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疫情期間流量暴增的App 如今過得怎麼樣了?


來源:騰訊科技(微信公眾號ID:qqtech)

作者:鐘微

寒冬之下,順應變化而實現逆襲的故事,已經成為近兩年互聯網世界獨特的風景。

在新冠疫情讓全球經濟遭遇重創之際,遠程辦公是為數不多在全球範圍內火爆的行業。在國外,成立8 年的Zoom 一朝崛起,在國內,釘釘、飛書等玩家,也成為意外走紅的典型代表。

用戶量激增的領域還有很多。大量用戶學會互聯網買菜,短視頻、手機遊戲、視頻等一切適合宅家的軟件相繼火爆。

甚至如下廚房這類活在主流視野之外的APP,都改變了節奏。 2020 年春節,眾多由於大波湧來的用戶而宕機的APP 中,下廚房是其一,其創始人王旭昇亦對媒體感嘆,“一直認為做飯是一件比較邊緣化的事”,但這次疫情來臨,“忽然發現這件事兒很受關注”。

在2020 年初,眾多企業和APP 意外地踏准了時代的變奏,並及時跟上趨勢。對部分企業而言,這甚至是成立以來第一次遇到真正意義上的紅利期。

直到2021 年到來,經歷一年的飛速發展,那些備受關注的玩家,是崛起了還是隕落了?曾經給它們帶來顛覆的流量,完全褪去了嗎?歷史的轉折,又是否幫助它們找到商業價值?

流量暴增只是一個開始,故事還遠未結束。

1、沉寂近十年的遠程辦公鼻祖,Zoom 走上快車道

視頻會議誕生已久,不可否認的是,疫情讓行業又開闢了一片新天地。其中,Zoom 身上發生的用戶激增、高速增長、市值超越IBM,正是典型代表。

自2020 年4 月,美國人由於疫情不得不居家生活或工作,這使得Zoom 創造了一個驚人的日活記錄,以至於其COO Bawa 曾感嘆,“回想四月那段日子,我和CMO 忙得只能輪流睡覺,這真的很瘋狂。”

據Bawa 透露的數據,2019 年12 月底,Zoom 平均每天參與視頻會議的用戶有1000 萬,但在2020 年4 月,這個數字達到3 億。

而這家公司已經在矽谷成立近十年,直到疫情到來才告別小眾。

短短幾個月間,Zoom 的股價也從2019 年底的60 美元,暴漲至433 美元。在美股市場,能與股價暴漲的特斯拉相提並論的少數股票中,便有Zoom。

Zoom 股價趨勢圖,圖源老虎證券

疫情使視頻會議成為剛需,出盡風頭的Zoom 並非一路順風,不過,它依然行駛在快車道上。

Zoom 是國外軟件,但也成為許多中國公司的選擇。同時,它在中國也面對企業微信、騰訊會議、飛書、釘釘等競爭對手,最終它失去了廣大的中國用戶。

爆紅不久後,由美籍華人袁征創立的Zoom,被質疑是一家中國公司以及不具備安全性,為了避免遭遇Tik Tok 般的險境,Zoom 在2020 年5 月19 日停止中國個人用戶註冊,不再接受個人用戶購買其服務。

隨著Zoom 用戶數量的激增,安全問題也備受爭議,比如曾出現某視頻會議中途,惡作劇者未經授權便利用屏幕共享功能,投放色情內容。

另據《華盛頓郵報》報導,Zoom 洩露了成千上萬用戶的電子郵件地址和照片,數以萬計的私人Zoom 視頻被上傳至公開網頁,任何人都可在線圍觀。

不過,此後Zoom 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承諾在未來90 天內動用全部工程師資源解決現有問題。同時還會強化現有漏洞懸賞計劃,每週召開視頻講話,向社區透露問題修復的最新進展。在此負面事件後,Zoom 的用戶滿意度並沒有下降。

圖源Zoom 官網

直到如今,疫情依然是Zoom 業績猛增的最主要原因。

直到2020 年Q3 季度,Zoom 的營收都超出了市場預期:營收7.77 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367%,歸母淨利潤1.99 億美元,同比增長近8900%。至此,Zoom 在過去7 個季度中的每個季度都產生了正淨收入。

不過,在後疫情時代,Zoom 的高增長可能難以持續。財報顯示,2019 財年Q1 至2020 財年Q4,Zoom 季度營收同比增速出現了放緩趨勢。

隨著疫情得到控制,視頻會議的熱度也會下降,Zoom 的高增速很難保持。

但如果參照國內遠程辦公的發展,經歷了上半年的爆發增長,在下半年疫情控制後,視頻會議已經籠絡了一批企業用戶,使其逐漸向基礎應用方向發展,成為企業日常應用的一部分。

即使高增長不再,但Zoom 的未來發展依然可期。

2、實現自救的Keep

一些行業經歷長期的發展迎來了機遇,而另一種故事是,一個新興賽道在短時間內因為疫情實現突圍。

對於線上健身玩家Keep 而言,轉折來得很突然,也很及時。疫情到來之前的2019 年,Keep 過得尤為坎坷,年底大規模裁員,同時被爆出業務轉型受阻、經營不善等問題。

但僅僅數月後,Keep 日活用戶規模大漲60% 至613 萬。這是QuestMobile 公佈的Keep 截止2020 年3 月的數據,而此時Keep也宣布“整體實現盈利”。

疫情讓Keep 起死回生,嗅覺靈敏的資本再次加註。 2020 年5 月,Keep 正式宣佈於年初完成8000萬美元E 輪融資。 Keep 最新一次融資則是2021 年1 月11 日完成的3.6 億美元F輪融資。這些融資也成為Keep 的彈藥,支撐其發展擴張。

圖源Keep 官網

但在後疫情時代,Keep 是否能持續突圍?實際上,疫情爆發以來,在App Store 的“健康健美”類應用排行榜中,Keep 長期位於免費排行榜榜首。

不過,也有相反的聲音出現。據鋅刻度報導,Keep 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現階段其日活用戶為600萬。可見急速上漲的勢頭已然不再,對Keep 而言,疫情帶來的流量紅利差不多已經見頂。

如何保持增長,如何將用戶留下來,正是Keep 需要面臨的課題。

許多用戶在疫情之後養成習慣,持續使用線上健身,但通過短視頻、直播等線上平台,用戶也有了更多課程選擇。這意味著,Keep 的免費和付費健身課程必須提高質量,而不是被其它平台上相似的視頻所替代。

同時,隨著用戶暴漲,Keep 依然需要探索可行的商業化之路。

國內線上健身經歷了多年發展,玩家從付費課程、定制化服務,發展到圍繞吃穿用練的硬件、軟件共同組成的家庭健身生態,不僅產品形態趨於成熟,也探索了多樣化的付費模式。

目前Keep 的營收來自四部分,包括運動產品收入、廣告收入、App 會員收入及Keepland 運動空間。

這幾乎囊括了線上健身玩家的重要變現途徑,其中消費品曾為Keep 貢獻超過一半的收入,一年接近10 億的規模,但這一數據還不足以支撐起外界對Keep 的期待。

商業化探索曾讓Keep 的模式變得越來越重,但隨著資本的加持,Keep 有了更多彈藥,也有了更多空間去探索。

目前國內線上健身市場還未走到成熟的階段,難以支撐起玩家實現盈利的願望,對Keep 而言,疫情期間的用戶暴漲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但也只是一個新起點,要達到勝利的終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3、在線教育熱潮持續了多久?

在線教育的2021 年同樣過得風起雲湧,一邊是融資大戰、燒錢大戰,一邊又是倒閉潮,馬太效應之下,行業也湧現出多個獨角獸。

備受關注的玩家很多,從上市的跟誰學、好未來,到獨角獸代表猿輔導、作業幫,都獲得了來自疫情的紅利,“停課不停學”政策下,培養起用戶習慣,吸引了大量流量。

根據易觀天下的數據,截止2020 年9 月,猿輔導在9 月的月活量為367.6 萬,而作業幫達到了1億。

不過,在後疫情時代,玩家想要獲得流量變得艱難。

易觀千帆網數據中心統計顯示,中小學教育APP 的活躍用戶規模,從2020 年一季度的流量高峰期,到第二季度逐步下降。另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最新報告,近半年來,在線教育用戶規模下降0.39 億人。

這種態勢下,玩家的策略各有不同。猿輔導傾向於通過猿搜題、小猿口算、小猿搜題、猿編程等產品矩陣贏得K12 人群,作業幫則主打兩款產品——作業幫直播課和作業幫口算,集中資源打天下。

在線教育的飛速增長和激烈廝殺並行,直到如今。

營銷是戰爭的重要一環。以至於從2021 年春節期間的春晚節目,到地鐵站、電梯樓宇和綜藝廣告,都可能看到在線教育的廣告。

由於價格戰、營銷戰,在線教育玩家接連出現大幅虧損。通過低價課引流、加碼營銷的方式擴展,獲客成本、履約成本又十分高昂,這讓行業玩家無法形成商業模式的閉環。

新東方也入局了在線教育,但其創始人俞敏洪不久前也表示:“到現在為止,我還不認為在線教育是一個可以跑通的商業模式。”

作業幫、學而思網校、跟誰學等都在主打大班課,這被質疑打法趨於同質化。

近幾個月,火花思維、鯨魚外交優培、豌豆思維等多個主打小班課的在線教育玩家,接連獲得融資,資本的風向開始轉變。

在雙師大班課、小班課和一對一課程中,小班課最容易實現規模效應和盈利。

但與此同時,1 對1 模式和大班課模式都曾得到市場熱捧,前者被認為更教學效果好,從而提高教學質量,而後者又被認為規模化速度更高。

在規模化擴張的同時,又要保證用戶體驗、企業利潤,還是一個行業未能解開的問題。這需要玩家持續探索。

但在當下,無論方向是否明確,擴張還要繼續,2021 年大戰無疑會更加激烈。

2020 年12 月28 日,作業幫宣布完成逾16 億美元的E+ 輪融資,這是其半年之內獲得的第二輪融資。而2021 年剛開年,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親自發文稱:“奔跑了8 年的學霸君倒下了”。

冰火兩重天的態勢,在線教育行業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從遠程辦公到線上健身,再到在線教育。那些年暴漲的用戶數據,帶給了玩家新的發展機會,但後疫情時代,增速不再,最終每個玩家還是要回到實力和用戶體驗的較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