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交友應用使用量增加


原標題:【熱點追踪】情人節前脫單最後機會,交友應用使用量增加

作者:App Annie

白鯨出海注:本文是App Annie 發佈在白鯨出海的專欄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 App Annie主頁 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疫情之下,用户更加依赖移动设备来进行社交和娱乐,交友应用的使用量和用户支出也因此显著增加。

在2.png

2020 年熱門交友應用用戶支出排行榜(從左至右依次為美國、韓國、中國和全球),數據來源:App Annie Intelligence 基於iOS App Store 和Google Play 數據估算(中國僅為iOS)

去年全球交友應用中的用戶支出同比增長15%,超過30 億美元,交友應用下載量總計達5.6 億次。出現這種增長的原因在於,消費者希望通過交友應用來打發時間、結識新朋友、匹配到潛在的戀愛對象、進行視頻約會和社交互動,在疫情期間,面對面約會受到限制,這些互動在現實生活中也無法進行。交友應用行業目前已經成功轉向提供創新服務,在社交隔離的背景下,這些服務十分有意義。 Tinder、Bumble 和Pairs 目前是全球交友應用用戶支出排行榜的前三名,預計在情人節期間,這三款應用的使用行為和用戶支出將保持彈性。

在情人節的來臨,可以預見,隨著交友應用不斷鼓勵用戶勇敢展示自己,這種趨勢還會繼續保持。在2020 年非遊戲應用的年度用戶支出排行榜中,Tinder 仍然高居榜首,在美國和全球均排名第一。儘管Tinder 在中國(第8 名)和韓國(第3 名)的用戶支出都排在前10 名,但這兩個國家的本土熱門應用仍然佔據榜首位置。 《探探》在中國的用戶支出排名第一,同時它在國際市場上也有龐大的受眾群——在韓國和全球都排名第七。

在3.png

在韓國,GLAM 和NoonDate 在2020 年的用戶支出排行榜中分別排在第二名和第四名。 GLAM 還強調使用他們的平台可以結交附近的朋友,以及利用視頻聊天保持聯繫,他們在2021 年1 月將這一功能包含在了應用名稱中。 NoonDate 會在每天中午和晚上8 點向每個用戶發送兩份用戶資料,推薦潛在的匹配對象。此外,NoonDate 還提供帶有視頻約會功能的遊戲,將應用內部購買和訂閱作為變現渠道。

在4.png

在中國,伊對(用戶支出排名第六)和Soul(用戶支出排名第三)是側重於社交網絡的交友應用。 Soul 在2020 年獲得了廣泛的關注——在中國社交網絡應用中,該應用在2021 年1 月的iPhone 平均每日下載量排行榜中排名第五,與2020 年1 月的第14 名相比,有了很大的提升。 Soul 強調根據個性和興趣匹配,而不是根據照片匹配,吸引了年輕一代熱衷於移動設備的用戶。

在5.png

對於大多數移動應用來說,用戶留存是追踪成功的關鍵指標。然而,交友應用的獨特之處在於,當用戶找到合適的對象時,就會將應用刪除。倚靠匹配“朋友的朋友”而進行交友的美國約會應用Hinge 曾經表示,一旦用戶之間確定關係,就會將他們的應用刪除。因此,用戶支出可以超越活躍用戶數,成為更有意義的成功指標,因為匹配本身的價值主張就注定了用戶流失。用戶支出表明用戶從附加功能中獲得了價值,例如匹配非本地用戶、查看誰喜歡自己的資料、撤消左劃操作等等。應用內訂閱是交友應用中最流行的變現方式,但許多應用也有一次性的應用內購買。

在6.png

2020 年1 月至2021 年1 月美國用戶平均每週在交友應用中花費時長變化趨勢,數據來源:App Annie Intelligence 截止2021 年2 月2 日基於Android 手機數據估算

通常在每個情人節之前,交友應用的使用量和用戶支出都會出現激增,但在2020 年,節日過後,應用的使用活躍度仍然保持不變。實際上,在2020 年,美國用戶每週在交友應用中的使用時長基本保持一致,甚至在9 月份有小幅上升,疫情導致的社交隔離並沒有減弱用戶的熱情。之所以出現這種持續的參與,可能是因為消費者在疫情期間希望通過這些應用建立一種新的社交方式,在約會市場中保持活躍,這證明相對於受限的面對面約會,交友應用更具有靈活性。這也可能是由於滑動操作的“遊戲化”性質、消磨時間的社交功能和視頻約會等附加功能,以及與本地用戶以外的用戶匹配的可能性。隨著全球各地繼續實行封鎖政策,我們預計今年還會有類似的用戶行為。

在2020 年非遊戲應用的年度用戶支出排行榜中,Bumble 在美國排名第八,在交友類應用中排名第二。隨著該公司最近推出情人節活動和即將到來的IPO,這款應用將自身平台定位為不僅僅是一個快速尋找線上約會的地方。與許多交友應用一樣,Bumble 正在嘗試將應用自身和目標用戶群與其他應用區分開來。該應用以女性優先的心態進行匹配,並展開相應的宣傳活動,使用戶了解它所提供的服務具有獨特的社交屬性,還可以提供感情生活之外的幫助。通過Bumble Bizz(尋找商業夥伴模式)和Bumble BFF(純交友模式),該社區正在不斷壯大,並創造了更多創新和變現機會。

從全球平均月活躍用戶數(MAU) 來看,Tinder 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應用,其次是Badoo 和Bumble。然而,在美國的MAU 排行榜中,Bumble 的排名僅次於Tinder。在韓國和德國,Tinder 也在活躍用戶排行榜中名列前茅,但本土應用仍最受歡迎。 GLAM 和NoonDate 在韓國排名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而本土的LOVOO 在德國排名第二。

在7.png

2020 年熱門交友應用平均月活躍用戶排行榜(從左至右依次為美國、全球、韓國和德國),數據來源:App Annie Intelligence 基於IPhone 和Android 手機數據估算(全球榜單不包括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