甚至不乏親自出面赴全國“雙招”的情況(招商引資與招才引智)。他們經常組團跑到北京、上海、深圳、武漢、杭州等地開推介會引進專案。

在一家位於北方半導體產業園工作的趙林提到,這兩年他會經常參加許多行業內的會議,即便拿不下大專案,他還是想看看能不能說服一些企業把分支機構或者後續投資放在他負責園區。

南方碩果累累,漸成規模,趙林只能乾著急,面對這種情況自己無能為力,目睹一個個專案流失,他最近壓力很大。高精尖製造整合度高,幾家巨頭落戶形成規模,便可以滾雪球越做越大,比如以皮草貿易聞名的海寧,其產業園聚集了京東方、新華三、中國電子、阿里等巨頭。

從某種角度講,體制內有著更強烈的國產化需求。

供職於某國家隊投資機構的張遂認為,這主要因為B、C兩端市場需求不一樣,“政企更看重安全性與穩定性,C端市場其實更關注好不好使”。他認為過去國產替代之所以受挫,一部分是國外確實做得好,另一部分則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產業、資本都看不到未來。

“其實不光是要替代某個特定的國家,其他國家的也都要替代”,陳志在一家創投擔任投資經理,他告訴光子星球,隨著國際關係變化,特別是中興、華為事件,人們不再堅持拿來主義,所有人都意識到國產化的必要性。

“過去這幾年,真正讓國人發自體膚地意識到再困難也要解決基礎軟硬體缺失的問題”,上述人士補充道,即便國際關係緩和,國產替代依舊不會停下腳步。

國內自上而下形成的合力讓硬科技走上風口。

某晶片行業從業者認為,現在要趕緊出產品,一旦有了產品放量是很容易的事情,畢竟市場需求明確,誰先拿出產品,誰就能佔據先發優勢。眼下,他所在的團隊正在加班加點,爭取早日流片。

近年來,部分領域國產替代率穩步攀升。在桌面與伺服器市場,X86架構的替代情況較為樂觀。據中國電信2020年服務採購公告顯示,國產CPU伺服器數量佔比約為20%,同期Intel為79.4%,AMD為0.6%。

延伸閱讀  145元!蘋果剛釋出的新品,搶瘋了!

我們也注意到,投資圈也開始頻繁涉足許多卡脖子行業,像今年幾家GPU企業的融資規模頗大,不乏頭部知名投資機構。

外部壓力不是一無是處,國內某開源社羣負責人告訴光子星球,“華為如果沒有被打壓,開源在國內也不會被監管層提到更高的優先順序”。

今年“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提到鼓勵企業開源,並從底層基礎設施方面進行了規劃。而且令人欣喜的是,國內首個明確GPL3.0協議的法律效力的案例日前宣判,這都表明國際形勢詭譎之下,國內科創環境正迅速好轉。

眼下不是關注孟晚舟千餘日間揹負了怎樣莫須有的罪名,而應該理性看待國內的變化。

自2017年以來,不僅華為、孟晚舟受禁令波及,許多企業都意識到,如果過於依賴國外供應鏈,很可能會受制於人。形成這種共識,才能真正解決受制於人的現狀。

孟晚舟能平安歸來不止讓華為看到禁令鬆動的曙光,更重要的是傳遞了一個訊號:看似無法解決的外部壓力,如今看來只要不懈努力依舊可以解決。

盧梭在一本書裡將一切不公平的起源都歸結於依賴,因為只要依賴於他人,則勢必受制於人。

於人如此,於國亦如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