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款誕生於矽谷、僅做iOS邀請制增長的App走紅估值已達1億美金


cam-app1-1613637324090.jpg

據創業網站YourStory 報導,近日一款名為「Dispo」、主打復古風的攝影App獲得了大量Z世代以及千禧一代用戶的青睞,同時還被冠以了“反「Instagram」應用”的稱號。而這款和“網紅”App「Clubhouse」一樣誕生於矽谷、走邀請制的App 由一位YouTuber 創立,目前公司估值已達到1 億美元。

與此前實現快速走紅的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相同,「Dispo」目前同樣只登陸iOS 平台,同時也只採用邀請制。在應用功能上,「Dispo」則主打復古風格,為用戶提供傳統膠卷相機的拍照效果與體驗。

用戶只需點擊應用中的“沖洗(Develop)”按鈕,之後「Dispo」就會沖印照片。在許多應用都以方便快捷的即時處理作為賣點的現在,「Dispo」卻決定讓用戶耐心等待應用生成特效,這一點反而讓它成為了同類競品中的爆款。

daviddobrikdispofeat-770x4001-1613649520135.jpg

Dispo 創始人David Dobrik | 圖片來源:Dispo

「Dispo」由YouTube 平台頭部KOL David Dobrik 在2019 年聖誕節期間創立。在上線後,「Dispo」在App Store 榜單的排名就不斷攀升,僅在上線首月就收穫了100 萬次下載。

在2020 年10 月,「Dispo」成功完成了總額40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該輪融資由Reddit聯合創始人Alexis Ohanian 旗下的風投企業Seven Seven Six 領投,同時也有多位天使投資人參投。 「Dispo」在當時宣布,應用的用戶總量已經達到260 萬人。

如今,「Dispo」的總估值已經達到了1 億美元,也得到了矽谷多家頭部投資基金的支持,其中包括紅杉資本、al6z 以及Benchmark。

微信截圖_20210219145310.jpg

由於用戶界面和功能設計都極盡簡潔,同時也沒有同類產品中常見的“濾鏡(Filters)”和“編輯(Edit)”按鍵,因此「Dispo」也被外界稱為“面向Z 世代用戶的反Instagram 應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Dispo」本身也與「Instagram」上由各種美化濾鏡所創造的“虛假”世界形成了鮮明對比。

懷舊與慢節奏是主打賣點

「Dispo」曾表示,應用的創意基礎是讓用戶遠離充斥在當下攝影應用中的大量社交元素(例如點贊、評論、分享以及自拍等),從而讓使用者能夠真正地“活在當下”,享受攝影原本的喜悅。

在應用的App Store 頁面描述中,「Dispo」表示:“只要打開應用,拍下景色,等待照片在第二天沖洗完成,我們就能為您的手機帶來高質量圖片。”「Dispo」的操作界面與90 年代常見的一次性照相機非常相似,用戶可以藉助小型取景器拍照,此外也配有閃光燈。

4c2bb3d0-b58d-43df-b117-c846661faee5-1613650432239.jpg

「Dispo」可以將iPhone屏幕轉變成老式相機的背面| 圖片來源:Dispo

和使用一次性相機拍攝時一樣,「Dispo」在沖印完成後還會向用戶發送通知,讓用戶可以在某一特定時間查看照片。用戶還可以選擇實體沖印服務,將自己拍攝的照片洗印成實體相冊。

在社交功能上,「Dispo」允許用戶邀請好友查看自己的數字相冊,受邀請的用戶也可以將自己拍攝的照片添加到好友的相冊中。數字相冊本身可以被設定為公開或私密瀏覽,藉此「Dispo」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社交網絡。

除此之外,在最近的更新中,「Dispo」還增加了自拍模式等功能,用戶的自拍照可以直接輸出至聊天應用「Snapchat」。許多面向千禧一代以及Z世代用戶的新功能也在近幾個月中被陸續添加。在內購功能方面,用戶目前可以支付0.99 美金以去除廣告。

WhatsAppImage2021-02-18at5-1613650611046.jpg

應用中沖洗完成的照片將在每天上午9 點開放瀏覽| 圖片來源:Dispo

據「Dispo」表示,應用將在未來上線“合作創作相冊和社區”等功能,讓用戶可以通過一張模糊的照片進行更多社交活動。有業界人士指出,「Dispo」的技術路線可以被稱為“人性化科技”,這一思路也將成為下一個十年中社交應用的全新發展主題。

復古但非現實,年輕用戶喜歡的還是一個虛擬世界

雖然目前「Dispo」僅限於iOS 平台,但和「Clubhouse」一樣,不少安卓用戶也已經註意到了這款應用。在一切因疫情而不得不轉向線上的當下,「Dispo」則大膽復原了曾經的“線下世界”,也因此獲得了成功。在面臨種種不確定情況的當前,用戶可以在「Dispo」的世界中尋找屬於過去的安全感。

佐治亞大學通信專業教授Grafton Tanner 總結道:“人們往往沒有意識到,懷舊的一大優勢就在於可以讓人體驗到自己從未生活過的時代。在懷舊的世界裡,人們可以體驗到與自己生活年代截然不同的社會風情。也就是說,懷舊為人們打開了進入虛擬世界的一扇窗口。

也就是說,「Dispo」的成功其實在於營造了一個足夠可信的“虛擬世界”。該款應用許多評論也表示,和其他競品不同,「Dispo」本身並不強迫用戶進行照片編輯等互動操作,這是它最大的吸引力所在。

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人們的生活節奏逐漸恢復正常,「Dispo」的受歡迎程度也可能會出現下滑。追逐復古照片風格可能是用戶的一時興起,但如何基於這樣一個起點,打造一個虛擬世界,可能是這些資本押注於「Dispo」的主要原因。

本文編譯自 [App Friday] 僅限邀請的iOS工具正在矽谷中再次引起漣漪,這不是Clubhouse。