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小影科技CEO韓晟:用戶習慣在變但用戶社交和連接的需求從未改變


對於很多產業而言,疫情是2020 年營收和增長的粉碎機,但是對於視頻類社交娛樂App 而言,疫情反而成為了助推劑,在Sensor Tower 每月發布的當月Top10 營收和下載應用中,視頻App(包括短視頻+中長視頻)佔比頻頻超過50%。

疫情對於視頻類社交/娛樂App 的推動,側面推動了視頻剪輯App 的發展,小影科技作為出海老兵,經驗豐富、成績亮眼,根據Sensor Tower 最新發布的2020 年全球熱門視頻剪輯應用Top10 榜單,小影科技旗下Viva Video 在用戶支出以及下載量兩個維度雙雙入榜,尤其是在用戶支出方面可以說是在眾多歐美大廠的包圍下脫穎而出。

image.png

白鯨出海在全球流量大會期間專訪了小影科技創始人&CEO 韓晟先生,就出海市場的變化、出海市場的難點以及如何面臨愈加激烈的競爭問題展開了探討。在採訪過程中韓晟先生多次提到“服務好用戶、本地化、在存量市場中尋找增量市場、創造價值”等關鍵詞。

image.png

以下為白鯨出海與韓晟的對話:

用戶習慣在變 但是社交的基本需求未變

白鯨出海:小影科技做視頻剪輯很久了,出海也很久了,如果以2015 年為節點的話,您覺得與之相比2020 年視頻剪輯App 出海的最大不同是什麼?

韓晟:我也經常思考這個問題,變化確實很大,而變化的主要原因其實是市場本身的變化。

第一點是流量的變化。

2015 年的時候可以說仍處於流量紅利時代,那個時候發行一款不是很優質的產品到Google Play 上,也有機會獲得一定的流量和關注。

但到了2020 年,尤其是短視頻和視頻剪輯賽道,如果沒有賦予用戶很好的體驗或者擁有很好的增長策略,其實是很難獲取流量的。

第二點是用戶需求的變化。

在2015 年左右,全球大多數國家仍處於2G、3G 時代,在那個時代視頻拍攝和視頻剪輯仍屬於相對小眾的需求,多數用戶仍是單反+電腦端視頻剪輯的配置,使用移動視頻剪輯App的多是新潮的年輕人。

但到了2020 年,全球絕大多數國家都進入4G 時代,甚至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已經有了5G,相較於5 年前互聯網發展迎來巨大變革。

短視頻已經逐漸成為人們溝通記錄、休閒娛樂、分享生活的載體,深入滲透眾多生活場景當中。總結來說,雖然視頻剪輯用戶仍以年輕人為主,但很顯然受眾覆蓋較以前更加普遍、用戶圈層也更加多元化。

所以我們近期的思考大多集中在如何降低App 的使用門檻,幫助用戶更好地生成視頻作品,讓他們更願意、更輕鬆地完成分享。我們相信在未來人人都是視頻生產者。

image.png

社交和連接仍然是用戶的基本需求,只不過連接的方式從過去的文字、圖片,發展到了當下的視頻,但用戶希望與其他用戶產生連接的本質未發生改變。

不同市場用戶 使用習慣和文化、經濟情況有關

白鯨出海:您在時間變化維度給出了很好的答案,那麼如果從地域方面來看,歐美等成熟市場的用戶與中東、東南亞等新興市場用戶在使用習慣上有什麼不同嗎?

韓晟:不同市場用戶使用視頻剪輯App 的行為習慣,其實和當地市場短視頻生態的成熟度以及文化有很大關係。

視頻以及短視頻生態相對較為成熟的國家是中國和美國,這也直接影響了這兩個國家的用戶視頻剪輯需求更加旺盛、用戶為視頻剪輯付費的意願也會更強一些。

與之相對,在新興市場,用戶創作短視頻更多是為了在家人、朋友等熟人關係鏈條中分享,因此他們對高精尖的功能需求度不是很高,類似於一鍵剪輯或套用模板的功能會更符合他們的需求。

總結來說,成熟市場對於高級剪輯和內容成熟度的要求會更高一些;新興市場內容更趨向於生活化,因此他們需要更低的使用門檻。

新興市場用戶的使用情況和國內下沉市場的使用習慣有些相似。 2018 年小影推出了微信小程序,和在App 上以年輕用戶為主的用戶畫像有很大不同,60% 左右的小影微信小程序用戶為40-50 歲的用戶,這些用戶更喜歡使用一鍵或者快速剪輯功能。

另外,從用戶使用時長上來看,新興市場和成熟市場也有一定差異。中美等生活豐富性高的國家的用戶使用剪輯App 的時長可能會短一些,(在疫情發生之前)這些國家的用戶更多的社交娛樂活動發生在線下。而類似於印度等下沉市場的用戶,其本身的社交娛樂活動就更多是基於線上的,因而使用頻率和使用時長也會相對較高一些。

同時,文化因素也影響不同市場的用戶使用習慣。雖然視頻剪輯的定位更傾向於工具,但由於處在整個內容生態當中,因此還是和文化息息相關。歐美、中東、中國的文化其實有很大差異,只有很好地理解差異並進行相應地本地化才會提供讓用戶滿意的服務。

白鯨出海:隨著出海步伐的加速,中國出海鐵軍的腳步已經出現在越來越多的市場,這也意味著需要攻克越來越多的困難,您覺得出海不同市場的難點有哪些?

韓晟:出海不同國家的難點還是很明顯的。

今年感受特別深的是,出海成熟市場的一大難點是政策合規。

越是發達的國家對於隱私以及版權的敏感度越深、要求也更高,因此需要出海開發者不斷提高對當地法律法規的認知,同時也要注意更加積極主動地和當地政府、律師交流,更主動學習、了解當地的合規要求。

image.png

至於新興市場,我認為難點還是在文化。

中國出海開發者重點關注的印度市場、中東市場等新興市場都是長尾特徵比較明顯的市場。在下沉市場,當科技與當地經濟交織時就會有很多新的產物出現,如果用中國式思維來理解,那麼很容易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那麼結果和早些年很多美國公司敗走中國的情況不會有什麼不同。這也要求團隊多和當地用戶交流,了解他們真實的需求和使用場景,才會做出真正令當地用戶滿意的產品。

image.png

視頻剪輯競爭加劇 學會在存量市場中尋找增量市場

白鯨出海:我們有觀察到在2020 年有很多其他賽道的開發者跨入視頻剪輯行業,也有原來在電腦端提供視頻剪輯服務的公司入局移動剪輯賽道,您覺得這會給現有的市場格局帶來新的變化嗎?

韓晟:就我個人思考來看,整個移動視頻剪輯行業的大盤肯定是越來越大的。

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不論是國內的抖音、快手,還是海外的YouTube、TikTok 月活增長速度都非常快的,社交媒體市民化已經形成一種趨勢,仍處在增量階段。這也意味著在整個短視頻內容生態裡,天花板會越來越高,裡面的玩家自然也會越來越多,或許有一天這個賽道就會變成紅海市場,就涉及到瞭如何在存量市場中尋找增量的問題。

我認為應該做的事不斷提升自己的產品和服務,爭取將產品做到極致為用戶提供差異化服務,完成從流量思維到服務思維的轉化。另外我們也正積極努力把出海8 年積累的經驗、技術和本地化認知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通過建立一個更高的壁壘來在競爭中保持優勢。

至於說有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局,其實這也是一件好事兒,大家一起把市場做得更大,這不是零和博弈,更多的還是增量市場。另外一些優質的競爭者入局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推動我們將產品做得更好。

image.png

電腦端玩家入局移動端視頻剪輯賽道,就要從增量和存量兩個維度來看。從存量用戶來看,這些電腦端視頻剪輯軟件在過去主要服務的是工作室或者影視相關工作人員,這些用戶已經形成了很難改變的使用習慣,一般應用很難再撬動這部分市場。

但從增量市場來看,95 後、00 後這些新的互聯網用戶可能更習慣使用移動剪輯App,因而對於移動剪輯App 的服務和使用體驗就有更高的要求,這就需要傳統電腦端剪輯廠商拿出誠意來俘獲用戶。所以說移動端和電腦端的開發者各有利弊。

當然,如果從宏觀、整體的角度來看,其實手機、平板以及電腦的融合性越來越高,這就意味著會有一些新的機會產生。當新機會出現時對每一個開發者而言都是公平的,如何在存量市場中找到增量市場完成創新,才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白鯨出海:未來小影科技會考慮就內容做更多佈局嗎?

韓晟:短期內應該暫時不會考慮。因而從現階段來看,視頻剪輯的天花板要比我們創業初期高很多,所以仍然留給我們的很多發展空間,我們也很願意去幫助更多用戶創作更多有意思的內容。

當然,可能未來到了下一個階段會有不同的考慮和計劃。

白鯨出海:自2016 年左右開始,市場上唱衰工具類App 的聲音就一直存在,您如何看待這些聲音呢?

韓晟:首先,前面有提到過整個短視頻行業的快速發展是一個大趨勢,我們在增量市場裡尋找機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其次,我覺得大家唱衰工具類App 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過去工具類App 缺乏積累,更多的是依附於Facebook 或Google 的生態,所以生態政策收緊以後受到的影響也會比較明顯。

這就涉及到了工具類App 到底是選擇做流量生意還是做價值生意。就我們這兩年的思考,小影科技還是在盡可能為用戶創造更多不可替代的價值,我們覺得賦予用戶更多價值才會收到更多用戶回饋。

我們的願景是成為全球最大的視頻生產服務商,關鍵詞是服務,而且我們公司對自己的定位是toC 的SaaS 公司。我們的運營鏈條就是為用戶提供服務——用戶覺得滿意——用戶付費——我們創造更優質的服務。

總結一下,視頻創作用戶越來越多、我們為用戶提供了更優質的服務,創作更多的價值。基於此我們認為這是一種比較健康的狀態,也是具備抵御風險能力的工具App。

白鯨出海:為什麼會選擇在近期開啟IPO 之路呢?

韓晟:這其實是一個順其自然的事情。

剛剛有提到我們認為視頻生產這件事,其實是大有可為的。但如果想要做得更大,公司需要成為一個更廣闊的平台,現今社會歸根到底是人才的競爭。所以我們也十分願意通過IPO 讓公司形成更好的平台效應,吸引更多的人才。

另外一點就是從基建的角度來看,科技創新是需要不斷投入的,我們每年在科技研發上會投入很多時間和資源,我們也需要更多的資本投入,把基建做得更加紮實。

白鯨出海:請分享一下,2021 年的計劃?

韓晟:2021 年還是希望按照原來的戰略把產品做得更好,我們目前正在推進產品矩陣的策略,希望有更多“小影”來滿足不同市場、不同用戶的需求。另一方面還是從產品質量來看,希望可以把產品和服務做到極致爭取賦能更多用戶,創造更多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