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上市首日股價翻倍的約會交友公司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矽星人(ID:矽星人123)

原文標題:最年輕上市公司女CEO演繹“復仇爽劇”:打造爆紅的“女性優先”約會App,吊打Tinder

作者:Juny

編輯:Vicky Xiao

“向左劃出局,向右劃配對”的手機約會遊戲早已風靡網絡。

image.png

但跟很多約會軟件上經常是女生被動的局面不同,社交約會軟件Bumble 給予了“女性優先”的權利。

在Bumble 上,碰到雙方互相看對眼的人,必須由女生髮消息給男方,雙方才可以繼續聊天。而在此之前,男生只能不停刷新頁面,看著照片“乾瞪眼”,如果24 個小時之內還沒接到女生消息,就意味著你已經out 了。

2021 年2 月11 日,這款主打女性社交的科技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年僅31 歲的公司創始人Whitney Wolfe Herd 也一躍成為了美國最年輕的上市公司女性CEO。

Bumble 首日IPO 的價格為76 美元,高出了預計37 美元至39 美元預計發行價的一倍,創下了由女性CEO 所領導的首次公開募股的最高估值。這也是美國科技領域一個備受矚目的里程碑,凸顯了市場對女性領導的公司日益濃厚的投資興趣。

image.png

圖Bumble創始人Whitney Wolfe Herd,圖片來源於網絡

此前,Whitney Wolfe Herd 還曾是Tinder 的聯合創始人,她在2014 年與Tinder 分道揚鑣後創立了Bumble。

把選擇的權利賦予女性

Wolfe Herd 的理想是,通過這款軟件,消除傳統交友平台上那些讓女性不愉快的經驗,顛覆傳統“男主動、女被動”的約會規則,旨在將男女雙方的關係在一開始就建立在平等基礎上。

而之所以最終決定取名為Bumble(大黃蜂),也因為在蜂群文化中,蜂后才是那個主導者,能夠受到族群的尊敬。

與Tinder 上時不時冒出的大尺度照片和對話相比,Bumble 的整個界面和風格都更為健康、乾淨。除了頭像外可以用戶再新增5 張生活照片,同時可以連結Facebook、Instagram、Spotify 來增加自己的特色,為了保證質量,每日開啟可滑動配對的人數大概介於20–40 人之間。

此外,Bumble 還設置了一個特別的“瞌睡模式”,如果開啟了後,用戶就不會出現在別人瀏覽的卡片中,從而幫助大家能專心談戀愛拒絕做“海王”。

同時,Bumble 細緻的進階篩選功能,也讓匹配度進一步增加。從身高、健身習慣、抽不抽煙等生活習慣到想尋找什麼關係、想不想生孩子、政治、宗教等方面通通都有選項,而且當設定了你的篩選條件後,所有沒有符合的人通通都不會出現在你的推送中。

一般的免費用戶可以從這些篩選項目中選擇兩個,而VIP的用戶則可以同時使用所有的篩選項目。

image.png

Bumble 認為,將選擇權交予女性,可以大幅減少不必要的打擾甚至騷擾,同時迎合了當下女性更加積極獨立、追求主導的心理。而事實證明,這種獨特的交互設計的確對女性用戶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在2014 年12 月bumble 正式上線後,第一個月就獲得了超過10 萬的下載量。如今,bumble 共擁有來自150 個國家、超過5500 萬的註冊用戶。 Bumble 上女性用戶與男性用戶之比要高出30%,而在吸引力法則下,男性用戶的註冊率也逐漸攀升。截至2020 年9 月,Bumble 的月活用戶達到1230 萬。

如今,Bumble 也在拓展除了約會社交以外的可能性。 Bumble 認為當代女性,不僅渴望愛情,她們也需要友情和事業。因此Bumble 近期又推出了兩個新應用Bumble BFF 和Bumble Bizz。

Bumble BFF 側重於幫你尋找附近志趣相投的朋友,建立友誼。 Bumble Bizz 則類似於LinkedIn,旨在幫助你擴大社交群建立專業聯繫,你可以在上邊找實習、企業導師,甚至是下一個業務合作夥伴等等。

image.png

而對於Wolfe Herd 來講,Bumble 的成功,也讓她在老東家Tinder 面前揚眉吐氣了一把。跟據Sensor Tower 的數據,雖然Tinder 依然是約會軟件的頭把交椅,但從2016 年-2020 年用戶增速和營收增速來看,Bumble 都“吊打”Tinder,成為了美國增長最快的在線約會軟件。

image.png

圖bumble 成為僅次於tinder 的流行約會軟件,圖片來自於Sensors Tower

面對Bumble 的步步緊逼,Tinder 的母公司Match Group 曾在2017 年多次提出收購Bumble,但都被Wolfe 斷然回絕。幾次收購不成後,Match Group 乾脆翻臉。 2018 年3 月,Match Group控告Bumble 侵犯其專利權和知識產權,稱Bumble 的整個產品是在照搬Tinder,只不過蓋上了“女性主導”的帽子。

針對Match Group 的控告,Bumble 在紐約時報網站上買下一整個版面,並刊登了一封對Match 的公開信寫到:“我們不喜歡你多次試圖收購、抄襲、恐嚇我們的行為,我們永遠不會被你收購,無論價格如何,你們永遠不會損害我們的價值。”

接著,反將Match 以乾擾運營、影響聲譽為名起訴,要求其賠償4 億美元。而這場火藥味十足的訴訟,直到2020 年6 月才以兩家公司達成和解而收場。

那麼,Wolfe Herd與Tinder間究竟發生過什麼樣的故事?

Wolfe Herd 跌宕起伏的創業路

在科技領域,Wolfe Herd 可能是最具傳奇色彩的女性創業者之一。

她於1989 年7 月出生於美國鹽湖城,小學時隨家人移居巴黎,Wolfe 從小聰明伶俐並且熱衷於創業和公益。大學期間,她就曾與法國設計師Patrick Aufdenkamp 發起過一家製售竹編口袋的項目,用以幫助受石油洩漏地區,還曾創立過一個服裝生產項目用以提高人們對人口買賣和公平貿易的關注。

image.png

圖 Wolfe Herd小時候,圖片來源於Bloomberg

22 歲時,Wolfe Herd 回到美國進入Hatch 孵化器,並加入了Sean Rad 和Justin Mateen 的團隊共同創立了Tinder。當時,Wolfe Herd 在Tinder 擔任營銷副總裁職務,在Tinder 的取名和圖標設計、以及前期大學生推廣活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就當人們以為Wolfe Herd 年少得志,事業發展得順風順水的時候,2014 年,Wolfe Herd 突然一紙訴狀將她的前老闆兼前男友Justin Mateen 告上法庭,表示她在公司遭受了性騷擾與性別歧視,稱Mateen 曾多次在員工中貶低她斥其為“撈金女”、“花瓶”,用各種不堪入目的威脅信息對她狂轟濫炸,還剝奪了她聯合創始人的頭銜。

這一風波曾在當時的科技界掀起了軒然大波。雖然Tinder 對Mateen 做出了停職處理,並賠償了Wolfe Herd 100 萬美元,但該事件也讓她飽受輿論爭議,許多網友湧入她的賬號下發表激烈言論,迫使她不得不關閉了Twitter。在感情、事業雙重打擊下,她也一度患上了急性焦慮症和妄想症。

但Wolfe Herd 也並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在逆境中展現出了極強的韌性。她開始審視女性在科技行業中的地位,並意識到打破科技圈中普遍存在的性別差異的重要性。漸漸的,打造一款以女性主導的社交軟件的構想在她的腦中浮現。

幾個月後,Wolfe Herd 開始設計一個女性專用的社交網絡Merci,她說“在這個交友世界裡,我們應該更關心女性的個人魅力,而不是外表。”而這時,一位俄羅斯企業家Andrey Andreev 向她拋出了橄欖枝。

image.png

Andrey Andreev 當時已經創辦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線交友網絡Badoo,註冊用戶超過3.6 億,遍及190 個國家,他對Wolfe Herd 創建女性主導社交網絡的構想很感興趣,同時認為她在營銷和品牌塑造方面具有與眾不同的天賦。

一開始,Andrey Andreev 開出豐厚的薪水打算將Wolfe 挖倫敦做Badoo 的營銷總裁,但被Wolfe 一口回絕,她表示並不想再受僱於人,只想以自己的理念創立一個獨特的公司。最終,Andrey 給予了Wolfe Herd 1000萬美元的投資,還表示可以分享Badoo 多年累積的使用者測試經驗和數據資料。

在Badoo 的加持下,Wolfe Herd 開始緊鑼密鼓地投入了軟件的開發中,一款叫板Tinder 的社交軟件就此誕生。

如今,Bumble 的職工約80% 都是女性,11 位董事會成員里女性更是佔據了8 個席位,公司文化也充滿了女性氣息。

在坐落在奧斯丁的Bumble 總部,5000 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以標誌性的淡黃色調裝點,公司裡貼滿了寫有“You’re a Queen Bee” 、“Make the First Move”的海報和到霓虹燈。公司還配有一個“媽咪吧”(MommyBar),為新手媽咪擠奶提供隱私,還掏錢讓每個員工享受每週一次的美髮和美甲服務。

image.png

圖Bumble充滿女性色彩的辦公空間,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科技領域,一家由女性所有、主要由女性經營的公司實在是千金難求。這也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女孩愛上科技,敢於創業。”一位Bumble 的員工在接受采訪時說道。

雖然,Bumble 未來仍然面臨著變現和持續增長的問題,但Wolfe Herd 在困境中展現出的女性力量,也已然讓成功上市的Bumble 成為了科技界中的一顆閃耀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