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一年多,我們出行發生了這些改變:叫車服務陷困境電動自行車反而受益


原標題:疫情一年多,我們出行發生了這些改變:叫車服務陷困境電動自行車反而受益

是2.webp.jpg

疫情改變了人們的通勤方式,更多人為了減少潛在風險而避開公共交通以及叫車服務,轉而購買私家車。這讓Uber 等叫車服務公司陷入困境,卻讓電動自行車的接納度不斷上升。

通勤曾經意味著要在路途中花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但去年在疫情影響下,很多人的通勤開始意味著從露台下樓走到辦公桌前。去年年初疫情以來,數百萬美國人突然發現,居家辦公並不是一個偶然選擇,而是一種日常需要。這種變化很可能永遠改變了通勤方式。

這也是汽車分類網站Cars.com 去年一項關於通勤、拼車和公共交通的研究所得出的結論。研究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疫情期間在家工作,至少兼職在辦公室工作的人中有30% 不經常通勤。此外受訪者表示,這種變化將是長期的。在那些經常需要通勤的人中,約有35% 甚至在返回工作崗位後也計劃減少通勤次數。

這可能意味著美國人會重新考慮他們是否擁有汽車,這比想像的要復雜得多。雖然有些人會減少對汽車的使用,從而減少他們的家庭汽車數量;但同時,也有其他人購買汽車,以避開疫情期間使用公共交通的潛在危險。

Cars.com 副總編馬特施密茨(Matt Schmitz)表示:“當職員們陸續開始回到辦公室時,他們通常選擇開車——即使是在公共交通便利的地方也是如此。”“我們的調查發現,在疫情之前,41% 的辦公室職員使用公共交通。現在,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了25%。”

施密茨表示,商業文化已經適應了疫情:居家辦公、遠程視頻會議等等證明辦公室職員可以遠程完成所有工作。因此在疫情之後,更多辦公室職員可能轉為靈活辦公或者是根本不去辦公室。

他說:“隨著這種轉變,人們對交通方式靈活性的需求和期望可能會增加,而不是受固定時刻、固定路線或公共空間的限制。”“因此,對私家車的依賴可能會增加。”

Cars.com 流量和其他指標也支持這一觀點。讓一些人感到意外的是,整個疫情期間網站訪問量仍然很高。去年第二季度,Cars.com 的獨立訪客數量同比增長6%。訪問量同比增加10%,銷售線索同比增加17%。當人們逃離公共交通工具時,二手車尤為受益。網站上二手車頁面瀏覽量比上一年度增加了15%,而新車的頁面瀏覽量持平。

施密茨說:“我們認為,鑑於疫情的影響,很多人轉而使用私家車,而不是拼車或公共交通,這是一個持久趨勢。”“這些買家看到了眼前在疫情下擁有汽車的好處,這也促使他們考慮擁有汽車帶來的長期自由。”

是3.webp.jpg

陷入困境的叫車行業

在疫情前的時代,許多年輕人因為拼車和其他形式公共交通的存在而不買車,但這一趨勢在短短幾週內就發生了逆轉。研究發現,59% 的人比以前更少使用拼車服務,62% 的人放棄公共交通,選擇自駕出行。

曾經習慣經常拼車的人說,Uber 就像“不存在了”一樣。長期觀察人士擔心,即便在隔離政策放鬆後,乘客也不會再回到Uber。

25 歲的瑪麗·米提亞德斯(Mary Miltiades)就是如此。去年,她在疫情開始後的3 個半月都沒有乘坐過Uber。

去年年中喬治亞州大部分地區重新開放。自6 月27 日開始,居住在亞特蘭大的米提亞德斯又開始使用起Uber。

“一開始,Uber 好像已經不復存在了,”她說。 “從年中坐過以後,我就變得麻木了。我會戴上口罩,搖下車窗,不碰任何東西,我很老實。”

米提亞德斯代表了美國和世界各地消費者在疫情期間做出的各種選擇。分析人士表示,叫車行業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能開始復蘇。公司已經發現,由於不同城市選擇重新開放、恢復或重新實施隔離限制措施不同,訂單數量也有所不同。

Uber 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希(Dara Khosrowshahi)去年曾在分析師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叫車行業正在經歷“一個關於1 萬個城市的故事”。一些市場客流量超過了疫情發生前的客流量,但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市場客流量仍在繼續下滑。 Uber 表示,去年第二季度,叫車業務總預訂量下降了75%。

美國另一家主要叫車服務公司Lyft 此前曾表示,去年4 月的客流量比2019 年4 月也下降了75%。

Uber 在纽约等城市的复苏最为显著,但旧金山和洛杉矶等西海岸城市客运量在隔离四个多月后订单量继续急剧下降。Uber 在财务业绩报告中避免提及各城市的复苏情况。

許多主要美國城市持續的疫情蔓延繼續拖累Uber。公司在金融文件中稱,2019 年Uber 總預定量中有近四分之一來自五個美國大城市:芝加哥、紐約、洛杉磯、倫敦和舊金山灣區。

科斯羅薩希說:“當限制措施解除時,我們知道出行會反彈。”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負責互聯網研究的董事總經理馬克·馬哈尼(Mark Mahaney)則表示,“他們在這方面感受到了限制措施的全部衝擊。”

Uber 去年5 月份注意到,在最初的疫情限制措施解除之後,該公司業務在數週內穩步增長,喬治亞州和德克薩斯州的重新開放是業務增長主要來源。隨著這些州放鬆限制,其預定量分別上漲43% 和50%。

疫情也導致提供叫車服務的司機減少,等待時間更長,費用也更高。許多司機說,他們寧願呆在家裡,也不確定疫情結束後自己是否還會回來。

得克薩斯州普萊諾的約琳·福德克(Jolene Furdek)說,從2017 年左右一直到疫情開始,她都在為Uber 開車。由於疫情仍在肆虐,她認為不值得冒這個險去做這份工作。

“你可以看到這裡的人們仍在參加大型活動;他們仍然會去教堂,他們會做所有這類事情,這是不明智的行為,”她說。

很多叫車公司已經採取了預防措施,試圖向乘客和司機保證叫車是安全的。去年5 月,不少叫車服務公司紛紛推出政策,要求司機和乘客戴口罩,確保清潔,減少乘客人數以避免擁擠。汽車必須定期清洗,司機和乘客必須進行檢查,以確認他們沒有任何症狀。前排副駕被設置為禁止落座,以鼓勵保持社交距離,這意味著每輛Uber 汽車通常會減少25% 的載客量。此外,Uber 還暫停同一去向乘客的拼車服務。

是4.webp.jpg

與此同時,也有一些經常乘坐Uber 的乘客表示他們對Uber 的安全措施很有信心。如果有地方可去,他們仍會選擇Uber。但持續的限制措施意味著他們不再需要這項服務。

來自加州赫莫薩比奇的凱蒂·皮洛特(Katie Pilot)說,她過去每週會乘坐Uber 汽車兩到三次,但是她從去年1 月份開始就沒有使用過這項服務了。

“我不害怕打Uber,”皮洛特說,她說自己常常打Uber 來避免找停車位或酒後開車。 “但目前我沒有地方可去。”

這種情緒在乘客中很常見。他們說,如果城市開放,他們會很快恢復叫車。但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叫車服務的恢復可能需要比預期時間長得多。

“問題是我們要多久才能接種疫苗?”Evercore ISI 公司消費者互聯網研究分析師本·布萊克(Ben Black)說。 “在你接種疫苗之前,一切都不會恢復正常。”

Uber 高管表示,服務復甦只是各個城市放鬆限制後早晚的問題。科斯羅薩希去年曾說,公司還沒有發現疫情將永久改變業務的任何跡象。他說,一些市場令人鼓舞的數字讓他相信,預定量回暖只是時間問題。

40 歲的羅伊·尼爾(Roy Neill)從事商業開發工作,他說自己最近在邁阿密探親時使用Lyft 約20 次。對病毒的恐懼並不是障礙。

“當餐館都關門了,所有的東西都不營業了,真的沒有理由離開你的房子,”他說。 “我的想法是,你可以戴上口罩,口袋裡有洗手液,但我們必須支持企業,我們的經濟不能就此停止。”

與此同時,Uber 正依靠其送餐業務。

科斯羅薩西在去年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基本上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就打造出了第二家。”他指的是Uber 快遞業務現在已經發展到他2017 年加入公司時的打車業務規模。

電動自行車更受關注

是5.webp.jpg

因為疫情的存在,2020 年步行和騎自行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受關注。世界各國鼓勵人們在可能的情況下步行或騎自行車,而不是使用擁擠的公共交通工具,並投資了大規模的自行車基礎設施來推廣自行車。

在英國,肥胖與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症狀惡化之間的潛在聯繫導致醫生建議很多過於肥胖的人通過騎自行車恢復健康。儘管製造商和零售商報告稱,疫情期間自行車銷量和總體騎自行車的人數有所上升,但仍有許多人可能覺得身體不夠健康,不能騎很遠;或者是通勤距離太長。

對這些人來說,電動自行車是一種很有吸引力的選擇,因為它們讓騎行變得更容易。其結果是,2020 年電動自行車的銷量也出現了激增,但製造商難以滿足需求。

與傳統自行車相比,電動自行車騎行費力更少,用戶可以攜帶更多的行李。研究發現,與傳統騎自行車的人相比,電動自行車車主騎行頻率更高,距離也更遠。

在歐洲,電動自行車是交通市場增長最快的領域之一,德國2018 年的電動自行車銷量佔自行車總銷量的23.5%,而荷蘭2018 年銷售的成人自行車中有一半以上是電動自行車。需要清楚的是,那還是在疫情之前。現在行業組織表示,歐洲的電動自行車銷量在未來五年內可能會翻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