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可能會監管“花唄”類消費金融服務


原標題:新加坡可能會監管“花唄”類消費金融服務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隨著先買後付(Buy Now Pay Later,下文部分會以BNPL代替)的金融科技玩家Afterpay 和(背靠Shopify、剛剛上市)Affirm 在資本市場的走紅,越來越越多的東南亞金融科技玩家也開始投入這一領域並想複製他們的成功。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11.png

Afterpay 這家於澳大利亞成立的金融服務商,股價從2020 年最低時的12 澳元一路飆升,屢創新高,如今報價153澳元。同時腦子抽風宣布投資“中國首家BNPL服務商”西瓜買單1000 萬美元”佈局中國市場“。

這裡要注意的是,騰訊在去年三四月間在公開市場購入了Afterpay 5% 的股份。

而美国 BNPL 服务商 Affirm 在今年 1 月 13 日上市当天涨幅近 100%,作为一家针对电商分期付款的金融科技玩家,在去年7月,借助疫情带来的线上购物需求的激增,与 Shopify 达成合作,成为其独家分期供应商,使用其分期服务的消费者和商家得到显著的增长。

說了這麼一大堆廢話,中國人可能就說了,這不就是花唄麼?其實這是類似花唄的虛擬信用卡/消費貸概念,但是區別就是這些都是獨立公司,而非大平台的下屬或者關聯公司。

東南亞的先買後付

金融科技一直都是東南亞創投生態中十分活躍的行業之一,而還沒有叫做BNPL的消費貸業務早期主要是中國的Akulaku 和印度人開的Kredivo 在印尼競爭。

Akulaku 後來拿了螞蟻一億美金,獲得各種資源“加持”。而Kredivo(公司叫FinAccel)則拿到了韓國人領投的9000 萬美金,估值達到4.5 億美金,磨刀霍霍要上市。不過Kredivo 的老闆Akshay Garg 最近得罪了印尼某大佬,可能有點麻煩。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17.png

而其他很多做現金貸的玩家都在往分期和消費貸靠攏,故事就是消費貸風險更低、用戶質量和粘性更高。但是熟悉中國互金發展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其實除非你是螞蟻、美團之類的大平台,不然和現金貸的風險真的沒太大差別。

而單獨的BNPL 公司在Afterpay 成功的鼓舞下也熱了起來。由兩個前Visa 高管出來創立的Hoolah(中文叫“後來” ^_^)在2020 年拿到了澳大利亞一家機構千萬級美元的融資,瞄準東南亞千禧一代市場,迎合年輕人的消費需求。 (是的,大家都是這麼說的)。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22.png

同樣要發力千禧一代消費者的還有Atome,是元璟、高榕投資的Advance AI 升級之後變成Advance Intelligence Group 之後旗下的BNPL 子公司。姊妹公司包括在印尼的頭部P2P 現金貸平台Kredit Pintar 以及面對銀行和金融機構的2B 數據風控業務。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26.png

東南亞為數不多的成功連續創業人之一- 創建了共享辦公平台賣給WeWork 的印尼人Turochas Fuad (俗稱T),也在老朋友祥峰的加持下做了一個新的平台Pace。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31.png

當然,Grab、Gojek 以及Tokopedia 等也都在積極佈局這一領域,先買後付對於Grab 並不陌生,早在2019 年Grab Pay 就推出類似的服務與Qoo10、11Street 等過氣電商玩家展開合作。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36.png

消費貸和分期業務也是冬海依托Shopee 的金融業務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監管臨近?

剛才說過,先買後付對於國內的朋友們並不陌生,畢竟還花唄已經成為了相當一部分年輕人的煩惱之一。之前也有各種分期平台- 有些還做成了美股上市公司。

目前在監管層面的話,在很多國家還是不清楚。比如這個給出的借款在新加坡是否計算在消費者政府規定的無抵押4倍月薪信用額度限額之內。

也就在上週,英國財政部表示,BNPL 市場在2020 年增長了近兩倍, 有將近500 萬人使用了BNPL 產品。 BNPL 市場無監管下的激增,英國政府將出台針對BNP 的相關規定,金融服務部長John Glen 則表示一旦議會時間允許,將出台法律要求對相關服務平台提供貸款前進行審查。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41.png

緊接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在上週五表示,面對日新月異的諸多BNPL 產品,仍然缺乏相對應的監管,如果消費者不小心超支,仍會對這個群體造成潛在的財政困難。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透露了一組數據,截止到2020 年,新加坡有近110 萬人使用了先買後付的服務。根據新加坡無數金融比較平台其中之一的Finder 的調查,約有9% 的消費者因為沒有及時還款而支付滯納金,同時有約27% 的消費者表示在使用BNPL 服務時自己的經濟狀況並不理想。

生存是關鍵

金融管理局的介入並非一件壞事,適當的監管也有助於BNPL 市場的良性競爭,盡量減少早期快速生長遺留下來的問題。

疫情帶來的線上購物需求激增的紅利以及收入受疫情影響的部分消費者更傾向於分期付款,這對無利息、無需信用卡綁定的BNPL 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也是為何BNPL 最近大熱的原因之一。

儘管各個BNPL 產品都將千禧一代作為重點拓展的消費群體,但是儲蓄率相對偏低也是他們。以新加坡為例,41% 的千禧一代難以維持他們的儲蓄計劃,而對於平均儲蓄水平整體較低的東南亞,過度的消費、信用體系的不完善,這對消費者和BNPL 玩家都有一定的風險。

現階段BNPL 的商業模式並沒有很高的壁壘,而且相對容易複製,新興玩家中至今還沒有出現在商家覆蓋、支付、安全性等有方面有著明顯優勢,所以只能通過不斷的擴張,獲取足夠多的用戶、增加貸款餘額來增加自己的競爭力。

BNPL 不僅面臨著相當激烈的同質化競爭,傳統金融巨頭比如UOB 也推出了SmartPay 支持客戶將6-12 個月內的信用卡賬單轉換無息分期付款,只收取一次性的手續費。還有Grab、OVO、Gojek、Shopee 這些在數字生態、區域市場等方面都有著良好基礎的巨頭。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46.png

其實Affirm 與Shopify 的獨家合作也為諸多BNPL 玩家指明了道路,Shopify 對其用戶增長以及如今創新高的股價的貢獻是顯而易見的。

而西方市場比較好做的原因是有大量的長尾電商和零售需求。而在中國大平台都自己在做- 沒太多第三方公司做大的空間。而東南亞隨著電商的整合,我們覺得大平台都會自己做- 畢竟這個對他們來說更容易做,他們也更願意把利潤抓在自己手上。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51.png

在東南亞,BNPL 僅憑藉自身的單打獨鬥很難在如此激烈的環境里長期生存下去,如何在不斷擴張的同時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生態體系的產品至關重要。

對於很多中小平台來說,把Loanbook 做大及時通過併購退出或許是更靠譜的選擇。

微信圖片_2021020920125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